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四章 黄伯归天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10-05 09:15:59    状态:已完结
  安泽南悠悠醒来时,山风正劲。远远看去,山下依稀看到城镇的轮廓,近处则是一片农田,其上牛犁人耕,生机迥然。

  黄伯背对安泽南而立,默默注视山下美景。

  “黄伯,我们这是……”安泽南来到黄伯身边,发现这看着自己长大的老者脸如金纸,从嘴角不断逸出血线,不由大惊叫道:“黄伯,你……”

  黄伯转头看向安泽南,眼神柔和透着慈爱之色说道:“少爷勿惊,想我黄安自答应老爷金盘洗手后再不干那鸡鸣狗盗之事,今天却破例一回,终在司离手中盗得少爷一命,真是痛快!”

  “黄伯你别说那么多,快坐下…….”

  安泽南要扶黄伯坐下,却被老者轻轻按住了肩膀。

  “不用麻烦了,少爷。司离可不是吃素的,黄安现在心脉尽断,大罗神仙也救不了。”黄伯淡淡笑道。

  “不…….”安泽南拼命摇头,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眼眶一热,便要涌出热泪。

  “不许哭!”黄伯突然断喝,语气又转为柔和:“少爷你还可曾记得答应过我黄安,定要做那铁铮铮的汉子。生死算得了什么事,人生不过过眼云烟。有生便有死,少爷若连这点也看不透,不若回老家娶妻生子,做个安分人罢了。”

  安泽南双拳握紧,指甲掐入肉中,他拼命忍住要掉下来的泪水,只为不让黄伯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黄伯视线自他身上移开,转到山下美景。

  “人总以为死亡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却不想忽然间便到了吸入最后一口气的时光。少爷不要为我伤心,亦不必为黄安报仇。黄安的命是老爷给的,如今终报了老爷的知遇之恩。只可惜不能完成老爷的嘱托看着少爷成家立室,甚是遗憾……”黄伯轻轻叹道:“不知道死后又是哪般光景,黄安只希望能够再追随老爷于九泉之下,余愿足矣。”

  安泽南全身轻颤,低下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忍受那撕心裂肺般的哀伤。

  头上一重,原是黄伯把头移到他的头上。黄伯那布满老茧的手轻轻扫过安泽南的额头,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

  “少爷保重,黄安累了,先走一步……”

  透过黄伯的指缝,安泽南看着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胸口亦停止了起伏。这对安泽南亦师亦父的老人,就此与世长辞。

  生机一绝,黄伯身躯直直倒下。安泽南伸手去接,终没让黄伯遗体摔在黄土之上。看着那苍老的面孔,安泽南浑身剧抖,跟着仰天长啸。

  他叫得声嘶力竭,连嘴角微裂流下血丝亦没发觉。

  到最后叫得没有力气,他就这么跪在地上,埋首于黄伯胸前。当悲伤稍逝,取而代之是如同烈火般的仇恨。

  而安泽南并没有发觉,来路上风声急掠,田无迹几人终追了上来。

  看到安泽南的身影,田无迹心中一喜,不由加快了脚步。

  忽然,胖子只觉全身一冷,跟着眼前满是支离破碎的光点,仿佛整个世界瞬间粉碎。

  不只胖子,包括罗艺、严鸿在内所有高手都身如同感。

  细碎的光如同漫漫烟雨落下,无孔不入!

  众人立时祭出压箱底的绝活,顿时掌风拳影四起,劲气相击之声连连,山道飞沙走石,一片愁云惨雾之状。

  光点散去,一袭白衣的绝色女子立身于安泽南跟前。宝剑低垂,仍轻颤不已。

  田无迹实在很难想像,刚才就是这女子以一人一剑之力将已方众人力拒于剑雨之处。由此推之,这女子已是接近司离那种级数的高手,若非如此,她的剑术岂能够达到以意胜力的至境。

  现身的正是白亦雪和她的烟雨剑,在云丘击杀了薛僻情后,她接到了苏墨白的紧急通知并按照龙王要求的方法搜索以云丘为中心五百公里内的城乡旷野。最终先是让她感受到司离的灵力,而当她赶至却又感到了一股混合着悲伤和愤怒的灵波。

  白亦雪全速赶至,最终在田无迹等人得手前现身,并一出手就震住了魔门诸人。

  “烟雨剑…龙渊首席?”田胖子脑海中忽然掠过一个人的资料,但他却没想到,龙渊第一人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本人龙渊白亦雪,这位是我们龙渊的朋友,却不能教各位伤了他。”

  白亦雪轻轻笑道,眼神逐一从魔门诸人身上掠过。从她的眼神中,诸人看到的是强大的信心。

  严鸿最是心高气傲,当下冷哼:“姑娘难道想凭单人只剑便拦下我等众人?”

  “有何不可?”白亦雪剑尖低垂,脚下却生出圆形气浪,一波波不断拂开。

  高明者如罗艺看得暗暗惊心,要知道白亦雪方才发动那种群攻的剑术最是耗力。现在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她似已经全然恢复过来,可知此女功力已经当得上深不可测四字。

  “严鸿你好歹也是个男人,不觉得以多欺少对付一个女子有失颜面么?”

