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尸骨尚存(求收藏)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06-16 09:00:00    状态:已完结
  超灵感应并非什么术法,而是一种天赋。

  出现超灵感应能力的人类,本身或者只是普通人,而事实上,身具大能者又拥有超灵感应的例子几乎没有。

  人在娘胎中时,口鼻绝息,靠的是先天灵气在体内循环不休。而人出世落地后,呼吸后天之气,而本身的灵气非是消失,只是隐藏起来。大多数人所具有的灵气会随着主人的终老而消散,而少部分人通过各种法门修练,将隐藏的灵气加以激活并增强。

  而视修练者的功法不同、天赋不同,则修练出来的灵力强弱有别。但只要两者间强弱不是过于悬殊的话,修练者之间互相存在着对灵力的感应。这种现象称之为灵感,但这种灵感是模糊的,只能大概感应对方灵力的强弱、变化。

  超灵感应,顾名思义便是超级灵感。通常拥有这种天赋的人能够准确感应到灵力的活动,通常以具体的画面呈现。而拥有这种特殊天赋者,往往对于这种感应是提前预知,所以他们又被称之为先知,又或是描灵者。

  传闻里能够预感到重大灾祸发生的人都拥有超灵感应,事实上,重大灾祸往往伴随着大量人命的消逝。灾祸本身引起天地灵力的动荡,以及大量灵力的消逝,两者构成复杂的灵力活动,从而让超灵感应者以各种奇异的方式而预知。

  拥有超灵感应天赋者万人无一,他们绝对是受老天眷顾的幸运儿。但同样因为这种趋吉避凶的特殊能力,超灵感应者一旦被发现,便是各种势力乃至国家机构招揽,又或刺杀的对象。

  安泽南知道白兰的能力如果曝光,或许第二天就看不到白兰这个人。他暗自决定要替白兰保守这个秘密,并想办法将她弄到特事处里。有特事处的名义为幌子,就算白兰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从小学到高中……大家都很讨厌我。”白兰仰望着蓝天,她虽然不知道超灵感应为何物,但却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拥有预知死亡的能力。这种能力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快乐,有的,只是痛苦:“我记得刚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天预感到爷爷就要去世,但当时他还很健康。我把这事说给妈听,换来的是一顿批。但三天后,爷爷在睡午觉的时候悄然辞世。而从那次之后,镇上如果有人逝世,我通常都能提前预知。于是,大家都当我是怪物,是不祥人。连父母看我的目光也变得奇怪,甚至厌恶……毕竟谁都不希望,突然有一天会被我知道他们即将死亡吧。”

  安泽南坐到她的旁边,感受到白兰那种无言的悲伤。连至亲的人也把自己当成妖魔,这样的人生,她没有选择抛弃已经相当坚强了。

  “从读高中开始,我已经学会三缄其口,但就算这样,仍然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当时在镇上,他们背后都叫我告死女白兰……”不知道为什么,白兰将没有对小红几个好友说过的话,却一股脑向安泽南倾诉。或者因为安泽南也拥有特殊的能力,所以在她看来,他们是同类!

  白兰继续说道:“所以考上大学后,我只向家里要了第一个学期的学费。至于生活费和接下来的学费,则是靠平时的打工赚取。这样的生活虽然过得比以前辛苦些,但我却觉得很幸福。在这个城市,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而且来到大城市后,我对死亡的预感几乎消失。我很放心饰演着普通人白兰的身份,中上程度的成绩,交了几个知心好友,对我来说,生活只要这样就可以了。直到昨天,我又预感到芊儿的死,我很害怕,原来我一直无法抛弃它……我依然是告死之女……”

  白兰轻颤,突然只觉全身一紧,原来却是被旁边的男生轻拥入杯。她却出奇地没有反抗,反而感到一种被认同的安心感。就在安泽南的怀里,白兰放声痛苦,把压抑了许多年的悲伤释放出来。

  等白兰渐渐平复了情绪,安泽南才放开了她。他刚才非是冲动而拥抱她,而是借着拥抱的亲密接触向白兰体内输出几道灵力冲击她的窍穴。

  白兰刚才的情况很糟糕,那种长期被压抑的情感如果得不到疏导或释放,对她的身心是极其不利的事情。安泽南冲击她体内几个窍穴,为的是刺激并导引她去释放自己的情绪,否则将来必酿成苦果。

  但和女生这种亲密接触对安泽南来说还是首次,还好正掏出纸巾擦眼泪的白兰并没有发现安泽南的异样。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白兰轻声道。

  安泽南连道“不要紧”,又正色道:“白兰同学,超灵感应并不等于死亡预知。”

  当下,他把超灵感应详细解释给白兰听了一遍:“死亡预知只是超灵感应一种能力而已,而它最主要的作用,是预知重大事件后加以阻止或改变。以前你当它是死亡预知,只是没有能力去改变即将发生的事情而已。当然,正常死亡是无法改变的,但你这种能力却可以拯救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

