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节 尸毒奇秘鬼见愁(一)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2-19 21:21:44    状态:连载中
  宁天见他不畏刀枪疼痛,一时倒也拿他没有办法,长啸一声,施展开“青云逐日”,蓦地化作数十个人影,扑向言尸。但言尸虽然四肢动作木然,身法也是极快,每每宁天剑未及身,就已高高跃起,轻易躲开。偶尔拳头扫中剑锋,便如千斤巨锤击在剑身一般,将宁天手腕震的发麻。披肩长发更是无风自动,甩头之际,掠过宁天的鼻尖,便传来一股腥臭之味,想来也是蕴含剧毒。宁天暗自皱眉:这人古怪至极,浑身上下又无处不是沾满毒物,真不知是如何对付才好。眼角瞥及秦昌,心中一动,猱身向他扑去,心想擒贼先擒王,只有将秦昌拿住,才能要挟这怪人。

  谁知身形甫动,言尸并膝一跳,已挡在他面前,将秦昌护在身后,他虽然已神智内敛,但潜意识下仍知道不得让宁天伤害到自己身后之人,宁天一动,他就挡在秦昌面前。秦昌见宁天手中明晃晃的宝剑,早吓的魂飞魄散,刚才的胆气又不知丢到了哪里,见言尸挡了宁天一挡,连忙拍转马头,飞也似得逃了。他座下的是匹良驹,四蹄翻飞间,将言尸抛在原地,霎那间去的远了。

  宁天本意不在秦昌,见他离去,也不穷追,转身复与言尸斗在一处。两人一个身形灵动,一个力大招沉,远远望去,只见一个绿影绕着一团黑物穿梭,你来我往间,连拼了几十招,竟是不分上下。

  宁天只觉得言尸内力阴寒无比,两人每次交手,内力通过剑身流至体内,都将自己激得浑身一抖,暗忖破这等至阴内力,非运足那“太阳诀”不可,但自己自那次失手将严怒打伤后,便时刻暗自警醒,不可轻易将这路内力运足。此刻已将“太阳诀”内力使至八成,只要运全了,只怕又是神志尽失,堕入魔障。心下后悔没有让林卿卿跟来,否则有她在旁照拂,尽可放心尽全力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先打倒。心下踌躇,突然将牙一咬,运转太阴内力,劲贯剑锋,一剑划出。言尸见他又是一剑划来,“嘎嘎”怪笑一声,举手格挡,却听嗤的一声轻响,拇指已被削去半截,腥血顿时如黑雨般喷洒而出。

  这一下变化突然,连宁天自己也未料到,他本拟也用至寒内力,与言尸一较高低,谁知内力运转之下,只觉得宝剑更是森然入骨,言尸本来体硬逾钢,强用胸口来抵凤舞,仅伤皮肉而已,谁知这次与凤舞一触,人便如冻竹一般,脆生生就被削断了指头。宁天又惊又喜,却又不知所以,一时凝望着剑锋,呆呆得出神。

  其实这本与他内力运转有关。天下至利,莫不为寒,这道理便与水遇寒则凝为坚冰,冰遇热则化作清水一样。宁天起先交手,觉察出言尸体内的阴寒内力,便运起本身“太阳诀”相抗,贯注在剑身上的内力与言尸内力一触即消,言尸又是体若精钢,凤舞便无法伤他。此时他换作太阴内力,情形便大不相同,内力镀在凤舞上,便如一泓清水化成了坚冰,锋利倍增,轻轻巧巧的将言尸左手拇指削了下来。但这道理宁天一时如何能想得明白?还在出神,只觉得肩膀一痛,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身子已如断线鹞子般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

