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节 青衫磊落玉人托(四)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0-01 10:29:23    状态:连载中
  第二天他起个大早,张不同早在楼下等候,林卿卿却又易容成了一个年轻公子,三人用过早膳,宁天又去购置了三匹骏马。林卿卿却因体质孱弱,与张不同共乘一骑,宁天骑着另一匹马,向四川驰去。

  一路上张不同师徒化身无数,若非宁天亲眼所见,实是难以置信。二人所扮或老或少,或胖或瘦,无不惟妙惟肖,等驰入四川境内时,二人已易容成一对父子的模样。那张不同乃是唐威的远房表姨,说起来还与唐门有些姻亲。她擅于易容和口技,江湖消息也甚是灵通,宁天与她走了一路,也听说了不少奇闻趣事,更听说那唐跃的女儿唐蝶还是江湖第一美女。

  走了三四日,三人已来到唐府。宁天报上姓名,看门的两个护院立刻肃然起敬,一人忙将宁天等人领入府内,另一人去通知唐跃。不片刻只见唐德先一阵风似得跑了出来,大笑道:“天儿怎么现在才到,二哥已经去请老奶奶了,老奶奶可想你想的紧啊噫,这两位是谁?”

  张不同暗骂道:“没良心的东西,老娘是你表姨!”嘴上却恭恭敬敬的答道:“小老儿姓卧,名二夷,这是小儿卧龙。”

  “卧二夷?”唐德虽然聪明,却还不知自己已经吃了亏。

  “不错。”张不同心道十几年不见小德还真乖,“我儿与天儿是好朋友,此次路过贵府,特来拜见一下唐老太太。”

  “好,两位既然是天儿的好朋友,自然是我唐门的贵客,里面请!”唐德虽然觉得奇怪,但他极信任宁天,当下毫不怀疑。却不知宁天三人忍笑忍的有多辛苦。

  当下唐德领着三人向大厅走去。一路上亭台水榭,画栋雕梁,美不胜收。他唐门地处西蜀,物产丰厚,唐门经营得当,每年倒也获利极丰,乃天下门派中的首富。那大厅装修的金碧交映,更显得富丽堂皇,普通人看了只怕立时便要目眩神驰。只是三人都是对钱财看得极轻,倒也不以为意。

  片刻有婢女奉上香茗,又过了片刻,两个小婢走了进来齐声喊道:“老奶奶驾到!”接着就听“笃笃”声响起。第一下还离门有二十丈距离,第二下时已到不足十丈处,再响一下,门口人影一闪,已多了一人。宁天心道好厉害的轻功,仔细打量这名震天下的唐门老人。

  这唐老奶奶身披红麾,头戴金簪,鹤发童颜,一点也不像年近七十的老妇。她手持凤头金拐,一步步的踱了进来,后面跟着唐跃等一干晚辈。

  唐老奶奶扫了三人一眼,眼中精芒一闪,忽然对宁天道:“宁公子不吝赐宝,治好了老身的内伤,唐张氏在这里先行谢过了。”说着颤巍巍的躬了躬身。

  宁天连忙上前扶住道:“老奶奶可折煞宁天了。您叫我小天就行,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按辈分我还得给您磕头才对。”说完跪下,恭恭敬敬的给唐老奶奶磕了三个头。

  唐老奶奶甚是和蔼,看了宁天半天后点头道:“不凡得子如此,虽死无憾!”

  唐跃上前扶唐老奶奶坐下后复道:“天儿侠义心肠,当日为了救孩儿,自己身落陷阱。孩儿本当以死相报,岂料天儿福泽深厚,竟然安然无恙,天幸如此,否则孩儿就是万死难报其一。”他为宁天当日的义举折服,对他是真心的钦佩。

  登时唐门一干后辈纷纷对宁天行礼致谢,感他相救唐老奶奶之恩。唐冲尤有孝心,更是感动的“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要给宁天磕头,宁天手忙脚乱,连忙一一搀扶回礼。

  忽然听到一个娇柔的女声道:“宁公子治好了奶奶的内伤,唐蝶感激不尽。”只见一个十八九的少女盈盈拜倒。

  宁天伸手将她扶起,两人四目相对,不由得都微一错愕。

  林卿卿坐在宁天身侧,向宁天扶起的那人看去,只见秀发披肩,白衣胜雪,眉若柳叶,眼似秋波,肤如凝脂,体态婀娜,正是张不同在路上说过的“江湖第一美女”唐蝶。

  宁天只觉得厅上人人都微笑着看着自己,唐蝶更是目不转睛,显是对他大有好感。忽然感到背后目光灼灼,宁天转过头去,只见林卿卿也正盯着他,见他望来,嘴唇一咬,又将头别向一边。宁天略一惊醒,赶忙收手,退后两步道:“唐小姐客气了。”脑中却不断浮现出刚才林卿卿扭头的情景。

  林卿卿刚才看见宁天扶起唐蝶后,四目相对的情景,不知为何心里竟然微有醋意,又转念一想,人家人品身家,无不胜自己百倍,更何况又身无恶疾,不由得升起一股悲凉之意。待见宁天的目光望来,却又恨不得永远不见他,当下别过头去,心里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

  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这几日相处早已互生爱意,偏偏初涉情场,都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这般。张不同瞧在眼里,微微一笑。

  唐老奶奶示意唐跃拿出一个锦盒道:“天儿,这是你的寒玉蟾,现下物归原主,你有什么想要的就尽管说,就是天上的星星,我唐门也去给你摘!”

