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纠缠不清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11-20 08:45:20    状态:已完结
  龚倩和战无极走后,安庆元带着姬夏末亦随后便走。龚天正等了片刻,秘书匆促他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便也起身告辞。

  离去时,龚天正拍拍安泽南的肩膀道:“要对我的女儿有信心。”

  安泽南业已心情平复,龚倩两人离开后,龚天正把她和战无极之间的往事告之安泽南。知道前因后果后,安泽南倒是在心中原谅了方才战无极那甚是无理之举。

  而从战无极十多年来魂牵霍秋桐来看,他亦是至情至性之人,安泽南岂有再怪责他的道理。

  所有人走后,办公室便只剩下安泽南一人。他来到院内,坐在树萌下。日落西沉,夜幕初临,院中风吹叶摇,沙沙作响。经历了纷扰的一天,安泽南直到这时才能够真正放松下来。

  他闭上眼睛,跟随着风声叶动的节奏缓缓呼吸。渐渐的,心灵融入了天地之中,司马肃杰的出现,龚倩和战无极之间的纠葛。种种世俗之事仿佛离他远去,有若上一个轮回般发生的前尘往事。

  在这微妙的时刻,安泽南生出飘然远去之感。

  心灵精神不断攀升。

  在没有刻意营造的心境下,安泽南只觉心灵无拘无束,活泼自然。大地渐远,他仿佛腾上了高空,感受着云雾从自己身上掠过。他看到了蓝色的苍穹,再往上,则是宽广无际的宇宙。

  但,宇宙真的没有边际吗?

  突然,安泽南生出这个念头。若宇宙有边际,那究竟有多大?他能否摸到宇宙的尽头,再破空而去?

  这个问题显然没有答案,于是安泽南自然而然生出人力有时穷之感。

  心障一生,安泽南顿觉自己被无数看不见的铁链所缚,心灵不再轻快自由,而变得沉重起来。

  立时,安泽南从云端跌下。睁开眼,看到的仍然是空寂的办公大院。

  他不由苦笑摇头,知道刚才错过了突破天心境界的机会。这是一种微妙的直觉,“无想无为”已经修至天境的他,想要再做突破,已经不是刻苦修行能够办到。他需要的是顿悟般契机,如果刚才他的心灵能够突破宇宙宽广这层障碍,那么安泽南便能够突破天境,晋入极道之境。

  可惜,最后他还是心灵有碍。

  但他并不灰心,至少,他已经摸到天境的边缘。终有一天,他会突破这个境界。

  灵觉尚保持在天境顶峰的状态,安泽南心中一动,脑海中勾勒出碎蝶美艳的脸。他低声轻叹,知道又一个麻烦找上门了。

  “泽南,碎蝶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因为就在刚才,你带我看到了这天地最美丽的奇景。”

  肤色偏细的纤长双臂由身后穿过,它们自然收拢抱住安泽南,然后碎蝶的声音在脑后响起。

  感受着碎蝶那胸前软玉压在自己背上的惊人弹性,即使以安泽南的修养心中也不由轻轻一荡。他立有所感,连忙收敛心神,淡淡说道:“小蝶儿你可知随便试探别人的心灵是件危险的事情,一个不好,那可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小蝶儿?”碎蝶的头轻轻枕在安泽南的肩上笑道:“泽南可知,尽避地狱中功力在我之上者无数,却没人敢这么称呼我。可由泽南口中叫来,不知为何我相当欢喜呢,可能在前世的某个轮回里,我还是泽南小妻子的时候,泽南便是如此称呼我的吧?”

  安泽南耸耸肩膀,神态自然洒脱,让碎蝶看得眼中一亮。

  “我哪知道许多,只是觉得这称呼亲切,便随口唤出而已。”安泽南又道:“话说回来,小蝶儿最近上哪去了?”

  伸手轻拍碎蝶俏臀,安泽南指着大腿道:“给我坐到前面来。”

  碎蝶脸上黑肤下透出红晕,也不反对,如同听话的妻子般乖乖放开安泽南,再坐到他的腿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对安泽南言听计从,只是打心底泛出愿意听他话之感。

  而直到碎蝶坐到自己跟前,安泽南心里才松了口气。

  他岂是轻薄之人,而之前和碎蝶前亲呢的称呼和动作为的是牢牢控制住这地狱美女的思感。从感应到碎蝶的瞬间,安泽南便知道她之前冒险潜入自己的心灵中。

  可以说这美女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她潜入自己心灵,若方才自己不是朝天境顶峰不断攀升,而是因龚倩之事生出负面情绪的话,几可肯定碎蝶会趁机出手,让自己的心灵世界崩溃从而重创,甚至杀死自己。

  虽然碎蝶没有生出一丝杀机,但安泽南的直觉却如此告诉他,碎蝶绝对不是来找他谈情说爱的。

  然而安泽南带着她一同冲击着天境顶峰,那种美妙的经历让碎蝶心灵受到堪比舍利圣气入体时的冲击。所以碎蝶自然而然想起自己和安泽南某个轮回中的情爱纠缠,而无法控制地生出一丝爱意。

