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八章 八棺镇邪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09-05 08:34:18    状态:已完结
  夏尔广场,警车和救护车呼啸离开。

  龚倩看着手中复印过的现场勘察记录,果如安泽南所说,发生命案的店中并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指纹。而且在今早顾员开门前,店内门窗并没有外力侵入的迹象。

  而店中实实在在发生了剧烈的扭打,可奇怪的是,无论是死者的身上或者附近倒下的架柜上都没有发现可疑的指纹。

  龚倩还看过了店里的监控录像,在午夜1点13分的时候,店主突然从休息室里跑了出来。女人惊慌失措地奔向门口,在她要开门的时候,她突然被一股大力拖了回去,然后仿佛和一个隐形人扭打似的,在店里发生激烈的扭动,并把附近的架子撞倒。

  在店主终于停下来时,有那么一瞬间,画面中有白影闪过。

  龚倩眼尖,把这个画面交给数据处理部门进行处理具现后,惊人的发现这道白影竟然是个男人,只不过这个男人的左边肩膀看似被重物辗过,骨架血肉变形,无论怎么看都不似活人。

  这段录像被同事带走,龚倩知道它会成为秘密档案被保存起来。像这类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的事物,绝对不允许流入坊间!

  警车离开后,地下一层商场出事的店铺已经被封锁。龚倩着着头冒冷汗的任复强在一群业主的推挤下搭着电梯上公办室,估计这下子就算任复强再怎么不愿意,也只得暂停商场的营业了。

  她又想到安泽南,不知道他那边可有进展。这时阿杰通过对讲机告诉她夏尔广场有新的资料出来,她答应了声,便走向电梯打算回办公室。

  走进电梯,龚倩刚要关门,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龚倩皱了皱眉头,她可不擅长和小孩子打交道,心里也奇怪这小女孩怎么没家长陪着。

  不擅长归不擅长,总不能放任一个小孩子不管,龚倩只能问道:“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进来后一直背对着龚倩,手里拿着个破旧的熊娃娃玩得不亦尔乎。龚倩问了几遍,她也不管,倒让龚倩犯愁了,这电梯硬是按不下去。倒是小女孩突然“咯咯”笑了声,用清脆的声音说:“我要去五楼。”

  龚倩心想大概是五楼哪个业主的孩子,也没多想,便给她按下五楼的按钮。电梯运行,逐层而上,龚倩百无聊赖,无意转头看着旁边的镜子。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龚倩立时手脚一冷。

  镜子里,整个电梯除了她自己外竟然空无一人。

  刚才那女孩呢?

  她迅速回头,果然,女孩子不见了。

  “这不可能。”龚倩低声道,她还远没到老眼昏花的年龄,刚才绝对不会是自己的错觉。

  可电梯开始上行的时候,那女孩子还呆在电梯里,这会更加不可能说不见就不见。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可能。

  龚倩暗自着急,装着除灵子弹的手枪和天火匕首都被她丢在办公室里,连驱魔手套也没有带在身上。她现在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却是拿什么去对付一只灵体。

  而且听安泽南说过,灵体之中,以女人和小孩的灵体最为凶猛。而两者间,又以小孩的灵体最凶。龚倩还是第一次碰到童鬼,只希望对方只是路过。否则在电梯这种密封的空间里,她一点好处也别想讨到。

  显然,那只童鬼并非过路打酱油的。眼看电子屏幕显示楼层到了5楼,可5字方显,数字立变。电梯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又往上行。但到了6楼时,非但不停,反而改往下降。跟着电梯里灯光闪烁起来,并伴随有小孩天真的笑声。

  只是平时那充满童真的声音,此刻听来却让人毛骨悚然。

  虚空中,只听小孩说道:“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好么?”

  地改局里,安泽南听完匡天南一番话后眼睛亮起奇光,正色道:“匡先生可否详细说说这以邪制邪之法?”

  匡天南却站了起来道:“这里不方便说话,你跟我来。”

  说完带着安泽南离开办公室,在外头撞上同事,匡天南请对方替自己给局长告假,便领着安泽南直奔停车场。

  结果这一走,安泽南开着车跟着匡天南从市区开到了市郊。最后,匡天南把他带到一片田地前。田里有妇人干着劳活,田野前盖有石屋,屋后则是龙卧岭的某段山脉。

  安泽南看这里远离都市,石屋背靠大山,前有沃野,其间人耕牛犁,好不写意。

  从车上下来,匡天南介绍道:“这几亩瘦地是我父亲倾一生积蓄所购,他在这里盖了房子,又把荒地变成耕田。退休后,他就和我母亲居于此地,直到逝世。”

  说话间,田中妇人亲切叫着匡天南的名字,并迎了上来。

  妇人年近六十,头发发白,皮肤因长年耕作而晒得发黑。来到两人跟前,亲呢地挽住匡天南的胳膊,又看了看安泽南问道:“天南,这位小哥是谁?你局里的同事?”

