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节 奋戈一击劲敌伏(四)

作者:白不如我    更新时间:2007-10-30 13:05:50    状态:连载中
  果然不片刻,就有探子回报,说金兵已至城北三十里处,看那旗上麾号,正是金国的海陵王完颜亮,沿途金兵皆尽喜形于色,说什么这次定要生擒岳飞,给他点苦头吃吃。岳飞眉毛一皱,如此看来,定有人走漏消息,说自己被困陈州城外,自己此次共带兵不足两万,到时候金兵里外夹击,自己能否全身而退,都是未知之数。此次取城,若不是群雄相助,当真是难比登天。

  卢铉看着远处的火光,忽然微笑着附在岳飞耳边说了几句话,岳飞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点头道:“此计甚妙!”回头吩咐手下军士将刚才带走的守军身上的衣服悉数扒了下来,又点了八百个精壮子弟,穿上金兵的军服,其余军士,皆尽隐匿城门两侧,偃旗息鼓,灭了火把;又着人通知张保王横赶至城南多立军帐营寨,扎起草人,点起火把,故布疑阵:正是偷梁换柱,准备将计就计。

  唐跃明白了岳飞之计,当下勒令群雄,屏气息声,也藏在附近房顶、小巷之中,以待策应。岳飞见他颇有将才,点头微笑。群雄几曾见过这等架势?见岳家军井然有序,军令严谨,也暗暗吃惊,全依唐跃之命,就近躲藏了起来。唐跃忽地想起高得龙那厮还在醉红楼里昏睡,想来还不知道陈州已然失守,李耀那个狗官也被自己顺手擒住,和高得龙绑在了一起,本来准备将他们交给岳飞发落,但此处定是大大有用,想到这里,往醉红楼赶去。

  醉红楼二楼的东厢,一炉兰香袅袅升起,幽幽古筝声音空奇,若灵山洗雨,淳朴灵动。一曲“醉春风”尚未弹完,底下的一众花客已是喝彩声一片。陈州城兵不血刃就被岳飞取下,再加上这醉红楼“花魁”如烟的琴艺着实不凡,动人的筝声绕梁不绝,听客们如痴如醉,早忘了身处何地,也难怪外面军情峻急,厅堂内却浑然不觉。

  良久,一曲方终。众人还流连在美妙的意境中,厢房内传来如烟淡淡的声音:“如烟琴艺浅薄,这曲‘醉春风’献丑,恐让贻笑大方了。”底下的听客们这才如梦初醒,登时叫起好来。纷纷道:“小姐的琴艺有如天籁,乃是天上之音,我等凡夫俗子得以一闻,已是几世修得福气了,小姐自谦了。”几个富家公子更是抢着道:“如烟姑娘,小生仰慕已久,企盼一睹芳颜,还望……”话未说完,如烟的声音又传来:“如烟容貌粗鄙,恐污了公子们的眼睛,众位请回吧!”声音已带一丝不悦,今日若不是鸨妈一再恳求,自己断不会为众人弹奏曲乐。底下众人还鼓噪纷纷,厢房已没了声响。

  厢房内,另有掌声响起,如烟听了,也不惊慌,扭头问道:“这位客官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眉如黛画,眼似碧洗,樱唇谈吐间,字润珠滑;回眸一笑时,春风拂体;让人舒服至极,眉宇间那一刹那的错愕,尤为动人。身后站的正是唐跃,她本以为又是哪家少年仰慕自己而来,岂料却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唐跃微笑道:“姑娘琴貌双绝,刚才那一曲更是技艺深湛,实已登堂入奥,得古筝之精髓,堪称大家。老头子都几乎忘了此行的目的了。”唐蝶亦是此道高手,唐跃平日听女儿弹奏,洗涤的多了,一般曲艺实是难以入耳,但今日这姑娘的琴艺能让自己倾听至终,实是不菲。

  如烟“哦?”的一奇,难道此人前来这等烟花之地另有目的?淡淡的笑道:“先生请便……喔!”忽地掩口惊呼。只见这怪老者已自自己床底拖出两个人来,一个身材细瘦,贼眉鼠眼,不是本县知县是谁?另一个大腹便便,颇为威武,想来就是鸨妈今天下午说的“高将军”了。难怪下午回来后自己要回房,鸨妈却拦住自己,先谴小厮进来一看,小厮道里面人已不在,这才让自己进来,岂知原来都在自己床下藏着。只是二人却不动弹,那“高将军”甚至都睡着了,奇怪不已:自己筝艺自幼得高人传授,从来都没有人会听的睡着。忽然看见那知县一双贼眼盯着自己不放,几乎连眼珠都快掉下来了,神态丑恶,厌恶的扭过头去,不愿多看。

