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四章 肝肠寸断

作者:我是西半球    更新时间:2011-12-31 14:50:07    状态:已完结
  丁忌灰头灰脑地回到大院,迎面就撞上了田胖子。田无迹最近闲得慌,虽然在司离的授意下,魔门和龙渊的斗争转移到五煞的争夺上。但政商两界的活动却要比往日收敛,甚至有退出的趋势。

  抢夺五煞那是高手们的工作,田无迹这个低手便立时无事可做,只得致力于发掘各种情报,以维持天莲宗的作用。

  关于唐柯和谷小烁的关系,正是田胖子整理分析安泽南一方的人脉关系时无意发现。其后更从蛛丝马迹中发觉谷小烁和唐柯暗通款曲,正准备联手营救被当成人质的刘可蕊。于是田胖子亲自去见了区傲一趟,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丁忌。

  眼下见丁忌黑着一把脸,田无迹就知道这小子把事情搞砸了。修罗门脸上无光,他自然心中窃喜,但表面上,田无迹却关心道:“怎么了,世侄。可是让那姓唐的小子跑掉了?”

  这看似关心的问话,却揭了丁忌的伤疤。看胖子七情上脸,丁忌也不知道他是无意还是有心,只得在心中暗骂,嘴上答道:“这次确实是我大意了,不过田宗主,麻烦你下次的情报可否准确一些。你只道出那姓唐的是个驯兽师,却没说他一人驯服二兽。且其中一头奇兽厉害无比,那小子就是凭借奇兽之威逃跑的。”

  田无迹心里暗骂丁忌这小子没本事还反咬一口,倒怨起他情报不准确了。这怪得了他吗,唐柯一失踪便是数月,他田胖子又不是活神仙,哪算得到唐柯竟又收服一兽。

  “世侄少安毋躁,我们进去再谈,进去再谈。”田无迹这老狐狸也不动作,拉着丁忌的手往院内走。

  丁忌边走问道:“我这边无功而返,魔工那边应该顺利把人质带回来了吧。”

  田无迹四处张望,见周围无人,才摇头低语道:“魔工他老人家倒是回来了,却和你一样两手空空。我试探着问他,你知他怎么答我。他说没遇到自己那劣徒,嘿,这种谎话亏他也说得出口。”

  “哼,我看什么匠神魔工也不过如此。要不我们报上司老,此事终需司老亲自定夺。”丁忌提议道。

  田无迹停了下来,苦笑着摊开双手。

  “什么意思?”丁忌皱眉问道。

  “前天补天派的金宗主带着火煞回来,她向司老报告了这一行的情况,其中包括了遭遇安泽南一事。据她讲,安泽南如今亦是进展飞速,其境界怕是到了入微的宗师级层次。司老听后大喜,连声道好。然后…….”田无迹苦着一张脸说:“然后第二天他就失踪了,连只言片字也没有留下。恐怕你要见他,只能等一个月后,在无名峰上才得以再见罗。”

  “那这烂摊子要怎么收拾,要不我让人去追。”丁忌说道,却知道希望不大。唐柯带走刘可蕊,不立刻返回准南市才怪。

  而那个城市,先不说司离不准魔门中人出现在准南市以打扰安泽南的生活。单是淮南市里有匠神龚天正在,就算修罗门去了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田无迹摆着手,阴侧侧笑道:“那倒不用了,姓唐那小子很快会发现,他救回去的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一个死人,咱们有什么好追的。只是没了人质,木铃便换不回来,梅老头那恐怕不大好交待就是了。”

  “死人?”丁忌一愣,随后省悟道:“刘可蕊中毒?可不像啊,我看她身体挺正常的,怎么会?”

