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节 春风得意马蹄疾(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2-14 11:21:24    状态:连载中
  原来宁天紧蹑在二人身后,适才的情景落在眼里,心下怒极:天子脚下,也敢如此草菅人命,还有王法么?当下展开“青云逐日”,整个人化作一抹绿影,向言尸追去。

  言尸骑在马上,听到背后风抚衣带的声音,知道有人追近,回头一看,却见身后二十余丈外一个绿衣怪人疾追而来,登时大惊:自己座下的也是匹大宛良驹,筋强骨健,奔行迅捷,虽不说是日行千里,但也是驰可掣风,这人徒步追赶,竟可渐渐拉短与自己的距离,速度之快,还在马匹之上,单是这份轻功,已是惊世骇俗了。看他的样子,竟是冲自己而来,当下不敢怠慢,勒停马匹,手中哭丧棒一抖,提气喝道:“来……者……何……人?”声若丧钟,字字清晰传入宁天耳中,内力修为极高。他露这么一手,显然是想震慑宁天,让他知难而退。

  宁天朗声长笑道:“秦昌小儿,莫要找了,爷爷在此!”声若龙吟,远传数里,足下却丝毫不慢,逼近二人。

  言尸心下一凛,须知一般人若是极速奔行时,全凭体内一口真气支撑,只要一开口说话,真气一泄,速度就会慢下来。但宁天纵声长笑,足下仍速度不减,显然内力修为高人一等,当下暗自戒备。

  秦昌听到宁天叫声,扭转马头,赶到言尸身后,宁天已赶至十数丈开外,秦昌怒道:“不错,正是这小子!”

  言尸“哦”了一声,心想哪里冒出个如此厉害的家伙?少保这次闯祸可不小。右手在马颈上一拍,人已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哭丧棒一抖,摆开了架势,喝道:“朋友是……哪条道上……的?当朝……少保大人……也敢得罪……活得……不耐烦了么?”他见宁天轻功高明,心下存了两分敬畏,说话间就客气了许多,否则照他的脾气,一言不和,就要开打,更何况这人得罪了少东家?

  宁天哼了一声,在丈许外站定,轻嗤道:“朝廷算是瞎了眼,这种人竟也能当上少保,哼,你们在天子脚下也敢草菅人命,眼中可还有王法么?”

  秦昌有言尸撑腰,胆气登时壮了许多,呸了一口,得意得笑道:“在这京城,一切都是大爷我说了算,我便是王法,王法便是我!便是天地,也管我不得!小子,你敢得罪我,我定要你不得好死,哼,不过你若肯将那小妞交出来,让她侍侯大爷几天,大爷倒是可以给你个全尸!”他对宁天实是恨得咬牙切齿,口气也狂妄至极。

  宁天冷笑道:“是么?我便是阎王殿前的小卒,专捉世间的恶人,今日便是奉命来取你魂魄,去你阳寿!”

  言尸见少主口气狂妄,心下摇头暗叹,这等人胸无大志,偏偏又不知进取,自视过高,狂妄无知,若非生在富贵之家,只怕早已沦落成一堆枯骨,埋没草冢。当下冷笑道:“哼……好狂……的口气……我言尸……倒要看看……阁下有什么本事……能……钩去我……‘尸王’……的魂魄了!”他本意用“少保”的名头将这人吓退,如此看来,这人不畏权势,想来不是朝中寻仇之人。当下干脆亮出自己的名号,想来足已将这人吓走。

  宁天漫不经意的“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湘西僵尸门的高手,具说你以前与‘鬼剑’帝飞前辈激斗了几日几夜,威名之盛,在下是早有听闻的了。”其实那时是他技不如人,被帝飞穷追不舍,直入大漠,宁天故意装出一幅崇敬的模样,还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

  这一下正揭到言尸的伤疤,言尸本是惨白的脸上瞬间一红,怒喝一声,伸出左手,抓向宁天右肩,再不顾什么高手气度、前辈风范。

  宁天见他的指甲又尖又长,上面还散发着一种暗青色,料来定有剧毒,不敢用手硬碰,身子侧扭,反身一招“七星脚”中的“微风扫月”,左腿笔直如棍,扫向言尸的左手。脚带劲风,若是扫中他的手,保证皮破肉绽,骨碎手折。

  言尸急忙缩手,哭丧棒一抖,向他头顶击落,宁天正欲扭身向后躲闪,忽然心中一动,侧过头一躲,双手在胸前一封,果然那棒击空,只是虚招,言尸右脚已无声无息踢向宁天胸口。僵尸功本诡秘莫测,一经修炼,手足便渐渐僵硬,但他已练至绝顶之境,功夫反朴归臻,可收发自如,如常人般任意活动。这一脚毫无征兆,敌手若是以为自己双腿僵硬,无法自如行动,那么刚才这一脚就可夺命无形。宁天暗呼庆幸,若非自己久习《洞天诀》,灵觉过人,那么刚才躲过了哭丧棒,也定不会提防这一脚,虚惊过后,出手更是谨慎。

  言尸“咦”了一声,眼里露出惊奇之意,自己这招“怀中脚”诡异绝伦,自创出之后,从无人能躲过,宁天能看破自己的右手一棒是虚招,已不简单,更能躲过这绝秘一脚,怎能不让自己惊奇?不敢怠慢,哭丧棒望背后一插,双手一爪一拳,左右交错,向宁天狠狠抓去。

  宁天知他手上带毒,不敢硬碰,“呛”的一声,凤舞已在手中,剑明如镜,弘若秋水,平平一剑,向他右手刺去。

  言尸只觉得面前一冷,寒毛都根跟竖起,想也不想,反手拔出哭丧棒,向上一格,只听“波”的一声,哭丧棒已断成两截,心下一寒:自己这哭丧棒是用铁杉木铸成,粗如儿臂,坚硬无比,比铁还要硬上三分,可格挡任何兵器,谁知在人家的剑前,竟如此不堪一击,看了宁天手中的宝剑一眼,失声道:“凤舞剑?这不是尤家的东西么?怎么在你手上?”

  宁天顺势将剑一转,刺向他的的小腹,冷笑道:“老鬼,你还有点见识,不错,这就是凤舞!”

  言尸眼珠一转,点头道:“你就是宁天?”

  宁天心下一奇,心念急转,恍然笑道:“原来尤晨这贼子已躲在了你们这里,哼,也难怪,他已是武林败类,人人欲诛之而后快,也只有在你们这里才有一点立足之地,哼!”凤舞向他胸口刺去,任他左手一爪抓向自己肩头,不理不睬,心想剑长手短,没等他抓到自己,自己就先将他的胸口给刺穿了。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四节 春风得意马蹄疾(三) 原来宁天紧蹑在二人身后,适才的情景落在眼里,心下怒极:天子脚下,也敢如此草菅人命,还有王法么?当下展开“青云逐日”,整个人化作一抹绿影,向言尸追去。 言尸骑在马上,听到背后风抚衣带的声音,知 2007-12-14 11:21: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