  中正平和的声音自魔门诸人身后缓缓传来,田无迹几人回头看去,却是背着藏剑匣的墨白到了。

  严鸿心胸狭窄,瞳孔一缩一张便要发难,却被罗艺按住。

  罗艺哈哈一笑:“原来是长白墨兄,墨兄既然在此,不知长白八子何在?”

  罗艺话音方落,破空声连续响起。山道旁、巨岩上同时出现八道身影。这八人年纪皆与苏墨白相若,身后各负奇形古剑。人人眼神如电,显然一身修为不浅,这八人正是苏墨白的师兄弟,合称长白八子。

  八子各有绝艺,又自净墨剑典中的“剑葬”篇中悟出奇特阵法真•墨子矩阵,极不好惹。

  田无迹见前有白亦雪这龙渊首席,后有长白精英尽出,这仗若打起来胜负只在五五之间。胖子打了个哈哈,笑道:“我等就此退去,不知苏兄可否让个道……”

  墨白侧身一站,笑道:“这路又不是我长白所开,田兄和各位要走便走……”

  长白斋主话才说了一半,却听白亦雪叫道:“苏前辈,你快过来,他好像有些不对劲。”

  包括魔门诸人在内,纷纷朝白亦雪看了过去。却见白亦雪身边,跪倒在黄伯身边的安泽南情况有异。

  安泽南身后的影子拖得老长,从影子中,不断有漆黑的灵气如同大雾般腾起。黑色灵气笼罩住安泽南,并不断自他的皮肤毛孔中渗透进去。

  墨白眉头一皱,刚要移到安泽南身边。忽然地动山摇,下一刻,九凤从安泽南的影子中冲天而起。

  以往安泽南召来九凤,自他影子中现身的不过是妖魔的九道长颈。然而这一次,九凤真身竟然全部从安泽南影子中脱离。

  九凤的真身比雷貘尚要大上数倍,简直如同一座小山。这妖魔九道长颈之下,却是一个上身包裹在妖鳞中的女子,然而女子的四肢却长着鸟类的爪子,身后更是扬起一双七彩巨翼。

  而在妖魔的四肢上各缠有玄铁黑链,像雷貘一般延伸至安泽南的影子里,似在说明妖魔和安泽南尚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妖魔升上高空,那九颈之下的女子忽然睁开一双凤眼,接着从她嘴中发出一声清啸。跟着,九凤整个身体在空中一个翻滚,接着朝安泽南冲了下来。

  风压剧增,白亦雪离得最近,只觉双耳轰鸣,打在脸上的风像刀子似的,刮得她睁不开眼睛。

  而较远些的苏墨白则看到这九颈妖魔在撞上安泽南的瞬间,身体由实转虚,如同泡影般融入安泽南的身体里。

  异变立生。

  如同安泽南把雷貘的力量实体化般,当九凤融入他的身体时,安泽南突然抬起头,在嘴中发出九凤清啸的同时,他的全身亦飞快浮现妖魔的鳞片。

  瞬间,安泽南如同从炼狱逃出的恶魔,浑身长出如墨妖鳞。头和四肢更生出像鸟首般的盔甲,手指拉长拉尖,利如魔爪。而他的身后,九凤七彩巨翼张开,同时四道妖颈从安泽南尾椎处伸出,又分别交缠于他的腿上,妖异万分!

  众人哪曾想到安泽南会生出如此变化,立时目瞪口呆。却见安泽南扬起头,从嘴中再发出妖魔的啸声,立时魔气冲天,黑雾般的灵气不断翻滚,如同沸腾的溶浆。

  “司离!”

  啸声中,混合着妖魔和安泽南两者的声音叫出魔主之名。如同魔神般的安泽南身后巨翼一扇,双腿离地而起,便欲飞去。

  墨白最先回过神来,大喝道:“他入魔了,快,不能让他离去,否则再难回复神智!”

  藏剑匣打开,从中飞出七道银光,在苏墨白的操控下以暗合北斗七星方位刺入安泽南脚下大地。立时,安泽南巨翼狂扇,却再飞不起半分。

  同时,长白八子再不理会魔门诸人。身形数闪间,几人围住了安泽南,他们结出各种剑决手印,顿时有八道灵气分别注入安泽南身体大穴,要为他驱逐九凤强行入体的妖魔之灵。

  田无迹几人见状本想捞些便宜,可惜白亦雪在旁边掠阵。众人知道她烟雨剑的厉害,又难保贸然行动会引来如同妖魔般的安泽南出手攻击,几人互通眼色后,便齐齐倒掠离去。

  白亦雪回过头,只见安泽南受苏墨白的剑阵所制,身体又成为妖魔和长白八子的灵劲角力之地,当下连连发出惨嚎。

  从那叫声中,不知为何,白亦雪感受到安泽南失去了至亲的苦痛与愤怒。她不由怜悯般发出一声轻叹,两眼美目闭上,似是不愿看到安泽南痛苦挣扎的身影。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十四章 黄伯归天 安泽南悠悠醒来时,山风正劲。远远看去,山下依稀看到城镇的轮廓,近处则是一片农田,其上牛犁人耕,生机迥然。 黄伯背对安泽南而立,默默注视山下美景。 “黄伯,我们这是……”安泽南来到黄伯身 2011-10-05 09:15: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