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一章 联络中断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06-20 20:00:00    状态:已完结
三丈长枪被一只苍白的手紧握着,装饰华贵的长枪已经没有往日的高贵。暗红色、粘稠的血液正顺着枪杆流至枪刃,再顺着枪刃中间的血槽滴在地面,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

  残存的铠甲如同被涂鸦般随意染上红白二色,红的血,白的则是脑浆;束缚着长发的英雄巾已经不知去向,他披散的长发无风自扬,如同红宝石般的瞳孔中,映出安泽南慌乱的脸孔。

  在这状若魔神的男人面前,什么精神境界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源自男子身上庞大的杀意和压力,让安泽南如同遇上天敌的动物般,紧张恐惧之余却无法移开脚步。

  染血的长枪缓缓抬起,滴血的枪尖缓慢却坚定地移向安泽南。当枪尖瞄准他的眉心处时,安泽南听到一个声音在脑海里狂吼:我会死!

  这声音开始甚为微弱,却瞬间如同海啸般淹没安泽南的心防。眼中,那男子的身影无限扩大。他化成一团血色的影子,仿佛要蔓延至整个天地般,无限朝着四方伸展开去。

  在血影要把安泽南包裹的前一刻,他醒了过来。

  窗外是明媚的阳光和小鸟的叫声,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这和刚才那充满死亡味道的梦境形成强烈的对比,安泽南坐在床上剧烈的喘气,过了几分钟才平缓了狂跳的心脏。

  又是那个该死的梦!

  安泽南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发觉双腿酸软无力,脚肚子还微微颤抖个不停。

  尽管只是在梦里,但那不知名的男子传递给他的杀意和压力却如同实质。安泽南不知道这总是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人,而自从上次梦境较之以往而出现了异变后,他的危机感前所未有的变得强烈起来。

  或许该回一趟老家了。

  安泽南想起供奉在老家祠堂里的家族奇书,《黄泉录》中道尽三界神鬼之秘闻,或许在那本书中,安泽南可以找到那男子的身份。

  于是他决定这次事件完结后,抛开一切回老家一趟。

  他又想起了白兰,这女孩昨晚知道自己的超灵感应救回同学一命后,欢喜得不行。安泽南是由衷地替她感到高兴,因为他很清楚这件事对白兰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

  她再不是“告死女”,而是能够阻止死亡降临的人。

  突然,他心中一动。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顿时把还在睡梦中的寝室好友也吵醒。

  安泽南连忙拿着手机跑到阳台。

  电话是龚倩打来的,龚大小姐劈头便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安泽南心脏剧烈一跳,他皱着眉头问道:“周曼出事了?”

  “你不去当算命真是太浪费了。”龚倩叹道:“先说坏消息吧,周曼死了,她的男朋友刘烨疯了。”

  “沈夜涛干的?”安泽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是沈夜涛所为,那这家伙简直是疯子。

  已经被姬夏末法轮九转秘法所伤却不觅地静养,还执着地干掉周曼,这样的家伙不是疯子是什么。

  “目前不能确定,但十有八九是他干的。”龚倩继续说道:“我也是今早才得到的消息,周曼跳楼自杀,但我看过她的尸体。在跳楼前,她的脑袋已经转了180度,我让一个心理师朋友对刘烨进行了催眠。从刘烨的记忆来看,是周曼自己把头拧到身后,再从窗户跳下楼去。这样的事情估计普通人干不出来,所以最有可能,就是沈夜涛干的。”

  “如果是附体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安泽南又问:“那好消息是什么?”

  龚倩宣布道:“好消息是,本小姐决定贴身保护白兰同学。”

  “什么?”安泽南着实吓了一跳。

  龚倩的办事效率是无容置疑的,安泽南上早课的时候便见到了她出现在校园里。在她的身边,校长亲随左右,在校长给她打点事务,龚倩很快就安排到白兰的班级,并住进白兰所在的寝室。

  对于龚倩这个多少有些冒险的决定,安泽南本来是不同意的。虽说她身上带着紫外线枪,这样的装备充其量只能吓退灵体,但用来对付沈夜涛这种疯狂的灵显然还不够看。只是龚倩说得对,他安泽南再厉害也是一个男生,是绝对做不到24小时贴身保护白兰这样的事情。

  找不到理由反对,安泽南只有同意。以防万一,他做了张驱魔符交给龚倩。只是他从来没用过这种符咒,也不知道灵不灵光,于是用自己的血渗在驱魔符的材料里。万一符咒不灵,至少也会让他生出感应。

  倒是龚倩觉得安泽南有些小题大做,按照他之前的分析,在七天未满的现在,反倒是白兰最没有危险。龚倩住进白兰的寝室,更多是让安泽南可以不用为其它事分心,而专心找出沈夜涛。