  宁天笑道:“奶奶客气了,宁天并无什么想要的。大家的心意,宁天心领了。”说着接过锦盒,打开了盒子。只见一道白光“嗖”的射向他,宁天一惊,只觉得脖子一凉,这才放下心,伸手将小白摘下来笑道:“小白,咱们好久不见啦,你这么想我吗?”

  小白爬在他的手背上,眼睛鼓鼓的看着他,“咕咕”的大叫,似乎是责怪他这么久才来找自己。

  宁天哈哈道:“奶奶的府上不好吗?你就多住几天不好吗?”

  唐冲大惊道:“万万不可,这小家伙在这住了几天,我们养的毒虫已经吓死了大半,再住上几天,唐门可没法在江湖上混啦!”

  众人看他愁眉苦脸的神色,知道他所言非虚,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宁天取了寒玉蟾,正准备告辞,唐跃说道:“幸亏天儿来的及时,再过两天就是老奶奶的七十大寿,你和你的朋友就多住几天,过了大寿再走如何?”

  张不同和宁天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宁天虽然心忧林卿卿的病情,但是想起盛情难却,更何况是老奶奶的大寿,怎么忍心拒绝?林卿卿虽是一千个不愿意,只好勉强点头答应。

  当下宁天又向众人简单介绍了“卧二夷”父子的“来历”,自有人为他们安排住处。张不同师徒二人化装巧妙,以唐老奶奶的眼力,竟然也没有丝毫怀疑。

  用过晚膳,宁天忽然不见了林卿卿,赶忙向张不同问起,才知道她一直在后府的花园中散心。匆匆找了个借口出来,问清道路,奔向后花园。

  时值盛夏,百花怒放。百合花,大丽花,荷花,睡莲,半支莲,凤仙花,扶桑花,珠兰,白兰花,米兰花,茉莉花,栀子花,六月雪,石榴,八仙花,凤梨,阵阵摇曳,花香四散,令人嗅之欲醉。

  如此美景,宁天却无意欣赏,匆匆在花丛中穿过,四下探望,忽然在一片睡莲旁发现林卿卿的身影。

  只见她仍是男装打扮,显然对身后来了人丝毫不知,嘴里不停的念着什么。宁天走上前两步,才听清她反复的低吟“烟波江锁烟波愁”这一句,宁天回想起七夕之夜两人西湖漫步的情景,不由得接道:“玉人眉蹙玉人忧。”他有感而发,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

  林卿卿骤闻他的声音,又惊又喜,转过身来,张口道:“臭……宁大哥。”似是欲言又止,削瘦的身形在月影下更显得茕茕孑立。

  宁天走前两步,站在她身前,低头看着她。

  林卿卿将头低下,轻声说:“你也是来这里看花的吗?”

  宁天感到心跳的厉害,低声问道:“为什么不去吃晚饭,要是饿坏了怎么办?你的身子这么弱,叫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能放心?”他看见林卿卿单薄的身形,忽然忍不住将心中所想的全都说了出来。

  林卿卿心中一甜。晚上师父叫她去吃饭,她也不知为何,只是不愿再见众人,一个人静静的在这花园中站了良久,想起白日的情景,恨不得就在这里一直站到死了。想起七夕那夜,西湖江波漪漪,才有感而发。此刻听到宁天关心自己,所有的怨怼忽然烟消云散,手抓着衣角翻卷起来。

  她本来一直扮作男装,此刻忽然露出小女儿的神态,宁天心中一荡,轻道:“卿……卿卿,我白天不小心扶了唐小姐一把,你,你生气了吗?”他第一次这么亲昵的称呼林卿卿,不由得有些紧张,又想起白天林卿卿扭头似是生气,只觉得自己甚是对不起她,此刻只想向她解释清楚。

  林卿卿抬起头看着他道:“我为什么生气?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我又哪里管得了你了?我看唐小姐美得很,你俩……你俩正好是一对……”说到这里,已是泫然欲泣,赶忙转过身去,不愿让宁天看到。

  宁天再也忍不住,大声的说:“卿卿,我喜欢你,唐家小姐美不美,都与我无关,我心中从来放的都只有你一个。”他见林卿卿语气幽怨,心中积酿的情感再也忍不住,大声的向林卿卿表白。

  林卿卿浑身一震,“真的?”转过身来,脸庞犹挂着几滴泪珠,眼中已闪着喜悦的光芒。

  “恩。”宁天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甚是冰凉。

  “可是我身患三阴绝脉,注定活不过二十七岁那一年的。”林卿卿眼中的喜悦忽地全部敛去,低下头轻声的说。

  “卿卿,我一定能找到火龟,治好你的病!”宁天握着她的手忽然一紧,看着她的眼睛道:“如果你死了,我也绝对不会比你多活一天。”一时间只觉得情意填塞胸臆,只愿与她同生共死。

  林卿卿抬起头,眼中重新迸出喜悦的神采,霎时间连天上的星星都黯然失色,她将头轻轻的靠在宁天的胸口道:“我也是一样的。

  这时小白大声的叫了两下,宁天笑道:“臭小白,你也凑热闹吗?”林卿卿“扑哧”一笑,道:“小白这么可爱,可比你强多了!”

  两颗年轻的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二节 青衫磊落玉人托(四) 第二天他起个大早,张不同早在楼下等候,林卿卿却又易容成了一个年轻公子,三人用过早膳,宁天又去购置了三匹骏马。林卿卿却因体质孱弱,与张不同共乘一骑,宁天骑着另一匹马,向四川驰去。 一路上张不同 2007-10-01 10:29:2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