  田无迹“嘿嘿”笑道:“不瞒世侄,鄙宗里却有一种混毒之法。以不同比例,混合不同种类的毒物制成毒引。那女子被抓来后,我便喂以毒引。平时起居饮食中,又混着解药在里边。如此一来她自是与常人无异,可如今被人救走,若他们没有解药,刘可蕊很快就会毒发身亡。而即使有知道混毒之法的人有心施救,但若不知道我用何物制成,比例为何,那就算神仙来到也是救不了的。”

  “所以说此女死定了,田宗主果是好算计。只略施一计,便让姓唐那小子空欢喜一场,又能透过刘可蕊来打击安泽南,影响他的修为及心境,正是一石二鸟的妙策。”丁忌嘴上说着,心中却暗道,以后绝对要离胖子远点。天知道胖子会不会也给他下个毒,到时,他就得任其摆布了。

  院子里,大小两只狐狸相视而笑,但两人私下却各打算盘,自是貌合神离。

  济华市,距离准南仅有三百公里的城市里,唐柯几人却不得不在这里下车。

  却是因为刘可蕊突然在车上口吐紫血,列车上并没有医疗设备和医生。在列车上得知此事后,立刻通知济华市方面安排救护车在车站等候,列车一到站,刘可蕊马上被转移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中。

  唐柯和谷小烁两人自是同往,他们看着刘可蕊被推入抢救室中,心情均沉重万分。

  抢救室外,唐柯抱头,脑袋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想到,刘可蕊竟然会中毒。而从迹象看来,应是魔门的杰作。谷小烁更是难过,她并不知道刘可蕊在魔门手中时已经被暗中下毒,如果她知道的话,谷小烁绝对不会如此轻率行事。

  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只希望现今的医疗设备和条件,能够把刘可蕊的命给抢救回来。

  凿齿看着痛苦万分的唐柯,知道现在他不想被人打扰,便趴在墙角。獍虽活得比凿齿久,但它长年生活在山中,心灵一尘不染,哪知人间疾苦。但它也感觉得到,刘可蕊的生命之火在不断减弱,可对于活了数百年的獍而言,生死不过再平常的事了。

  它倒没把刘可蕊的生死放在心上,见唐柯坐着不动,便要如平常般找他玩儿。却不想它前蹄刚迈,尾巴却被什么踩住。獍回头看,却是凿齿一爪踩在它尾巴上。

  妖兽对獍缓缓摇头,示意它别去打扰唐柯。獍不能理解凿齿的行为,小兽低呜着爬上凿齿的背上,然后张开嘴巴用如同豆粒般的小牙对凿齿又咬又啃。自然,这落在凿齿身上只当挠痒,它也就任得獍在自己身上胡闹。

  看向唐柯,凿齿眼中掠过哀色。它和唐柯早已心灵相通,然后这回,它从唐柯那感觉到的却满是自责,悲伤的情绪。凿齿摇了摇头,暂时切断和唐柯的联系。人类的感情,它无法理解。

  这时抢救室大门打开,刘可蕊被推了出来,又勿勿送往别处。跟着,一个头发发白的老医生也走了出来,唐柯立时迎上,着急问道:“医生,我朋友她怎么样了?”

  老医生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唐柯一回,然后摇头说道:“你们究竟招惹了什么人,竟然让人以混毒之法用在你朋友的身上。”

  “混毒之法?那医生,我朋友她…….”谷小烁本来想问刘可蕊有救吗,但终究说不出口。

  老医生轻叹道:“混毒之法,最早起源于苗族的蛊毒,后来经过不断改良传入了中原,盛行于汉末。尔后渐渐绝迹,我亦是从一些医书古籍上看到,却不料现在还有人能够使用这种方法下毒。”

  “医生,你既然知道,我朋友应该有救的,是吧?”唐柯再问。

  看着唐柯,老医生摇头道:“抱歉了,这位年轻人。医者父母心,我自然不会见死不救。但这混毒之法,一来我只知道它的存在,却不知道它具体的制作过程;二来,所谓混毒,便是以不同种类的毒以不同比例进行调配。如果不知道对方具体的调配比例而对症下药,根本解不了你朋友体内的毒。我们现在能走的便是给她做血透,以此来延长她的性命。不过…….哎,最多,你朋友最多只能拖到傍晚……”

