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节 烈火离离卿不在(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8-03-14 21:31:42    状态:连载中
  青年人眼见老父神色,心忖此事多半是真的,否则为何如此生气?当即抓住张老汉的衣袖道:“爹爹,我现在急要十两银子,你就给我吧!”其时一两黄金可折十余两银子,宁天那锭金子净重五两,足抵纹银五十两有余。

  张老汉冷哼一声,知他定是又去赌钱,输了个精光,这才又回来哭穷。一把撸开儿子,喝道:“你个不成器的东西,每日就知赌博饮酒,我……我哪有你这样的儿子?你……你给我滚!”顺手抓起身旁的扫帚,便要往儿子身上打去。

  那青年并不躲闪,只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爹爹……我前些日子去牛家兄弟那里赌钱,只因手气不好,将二两银钱全输了出去。后来那牛大说借些钱给我翻本,孩儿一时心动,就向他又借了五两,谁料又给输了出去,今日他找到孩儿,说须还他十两才行,否则便要去京衙中告孩儿。那京衙的县老爷是他舅舅,孩儿如何惹得起?恰好听邻人说爹爹今日拣到了金子,这才回来向爹爹要些银两儿还债。爹爹,孩儿知错了,以后便是刀子架着,孩儿也决不会再去赌钱了。你……你就给孩儿些银子吧……”声音凄苦,却不似假作。

  张老汉哼了一声,并不为所动,反将扫帚提起,喝骂道:“你这孽子,堂堂一个男儿,手足完好,却连自己一张嘴都赚不饱,每日就知道寻耍子找乐,尽去结交那些狐朋狗友,现下可好,哼,你怎么不去求他们?爹娘辛苦将你养大,你就是如此报答我们二人,若是有朝一日我们死了,你怎么办?干脆老子今日便打死你,权当没有你这么个儿子!”说着扫帚已如雨点般落下,竹子制成的扫帚杆坚韧无比,张老汉每日下田劳作,力气不小,每抽一下,“啪”的一声翠响,青年便是一声惨号,但他自知理亏,却也不敢躲闪,只是不住的哀求道:“爹爹,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如此直打了十数下,张老汉方才住手,喘气吁吁,眼眶却忍不住落下泪来,生子不肖,难成大器,不知自己前世做了什么孽,该遭此报,真恨不得就此将此孽子打死,但自家香火单薄,自己更是年近四旬方得此一棵独苗,真要动手,却也狠不下心。那青年见老父不再动手,料来父亲心软,又爬进前几步,哀求道:“爹爹,那衙门里的捕快个个如狼似虎,我若进去了,休说是皮伤血流,只怕动辄便是筋折骨断,你……你就救救孩儿吧!”说罢又上前紧紧抓住老父衣袖。

  看儿子面色惊恐,泪涕交加,背心更是血渍斑斑,张老汉再也硬不起心肠,道:“起来吧!”这才重回里屋,取了个小箱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上面的铜锁,颤着手取了二十两碎银。那青年眼见箱子里面银光闪闪,足有五十两有余,几曾见过这么多银子了?一时连眼睛都直了,却听“啪嗒”一声,父亲已将箱子盖上,冷冷道:“将钱还了以后,便顺便物色一处店面,做些小本生意糊口。你以后若再敢踏入赌厅一步……”

  话未说完,那青年已一手抓过银两,嘟囔道:“知道了……”人已如风般冲了出去。张老汉猝不及防之下,险些被他带个趔趄,站直身子,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心下又气又急,看儿子那神态,如何有一丝反悔的意思了?分明只是糊弄自己。张老汉叹了口气,暗思儿子实是已无药可救,只待那些银两花光,他定会又再变着法来向自己要钱。正自生气难过,突然门外嚷闹起来,推门一看,竟是儿子又已折返,身后还跟着几个泼皮模样的青年。为首两个,身宽体壮,面容凶恶,张老汉却认得,正是牛大与牛二两个。料来没有好事,慌忙将箱子藏回里屋,出得外面,几人已进了屋子。牛家兄弟两个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儿子却是侍立一旁,但神色作难,又不知还有什么事未了。

  见张老汉出来,不等他开口,那牛二已抢先从怀里掏出一物,“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道:“张大爷,这二十两银子是你适才让张林还给我们的是不是?”

  张老汉惊道:“二十两?不是说是十两么?”

  牛大慢吞吞的道:“本来是十两,只因为你儿子晚还了一日,今日已成了一百两,你若是识相,便赶快拿了出来,免得到时候被衙门的捕快捉去,受那皮肉之苦!”

  张老汉又惊又怒道:“一百两?”自己便是再劳苦上一辈子也挣不下这么多钱,现下却只因拖了一日,便变本加厉,成了一百两。当下怒道:“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就是到了衙门,它也抗不过一个理字!”

  那牛大站起身来,却比张老汉高了一头有余,捏捏骨节,“噼啪”作响,冷哼道:“哼,我那里借钱,本就是一本十息,你儿子借了五两,拖一日,便是五十两,两日便是五百两,我现今只向你要一百两,你已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换去别处,哪有这样的道理?哼,痛快的赶快去拿钱,免得大爷我动手!”那时官民勾结,朝野昏暗,做这“驴打滚”高利贷的人大有人在,莫说是一本十息,便是再过过倍的也有。这牛家兄弟两个借着舅舅乃是临安府尹,当着天子脚下大开赌场,又请高手坐庄,等客人输个精光之后,就明目张胆的放取高利贷,然后再借用官威压迫,从中牟获暴利,屡试不爽。今日得知张林之父得了几两金子,恰好这张林前些天欠了赌债,于是便纠结了几个混混地痞,前来敲诈。

  那张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忍不住道:“牛大哥,不是说好了只还十两么……”

  那牛大猛的转头,一只粗大的手抓住张林的肩膀,笑道:“张林,你爹爹既然发了财,便应是见者有份才对,哼,五两金子,若我告到衙门,说你爹爹干的是杀人越货,穿墙入户的勾当,到时候你父子二人一起入狱,些许皮肉之苦尚在其次,被扣上命案秋后斩首,那可不划当的很了,……嘿嘿……”说着手上用力,那张林生的细瘦文弱,如何受得了?只痛的“啊啊”哀叫,道:“爹……爹……”

  张老汉听那牛大侮蔑自己“杀人越货,穿墙入户”,气道:“你……你说什么……你……”当时怒极,抓起旁边的扫帚,当头向那牛大砸去。

  那牛大粗通武艺,将头一扭,轻松便躲过了张老汉扫帚,狞笑道:“哼,竟然还真动手了?”一掌掴过去。这一下力道十足,张老汉那里挨得起?整个人直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哼哼哈哈”的,一时爬不起来。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一节 烈火离离卿不在(三) 青年人眼见老父神色,心忖此事多半是真的,否则为何如此生气?当即抓住张老汉的衣袖道:“爹爹,我现在急要十两银子,你就给我吧!”其时一两黄金可折十余两银子,宁天那锭金子净重五两,足抵纹银五十两有余。 2008-03-14 21:31:4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