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节 只影茕茕上天山(二)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8-03-24 19:04:02    状态:连载中
  (本周封推,日更两章,以谢大家厚爱,希望大家支持,喜欢!)

  时值初秋,草色尚浓,两人出了玉门关,走不半日,新疆的天山雪峰便已是遥遥在望。

  此时新疆仍是隶属西夏,西夏自李元昊创下国号后,政治逐年腐败,国势日益衰颓,辽主便趁机进攻西夏,西夏不敌,向辽称臣。后来金朝立国后,向辽发兵。辽主兵败逃到西夏,恰在此时金使到西夏劝夏帝李乾顺将辽帝擒拿送往金国,李乾顺揣度形式,便弃辽投金,从此向大金称臣,大辽也就此灭亡。李乾顺死后,长子李仁孝继位,是为夏仁宗,开始联金抗宋,从中瓜分领地。

  二人一路沿着天山山脉行进。每到早晚用饭之时,必有人前来相侯,二人也早已习以为常,照吃不误。帝飞话语不多,一路上沉默寡言,倒是宁天嫌气氛闲闷,不住的指东问西。帝飞垂名江湖数十载,胸有万罗,对宁天的问题倒是有问必答。宁天聪明伶俐,举一反三,论及武学,更是巧思妙想,如天马行空,羚羊挂角,不受俗套羁绊。如此一路走来,宁天故是长了不少见识,帝飞也对他另眼相看,一老一少情若师徒,关系极佳。

  这一日二人行到一城,宁天眼前一亮:只见这里人流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全然不同别处那样荒芜凄凉,了无人烟,心中一动,知道这里必是西夏国都,灵州城无疑。要知这灵州虽不若洛阳那般宏伟,又无临安那等富庶,但地处枢纽,交通便利,是五湖四海路过此地之人的必经之路。脑中忽然想起一事,侧身对帝飞道:“前辈,天色已不早,我们就去城里打尖吧?”

  帝飞白眉轩了轩,奇道:“哦?”转念一想,笑呵呵道:“我看你是想找人打探那小姑娘的下落不是?”自己二人几日从未打尖住店,一来是因为自有教众已收拾好帐篷骏马、清水干粮等候,二则是因为他知教主如此做定有其打算,是以二人一路均未曾入过城。不过料来自己二人都武艺在身,天山又近在眼前,休息一晚,倒也不怕出了乱子。当下点了点头,道:“也罢,整日嚼那些干粮也颇是厌烦,咱们便进城去,好好吃他一顿,再休息一晚,明日便登山。”

  宁天心思被他一口道破,俊脸一红,颇不好意思。听他答应,目露喜色道:“好啊好啊!”双腿一夹,率先向城内冲去。他轻功极高,一路上又得帝飞悉心指导,此时骑术已颇为了得。帝飞看他远去,摇头一笑,紧跟后面进城去了。

  西夏民风淳朴,百姓热情好客,不少汉商久出西域做生意,便在这里落了家。宁天与帝飞两人进了城来,但见胡汉相杂,热闹之极。相视一笑,均是心下感慨。宁天心想:看这里胡汉融洽,如何不可相处了?同是华夏一脉,金人却为何偏偏总是战乱连连,杀伐不休?帝飞却心下微叹:两族尚可相处如一,为何世间却有贵富贱贫之分?为何贵族便可随便作贱百姓?为何皇权总是不顾百姓生计?官逼民反,江湖却还要说明教乃是魔道异类,又是何故?两人各有所思,一时俱都是默默无言。

  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响道:“两位爷台,你们是要住店吧?”

  二人同时抬头看去,只见已信步走到一处客栈门前,一个十五六岁的伙计正在问话。那伙计生的眉清目秀,颇为俊朗,身上却只着了一件单衫,虽只是九月天气,但这里已颇冷,他露在外面的两条瘦细的胳膊已是冻的通红,不住的在呵手。两颗圆圆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来转去,但神色迫切,只怕宁天二位不答应。

  宁天心里一动,这小伙计不知为何,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回头看了帝飞一眼,道:“前辈意下如何?”心下只盼他答应下来。

  帝飞年少时亦是流落江湖,吃过无数苦头,似这等跑堂杂役的活计,不知干了多少。一见之下,同情心油然而生,爽利的点头道:“好,就这里!”

  宁天大喜,翻身下马,将帝飞的马也牵着,问道:“小二哥,马厩在哪里?”

  小二眼睛扫了他一扫,眨巴眨巴,道:“爷台跟我来!”向后院走去。

  帝飞知道他要问这伙计林卿卿下落,心忖这少年情深意重,心地正直,确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材,只可惜他已拜师,否则自己收他为徒,传下衣钵,那该多好?心下暗叹运气不济,点了点头,先进店去了。

  宁天跟在那小二身后,走了数十步,道:“如此冷的天气,为何小二哥却只穿如此一件单衣?”

