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章 自吐真言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06-09 20:00:00    状态:已完结
  再次进入地境的精神境界,安泽南“看”到了公路和沙幕。

  他当然不是靠肉眼去观察,而是在忘我的精神境界中,灵魂和九凤再次联系起来,通过妖魔的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

  顿时他生出一种明悟。

  只有遗忘自己,才能够真正触摸到其它生命的心灵,乃至灵魂!

  就如此刻,和上次相较,进入地境状态的安泽南和九凤的联系变得更紧密。

  安泽南感动得想哭,现在他既是九凤,九凤亦是安泽南。

  躲进沙幕中的极意门高手突然觉得不对劲,眼前明明是一人一妖,但在他的感觉中,两者却浑然一体,成为无懈可击的存在。

  而从一开始就屈于下风的安泽南,终利用与妖魔二为一体的此刻让极意门高手再无法看透看破而扳回上风。

  九凤引颈,声如婴啼。

  高频音振一出,由狂沙刀演化的沙幕立受影响。悠悠飘洒的黄沙出现一圈圈扭曲震荡的波纹,它们在九凤音振的作用之下向外逸散,露出沙幕中一道瘦长的身影。

  极意门高手没想沙幕会以这种方式被破去,几乎在瞬间,数根灯柱同时一暗,却是被他用气劲破坏,分明不想自己真容为安泽南所窥。

  公路顿时陷入黑暗。

  黑暗中,有黄光亮起。通过九凤的眼睛,安泽南“看”到极意门高手高举沙刀,同时,飘散飞荡的沙幕迅速往沙刀聚去。

  空气突然变得燥热无比,狂沙刀的刀意不住攀升,生出骇人的气势。

  如果换作以前的安泽南,必为刀势所感所惑。但他现在保持在地境中的精神状态,却让他清楚把握到,极意门高手正将狂沙刀的形与意结合起来。

  沙幕为形、沙刀为意;形是虚、意是实。狂沙刀形意并存,虚实相辅,教人防不胜防。但沙幕被音振所破,沙刀之形不保,安泽南凭九凤之力要胜他再非难事。

  可现在这神秘高手却再出安泽南意料,不再驱形于外,而是将狂沙刀的形与意结合在一起。

  至此形意难分,虚实相容。如同太极阴阳二鱼,圆满无有余漏。

  沙刀劈下。

  黄电横空,势若奔雷。结合狂沙刀的形与意,强横至难以置信的刀气横掠数米距离直取安泽南。

  安泽南没想在这劣势下,极意门高手还勇猛至此。

  这一刀看似纯以刀气遥攻,但刀气未至,却让安泽南周围的空气不断往刀气聚去,让他生出被整个空间孤立之感,亦知道除硬挡外别无它途。

  安泽南把握到对手的策略,却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九凤头颈回缩,像一朵收拢叶瓣的奇花。沙刀刀气正中花心,顿时激得劲气狂飙,声若炸雷。

  安泽南感受九凤身体传递给他的巨大冲击,狂沙刀这浑若天成的一刀劈得他只有防守之力。待冲击一过,九凤再展长颈,公路上极意门高手却已经杳然无踪。安泽南只得苦笑,看人家即使要走,也劈得他全无追击之力,便知道他和这神秘高手之间实力相差不只一筹。

  ※※※※※※※※※※※※

  明月当空,碧波荡漾。旧港港口处,Kan正在一艘渔船上忙碌着。

  他已经把偷运过来的燃油尽倒入渔船的油箱里,现在只要起航远扬,南椰岛便没他什么事了。

  “现在才想跑,不嫌太迟了吗?”

  Kan正要启动渔船引擎,却突然有女子声音响起。他愕然四望,月光下的渔船除他外并无外人,让他几欲以为自己听错了。

  收回视线,俯身要去启动引擎的Kan,却突然和一双粉红色的异瞳四眼相望。

  猝不及防,Kan吓得连退几步,才看清在引擎旁边,萼那人脸兔身的奇怪布偶正直直地看着他。

  Kan发誓之前并没有见到这布偶,现在又被它看得心里发毛。低声咒骂一声,伸脚就要把布偶踢开。

  岂料,他以为是死物的布偶,却突然跳起,以灵活的姿态让他一脚踢空,并落到引擎盖上。

  终是色变的Kan不由尖叫道:“你是什么东西?”