  唐跃瞪着二人冷笑道:“这两个狗官躺在床下欣赏了这么久的琴曲,这罪受的也是不枉了!”又转头复对那如烟道:“我乃大内侍卫司马青,途经此地,见二人作恶多端,抓二人回去提审,还望姑娘保密。”他一时兴起,满口胡诌,却不知李耀听在耳里,直喊运气背,连逛窑子都能碰上这等煞星,放着眼前这等国色天香的美人无法享受,心下早把“司马青”全家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不过想起这人出城时定会惊动守军,到时候自己和姐夫就不怕他了,想到这里,倒也不慌张。忽听风声飒飒,唐跃一手夹一个,从窗户出去了,留下那如烟一个人怔怔的发呆。

  才跃到房顶,忽然有人不轻不重的拍了他肩膀一下,唐跃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见邢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神色戏谑道:“唐二,人老心不老,竟有兴致来这勾栏么?”勾栏便是青楼妓院,他刚才见唐跃一人出来,就跟了过来,没想到他竟然去了这种地方,虽然知道唐跃正人君子,但也暗暗纳闷,就一直在外面侯着。

  唐跃啐道:“少胡说,这是陈州知县和守将两个狗官,被我擒下,一会自有妙用。拿着!”就着将李耀掷向邢风,邢风轻轻接过,啧啧道:“你对这两个狗官的行踪倒是清楚的很。”顺手一提,浑若无物,李耀却早已吓的要死,这般高的地方掉下去,那还有命在么?只将嘴唇吓的发紫,不停的抖簌。

  不片刻二人便到了北门附近,唐跃一招手,闪身进了旁边一条小巷,有人警觉道:“什么人?”却是张不同的声音,她与林卿卿,孙雨瑶,澹台流星三人在这个巷子藏身,宁天内伤才愈,却和夏秋冬在一起。林卿卿身负先天真气,夜间视物,有若白昼,认出是唐跃和邢风,连忙抓住张不同道:“师父,是邢老和二伯。”邢风知道她有先天真气,能夜间视物,倒也没什么,唐跃却惊道:“晴儿,你……”忽然目光闪动,惊叹道:“这就是先天之境么?”邢风笑咪咪的道:“我去叫宁天和严怒这两个小子过来,你们爷俩好好叙旧。”身形一晃,已去的远了。

  找到宁天和严怒时,夏秋冬正和严怒闹成一片。严怒诞着脸央道:“就一碗好不好?”夏秋冬摇头,“那一杯也行,至不成尝一口总行吧!”可是不管他说什么,夏秋冬只是摇头,宁天却笑着在一旁看。严怒嗜酒如命,听宁天说夏秋冬有一葫芦佳酿,非要尝上一尝。夏秋冬这瓶“神仙醉”乃是他集百草,采甘露,不知花了几多心血,几载光阴,这才酿制而成。况且那日自己被邢风所制,被他喝掉不少,剩下的本已不多,更是贵逾性命。严怒内伤刚愈,不宜饮酒,因此任严怒磨破嘴皮,就是不给。忽然眼光瞥见邢风就在左近,更是慌的将葫芦抱在怀里,天元步起,曳若流光,远远遁去,林卿卿那会吩咐让他照料宁天的话也抛到脑后,只怕宝贝被邢风再抢去。

  严怒见邢风过来,也不禁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旁边只有宁天一人,两人亦已结拜,况且夏秋冬人老心少,自己和他胡闹,还不觉得怎么难堪。但邢风毕竟是前辈高人,没料到这一幕被他看到,脸皮再厚,也有些羞愧,挠了挠头,呲牙笑道:“邢老……”



温馨提示:
洞天诀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洞天诀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洞天诀全文阅读和洞天诀txt全集下载。洞天诀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洞天诀 第四节 奋戈一击劲敌伏(四) 果然不片刻,就有探子回报,说金兵已至城北三十里处,看那旗上麾号,正是金国的海陵王完颜亮,沿途金兵皆尽喜形于色,说什么这次定要生擒岳飞,给他点苦头吃吃。岳飞眉毛一皱,如此看来,定有人走漏消息,说自己 2007-10-30 13:05: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