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末世预言(一)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12-17 09:16:44    状态:已完结
  司离的手在白兰的体内掏动着,后者的身体不断逸出灵光,似乎司离以秘法直接在白兰的灵魂中寻找着什么。见此情况,白泽怒吼,却因为魔封匣的存在动弹不得。

  突然,以司离者为中心,一股股强烈的灵气不断向四周吹掠,震得天台各物颤动不休。

  安泽南暴喝一声,雷貘之力跨空而来。双臂变形,雷刃弹出,安泽南身影一闪,瞬间欺近司离。

  他知道司离想干什么,魔主正在拿出白兰体内的灵胎。若灵胎被夺,他根本预计不到白兰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所以无论如何,安泽南都不能让司离得逞。

  雷光弧刃似直实弯地切向司离手臂,若他不把手从白兰身上拿开,司离手臂必定不保。

  然而司离嘴角却逸出冷笑,他不闪不避,却把白兰往前一递,朝着安泽南的雷刃迎去。

  安泽南大惊失色,硬生生停住了雷刃。

  底下风声骤起,司离飞起一脚。

  这一脚来势并不快,安泽南甚至拟好几个应对策略。可偏是身体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司离的脚却如同魔术般先一步踹在安泽南的小腹上。

  脚上巨力山洪暴发,安泽南应腿倒飞,撞倒了天台上一干杂物,最后轰然砸在了墙角上。

  墙壁立时裂出蛛网,安泽南喷出一口血沫,才扑倒在地上。

  “泽南,你太天真了。生死相博之时,你仍心系他人安危。难道你以为,自己已经强到可以保护任何人吗?”司离突然冷喝一声:“你错了!”

  手猛然往外一拖,白兰双眼瞳孔猛缩,发出让人心碎的尖叫。

  安泽南闻声弹起,却见司离手中抓出一团如雾灵光。淡淡雾气升腾中,那团灵光却如同心脏般缓缓鼓动,此物,正是白兰体内灵胎。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安泽南咬得牙齿咯咯响,心灵再无法保持平静,怒火狂腾。

  司离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为了让你恨我。用尽一切力气来恨我吧,泽南,然后追上我的步伐。如果没有杀我的决心,那么像今天一般,你所珍视的东西将会一一失去……”

  说话间,司离把再度昏迷的白兰朝他扔来。

  安泽南伸手去接,刚抱住白兰,司离如同鬼魅般闪现,一脚横扫。

  旋风转身,安泽南紧紧抱住白兰,硬以后背挡司离一击。

  背心如同被一锤扫中,安泽南抱着白兰朝前飞跌,再滚了数滚卸去巨力,方没伤了不省人事的白兰。他喉间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在天台地上留下触目惊心的鲜红血渍。

  “我虽然答应过不碰匠神的女儿,但却没有保证圣门之外无人能碰。如果连她也失去的话,不知道泽南会否彻底的恨我?”

  司离如同魔王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泽南闻言一征。

  心里的怒火奇迹般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缓缓放开白兰,背对司离站了起来。

  司离冷酷的脸容上,嘴角微微牵起,露出微笑。

  感觉到了。

  他终于感觉到了,安泽南的身上散发出纯粹的杀机。没有愤怒,没有憎恨,只有简单地……想杀死他而已。安泽南虽没有说话,司离却仿佛听到他不断在耳边说:我要杀了你。

  “不必等到半年后了……”安泽南淡淡说道。

  灵能味道改变了,雷貘力量飞快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灼热的灵劲。

  哗的一声,在安泽南的左背展开三支纯由火焰构成的羽翼。同时,他双手自小臂起浮出赤红的鳞片覆盖于其上,双于手腕自手掌生有白色骨片自动生成了护腕及手套。

  安泽南飞快转身,三翼中有一只散成漫天红光,再于安泽南胸前聚成赤红光矢。

  箭尖瞄准司离的胸口,安泽南的双眼平静得如同不带一丝感情。

  “就在这里,我要杀了你。”安泽南淡淡说道。

  跨步拉弓,弯如满月。

  一股凌厉的杀气顿时冲着司离狂涌而去,安泽南身上灵光翻腾,却在身后形成了深红怒吼的虚象。

  手指放开,赤红光矢闪了闪,消失在空气里。

  再出现时,已经来到司离身前。

  自光矢消失到出现,时间短得如同没有间隔。突破时空的界限,光矢直取安泽南的平生劲敌。

  司离原地不动。

  光矢及身,轰然巨响中,爆出深红魔焰,缠绕旋转如同火龙般呼啸冲天。冲击波四逸,红焰再随着吹掠的狂风散开,把半边天台笼罩在一片火场里。

  然而火焰中,司离傲然而立。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发出金光的佛钵,更有朦胧金光罩住全身,为他隔绝了深红魔焰的伤害。