  “真是健忘,不过三年没见便把我忘了。哦,我想起来了,那时候你看到的并非我的真身,那这样又如何。”讹兽全身光华大作,变得暗淡下来后,引擎上出现一只浑身雪白长毛的大兔子。

  Kan双眼睁至极限,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这不是……”

  “记起来了吧。”化身成兔形的讹兽从嘴里发出鄙夷的声音:“当年我受伤化为兔形为洛兰所养,包括她在内都当我是普通的兔子。可恨我当时伤势极重,根本无力阻止你们的恶行,才让洛兰饮恨葬身于火海之中。但现在不一样了,你这个连畜生也不如的东西,今天必须为洛兰的死付出代价!”

  Kan再无法保持冷静,转身欲跑,却发现动弹不得。

  “所以我才说现在才想跑已经太迟了。”讹兽又回复人脸兔身的模样,只见它的前爪捉着一个木偶,木偶的身上写着Kan的名字,而脚下却绑着一道鲜红的线索。这异兽冷冷看着挣扎不休的男子,淡淡说道:“这是天莲宗遗世的祸偶,我想杀了你,只要把这木偶扔到海里,你就会活活淹死。不过这样太便宜你了,而且把你留到最后,就是要世人知道洛兰死亡的真相,所以你别担心,暂时我还不会杀你。”

  讹兽突然回头朝港口公路看去,只见公路拐弯处有车灯亮起,跟着摩托车引擎的声音传来。

  “真慢,竟然现在才到。”讹兽若有所指说,人脸上露出一抹人性化的微笑:“那么,就暂时把你交给他们吧。”

  说完,身形一闪,再出现已经在岸上。讹兽再一闪,便消失在夜色之下,只留下无法动弹的Kan。

  于是龚倩来到船边,便见Kan像和无形的力量角力般不断做出移动的姿态,却偏是双腿定在地上连一寸也移动不开。

  看到龚倩,Kan整个人都松跨了下来,面如死灰。

  龚倩防他使诈,拿出手枪对着他,又吩咐茑茑留在车上,自己再独自登船。

  “Kan先生,这大晚上的,你该不会是想开船独航,离开南椰岛吧。”龚倩冷言道。

  Kan知道自己跑不了,脸现绝望之色。但看到讹兽已经消失,眼睛一转似有定计。可他一张口,却说出连他自己也大吃一惊的话:“没错,我要逃跑。”

  龚倩露出古怪的表情,继续追问道:“要逃跑,也就是说赵雪丽和叶琳确实是你杀的了?”

  Kan本来想拿其它话搪塞过去,却不知道怎么自己竟然管不住嘴巴大吐真话。现在听龚倩这一问,他想说人不是自己杀的,但话一出口,却完全和他所思南辕北辙:“是,那两个女人都是我杀的!”

  对于Kan如此“痛快”的承认,龚倩大感惊奇,但脸上神色不变:“你承认了最好,那么告诉我。三年前的大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大概是龚倩当警察以来最轻松的一次审讯,皆因嫌疑人无比配合,且知无不言。

