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节 福自天佑命险休(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8-01-03 20:54:31    状态:连载中
  赵可心脸上一红,又忙问道:“袁叔叔,那这药还有没有?”

  袁简斋瞪大双眼,怒道:“这血参是我历经万苦,才采到的,岂是你说有就有的?当年我在皇宫也一共就制成了三枚,两枚给太子治病,只留下一枚,就是你个小鬼头刚才吞下去的那枚……可惜秦贼可恨,暗中作梗,否则太子吃了我那两丸药,已是大有起色,只要再加以调理,定能贵体安康,又怎会魂归极乐?”他口中的太子便是赵构唯一的儿子,元懿太子赵敷。那赵敷自幼体弱多病,身子极差,亏有袁简斋这等国手为他医治,这才慢慢养好身体。可惜秦桧暗中差人调换了汤药,赵敷本就体虚身乏,竟然就此一命呜呼。赵构子息薄稀,膝下仅此一子,竟然就此丧命,怎能不怒?当下将袁简斋全家抄斩。袁简斋本厌恶秦桧为官奸佞,陷害忠良,这才不愿为他治病,孰料竟然竟遭此毒手。自此而后更是痛恨秦桧,每念及此,均是气得浑身颤抖。

  赵可心见他双目微红,知道他念及往事,也是心下难过,不敢再提。岔开话道:“那……那一会倘若他……他身子虚弱,要进补时该怎么办?”她至此仍未告诉袁简斋宁天的名字,但终究关心宁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袁简斋听她问的古怪,脸上悲色稍敛,蹙眉道:“你怎么总是‘他,他’的叫?这小子没有名字么?我适才看过他脉象,此人体质强健,骨骼精奇,况且任督二脉已通,天地之桥贯汇,只要能保住心口一丝热气,便死不了啦!”说着走过去将宁天撑起,将他半个身子斜靠在床头,喃喃道:“照他这等年纪便可打通了任督二脉,也算是个奇才了。”这才挥手指着桌子道:“去将那药箱拿来。”

  赵可心心下又惊又喜:惊的是原来大哥已将任督二脉打通,难怪内力如此之强,尤在自己“金龙真气”之上。喜的是袁简斋适才说他“天地之桥”已贯汇连通。所谓“天地之桥”,乃是任督二脉的交汇之处,位于舌根之下,若是此处贯通,那么便像袁简斋所说的那样,只要心口还留一丝元阳之气,便会在体内生生循环不息,保住性命,乃是内力修为的极高境界。心下恍然:无怪乎以言尸“尸毒”之诡秘,尚无法取宁天性命,关键之处便在这里。心下欣喜,拿起药箱递了过去。

  袁简斋打开那药箱,在药箱中取出几味草药来。赵可心在一旁看去,只见其中有赤叶青果者,有墨茎雪根者,形态怪异,不一而终,十余种草药自己竟叫不上一样来。心下愈奇,当下屏息细看。

  袁简斋将这些奇花异草或取枝,或折叶,或摘果实,或断根茎,竟是只各取出一部分入药。只见他将那雪色须根取出,递给赵可心道:“仔细将它嚼碎,喂给那小子。”

  赵可心先是一呆,俏脸一红,跺脚道:“袁叔叔,你还捉弄可心!”她一个女儿家,平日矜守礼法,便是再喜欢一个人,又如何能在旁人面前做出这等事来?只当袁简斋又在取笑她,一时心下又羞又恼。

  袁简斋斜乜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这‘雪龙草’根又叫‘还魂须’,通气顺血,此药第一。若要给他服下别的药,须用此药先将他肠道顺通方可。他此刻昏沉不醒,这药自然难以下咽。我让你嚼碎之后再喂给他服下,一是药效可以更快吸纳体内,再者津液还可以润滑肠道,看你对这小子着意得紧,难道连这个也不敢么?总不成让我个糟老头子喂他吧?”

  赵可心这才知道袁简斋这么说是另有原因,并非取笑自己,心下略定。偷眼看去,宁天俊容明朗,双目紧闭,却仍是沉睡不醒,显然没听到那些话,暗舒一口气,一时心中又羞又涩,突又听袁简斋催促道:“赶快嚼啊,你不想让这小子早些好起来么?”

  赵可心一惊,突然跺足道:“哎呀,袁叔叔,你……那……那你先出去!”说着不由分说,将袁简斋推搡到门外。袁简斋手忙脚乱的抓住药箱,嚷道:“哎哟,你这丫头……慢点……慢点,我一把年纪了,怎么经得起你这么折腾……”话未说完,已被推到了门外。整了整衣衫,再去推门,已从里面闩住,心道年轻姑娘终究脸皮太薄,想当初孩子他妈又何尝不是如此还羞了?一人长吁短叹了半晌,摇了摇头,自去磨药了。

  赵可心将门闩上,这才定下神来,转身看了宁天一眼,突然又觉得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长吸了两口气,走到宁天床前,只见宁天手臂上的黑肿已消褪了不少,但仍隐有一层黑气笼在肌肤之上,显然余毒未清。心下暗惊,将手中那支“雪龙草”根放如口中,细细嚼碎,只觉得口中略感清甜,滑腻不已,几欲顺喉而下,赶忙低下螓首,将樱口凑在宁天唇上,要将这药度到他口中。

  宁天只觉得香气盈鼻,嘴唇温润湿热,自然而然将嘴张开,一股清甜滑腻的东西便塞入口中,从喉头一滑而下,所过之处,清凉舒爽,身上燥热顿减,心肺皆开,忍不住又吸了一下。

  赵可心也是心中乱跳不已,樱唇还未碰到宁天,自己已是娇靥绯红,待双唇一触,只觉得似过电一般,浑身一颤,宁天身上的男子气息更是强烈,一时身躯发软,不能自持。她身份尊崇,雍贵无比,平日那些见了她的男子便是连正眼看她一眼也不敢,更何况是这等肌肤之亲了?她自幼在奶妈下仆的侍侯下长大,于这些男女之事更是从无听人说起,况且宁天又是她心仪的男子,斜斜的倚在他身上,浑身无力,心下却是又羞又喜,只觉得便是天塌下来也不害怕了。

  (期末临近,更新可能会大不如前,但我会尽量没天一更,希望大家谅解!)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二节 福自天佑命险休(三) 赵可心脸上一红,又忙问道:“袁叔叔,那这药还有没有?” 袁简斋瞪大双眼,怒道:“这血参是我历经万苦,才采到的,岂是你说有就有的?当年我在皇宫也一共就制成了三枚,两枚给太子治病,只留下一枚,就 2008-01-03 20:54: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