  唐柯一听,脑袋里轰的一声。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坐回椅子去,老医生拍拍他的肩膀道:“去见见你朋友吧,看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医生离去后,谷小烁摇着唐柯说:“我们快去看看可蕊吧。”

  可摇了数下,唐柯却像木头人似的没有反应。谷小烁再忍不住,泪如珠落。她蹲下身体,抱着唐柯道:“你不要这样好吗?这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可蕊就不会有事。我知道你难过,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可你别憋在心里啊。”

  似乎谷小烁的话触动了他,唐柯嘶哑地叫了一声。他抱紧自己的头,浑身颤抖。如此过了片刻,他放开自己,唐柯看着谷小烁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哭不出来。”

  谷小烁看他欲哭无泪,心中更是难受。

  病房里,刘可蕊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唐柯和谷小烁。刘可蕊朝他们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然后说道:“我是不是要死了?”

  唐柯摇头,柔声道:“没有的事,你不好好的吗?你不会死的,我保证……”

  刘可蕊伸出手,要摸唐柯的脸。却无力跌下,唐柯见状,连忙把她的手扶到自己脸边。

  摇着头,刘可蕊笑着说:“阿柯,你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说谎。不用骗我了,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我已经快不行了……”

  “不会的!”唐柯大吼,粗暴打断刘可蕊的话。他摇着头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可蕊。不会!”

  “别像个孩子好吗。”刘可蕊看着他,无比温柔地说:“其实我何尝舍得了你,舍得大家。但死亡却是无法抗拒,我已经渐渐看不清你的模样了。我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所以阿柯,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什么事。”唐柯握着刘可蕊的手已经开始发抖起来。

  她好冷,唐柯感觉得到,刘可蕊整个人开始变得没有温度起来,渐渐冰冷起来。

  刘可蕊却不答,朝谷小烁招了招手。谷小烁走了过去,蹲下来看着她。刘可蕊抓着她的手,又拉着唐柯,把两人的手放到了一起。她无限深情地对唐柯说道:“我知道,小烁也是喜欢你的。我已经陪不了你了,阿柯。答应我,让小烁陪你走完接下来的人生,好吗?”

  看着刘可蕊眼睛里泛起泪光,唐柯只觉一颗心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再狠狠搅拌成糊。他心痛无比,却无法拒绝刘可蕊这最后的心愿。于是,唐柯点了点头。

  刘可蕊看唐柯答应,整张脸像会放光似的,笑脸如花。

  但唐柯和谷小烁却看得心真往下沉,他们知道,刘可蕊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时候。

  视线移向谷小烁,刘可蕊轻轻说道:“他就拜托你了,请连同我的那份……一起去爱他……”

  谷小烁已经泣不成声,只能不断点头。

  刘可蕊再没看他们,转过头,她的视线落向窗外。

  窗户之外,夕阳挂在天边,红霞漫天,景色优美。

  “原来……夕阳是这样漂亮……”刘可蕊轻轻说着,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似是睡着。

  “可蕊!”谷小烁悲叫一声,头埋在床单之上,泪水瞬间打湿一片。

  唐柯站起来,来到窗边。他握紧了窗沿,深深低下头。脸上一热,他终于无声地哭了出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温馨提示:
黄泉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黄泉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黄泉录全文阅读和黄泉录txt全集下载。黄泉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黄泉录 第三十四章 肝肠寸断 丁忌灰头灰脑地回到大院,迎面就撞上了田胖子。田无迹最近闲得慌,虽然在司离的授意下,魔门和龙渊的斗争转移到五煞的争夺上。但政商两界的活动却要比往日收敛,甚至有退出的趋势。 抢夺五煞那是高手们的 2011-12-31 14:50: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