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二章 真正身世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10-13 08:42:06    状态:已完结
  龚天正闭上眼睛,正等待着女儿的惊叹,但等来的却是一句疑问。

  “酱神?果然符合老头子你的身份,话说你在公司里也就是打酱油的份吧。”龚倩点头,对老头的话相当赞同。

  “子不教父之过啊,我真怀疑当年你的汉语是怎么及格的。”龚天正摇着头,无奈从桌上拿来笔和纸,当即挥笔写出“匠神”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跟着,龚天正又道出“匠神”一脉的由来。龚倩听得脸色数变,眼神甚是疑惑,似乎不信老父所言。

  可龚天正表情严肃,全然不似平时开玩笑的模样,龚倩听罢,心中已有定计。

  “…….匠神的由来便是如此,本来匠神一脉长居中土,直到晚清时期,西洋各种精巧机械流入中土,当时的匠神有感西洋工艺确有出人意表之处,于是移居海外,取中西之所长,把匠神自古传承的手艺发扬光大。我们‘神盾’的前身是英国的‘皇家之剑’,专门研制军需设备。到八国联军时期,又辗转来到美国,方成立了现在的公司。当年公司成立的宗旨是秘密开发武器并用以支援中华政府,到新政府成立后我们才终止了军需支援,改而从事安保和其它先进科技领域的研究。”龚天正一口气把话说完,这是龚倩从来都不知道的历史。若非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龚天正本来打算把这些东西带着下棺材,可现在,他却必须说给龚倩知道。

  龚倩直视其父,突然肩膀微晃。

  银棍瞬间来到她的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出疾点,棍端晃动,教人无从分辩所取何处。

  龚天正却从容微笑,他安坐不动,双手弹起,变戏法般或拂或点,总能不差毫厘地接着龚倩的棍子。最后他五指如同流水般先后拂出,轻重不一的多重力道让龚倩虎口一麻,银棍跌落地上。

  龚倩呆呆地看着老父,像是首次认识老头子一般。

  印象中,她的父亲是个成功的奸商,混迹花丛中的色鬼,却绝对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老头轻描淡写就让自己武器脱手,这也印证了老父刚才所言非虚。

  龚天正轻叹:“小倩你自小天资聪敏,对武技一途有近乎直觉的敏锐触觉。像是棍子你是第一次用,却把握到长棍方中带圆,刚中带柔的物性。如果知道你会遇上安氏后人,当年我应该把心中所学倾囊相授才是。”

  脚尖一点一挑,长棍又回到龚倩手中。大小姐摇头道:“我才不想学你那些什么武功,再说本小姐有泽南保护,身边又有同伴好友,根本不怕任何对手。”

  “安氏无论武技还是役妖之术皆非同小可,但眼下你那情郎恐怕还没有强到可以保证你分毫不损的程度。”龚天正又看着女儿身后两名年轻人说道:“至于你这两位朋友,确实各有异能。如果你们只是捉捉恶灵,打打僵尸,老爸我也不用为你们担心。问题是,你们既与安氏扯上了关系,便势必会卷入大时代的漩涡。”

  龚天正站了起来,稳步到了窗前,看着院外夜色道:“魔门东来,岂是易与。到目前为止,我敢担保白道中人无人知晓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当然,包括我在内也是不知。魔门六道中,其它人不谈也罢,而只是一个魔主司离,便足有翻云覆雨之能。虽然本人长居国外,但国内之事没一件能够瞒得过我,事实上,四圣地及龙渊都低估了司离……”

  “又或者说,无论怎么尽量高估,但还是估算不到司离的高明。”龚天正转身,淡淡道:“若你们知道十年前我三次和司离交手都皆以败北而论,便知道我所言非虚。司离的高明处,便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强。三次交手,第一次我重伤落败;第二次只是受点轻伤;而第三次我毫发无伤。”

  “龚叔叔,这应该是你一次比一次高明才是,为何……”白兰问道,同时问出众人心中疑惑。

  龚天正摇头,苦笑道:“错了,虽然每次败北我都苦练一番再找司离比试,但事实上每次我的进展只有极微,根本不足为道。可怕的是司离,初次见他时,当日的司离直如魔君降世,一身戾气便足够让人胆战心寒。而之后每次相见,他身上戾气渐消,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飘然的气质。我第一次的重伤到最后一次的无损,其实是司离不断精进的佐证。当第三次败在他手下时,那时我便知道,世间能人虽多,但要胜过司离者却挑不出一个。只因为我们在苦苦追寻武道极境的时候,他已经走在探寻宇宙奥秘的天道一途中。”

