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章 邪派补天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06-18 09:00:00    状态:已完结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安泽南所在的位置也并未发生任何改变。只是有某种力量影响了他对于外界的一切判断,他虽是站着,却似喝醉酒的人一般生出东倒西歪的可怕感觉。

  普通人对于空间方向的判断多来自于视觉,而像安泽南这种修练者可通过自身灵力与区域环境的灵力产生共鸣,从而厘定更为精准的距离。对敌时,更可从一个立体的层面上去把握整个环境的变化,从而寻找致胜的契机。

  但此刻,无论视觉的判断或者灵力间的共鸣都被打乱。空间方位的感应变得模糊之后,安泽南顿生有力难施之感。

  他皱着眉头,干脆切断自己和外界灵力间的共鸣。但视觉上仍然受到异力的影响,世界在他眼中如同乘坐着旋转木马,缓慢、却无时无刻的变化着方位。

  收回九凤,安泽南以手虚盖左眼:“开印,瞳鬼!”

  手移开,左眼尽化血色妖瞳。从瞳鬼的视线中看出去,以安泽南为中心,方圆十米内的立体区域布满淡金色的灵丝。错宗复杂的灵丝无时无刻地出现细微的震荡,而第一次震荡,但让安泽南的思感生出方位移动的错觉。

  能够将灵运用到扰乱人对空间及方位感应产生混乱的入微境界,安泽南只想到了它。

  “堑天网?补天派?”安泽南失声道。

  鼓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景物旋转,当停下来时,有身着素白长裙的女子俏立街口。她眉目如画,眼神迷离,嘴角逸出一道娇羞的笑容。混合了成熟和天真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形成一种独特魅力的女子,用带着异国腔调的汉语说道:“想不到,现在还有人知道补天派的存在。”

  与此同时,本田车已经冲进了直行道中。一辆客车避之不及,车头重重侧撞在本田车上,刘烨和周曼当场被震晕。本田车打滑转圈,如同白兰所预见的一般,眼看就要被后头一辆私家车撞上。

  在公路极端混乱的场面中,谁也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背心、紧身裤、登山靴。衣衫鞋子皆为黑色的女子像幽灵般出现在两辆汽车的中间,蓄着及肩黑发的她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玄妙的手印。

  “斗!”女子清咤一声,声音不高,却奇异地盖过公路一切杂声。

  瞬间,有银色的光覆盖其体表,连女子一双黑瞳也映成了银白。如果安泽南亲眼看到,肯定会目瞪口呆,皆因那覆盖女子体表的银光却是灵力的实质化。而要把无形的灵力达到实质化的程度,没有近百年的修为是难以办到的。

  但这横竖怎么看都只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却轻易办到,这份功力已经比刺杀安泽南的极意门高手要更加强悍。

  两车眼看就要撞上,女子动了。

  她只是简单地伸手两手,分别按住要撞上的两辆车子。看似柔若无骨的双臂,却从中奔腾而出狂猛的灵力。长江大河般的灵力如同潮水般掠过汽车,灵力瞬间冲击汽车的电子元路并将之破坏。

  两辆汽车同时宣告熄火,接着包裹刘烨的黑色雾状物飞速消退,只余下一声不甘的嘶吼在车厢里响起。

  公路的场面依然混乱,虽然周曼和其男友的小命保住了,但直行道上仍然发生了多起追尾事件,喇叭声和司机的吼骂声响成了一片。而十字街口的另一边,等着红灯的汽车司机不断按下喇叭,却无法让站在斑马线上的一对男女移开脚步。

  由淡金色灵丝构成的堑天网内,安泽南全力运行灵力,严守门户不敢妄动。皆因他面对的,是比天莲宗、极意门更邪异的存在。

  补天派,邪道三宗四派之一。它是连其它邪道魔宗也不愿意轻易招惹的神秘门派,补天派非正非邪,其立派宗旨源于《道德经》和《易经》两本千古奇书。

  《道德经》中有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而所谓补天,但是补天之不足,这又与《易经》中两句术数精义有关。

  正所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两句话道尽宇宙天道变化之玄理。失一而变化万千,故这一便是天之不足。而当衍数满五十之数,则天地完满。

  补天派认为世界应该是一个完满平衡的整体,而任何破坏这个整体的人或物则是那缺失的一,亦是天道之不足。它视补天为已任,暗中剔除导致天地不完满的人或事,所以补天派行事全然无法以常理视之。它虽隐有替天巡道之意,但这种任意妄为的行事作风却让补天派具有高度的危险性和不可预测性。

  而从派义延伸出的功法堑天网,则让补天派稳立邪道排名三甲之内。

  天下百千奇功艺业,多是以灵劲引动各种特殊的攻击,而无论哪一种攻击无不针对点、线、面这三种平面要素。然而补天派匠心独运,却创出了堑天网这种针对空间方位、感官距离的立体式攻击方式。

  堑天网实质上是一个可以影响区域内空间方位的灵力力场,无论何种武学都与空间距离有莫大的关系。但在堑天网的力场中,这些重要的元素却会被误导,陷入堑天网中的人,往往感知受惑,把绝地当生门最后自寻死路的人大有人在。