  于是明月空之下,龚倩在一脸古怪神色的Kan嘴里听到了当年火灾的真相。

  和龚倩之前猜想的一般,三年前的大火源于巨大的利益。

  现在的火女灾灵,也就是名为洛兰的女子。其夫是美国富商,在一次意外丧生后,洛兰从丈夫那里继承了一笔难以想像的巨额遗产。

  而处理完丈夫的丧事后,洛兰卖掉位于洛杉矶的别墅,最终选择回到自己的故乡南椰岛定居终老。

  Kan是洛兰丈夫一个远房表叔的儿子,其父去世后无有依靠,把寻到南椰岛投奔洛兰。洛兰视如已出,并出资让其在南椰岛上做渔业生意。

  洛兰本来出自好心,想扶持丈夫一方现在唯一的血亲Kan成就一番事业。但她却不知道,此举犹如引狼入室。

  和大多数美国青年一样,Kan已经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就吸食大麻。初来南椰岛时,他尚能克制自己,但时间一久,毒瘾便上来。再加上洛兰给予他生意上的启动资金不是个小数目,于是Kan每每借离岛和人谈生意为由,背着洛兰到岛外购买毒品。

  由于他出手宽绰,又年少多金,没多久便被有心人盯上。

  在一次毒品交易完成后,卖家以老朋友的身份邀请Kan去参观其朋友的赌场。Kan在美国闲来无事时也喜赌上两手,现在更是一拍即合。却不料一个蓄谋已久的陷阱正等着他,那一晚,Kan不仅输掉身上所有现金,更欠下高额赌债。

  回到南椰岛后,Kan求洛兰为其偿还赌债。洛兰虽恨铁不成钢,却也不忍Kan被黑道追杀,在连番痛斥,并让Kan发誓以后戒赌拒毒后才答应帮他。

  这次风波过后,Kan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表现得中规中距,让洛兰对他重拾希望。但洛兰却不曾想,由于她轻而易举为Kan支付那高额赌债后,Kan才知道自己这个姨妈拥有让人眼红的巨额财富。

  Kan并非因为有了教训后改过自新,只是为了争取洛兰的好感而做足表面功夫而已,他的目的,却是洛兰的财富。

  按理来说,只要洛兰百年之后,Kan便是这笔财富的合法继承人。但洛兰年纪不到四十,如果没有意外,她的人生还很漫长。Kan没有耐心等到自己姨妈百年的那一天,但他以种种理由向洛兰要钱,却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洛兰再不像之前一样随便答应。

  Kan为此很烦恼,最终在一次醉酒之后,失言将此事告诉了黄文海。

  虽然南椰岛上的人都知道洛兰身家殷富,但她一向为人低调,并没有引起岛上居民太大的关注。而黄文海之妻梁冰和洛兰平时交好,以姐妹相称,故知道多些。但经Kan这么一说,黄文海才知道洛兰远比他想像中有钱。

  其时,黄文海虽然是某大学的教授,每月收入不菲。但即使这样,他还支撑不起让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正为钱犯愁的黄文海,在听完Kan酒后失言后心生一计。

  他的计划简单有效,便是利用其妻梁冰与洛兰交好之便,由梁冰择日约洛兰来家一聚。这种聚会他们时有进行,并不怕洛兰发现其中有诈。而由梁冰邀请,黄文海一方则能针对准确的时间和路线对洛兰实施绑架。到时再逼洛兰向Kan透露银行帐号的密码,以支付他们提出的“赎金”。

  之后,赎金当然归黄文海所有,而知道洛兰银行密码的Kan自然便是最大的得益人。

  当然,黄文海拟定的赎金数目不在少数。除了能够支付其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外,还能够让他们一家移民到美国且衣食无忧地过完下半辈子。

  Kan虽然想钱想得要命,却没想过要绑架自己的姨妈,且黄文海之妻梁冰亦大力反对。

  但已经财迷心窍的黄文海却以三寸不烂之舌,分别针对两人的心理弱点加以说服。于是计划便这么定了下来,可在这事中,Kan不便出现,单靠黄文海一人绑架恐力有不逮。

  在多次合计之后,他们又决定拉洪志鹏入伙。

  PS:打滚求收藏、推荐和点评。好吧,我贪心~~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二十章 自吐真言 再次进入地境的精神境界,安泽南“看”到了公路和沙幕。 他当然不是靠肉眼去观察,而是在忘我的精神境界中,灵魂和九凤再次联系起来,通过妖魔的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 顿时他生出一种明悟。 2011-06-09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