  “当司离一身戾气尽去时,他已经超越历代魔主,至少自大唐以来,万魔殿中只有他一个踏足天道。”龚天正缓缓说道:“当世之中,有希望能够和司离一决高下,只有安氏后人而已。安氏的来历相当神秘,世代相传的奇书《黄泉录》疑为上古之物,而家传武学‘无想无为’一开始便是以天道自然为目标的上乘心法,连四圣地的镇派武学都要稍逊一筹。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何你和安氏后人扯上关系,我这当父亲的会如此紧张。”

  “老头子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和你回美国?”龚倩皱眉问,以她对老父的认识,这个可能性高达九成。

  龚天正却出乎她意料地摇了摇头:“我是有这个打算,却知道你绝不会同意。你怎么想,做父亲的哪会不知道。不过这尚是其次,我还得告诉你另一件重要的事。”

  说罢,他看向唐柯和白兰二人。两人却也不笨,知道接下来龚天正要说的话肯定不方便他人在场,便起身告退。

  等两人离开办公室后,龚天正一字一句道:“本来我想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可你既然已经遇上了他,我若不说出来,将来你若知晓,也不知道会不会怨死我这个当父亲的。”

  “老头你有话直说,别给我拐弯抹角的。”龚倩急道,心脏不争气飞快跳跃起来。隐约间,她觉得父亲所谓的秘密,定是影响重大。

  可龚倩怎么也没想过,深藏在龚天正心中的秘密竟会如此巨大。

  从办公室出来,龚天正淡淡和唐柯两人打了个招呼,便径自走出大院。

  院子外,龚天正麾下四将之一的音速剑朱莉正倚在墙边。见他出来,这金发美女蛇腰扭动,一把挽住了龚天正用英语问道:“你把一切都告诉她了。”

  龚天正看向阴云密布的天空叹道:“匠神既出,魔工又岂甘寂寞。我总得把这个秘密说给她知道,免得我不幸战死,却让这个秘密陪我共埋黄土。这无论对小倩还是战家,终是不公平之事。”

  “你放心,除非我们死了,否则所谓的魔工绝对动不了你一根头发。”朱莉无比深情道。

  龚天正严肃地看了金发丽人一眼,旋又笑道:“我只是尽量做最坏的打算而已,事实上我连司离也挑战过了,哪会怕区区魔工。他不来则矣,就算来了,也好让他见识下本人的手段。世界每天都在变化中,若当代魔工只固守老祖宗传下的技艺,我龚天正何足惧之?”

  “我只是担心小倩而已。”龚天正看向院内:“她虽不是我亲生,我却视如已出。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她和你一样都是无比坚强的人,朱莉相信她会挺过来的。”

  “但愿如此。”

  夜色下,龚天正拥美而行,消失在办公大院的巷道中。

  办公室内,龚倩呆若木鸡。她哪曾想到,会从父亲的嘴中听到这样的秘密。

  战无极果没认错人,龚倩就是霍秋桐,霍秋桐便是龚倩!

  这事要从十年前说起。

  当年龚天正第三次挑战司离落败后,却在归家途中遇到一事。

  美国的某处港口,因为家族招惹劲敌而引来灭门之祸,霍家上下几乎全都惨遭毒手,唯有霍秋桐被一老仆带走。经过秘密安排而偷渡来到美国,却不料对方为斩草除根而尾随而至。

  霍秋桐一行登陆时遭到袭击,包括老仆在内随行十三人无一幸免。当时只有十五岁的霍秋桐用从战无极那学来的粗浅功夫苦苦坚持,然而她却不知,那只是这帮贼人意欲对她不轨才没痛下杀手。

