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节 死心寂寂逢鬼剑(一)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8-03-20 20:38:53    状态:连载中
  琉璃杯,琥珀酒。

  酒还是二十年的陈酿女儿红,菜也仍是梁溪脆鳝、荷叶粉蒸肉、桂花糯米糕和醉炝条虾。

  宁天微笑这斟满酒,举杯道:“卿卿……”一抬头,却见对面空空,那里有人?想不到只隔了半日,就已物是人非。宁天脸上的光彩瞬时黯淡了下去,慢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本是甘醇香厚的美酒,在他喉中却如白水一般,索然无味。一连饮了七八杯,却听背后脚步声纷杂,十数人冲了进来,为首一人头上带伤,鼻青脸肿,却是那牛二。怒气冲冲的指着宁天叫道:“就是这小子!”只是他鼻子摔伤,说起话来有些嗡嗡的。

  牛二身后跟着一人,脸色铁青,腆着大肚,身着官服,想必就是他那当京府尹的舅舅。见宁天只孤身一人,喝道:“大胆歹人,纵伤行凶,还不束手就擒?来人啊,给我拿下!”

  左右各有数名身着捕快之服之人,闻言齐声应道:“是!”暗思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连京尹的外甥也敢伤杀,不由分说,抽出兵刃,就要往宁天身上招呼。

  忽见一人快步走出,笑眯眯的道:“哎哟,是郭大人啊,什么事让您如此劳师动众,竟到我的酒楼里来抓人了?”只见这人四十岁许,衣饰华贵,身材富态,一身淡金色的员外服尽显富豪本色,十只手指上戴满了宝石戒指:有猫眼儿,有祖母绿,有蓝宝石、红宝石、鸽血红、石榴子……璀璨耀眼,夺目异常。店里的十几个伙计本来被这一干捕快衙役吓得失色,但这人一至,俱是精神一振,躬身道:“掌柜的。”那人微微颔首,原来竟是这天下第一楼的掌柜。

  那郭大人听了他的声音,忙将手一摆,命一干捕快暂停,扭头一看,也是一愣,这才赔笑道:“啊,原来是施掌柜。施掌柜言重了,本官前来乃是为了捉拿行凶歹人,这才不得已在贵楼动手,多有得罪之处,还望施掌柜你海涵了。”言语中也客气了起来。须知这施掌柜不仅是这“白也不归楼”的当家,更是京中四富之首。当年只凭一道“松炙鲈鱼”便令高宗赞不绝口,圣颜大悦,亲赐匾额“天下第一厨”,由此“白也不归楼”也就得了个“天下第一楼”的美称。他得皇帝赏识,因此虽无官无爵,身份却颇重,自己虽然是朝中四品大员,但遇到这等身份特殊之人,却也不敢放肆。

  那施掌柜“哦”了一声,心忖原来是捉拿凶人,目光不经意扫过宁天,却浑身一震,险些喊出声来。长吸了两口气,这才平息下来。但目光奇异,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半晌,方才咳了一声道:“不知这人所犯何事,大人要拿他?”

  郭府尹看了宁天一眼,咬牙切齿,恨恨的道:“这杀千刀的贼人行凶伤人,我的两个外甥一死一伤,哼,天理国法,杀人偿命。适才得知此人行踪,这才特地前来捉拿……”

  施掌柜心下略惊,暗道这下要糟。没想到这大汉竟然是犯了命案。不过自己既然要有事问他,自然不肯让他将这人就此抓走。心里打定主意,故作惊讶道:“哎呀,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您的外甥也敢伤。呔!兀那汉子,你知罪么?”说着一手向宁天扳去。谁知手甫一触宁天衣衫,立时有一股温和的内力将自己弹了开来,那汉子却依旧饮杯不辍,似是毫无知觉。施掌柜心下大讶,才知自己是看走了眼,眼前这大汉竟是个内家高手,应付那般恶捕已是绰绰有余,心里念头一动,当下假作失足后跌,踉跄后退两步,方才站稳,摇头叹道:“好凶蛮的汉子!”

  郭府尹见这汉子兀自大模大样的坐那里喝酒,更将施掌柜撞开,心下更无怀疑,手一挥道:“上,将这人抓回大牢!”几个捕快得命,张牙舞爪,冲了过去。刚刚及身,却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被带歪了身形,撞到一边。

  却听那施掌柜叫道:“哎哟,慢着点,几位都慢着点……小心!我那桌子可是上好的紫檀做成的,值好几十两呢!……哎呀,可惜了那个杯子,我这杯筷碗碟,俱是配套,碎上一件,便毁了一套啊!”言语间痛心疾首,却是要一众捕快出手时有所顾忌。那些杯碟固然华美好看,但也值不了几个钱,他只是刁难众人,故意将价格说高了几倍。心下却暗赞这汉子好本事,刚才一只衣袖遮掩下,另一只手施展“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干净利索将几个捕快拨到了一边。

  郭府尹却是又气又急,眼见几个手下如中魔咒,冲了几步后就撞向一旁,怒骂道:“全是些饭桶,连这么的东西都收拾不了么?”听了那施掌柜的言语,更是恼怒,气道:“施掌柜,你敢阻挡本官查拿凶犯么?”

  施掌柜面作难色:“本来大人查拿凶犯,小的自然不敢阻拦,但是郭大人您也知道,圣上时常微服私访,前来光顾小店。若是他老人家前来用膳,却正好看到小店被砸了个面目全非,这如何是好?小的可也担不起这个罪名啊!”言下之意明白:若你放任手下胡来,我大可去圣上那里参你一本,哼,有你的好看。

  “啊……”郭府尹面色铁青,却又说不上话来,心下却慌张无比:适才一急之下,竟忘了这施掌柜乃当今圣上面前红人,招惹不得。还未说话,就听那牛二嗡着鼻子道:“管他娘的什么桌椅板凳,这人害死了我大哥,就该偿命!”言讫抓起一条板凳,照宁天背后砸去。

  施掌柜面做为难,心下却知这牛二定不会讨得好处。果然,只见宁天手腕一抖,杯里的美酒已如一串琥珀珍珠般向后飞去,去势奇快,“啪”的一声已撞到了那牛二身上。牛二只觉得身子一麻,站立不稳,向旁倒去。宁天倏的转身,一把夺过他手中板凳,一脚将他踢到郭府尹面前,放下板凳,冷冷道:“哼,欺行霸市,为非作歹,取了你兄弟一命,你却仍不知悔改,今日便也要将你一并除去!”只见他俊脸泛红,酒意微醺,已是有些醉了。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三节 死心寂寂逢鬼剑(一) 琉璃杯,琥珀酒。 酒还是二十年的陈酿女儿红,菜也仍是梁溪脆鳝、荷叶粉蒸肉、桂花糯米糕和醉炝条虾。 宁天微笑这斟满酒,举杯道:“卿卿……”一抬头,却见对面空空,那里有人?想不到只隔了半日 2008-03-20 20:38:5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