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节 逐日追风谁堪比(四)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0-02 02:51:33    状态:连载中
  不知过了多久,宁天才悠悠醒转。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身形袅袅,正是唐蝶。

  听到身后有异响,唐蝶转过身来,美目射出喜悦的光芒,轻声道:“宁大哥,你醒了。”手里拿着一碗药。

  宁天只觉得头痛欲裂,使劲摇了摇头道:“我这是怎么了?”

  唐蝶轻轻的做在他身旁道:“那日你中了拓野的毒刀,就昏了过去,现在终于醒啦!”

  宁天皱眉道:“那日?”

  “是啊,你已经睡了五天啦!”唐蝶道。

  “五天?”宁天一惊,“那他们呢?拓野被抓住了?”宁天想起最后已将拓野制住。

  “奶奶和爹爹他们都在大厅,我去叫他们。你先喝了这碗药。”唐蝶看着宁天,将手中的药递了过来。

  宁天点了点头,接过药碗,浓厚的药香扑鼻而来,宁天喝了一口,只觉得苦涩中微带点甘甜,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煎的。

  唐蝶出去了片刻,门外响起了一阵碎杂的脚步声。最先冲进来的自然是林卿卿易容的“卧龙”,随后是唐跃,唐德,严怒,邢风,张不同等人,最后进来的是唐老奶奶。

  林卿卿眼睛微肿,显然偷偷落了不少泪,此刻见他安然无恙,喜道:“宁大哥!”喉咙忽然哽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宁天心里一热,冲她笑了一笑,那眼神自然是“你辛苦啦!”的意思。林卿卿低下头,心想就是再苦再累,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但身后还有许多人,这话终究不敢说出口。

  “天儿,你一连睡了五日,可把大伙都急死啦!”唐老奶奶手里拿一块绣帕,显然是抹眼泪用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没?”

  宁天心中感动,点头道:“多谢奶奶关心,我已经好多啦!只是不知那日中的是什么毒,这等厉害?”那日他只觉得手臂一麻,人就没有知觉了,当是极厉害的毒药。

  唐跃道:“拓野那个混蛋在刀上涂的是‘黄粱’,这是西域流传过来的一种霸道毒药。据闻中了这‘黄粱’者必然会沉睡不醒,于黄粱美梦中不知不觉命丧黄泉。”

  唐德心有余悸的接着道:“此毒无药可解,乃是武林禁药,幸亏有小白能解万毒,否则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唐门身为天下使毒行家之首,连他都这么说,“黄粱”毒性之烈可想而知。“当初我们也不知你何时能醒,只好每日轮流守在你身边,卧老弟最辛苦,守了几有两天两夜呢。不过你这小子的确命大,嘿嘿!”最后却是挨了唐老奶奶一下,干笑了两声。

  宁天心中感动,扭头看林卿卿,林卿卿轻轻垂下头。

  唐跃寒声道:“哼,拓野擅自使用禁药,就算我唐门肯放过他,也难逃‘听雨阁’的追杀!”

  宁天奇道:“怎么,拓野跑了?怎么可能?这‘听雨阁’又是何方神圣?”

  唐德红着脸道:“我们本来已经将拓野那小子给捆住了,谁料摩罗修那个老不死的突然跳了出来,将拓野给劫走了”

  宁天一惊道:“摩罗修也来了?”

  唐跃点点头道:“那天我见拓野混了进来,就料到不对,连忙去前门查看,才知道这二人是冒着五虎门的名义进来的。我当天还奇怪说怎么没见蔡老哥”

  “不好!”宁天心中一紧,“蔡大哥估计”没有再往下说。他心中难过,照此看五虎门已凶多吉少。想起蔡笑岳算得上是自己第一个认识的至交好友,宁天忽然挣扎着起身道:“我要去陕西看看。”唐跃将他按住道:“放心吧,我已经让老六去五虎门查看了,不日就有消息回来了。”他做事仔细,当日发现不对,就谴派唐冲去陕西查看这件事。

  宁天听说唐冲已赶赴陕西,这才放下心,忽然又想起英雄令,连忙问起,严怒勉强笑道:“放心吧,那东西在哥哥这呢,保管的好着呢!”他也几日没有合眼,精神实已糜萎之极。

  宁天见众人都面有倦色,显然是疲劳至极。当即歉然道:“众位前辈为了晚辈如此辛劳,晚辈如何过意得去?还请赶紧回去休息吧!”

  那老奶奶看了邢风一眼,道:“不急。”

  邢风点了点头说:“不错,宁老弟那日不小心中了这阴险无比的毒刀,险些便有性命之虞。老道与师兄弟商量后,决定将‘一剑化三清’的心法传与你,若你能参悟,在关键时刻便是你的救命绝招!”那日他不记前嫌,反救了宋梓鹏一命,宋梓鹏感动之下,终于当着群雄的面解释清楚了那日姬英扬的死因,并自愿退出青城掌门一位,让与邢风。这件事本如多年来梗在邢风心头的一根小刺,饶是邢风的风光霁月,背上弑叔犯上的师门弃徒骂名,也终是耿耿于怀,今日终于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高兴。后来宁天中刀昏迷,邢风便打算传他“一剑化三清”的心法以自保。与唐老太太和宋梓鹏一商量,二人均无意见,就在此刻提了出来。

  宁天一呆道:“师兄弟?”