  安泽南因为两度和她心灵紧系的原因,心中生出感应,也趁机以亲呢的称呼动作加深碎蝶这丝爱意,最终令她来到自己跟前。否则让这地狱强者靠在自己背后,安泽南随时都有被袭击的不妙感觉。

  坐到安泽南怀中,碎蝶闭上眼睛倒在他的怀里,两手却环抱住安泽南的腰身,如同热恋中的少女,碎蝶神态娇艳。

  安泽南却心中苦笑,这美女两手虚按自己腰身窍穴,让自己不敢随便动弹。以此可推知,碎蝶已经从方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并成功压下对自己的那丝爱意,又变回原来的碎蝶。

  “人家初到人间,自是不适。所以才不得以射起来调整一段时间,到现在才能够和泽南相见。泽南可想人家?”碎蝶眼光迷离,但那双红色瞳孔中,却有慑人的寒光闪过。

  安泽南略一感应,立觉碎蝶气息有异。她周身散发着圣洁的气息,哪有半分地狱来客之感。微一思索,安泽南心中释然,知道碎蝶必是以体内圣气覆盖体表,以掩饰带着地狱气息的灵能。

  如此作为,自然是为了不让冥庭之人发现,也只有碎蝶这和自己同样承舍利之惠的人方能办到。

  如此说来,碎蝶虽得舍利圣气,却未曾完全转变自己的体质,所以才会惧怕被冥庭发觉。进而推之,她找上自己,为的恐怕是自己体内的圣气。

  安泽南突然脸色一沉,厉声问:“小蝶儿可是来杀本人的?”

  同时,他借龚倩之事心中生出怒意,再与自身灵力形成惊怒交集的特别气势。

  碎蝶立时有感,她清楚无遗地感受到安泽南那如同被心爱之人背叛般的痛苦,无可避免地再度激起心中那已经压下的爱意,顿时芳心进退失据。

  她却不知安泽南是故意如此,他几乎全神监视着碎蝶的所有细微动作。一感觉到她放在自己腰间的手略微一松,便知道自己计策见效。安泽南立刻伸手按在碎蝶大腿上,灵能催运出热力,他的手掌轻轻在碎蝶腿上来回摩擦,让碎蝶不由微微呻吟,脸上红晕更盛。

  安泽南心中暗道侥幸,他先是再次激起碎蝶爱意,又借这亲密动作唤起怀中丽人的情丝。但配合之前的责问,却让碎蝶此刻已经无法把握安泽南接下来的行动。

  碎蝶幽幽一叹,道:“泽南又可知我是不得以而为之,小蝶我出生在第八地狱,打小开始便生活在血与火的世界里。像泽南你们生活在人间的世界,对我们来说无异仙境。尽管我们可以通过种种办法来到人间,可身为地狱生灵,自出世时我们身上便打下了属于地狱的印记……”

  叹息中,碎蝶伸出左臂,其上的虚影黑链交缠。

  “看到了吗,这是狱链,是来自地狱的标志。只要这个印记在,我们随时会被带回地狱。”碎蝶黯然说道:“我们为什么会那么希望得到地藏圣利,为的便是立地成佛摆脱地狱的束缚。碎蝶何幸,与泽南同得部分圣气,眼下右臂狱链已去。四余其三,要去掉所有印记,碎蝶思来想去只有再得泽南体内圣气,方能一举改变体质,完全摆脱地狱对我的束缚。”

  “所以小蝶儿就想杀我么?”安泽南冷冷问道,手掌却不老实往上移,继续刺激碎蝶最原始的情爱之欲。

  “我也不想如此,不过泽南放心,今天小蝶无论如何也下不了这个手。”

  碎蝶突然从安泽南怀中跳起,脸红得如同滴汁的蜜桃。她咬着嘴唇说道:“泽南真坏,挑逗得人家一点杀意也生不出来,却越是对你欢喜。若再来几次,别怪碎蝶真个对你生出爱意,只有把心一横做了你的小妻子。”

  安泽南却心中暗惊,他没想碎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才能主动离开他的怀抱。如此想来,碎蝶的修为应比自己高出一线。

  突然,碎蝶跳到他身上,手脚像八爪鱼似的牢牢抱紧安泽南。两人身体全面接触,安泽南感受到碎蝶充满活力和弹性的身体,立时尴尬地生出生理反应。

  碎蝶重重在他唇上一吻,才放开安泽南。她身影闪烁间跃上大院屋顶娇笑道:“你可要好好记住我的味道哦,小蝶的好夫君,下次再见了。”

  说罢,碎蝶身影再晃,便消失在屋顶之上。

  唇间仍有美人余香,安泽南摇头苦笑。突然心中有感,转头往大门处望去。

  却见龚倩站在门口,大小姐眼中挂着大滴泪珠,分明已经把刚才的情景看在眼中。

  安泽南心中立叫不好,到头来,他仍被碎蝶摆了一道。

  他还不及解释,龚倩大叫:“安泽南,我恨你!”

  说罢,大小姐摔门而去。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六章 纠缠不清 龚倩和战无极走后,安庆元带着姬夏末亦随后便走。龚天正等了片刻,秘书匆促他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便也起身告辞。 离去时,龚天正拍拍安泽南的肩膀道:“要对我的女儿有信心。” 安泽南业已心情平 2011-11-20 08:45: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