  而利用堑天网的力场,补天派又创出三种与之配合的绝艺。视使用者对堑天网的理解与运用,分别是八杀连环、九死一生及十方俱灭。

  安泽南紧盯着这一代补天派的传人,此女和他年纪相若,但安泽南却肯定她的功力比自己只高不低。否则就算他为了周曼一事分心,也不会全然无觉地陷入堑天网的力场中。

  由此可见,这异域女子是安泽南所见之人中最高明的一位,连极意门那神秘高手和她相较也要逊色数分。

  如果换成另一个对手,即使对方功力稳胜自己,但安泽南还能利用妖魔来弥补两者间的距离。但堑天网的力场却让他这个优势全然被抹杀,即使妖魔也无法忽略堑天网的作用,安泽南可以断定,自己目前的形势真是坏得无可再坏。

  但身处劣势,安泽南依然不为所动。紧盯着补天传人,安泽南气势精神缓慢却不断的攀升,他知道只有保持强大的斗志和信心,才能从补天绝艺下保得小命。

  精神攀升至地境的境界,万法神通皆现其根本,在忘我的精神境界里,安泽南以一种客观的心灵触角去触摸诡异万变的堑天网,顿有感于心。

  构成堑天网的灵丝其强弱、方位暗合天地某种奥理时刻在变化着。变化的灵丝会扰乱空间灵力的稳定,而灵丝的震荡则将紊乱的灵力场用之迷惑网中人的感知,使之生出空间方位及距离不断改变的错觉。

  事实上,物质世界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堑天网中的猎物感官受惑而已。

  而堑天网可说是补天派义的逆向运用,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将堑天网中完满的五十之数藏起了一,致使堑天网变化万千。若能将藏起的一找出来,致衍数五十而满,则天地完满,堑天网也失去玩弄对手感官的作用。

  而这藏起来的“一”,则是堑天网的精义所在,又经过数百年补天派在传承中不断加以改进,又岂是安泽南在短短数息间能够得窥全貌。

  他能够看通堑天网变化十之一二,已属难得,这还多亏了在南椰岛时有所突破的精神境界。

  “咦,看你的样子,好像把我这堑天网看出点什么来?”白裙女子奇道,神态毫不做作,充满天真烂漫的味道。

  安泽南保持着超然的精神境界,心中无碍无垢,分毫不为女子天真的外貌所影响。他淡淡问道:“你是谁?”

  “你是我来中国见到的最特殊的男生,明明呆在人家的堑天网里,却好似一点也不害怕。看在这点上,虽然直接问人家的名字是很没礼貌的行为,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哩。”女子俏脸微红,娇羞道:“我叫金朴熙,你要记住人家的名字哦。”

  “金朴熙?”安泽南随口猜道:“你是韩国人?”

  “猜对了呢。”金朴熙兴高采烈地鼓起掌,如同得到礼物的小女孩。

  没想到补天派被驱出中国后,却在韩国培养新一代的传人,却不知道极意门的神秘国手又来自哪个国家?安泽南心想,同时说道:“为何要阻止我救人,难道这事和你有关?”

  “所以说最喜欢聪明人了,说起话来一点也不费劲。”金朴熙露出一个害羞的表情:“那个姓沈的男生是人家帮他变成灵的啦,不怕告诉你,圣门七道不日齐临,人家只是打头阵的小兵哩。”

  “什么!”

  金朴熙的话对安泽南形成强大的震撼力,顿时他心神剧震,再无法保持地境的精神境界。

  堑天网力场改变,天地旋转,安泽南眼中失去了金朴熙的身影。

  “虽然很喜欢你,可不得不杀了你,你可别死了变成鬼来吓人家哦。”

  金朴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同时,安泽南只觉背后劲气逼人。

  他强自收敛心神,闪电般转身一掌劈出。但掌风却劈在空处,顿时心中叫糟。

  “你上当了哩。”

  金朴熙话音方落,安泽南只觉左边身体剧震,感受到一股阴柔且变化万千的灵劲透体而入。

  他闷哼侧跌,灵力数转化去数分,但仍咳出一口鲜血。

  刚一交手就落得受伤吐血,对于金朴熙的实力,安泽南不由心中暗惊。他知道自己因为这韩国女子的话心神失守,致使先机被夺,再加上堑天网力场干扰他的判断,才让金朴熙有此骄人战果。

  但这补天传人本身实力亦不容小瞧,安泽南心里清楚,如果无法夺回先机,他安泽南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风声再起,惊人的压力逼人而来。安泽南无从判断其方位距离,当下再捱一击。这次,他瞬间喷出一口血雾,只觉第二击比之刚才更强悍数分。

  顿时,他知道金朴熙使出除堑天网外的补天绝艺:八杀连环!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八章 邪派补天 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安泽南所在的位置也并未发生任何改变。只是有某种力量影响了他对于外界的一切判断,他虽是站着,却似喝醉酒的人一般生出东倒西歪的可怕感觉。 普通人对于空间方向的判断多来自于视觉,而像 2011-06-18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