  唐老奶奶笑着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宁天连忙拱手道:“恭喜邢前辈!”

  邢风哈哈笑着摆手。

  宁天正色道:“晚辈怎可随意学习前辈的秘技?”

  邢风笑着道:“这算什么秘技?几百年青城上下就两个练成的,你小子天资聪颖,若是不学,真是可惜了。少林玄清还叫你有空去他那坐坐呢。”

  邢风劝了几遍,宁天只是拒绝,邢风怒道:“哼,天地之间,其犹橐迭乎。一清一浊,阴阳调和,流光其声,虚而不屈,动而愈出,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静而与阴同踱,动而与阳同波。气走阴维,过筑宾、冲门、府舍、大横、腹哀、期们、天突、至廉泉,下阳维,走阳交,金门,汇涌泉,聚阴阳,过任督二脉,以阴维、阳维二脉而带全身动,可进退如神,动趋似电也。”

  他见宁天不肯让自己传授口诀,只好大声的将那心法念了一遍,这才出屋去了。他故意将心法念错了两句,心想这小子要是听出来定会拼命去追究,以宁天的天资,说不定便参悟出来了。想到这里,不禁得意,心想老道最后还不是想办法传给了你。

  宁天听他这几句心法,只觉得眼前一亮,好似想到什么,忽想起自己不能偷学人家的功夫,赶紧转念别处,但一想邢风“一剑化三清”的威力,又不由得思索这心法,如此再三,整个人呆坐在床上。

  众人早已陆续离去,只有林卿卿最是不放心,见他重伤之下,兀自坐在那里苦苦思索,不由得甚是心疼道:“宁大哥!”

  忽见宁天双眼精芒一闪,沉声道:“我明白了,只是仍有两句未曾搞懂,为何气走阳维阴维?应该改走带、冲二脉才可将身法增快。”他天资聪颖,这片刻的功夫已领悟了“一剑化三清”的奥妙。只是邢风说错的那两句苦思不得其解。

  “好小子,这么快就想通了,最后两句应该是‘气贯涌泉,过任督二脉,走带、冲而动全身。’小子,你记好喽!”邢风声音在外响起,原来他并未走远,只是躲在门外偷听,宁天重伤之下,竟未听到。听见他此刻有疑惑,忍不住出言提醒。

  “前辈”宁天愕然道。

  “傻小子,我只不过念了几句口诀,剩下的是你自己领悟的,有什么大不了的?放在常人眼里,狗屁不值而已。你不想报仇了?”

  宁天一震,这才想起尚有萧无克与摩罗修两个大敌,再也不计较那么多,冲着邢风的方向磕头道:“多谢前辈传功之恩。”

  “哈哈~~,傻小子现在才明白,不明白人家姑娘怎么会喜欢你”活未落音,人已去了很远了。

  林卿卿满脸通红,脚一跺就往外走。忽然人影一闪,面前已多了一人,不由得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宁天,他重伤之下,运起这“一剑化三清”的身法,仍是快的可怕。

  “你讨厌,吓人。”林卿卿轻捶了宁天胸口一下道:“这就是‘一剑化三清’那鬼东西吗?”

  宁天脸上红潮一闪,笑着点点头:“不错。只是这功夫每施展一次内力耗费极大,否则可练成一门绝顶轻功。”

  林卿卿蹙眉道:“你不是可以体内的阴阳互换吗?把阴阳二脉的内力瞬息转变,岂不是可以省去运气时的耗费?”林卿卿于武学一道,亦有颇深见解。知道宁天练就太阳,太阴两门奇功,这么办应该不是难事。

  宁天一呆,过了好少晌才道:“我试试。”说完人滴溜溜绕屋子转了一圈,身后留下五六个残影,竟比邢风还要快许多。转了两圈才停下道:“卿卿,你说的没错,这样省力多了。似乎比‘一剑化三清’还快上许多。”

  林卿卿欣喜道:“不错,比那鬼‘一剑’快多了,宁大哥,你赶紧起个名字吧!”

  宁天点点头,道:“这是由青城的功夫变化而成的,不如就叫‘青云逐日’吧!”他感念邢风传功之恩,是以改名为此。

  “恩,就叫‘青云逐日’。”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三节 逐日追风谁堪比(四) 不知过了多久,宁天才悠悠醒转。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子的背影,身形袅袅,正是唐蝶。 听到身后有异响,唐蝶转过身来,美目射出喜悦的光芒,轻声道:“宁大哥,你醒了。”手里拿着一碗药。 2007-10-02 02:51: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