  安泽南看得一征,特别是魔主手中的佛钵,让他想起了在钵罗耶伽时,当日鬼国出世,怨气冲天之前。那山城王陵下便有一物带着金光飞起不见,如今想来,那东西当是镇压鬼国的三藏佛钵,却不想如今落在了司离手中。

  司离隔着火焰看着安泽南道:“记住此刻的心情,然后半年后我们无名峰再见吧。就此别过,泽南保重了。”

  话音未落,司离身影连闪,眨眼消失在火场之中,带着白半的灵胎瞬间远去。

  这时消防车的警笛在远处响起,安泽南看着司离消失的方向低叹一声,回头抱起白兰,踢开困着灵兽的魔封匣,然后从天台的另一边跃下,跳至旁边另一幢烂尾楼楼底,再钻入天台楼梯消失不见。

  白兰被安泽南送到了医院中,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却发现她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可不知为何,她的意识却陷入沉睡,呼之不醒。

  安泽南知道那是失去灵胎后的现象,却不知白兰的晕迷是暂时,亦或是永久。

  心情落到了低谷,安泽南揣着重重心事回到了特事组,却见唐柯以手捧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

  龚倩见他回来,忙问白兰安危。安泽南据实告之,得知白兰住院的医院后,龚倩立刻夺门而出。

  听得安泽南的声音,唐柯抬起头。他从沙发上跳起,冲到安泽南身边叫道:“泽南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变得更强!”

  安泽南见他神情有异,追问之下,才知刘可蕊竟被抓走。而且从唐柯的描述来看,那带着巨虎妖兽的男人,还有袭击唐柯的恶鬼正是在喀布巴山谷所见的驯兽师及修罗。换言之,不仅司离,连司马肃杰也开始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安泽南隐隐感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酝酿之中。

  面对唐柯的苦苦追问,安泽南摇头道:“驯兽师是属于比较特殊的群体,你们并非像修行之人般一切向诸内求,以锻炼自身来达到脱胎换骨,逐步强大的目的。简单来说,驯兽师的实力受限于控制的妖兽,妖兽数量越多,个体越强大,这也就意味着驯兽师的实力越强大。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

  这是事实,在自然环境不断受人类征服开垦的现在,妖兽的数量急剧下降。唐柯能够拥有凿齿这只妖兽已属可贵,安泽南却不知还有哪里有妖兽可供唐柯驯服。

  “说到妖兽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些情报。”

  突然,龚天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泽南回头一看,龚父已经走了进来,并告诉唐柯某个地方有强大的妖兽出没。唐柯听罢,掉头便走。安泽南要叫住他,却为龚天正拦住。

  “泽南,那是小唐自己的战斗,你还是不要阻止的好。”龚天正正色道。

  安泽南摇头说道:“唐柯要变强是为了想营救可蕊,可即使知道哪里有妖兽出没,但妖兽岂是那么容易驯服得了。就算他驯服了更强大的妖兽,可他知道去哪里救可蕊吗?”

  “我知道你想帮助朋友,可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东西是除了本人外其它人无法替代得了。唐柯和白兰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对于唐柯来说,女友在自己眼前被抓走,唐柯的自责与自尊都要求自己亲手救回可蕊,否则他无法过得了自己那一关。所以这是唐柯自己的战斗,泽南你不是圣人,你无法守护每一个人的命运,何况现在我不觉得你还能分心它顾。”龚天正叹道:“观唐柯白兰两人的遭遇,恐怕司离已经和司马肃杰联合起来,正想办法务必要把你孤立起来。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看来这一次,魔门是准备以你为目标再施杀手,所以才开始削减着你身边的力量。”

  安泽南心中苦笑,龚天正不知道原因,他可是再清楚不过。司离此举非是要削减他身边的力量,他只是在逼安泽南用尽办法去变强,否则便如他所言,将把安泽南所珍视的东西一一夺走。

  唐柯离去,白兰晕迷。司离已经夺走他两个重要的朋友,接下来又会是什么?

  脑海中突然掠过龚倩的影子,安泽南无法压抑从心底浮起的战颤。下一个,他是否想夺走龚倩?

  不,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时,龚天正接了一个电话。以匠神的修养亦不由脸色大变,放下电话后,他看着安泽南说道:“我得到消息,龙渊已经收到了魔门的通知,便在半年之后,司离将约战你于云丘无名峰顶,以此决定正邪两道的命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六章 末世预言(一) 司离的手在白兰的体内掏动着,后者的身体不断逸出灵光,似乎司离以秘法直接在白兰的灵魂中寻找着什么。见此情况,白泽怒吼,却因为魔封匣的存在动弹不得。 突然,以司离者为中心,一股股强烈的灵气不断向 2011-12-17 09:16:4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