  匡天南见着其母,连声音也轻了数分:“妈,这是安泽南,他是市特别事件处理组的队员。这次,是为咱爸那事来的。”

  妇人点头,笑道:“那请到寒舍一坐,这十年来,你还是它第一位客人。”

  安泽南见这妇人谈吐文雅,全不似普通农家妇人,当下礼貌称谢。

  妇人先行回屋,匡天南随后道:“我母亲当年也是位大家闰秀,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她和父亲相濡以沫,自父亲死后,母亲连最爱的古筝也束之高阁,却学父亲般下田劳作。我知道她其实是思念父亲,以另一种形式去思念她倾爱一生的男人。”

  安泽南顿生敬意,想普通妇人思念亡夫,或以泪洗脸、或自闭相思。匡天南的母亲却用特殊的方式去怀念,实带着超然于物的味道。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安泽南暗想,匡天南的父亲若有知,定含笑九泉。

  随匡天南走进石屋,进门处是个天井,天井中立有朝壁,上书“国泰民安”四字。

  转过朝壁,便是用一米见方的石板铺成的石场。石场两边开有水渠,这样下雨天这天井石场便不会积水。天井后便是主厅,两边则是卧室。石屋高三层,一石一柱的布置都独具匠心,不能看出设计者对这屋子倾注了全数心神。

  小至一花一草,大至整间屋子的布局,无论角度或是位置都恰到好处。让人走进石屋,便有进入另一个世界般的奇妙感觉。屋子和外界各成一体,兼容而独立,透着某种玄妙的感觉。

  安泽南有感于心,叹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人可以把一间房屋造得如此神奇,匡老先生定是易数方面的高手。不然的话,怎么能够把五行的元素运用得淋漓尽致却又不着痕迹。”

  在安泽南看来,淌过水渠的活水、整整九十九块不多不少的石板、种植于院间角落的花草、以及利用巧妙的手法而刚好落在天井中的阳光。如此种种,正暗合五行,又相辅相成自成天地,其神妙处无法用言语表达其万一。

  匡天南轻轻一震,叹道:“若父亲早几年识得安小弟你,必引为知音。像我就不知道父亲在设计此房的时候还引入了易数之理,更别提什么五行元素。”

  安泽南暗道惭愧,他可不懂建筑之道,只是从房屋的结构看出五行的运用罢了。

  匡天南将他引入厅中,妇人已经端上香茗,又让匡天南晚上留下来吃饭,便又出门下田去了。

  给父亲神位上了三柱清香,匡天南才入坐,轻呷一口清茶后说道:“父亲是在三年前逝世,我还记得那个弥留之夜,他拉着我的手,要我答应三年后的今天警告夏尔广场要停止营业。直到亲眼看着我答应下来,他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离开这个世界。”

  安泽南知道他言犹未尽,也不打断,就这么安静听着。

  “夏尔广场是父亲退休前最后一件作品,我之前也说过,初建时并不顺利,直到受高人指点,夏尔广场才得以建成。而那所谓的以邪制邪之法,便是用八口金属棺材,按照那高人所指定的位置埋入广场的地基之中。你等等……”匡天南长身而起,转入厅后。片刻后,他拿着一本相册放到了桌上。

  相册在他的手中被翻开,露出一张张已经开始发黄的彩色相片。其中有一张,便是具金属棺材。匡天南指着它道:“这是当时八棺中的其中一具,现在应该埋在广场下的某处黑暗土地里。”

  安泽南拿过相册看去,心头大震。有言道金铁不通阴阳,意既金属之物是种特别的材料,它能够阻断阴阳两气的流通。所以自古便有用金属物困住某些邪恶生灵的例子,而安泽南之所以震惊,除了棺材是金属之物外,还因为其棺上那些古老的阴文。

  仓颉创字,自此创造出记录宇宙奥秘的方法,然而文字亦有阴阳之别。

  顾名思议,阳文既为人世阳间所用之文字。而至于阴文,说得通俗点便是写给鬼看的。阴文自古被用于祭祀鬼神的仪式上,但少有铭刻于棺材之上。

  安泽南看不懂阴文,却知道金棺困邪,再加上棺上刻着阴文。恐怕那棺材里的东西应该是至邪至煞之物,且这样的棺材总共有八具,再以此为镇物埋于广场之下,却不知道这以邪制邪之法,究竟是为了镇压什么。

  安泽南不是匡卫忠或匡天南,自然不会相信那所谓高人说的,八棺制邪同为了镇压夏尔广场这块邪地。他虽不懂风水,却能够感受到地脉灵气的变化。在没出事前,夏尔广场的灵力气场不仅没有一丝邪力,反而阴阳二气流通,怎么看也不似一块邪地。

  如今看来,该是那高人有所隐瞒。这八棺制邪之法,镇压的肯定是别的东西。

  匡天南又翻开一页,其中有张照片是两个男人的合作。左边一人与匡天南有七分相似,刻是其父匡卫忠无疑。右边一人却形相古怪之极,让人看了过目难忘。

  指着这古怪男人,匡天南说道:“这就是指点过我父亲的高人,姓南,名字不详。”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十八章 八棺镇邪 夏尔广场,警车和救护车呼啸离开。 龚倩看着手中复印过的现场勘察记录,果如安泽南所说,发生命案的店中并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指纹。而且在今早顾员开门前,店内门窗并没有外力侵入的迹象。 而店中 2011-09-05 08:34:1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