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节 天接云涛连晓雾(三)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0-04 01:22:49    状态:连载中
  宁天拳头一紧。他只道此病本是天生,原来是中毒所致。想起卿卿时常受到寒症折磨,心中又惊又痛,寒声道:“春风楼所作所为,实是天怒人怨,就算没有人敢惹,我定不会放过他们!”

  张不同笑着道:“臭小子别净吹大气,你虽然不怕云念裳的一身媚功,但另外九个老魔头可也个个都不是吃素的主。他们的武艺全不在云念裳之下,之所以让云念裳当楼主,不过是贪图她的美色而已。”她顿了顿复道:“四个月前,岳大元帅在陕西铜川遇刺,正好遇到洗心斋的四大弟子,才使得岳大元帅幸免于难,而行刺岳元帅的那几个人,看身手正是春风楼的。”

  宁天眼睛一闪,盯着张不同道:“这两门既然是如此神秘,行走江湖自然极是小心,前辈怎么知道这些的?”

  张不同神色闪动,笑道:“臭小子你要是能猜出来,算你本事。否则,哼……”说着看了看林卿卿,意思自然是你若猜不出,就不要想和卿卿在一起。林卿卿听了,嘴唇翕了一下,终于什么也没有说。

  宁天缓缓道:“前辈是卿卿的大师伯,洗心斋的大弟子,对不对?”他心思敏捷,早从张不同的言语中猜出了七七八八。

  张不同闻言神色变了变,过了半晌,点头道:“不错,我本叫张慧汀,是卿卿的师伯,慧心夫妇去世后,我就一直带着卿卿四处寻找医治三阴绝脉的方法。”宁天这才知道卿卿的母亲名叫林慧心。只见张不同又指着夏秋冬道:“后来在汉水,就碰到了这个老不死的,也算他有两把刷子,给卿卿开了副药,竟然暂且压制住了了三阴绝脉的寒性,否则卿卿这丫头,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呢。”

  宁天感激的看了夏秋冬一眼,作了一揖道:“前辈高义,小子没齿难忘!”

  夏秋冬咧嘴道:“不谢不谢,你让我看一下你那把凤舞,老夫就心满意足啦!”

  宁天这才想起刚才答应过夏秋冬的请求,赶忙解下凤舞,递了过去。

  夏秋冬虽然本身不用刀剑,但是大光明教神兵利器无数,他的眼光也是极高。只见宁天递来的那把剑,乌鲨皮鞘,紫金吞口,剑柄镶着一颗明珠,底端还有个绿豆大的圆孔,颇为特异。入手沉重,比普通剑重了约莫一倍,尚未出鞘,就已经是寒气逼人。他伸手将宝剑拔出了尺许,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就映入眉睫,剑身长约三尺五寸,宽几三指,比寻常的宝剑还要略宽,明若秋水,光可鉴人,不由的赞道:“好剑,好剑!”“呛”的一声,凤舞出鞘,夏秋冬以指弹剑,剑起龙吟,声音清越,穿石裂云。他右臂平伸,横举凤舞,左手伸手在身旁的一棵梧桐上轻击一掌,漫天梧桐叶如雨般飘下。只要碰到凤舞,立刻断为齐齐的两截。夏秋冬深吸口气,叹道:“此剑锋利绝伦,实为老夫生平仅见,据说还有把龙腾匕首,与这凤舞宝剑分阴阳,都是前朝张韦所铸,只可惜这么多年来无人见过那把龙腾,哎!”他将凤舞递还给宁天,言语中甚是遗憾。

  宁天接过凤舞,笑道:“人有离合,月有圆缺,世间又岂有完美的东西?这剑如此锋利,已是世间极品,少把龙腾,又有何憾?”

  张不同讽刺道:“连这臭小子都能堪破的道理,你个老痴仍是执迷不悟,年纪一大把,都活到狗身上了!”她虽然在洗心斋修心练道,但是火气仍然大的厉害,所以这才出斋到江湖照顾林卿卿,同时消磨火气。可惜年纪是愈来愈大,火气却一点也没降下去,到是夏秋冬脾气极好,哈哈一笑也不生气。张不同忽然想起一件事,又道:“那‘英雄令’就是岳元帅让我那几个师侄送到陕西五虎门的,没想到最后竟然又到了你手中。”

  宁天皱眉道:“那‘听雨阁’和‘九霄堂’又有什么名堂?”

  张不同沉吟道:“‘九霄堂’历来是四派中最神秘的门派,来历如何无人知晓,江湖更是几乎没有他们的踪迹,只知道似乎是朝廷所辖。至于那‘听雨阁’么,‘磨刀听雨锄奸宄’,嘿,四大门派,倒是最属他们正气凛然。”她“洗心斋”亦是名门正派,宁天听她打趣,不由得微微一笑。

  夏秋冬接口道:“据说历代阁主,都是雨姓,这在江湖上可算是独一家,门下内功大都是走阴柔一派。对待江湖恶人固然是手段毒辣,但对白道的英雄们,也是冷冰冰不打正眼瞧上一瞧,所以江湖宵小无不谈‘雨’变色,白道武林也视之若异类。只是四大门派他们门下行走江湖的人最多,所以人们对它也了解的最多。”

  张不同又道:“除了我洗心斋外,另外三大门派我们也只是知道这么多,还有什么秘密,就不得而知了。”

  宁天长笑道:“既然如此,‘春风楼’更不得不去了。”他恼恨春风楼不仅刺杀岳飞,残害忠良,更且鱼肉百姓,卿卿的一身寒症也都是拜他们所赐,心中打定主意,要大闹一场才肯罢休。

  林卿卿知他心志极坚,扭头看着张不同道:“师父,你劝劝他啊。”

  张不同反笑着劝林卿卿道:“卿卿,你就放心吧。这小子既然连‘氤氲红尘’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大不了为师再传他几手易容的工夫,保证他在秦桧的府上来去自如。”林卿卿和夏秋冬虽然极力反对宁天去冒险,可她对宁天却极是自信,想宁天内力既高,轻功“青云逐日”更可以算得是独步天下,即使打不过,想要脱身还是容易不过。如果自己再将易容传他两手,更是万无一失。

  林卿卿大喜,推了宁天一把道:“臭小子,你还不赶紧谢谢师父?能学师父的易容,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呢!”张不同江湖人称“易容王”,易容之术江湖无人可以望其项背,多少人想学都学不到。林卿卿也是碍于门规,才不能传给宁天,如今张不同竟然轻易就许诺要传给宁天,她自然知道师父是心疼自己,大喜之下,又将宁天叫成了“臭小子”。

  宁天恭恭敬敬的拜倒,三叩首道:“晚辈宁天,谢前辈大恩大德。”他亲眼见识过张不同一等一的易容绝技,听她肯传给自己,也是大喜过望。

  张不同又道:“今天时间不早,咱们就在山下歇息了,等到明天一大早再上山寻找火龟如何?”

  三人齐道:“好!”寒玉蟾也在一边“呱呱”声大作,似乎极是满意这个决定。四人一兽,向山脚的客栈行去。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一节 天接云涛连晓雾(三) 宁天拳头一紧。他只道此病本是天生,原来是中毒所致。想起卿卿时常受到寒症折磨,心中又惊又痛,寒声道:“春风楼所作所为,实是天怒人怨,就算没有人敢惹,我定不会放过他们!” 张不同笑着道:“臭小子 2007-10-04 01:22: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