  “真的吗?”白兰听罢,半信半疑。

  安泽南郑重点头道:“相信我,你虽然没有能力去阻止或改变,但是我有。下次如果再出现超灵感应,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它。”

  受到安泽南的鼓舞,白兰对于自己那种能力,似乎不再像以前那么害怕了。

  “哎哟,我说是谁,原来是白兰啊。”

  故作姿态的声音突然响起,学生会长柳绮云和几个女生好整以暇地看着安泽南两人。

  “可怜夜涛对你一片痴心,他才走不久,你就已经勾搭到别的男生。白兰,你真是好本事。”柳绮云冷笑说道,后面几个女生立时起哄。

  白兰俏脸飞红,刚要反驳,身前人影一闪,却被安泽南挡在身后。

  安泽南微笑着朝以柳绮云为首的几人走去。

  行走中,安泽南左眼渐化血红妖瞳。充满戏剧性的变化让柳绮云几名女生目瞪口呆,在安泽南妖异的魔瞳下,几人纷纷生出心中秘密皆被看透的糟糕感应,其中一名女生甚至不由自主地环手抱胸,让安泽南哭笑不得。

  柳绮云突然想起,学校里传闻有一个拥有妖魔之瞳的男生。他可以看穿每个人心底的秘密,能够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鬼魂,甚至他还能够操纵鬼魂做一些事情。

  这种想法同时在其它女生的脑海里浮现,她们当然不会知道,脑海中所谓的传闻,只不过安泽南利用瞳鬼通过视线的对视而植入她们脑海中虚假的记忆罢了。

  深层催眠正是瞳鬼的拿手好戏之一,而安泽南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她们几个害怕自己。

  对于女生来说,一个能够操纵鬼魂的人远比拿枪持刀的歹徒要恐怖百倍。毕竟她们谁也不希望,睡到半夜突然发现床前站着一只鬼。

  妖瞳敛去,安泽南笑容不变:“白兰同学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形式上的伤害。柳会长大人大量,沈夜涛已死,你也不用为了他而和白兰同学较劲,不是吗?“

  他这番话,先是暗带威胁,又给了柳绮云一个下台的台阶,可说是软硬兼施,立时让柳绮云纵使心里千般不甘,可也只能就此作罢。

  “哼,我们走。”柳绮云带着其它女生转身就走,不过那匆忙离开的身姿,却带着几分逃走的味道。

  “谢谢你。”白兰衷心道。

  “不客气。”安泽南笑道:“出来有一段时间了,我送你回去吧,要不然你朋友以为我把你吃了。”

  白兰扑哧一笑,旋又想起死去的芊儿,心情不由变得沉重。

  安泽南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尽力保护你和你朋友的安全。“

  把白兰送回宿舍,安泽南打了个电话让龚倩走一趟火葬场查看沈夜涛尸骨的记录,他自己则搭公车来到市郊的南山墓园。

  即使在白天,墓园里也一付鬼气森森的模样。这里是死者的居所,如果没有必要,安泽南也不想打扰它们。普通人还好,可对于安泽南这样的人来说,却能够感应到墓园里一双双无形的视线正注视着他。

  这种感觉绝对不愉快。

  各种思念在墓园里充斥交汇,让这片区域的灵力极不稳定。安泽南忍受着身体种种不适,快步走到沈夜涛的墓前。

  “怎么会这样……”

  虽然很微弱,但在沈夜涛的墓前,安泽南感应到了淡淡的怨气。心想沈夜涛对白兰也可说是用情极深了,否则一个普通人在尸骨火化后,仅凭思念和执念便化鬼而来。

  沈夜涛目前的情况应该介乎虚灵和凶灵之间,但他的执念继续加深,怨气不断增强,很快就会变成凶灵。

  但不管如何,安泽南都不能让他再继续存在于校园内。

  离开墓园,公车站旁,安泽南接到龚倩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龚倩向他透露一个天大的秘密。

  沈夜涛的尸体并没有火化!

  沈家利用自己的权势和财势,让火葬场做了假记录。估计传统思想作怪,沈家并不愿意自己唯一的儿子死了还不得全尸,所以现在埋在墓地里的却是沈夜涛完整的尸骨。

  如果是这样的话,沈夜涛向凶灵转变的过程将会加快。安泽南心想要尽快把沈夜涛找出来,但校园这么大,他会躲在哪里呢?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六章 尸骨尚存(求收藏) 超灵感应并非什么术法,而是一种天赋。 出现超灵感应能力的人类,本身或者只是普通人,而事实上,身具大能者又拥有超灵感应的例子几乎没有。 人在娘胎中时,口鼻绝息,靠的是先天灵气在体内循环不 2011-06-16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