  言尸被削断了一指,虽然不甚疼痛,但却越发激出了体内的凶性,趁宁天出神之际,狠狠一拳捣在宁天身上。他的僵尸拳力非同小可,力道之大,实可开碑裂石,若不是宁天身上有“翠杉羽衫”这件异宝抵消掉了一部分,只怕当场肩头便被戳出一个血窟窿。他一拳打飞宁天,身形若鬼,几个弹跳,跃到宁天身侧,又是几声嘎嘎怪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可怖之极,左手仅余的四指一齐伸出,望宁天面门抓去。

  宁天被他一拳震伤,只觉得他内劲如蛇,在经脉内不住乱窜,自己浑身酥麻,一口真气还未喘匀,实是无法躲闪,勉力用手一挡,身子侧翻几翻,滚到一旁,狼狈之极。站起身来,只觉得一只左手麻痒不已,低头一看,手背上被划出几条血道,只是片刻的功夫,手背已高高肿起,皮肉绷紧,连曲一曲手指都已不能。长吸一口冷气,心下大骇,知道他手上沾有极厉害的毒药,眼见整只左手都已成了乌黑色,不敢怠慢,运指如风,连点了自己“曲池”,“尺泽”两处穴道,以防毒气攻心,右手紧握凤舞,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言尸,怕他再起突袭。

  忽听有一个女子拍手娇笑道:“了不起,了不起,连言师的铜体铁臂都伤得了,凤舞宝剑果然名不虚传……哎哟,弟弟怎么如此不小心,竟然被我八师叔划破了手背。哼……我这八师叔的尸毒天下无双,又岂是点住穴道就可以止住的?任你本事再大,三个时辰内没有解药,也要变作一具僵尸。”

  宁天听到这声音,登时心头火起,抬眼看去,只见远处立着一个蓝衣女子,面笼轻纱,身姿曼妙,不是那日在长白挟持林卿卿的那神秘女子又是谁?寒声道:“哼,原来又是你,那日暗算卿卿,这笔帐现在还没算,正好今日一次算清!”凤舞一扬,内力到处,只觉得左臂麻痒难当,低头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几句话的工夫,整条小臂都已变作乌青色,还在沿着经脉不住向上蔓延。

  那女子又娇笑道:“怎么样?好弟弟,姐姐没有骗你吧?你若是赶紧认输,再向少保磕头赔罪,姐姐一定为你求下解药,并在楼主面前替你美言几句,为你开脱,如何?”她言语间另有一股荡人心腑的媚力,几句话若情人在耳边低诉,宁天只觉得心中一荡,转念又醒悟过来,怒道:“哼,少在这里假惺惺,秦桧祸国殃民,你们春风楼为虎作伥,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我认输,呸!”倒转凤舞,便用力朝自己左臂砍去。眼看这怪毒蔓延极快,寒玉蟾又留了在林卿卿身上,只怕没等打退眼前这恶人,自己就已毒发身亡了。他虽然年少轻狂,但勇毅刚强,心地坚忍,明知这条手臂已然不保,当机立断,竟要断去此臂。

  那蓝衣女子听了宁天的话,竟然不再做声,似乎心中有愧,待见宁天要挥剑断臂,这才失声道:“怎么,你要……要……”声音颤抖,竟有些许的惊慌。身子一晃,手中也多了把蓝汪汪的匕首,手臂一挥,电光般划曳而去,直取宁天的咽喉,身子紧跟着贴了过来,轻功竟自不弱。宁天见那匕首势急,不及砍断左臂,凤舞一挡,那匕首已断作两截,冷冷道:“哼,这点皮毛功夫,若是想暗算我,只怕还得再练几年。”说话间言尸也扑了过来,宁天被他逼迫得紧,一时再无暇砍断左臂。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一节 尸毒奇秘鬼见愁(一) 宁天见他不畏刀枪疼痛,一时倒也拿他没有办法,长啸一声,施展开“青云逐日”,蓦地化作数十个人影,扑向言尸。但言尸虽然四肢动作木然,身法也是极快,每每宁天剑未及身,就已高高跃起,轻易躲开。偶尔拳头扫中 2007-12-19 21:21:4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