  当龚天正经过时,恰好霍秋桐失手被擒。眼看就要遭对方凌辱,却被龚天正救下。

  龚天正见这帮人杀人不留情,又欲对幼女下手,心中大恨。当下便以凌厉手段尽歼贼人,而危机一过,霍秋桐毕竟年幼,心神一松就此晕迷过去。

  把这少女带回家中后,龚天正又请来名医为其医治,然而霍秋桐醒来之后,每念及家人尽数惨死,便伤痛欲绝。其中又大病数次,龚天正不忍其受此折磨,便以秘术封印其记忆,尔后又为她编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当时龚天正膝下无儿,又不想结婚,便把霍秋桐认为女儿,改名龚倩。龚天正没有妻室,只得骗龚倩其母早丧,恬好龚倩的记忆中残留着生母死时记忆,如此一来,对于自己是龚天正之女一说更无怀疑。

  自从,龚倩便在龚天正的庇荫下成长。而忘记了过去后,龚倩在匠神有意无意地培养下,成为了一个独立果断的女子。

  若不是她和安泽南相遇,便不会遇到战无极,那龚天正也不必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可现在,龚倩什么也知道了。

  一时间,她无法接受这个转变。

  龚天正离去时曾有言,若她希望恢复记忆的话,龚天正会随时帮她解去记忆的封印。

  可龚倩,真的希望如此吗?

  月落日升,她在办公室中静坐一夜。

  第二天她从办公室出来,驱车来到龚天正落榻的酒店。

  龚天正似乎预料到她的来到,一改平时睡到日上三竿的习惯,早早让人备好了早餐等她。

  龚倩来到,龚天正示意她坐下,接着问道:“想好了吗?”

  龚倩点头。

  龚天正微微一叹,随后道:“陪我吃完早餐,然后我会还你一段霍秋桐的人生。”

  龚倩也老实不客气,拿起桌上牛奶一饮而尽。

  她擦了擦沾着白渍的朱唇,笑道:“早餐我会吃,但我想告诉你。臭老头,霍秋桐早在十五岁那年便死了,我是龚倩,爱的是安泽南而不是战无极,老爹是身家数百亿的无良奸商而不是地下的某具枯骨。总之,我只想拥有一段人生,而不是两次轮回!”

  龚天正眼中射出奇光,开怀大笑道:“好,拿得起放得下,才是我龚某人的好女儿。若非如此,哪有资格继承本人的商业王国。”

  “你放心好了,老头子,我会努力败光你的家产。”龚倩认真地点头,旋又说道:“不过,霍秋桐的仇不能不报。本小姐恩怨分明,她既成全了我龚倩,我自然得为她讨回公道!”

  龚天正拍拍手掌,音速剑朱莉从卧室内走了出来。

  金发丽人朝龚倩菀尔一笑道:“调查的事情可包在我身上。”

  “不用了。”龚倩站起来,挺直了腰梁道:“报仇的事我自己会处理,这是我和霍秋桐的事情,我不希望别人插手,包括老头子你在内。总之,我只要别人不会打扰我的计划便可。”

  龚天正点头说:“你可以放心,从此刻开始,闲杂人等绝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之内……包括魔门,甚至司离。老爸我拍胸口保证,他们接下来会很忙。”

  “那就拜托你了……爸!”龚倩吐出舌头说道。

  如此小女儿状龚天正也是鲜有见到,不由一呆。回过神来,龚倩却已离开,他看着缓缓关上的房门,突然笑得连眼泪也流出来。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龚天正叹道:“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这丫头自从进了军校就没正经八百地喊过我一声爸,哈哈。”

  他揽住朱莉蛇腰,脸色旋又变得严肃:“不知为何,突然我又变得浑身有斗志起来。小倩既不愿恢复记忆,就是说本人有希望抱孙子。为了这还没有出世的孙子,我怎么样也不能死。魔工也好,司离也罢,本人誓与他们周旋到底。”

  龚天正干咳一声,大门打开,作神父打扮的男子穿门而入。

  “罗恩你即刻回美国,协助我调动总公司的资金人才,我要在最短时间内在国内成立我们‘神盾’的分公司。我倒要看看,司离领导下的魔门究竟有多少斤两。”龚天正吩咐道。

  “谨遵您的命令,先生。”神父答道。

  “告诉大家,接下来我们会很忙了。”龚天正又对朱莉说道,接着拿起桌上牛奶,学龚倩般一饮而尽。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二十二章 真正身世 龚天正闭上眼睛,正等待着女儿的惊叹,但等来的却是一句疑问。 “酱神?果然符合老头子你的身份,话说你在公司里也就是打酱油的份吧。”龚倩点头,对老头的话相当赞同。 “子不教父之过啊,我真怀 2011-10-13 08:42: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