  那小二哥忽地转身,瞪大双眼,过了半晌才道:“店里生意不好,掌柜的又吝啬的很,哪里有多余的闲钱买置衣裳了?”话虽如此,但眼中似已多了股笑意。

  宁天看他眼角含笑,更似一人,忍不住道:“小二哥,我们以前见过面么?怎么我觉得你如此眼熟?”

  那小二摇了摇头,倏的转身,问道:“客官这是要去哪里?”

  宁天向来不愿强人所难,见他不愿回答,也就不再多问,答道:“我……我……”暗想此事关系林卿卿安危,事关重大,犹豫是否该说出来。

  那小二哼道:“哼,你是不是要去天山?”

  宁天微讶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那小二又是旋风般转过身来,翘起嘴瞪着他道:“有人在山上挨苦受冻,还惦记着某人,哼,他却还有闲情在这里打尖住店,哼……”连着说了两个“哼”,嘴撅的更高了。

  宁天身子剧震,失声道:“什么……你……你说什么?”两只手忍不住捏住了小二的肩膀,却觉得他肩膀纤瘦,一时不及多想,用力的晃着他道:“你……你见到那位姑娘了么?”

  小二眉头蹙了蹙,似是疼痛,但却也不出声,只是道:“哼,这时候了还想着姑娘,你倒是有雅兴。”

  宁天更是焦虑,急道:“我……我……求求你告诉我她在哪里好不好?”

  那小二睨了他一眼,“有你这么求人的么?哎呀,你抓痛了我啦!”

  宁天这才觉醒,慌忙松开双手,连声道歉。末了又道:“我……我好生记挂她,你……你若是知道,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那小二这才容颜稍霁,道:“恩,这还差不多。可是我突然觉得肚子好饿,身上又好冷,怎么办?”

  宁天恍然大悟,连忙将怀里所有银钱一并掏出,一古脑塞入那小二手中,好言道:“小二哥,这些银钱不多,你拿去添置些衣裳吧。”

  那小二终于转嗔为喜,笑眯眯的接过银钱,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来,附耳过来。”

  宁天将头低下,那小二哥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笨蛋,师姐就在正东三十里外的博格达峰上,你还不早些去找她?和你一起来的老头,跟你在一起,只会坏事,师傅自会将他引开,你就一个人去吧……”呵气如兰,声音婉转,那里是男子的声音了?宁天一惊,抬头愕然看着那“小二哥”,惊道:“你……你是……”

  那“小二哥”白了他一眼,笑嘻嘻的道:“傻瓜,师姐被人捉走,我们洗心斋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萧无克抓了师姐,多半是要要挟唐门,你一定要赶快将师姐救出来才是。”说着抹下头上布帽,瀑布般的秀发顿时泻了下来,眉目盈盈,哪里是个男子了?看了宁天一眼,调皮的道:“小妹元雨媛,适才多有得罪,宁大哥你可莫怪。”

  宁天又惊又喜,惊的是想不到自己与帝飞落入彀中而不知,幸好遇到的是洗心斋的人,否则性命堪忧;喜的是适才这小姑娘说她师傅也到了,那么有洗心斋高人前辈相助,救援林卿卿自然可以多一分把握。当下道:“不知令师是谁?”

  那元雨媛描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想不到你竟然这么笨,人家易容如此精湛,连‘鬼剑’帝飞那样的老江湖都没有看出破绽,你难道还猜不出是谁和人家一起来的么?哼,真不知道师姐是怎么看上你的……”一个人嘟囔嘟囔,数落起宁天来。

  宁天脸上一红,本来以他的才智,并不难猜出,但因为太过牵挂林卿卿,反而忘了这一点。听她越说越没完,连忙道:“好了好了,雨媛姑娘,我……”

  元雨媛眼睛一翻,道:“知道啦!你让我不要伤了‘鬼剑’那个白胡子老头,对不对?”见宁天点头,没好气道:“你当我和师傅是滥杀无辜的魔头么?快去找师姐吧!”不由分说,将他向外推去。

  (这章一口气写了三千字,如果大家喜欢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收藏,小白先谢谢大家了~)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四节 只影茕茕上天山(二) (本周封推,日更两章,以谢大家厚爱,希望大家支持,喜欢!) 时值初秋,草色尚浓,两人出了玉门关,走不半日,新疆的天山雪峰便已是遥遥在望。 此时新疆仍是隶属西夏,西夏自李元昊创下国号后, 2008-03-24 19:04: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