  中午,几人在食堂碰面。安泽南把龚倩介绍给白兰几人认识,又交待她们这几天老实呆在学校里。

  周曼因为死状特殊,现在消息已经被封锁。安泽南也乐得白兰不知道,否则这好不容易摆脱旧日阴影的少女又得闷闷不乐了。

  但听说要她们留在学校里,白兰和方小红两人却欲言又止。

  在安泽南的询问下,方小红才说出了原因。

  “今天是糖果妈妈的生日,所以这丫头今天请假一天,估计晚上也不会回学校了。”方小红担心道:“要不,我把她叫回来吧。”

  “现在倒不用,但晚上就难说了。这样吧,你告诉她,晚上我去接她回校。”

  安泽南问了糖果家的地址,又让方小红通知了糖果。后者虽然希望陪母亲一天,但还是答应了安泽南的要求。

  黄昏,安泽南颓然坐在学校人工湖旁的一株大树下。他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对学校的新校区进行了排查,所有沈夜涛可能藏匿的地点他都亲自踩点。但直到现在却一无所获,安泽南感应不到对方哪怕一丝气息。

  现在还剩下正在施工的旧校区,白天他自然没办法大摇大摆地混进去,那不被施工方撵出来才怪。但如果是晚上,躲过几个守夜的耳目,安泽南相信还不难办到。

  只是今晚他还得去接糖果回校,这夜探旧校区之举恐怕得押后一些。想起接人,安泽南拿出手机拨打从方小红那里拿到的糖果电话。

  女生宿舍。

  白兰三人相谈甚欢,龚倩这人外表看浑身是刺,但其实不难相处。再加上白兰和方小红两人又是女生,很快便和龚倩打成一片。

  横竖没事,龚倩和她们聊起异国他乡的见闻趣事,让二女恨不得插上翅膀出国游历。龚倩见状,当下财大气粗了一把,立时答应放寒假时带两人出国游玩。

  寝室里笑声连连,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光景。但嘻笑中的白兰,无意看到空置的芊儿床铺,当下眼神便不由一暗。

  她旋又想起糖果,不免担心起来。

  突然,一股心悸直袭心头。白兰捂着胸口,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极。

  龚倩和方小红立刻发现不对,但她们紧张的询问声在白兰耳中却变得极为遥远。

  黑暗如潮,淹没了白兰的视觉。

  片刻的安静后,她听到了急促的喘息声。然后一些白色的线条出现在黑暗里,它们起先只是凌乱的排列,但很快却勾勒出一副画面。

  有女子的背影奔跑在空旷的楼道里,楼道一边是墙壁,另一边却是洞开的门窗。

  随着女子的步伐推进,白兰的视角也跟着不断朝楼道深处延伸。

  奔跑间,女子刹住了脚步。在她的前方,没有新的线条生成画面,仿佛只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黑暗。虽然看不到黑暗中有什么,但白兰本能地感到了危险。

  似乎女子也感觉到黑暗里有什么危险的事物,她一点点往回退,然后飞快转身。

  线条飞快变化,白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糖果!

  糖果似乎要往回跑,跑不到几步却见她摔在了地上。然后伴随着一声尖叫,线条由繁至简,演化出糖果被拖入黑暗的骇人画画。

  眼前一亮,白兰看到龚倩两人关切的脸。她终于尖叫起来:“糖果有危险!”

  再说安泽南给糖果打了个电话,响了老半天,电话才被接通。

  电话那头是让人压抑的安静,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响起,安泽南顿觉不对,喝问道:“糖果,你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好像是已经废弃的楼道里……”糖果的声音充满了惶急。

  安泽南顾不得去问她怎么跑到废弃楼道中,连忙说道:“你别紧张,先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

  “好,我…….”突然,电话里的脚步声停了。但糖果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似乎看到什么恐怖的事物。

  跟着,电话里传出尖利的叫声,跟着什么东西拖过地面的声音响起。最后,一切归于安静…….

  嘟嘟嘟—

  三声短促的响声后,安泽南和糖果的通话强制被中断。

PS:争取了一个月,终于有推荐。原来编辑答应的推荐就是个小小的字推,渺小到我自己都差点看不到。有多少人会看到那个推荐?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十一章 联络中断 三丈长枪被一只苍白的手紧握着,装饰华贵的长枪已经没有往日的高贵。暗红色、粘稠的血液正顺着枪杆流至枪刃,再顺着枪刃中间的血槽滴在地面,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 残存的铠甲如同被涂鸦般随意染上红白二色, 2011-06-20 2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