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话 张海娇的刺绣

作者:胡琥麟    更新时间:2011-06-20 16:18:07    状态:已完结
  第十话张海娇的刺绣

  这时鬼妖略显歉意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我这几天不小心染上了些许伤寒,所以才叫侍女打开窗户透透气,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还请担待。”

  张海瑞对鬼妖道:“这些鸽子都是家父生前所养,家父去世后我也不想将它们杀死,索性留个纪念。好让我看到它们时,能够想起家父生前的辉煌战绩。却不料让谷主受到了惊吓,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包涵。”

  众人聊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便有下人来报,午饭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就餐。由于张海瑞与顾亲王有要事相商,所以不能与李逍遥等人共同进餐,说了些愧疚的话后便已离开。

  没有了张海瑞这个主人想陪,进餐之时不免有些随意。待李逍遥吃过午饭,想要回房休息之时,一名下人走过来对他道:“我家小姐有请,请侠客随我到东厢房一见。”

  这名下人所说的小姐是张海瑞的妹妹,名叫张海娇。张海娇比张海瑞小十四岁,今年刚好十八。前几次李逍遥来时,张海娇这个青涩的小女孩还像跟屁虫一样,紧紧的跟在李逍遥身后,吵着闹着要他陪她玩。

  此时听到张海娇的名字,李逍遥不禁感觉到一阵阵头大。

  李逍遥随下人来到东厢房时,张海娇正坐在床上绣花。一看到李逍遥走进房里,她便放下手里的针线,迅速的跑到他的身边,双手环抱住他的胳膊道:“逍遥哥,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最近我家哥哥也不知道怎么了,经常的往外跑,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府里经常就剩我一个人,还好逍遥哥你来了,这回可有人陪我玩了。”

  李逍遥道:“你哥哥是国家重臣,当然不能像个女人家一样,每天都要待在家里。”

  赵海娇道:“哼,你们男人当然只会向着你们男人说话。对了逍遥哥,你这次来多住几天好不好,多陪陪我好不好。你上次来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我知道你一定没有想我,否则你早就来看我了。”

  李逍遥对张海娇不懂矜持的做法很是头疼,但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是小姐,这就是小姐应有的性格。

  李逍遥坐在床上,看着旁边绣了一半的刺绣道:“你绣的并不是花。”

  张海娇道:“是啊!我并不喜欢绣花,我只喜欢绣我想绣的东西,不信你看。”

  说着张海娇便拿来一个包袱,包袱里全都是她绣好的刺绣。有张府的荷塘,有门前的两座石狮子,还有下人们嬉戏打闹的场景等等很多很多。她如数珍宝的向李逍遥讲述每一块刺绣所包涵的故事。

  看着看着,李逍遥便被一块黄色的刺绣所吸引,这块刺绣无论是从针刺的手法上还是布料的选用上,都超出了以往的每块刺绣。他拿起这块刺绣开始猜测上面所包涵的故事。黄色的布底上用黑色的线刺着一个屋顶,屋顶上放着一只很大的鸟笼,鸟笼里装着很多个鸽子。鸟笼旁还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还捧着粮食,似是在喂鸽子进食。

  张海娇见李逍遥对这块黄色的刺绣感兴趣,脸上浮出了甜甜的笑容。

  “好看吧!这是我昨天才刚刚完成的,怎么样,我刺刺绣的本事是不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你想我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省得你都快把我忘了。”

  张海娇说话的时候,依然是一副小姑娘的姿态,紧紧的搂着李逍遥的胳膊,而略显饱满的胸脯偶尔会与他发生零距离的接触。

  李逍遥看着她微笑的时候出的两个甜甜的酒窝,心里颤动着一丝爱怜的感觉。李逍遥道:“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不过我总感觉你的刺绣上似乎少了些什么东西。”

  张海娇将她的身体靠在李逍遥的身上,撒娇道:“逍遥哥,听说你这回来,带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姐姐,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当李逍遥和张海娇来到鬼妖的房间时,鬼妖正在两位侍女的服侍下,清洗她那张美到极致的脸。

  李逍遥将张海娇介绍给鬼妖之后,两个人便像是已相识多年的姐妹,清热的程度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李逍遥看着这一切,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

  李逍遥回到房间之时,鬼医已不知在他的房间里坐了多长时间。就连茶壶里的茶水已经冲的和白水无异。

  李逍遥道:“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除了女人之外,你还喜欢喝茶。”

  鬼医漫不经心的道:“我也没有发现,一向做事严谨,毫不懈怠的李逍遥,怎么现在突然的享受起生活了。”

  李逍遥道:“生活本来就是用来享受的,不懂得欣赏的人,才会不停的喝茶。”

  鬼医道:“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李逍遥道:“去哪里。”

  鬼医道:“去找‘蝙蝠血令’真正的主人。”

  李逍遥道:“我已不在打算去找了,该发生的事,你想挡也挡不住。”

  李逍遥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一股莫名的无力感在他的身体里游走。事情的发展已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谁也不可能知道下一刻将要发生什么事,可是他有一种预感,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他不敢把眼睛闭上,好好的睡上一觉,他怕一睁开眼睛,世界就变成了另一种颜色。

  张海瑞在华灯初上时回到了府中,他的面容憔悴了许多,神情也显得有些恍惚。张海娇看到他的样子,心疼的道:“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张海瑞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发道:“没事的,哥哥只是感觉有点累而已。”说着便在她妹妹的陪同下,回房休息去了。

  李逍遥无事可做,索性站在了屋顶上。此时的他手里正捧着一把粮食在鸽群中挥洒。也许是李逍遥真的感觉累了,或是已开始厌烦枯燥无味的江湖生涯。所以决定要在生命的最后这段时间里,细细的品位多姿多彩的生活。

  鬼医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看着李逍遥所做的这一切,眼里尽是失望的神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李逍遥坐在屋顶上,看着时而飞起时而落下的鸽子,突然他觉得生活其实本不必太繁琐,简简单单的一天,快快乐乐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

  夜色已在张府里蔓延开来,李逍遥的身体也渐渐的被黑暗吞噬。鸽子吃光了他手里所有的粮食,便各自向笼子里飞去。这时一位下人走上屋顶,看到李逍遥后,神情紧张的呆愣在原地。待他反应过来时,便连忙欠身作揖道:“小人不知侠客在屋顶上欣赏月色,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李逍遥回过头,看着吓得有些哆嗦的下人道:“没关系的。”

  说着李逍遥便终身飞下屋顶,落在院子里的凉亭处,回头看了一眼在屋顶上喂鸽子的下人,便已离去。他本想是去鬼妖的房间,问她一些事情。可是当他走近鬼妖的房间门口时,张海娇和鬼妖以及两位侍女嬉戏的声音,从房间里如柳絮般断断续续的传来。李逍遥无奈的摇了摇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早已被张府的下人点上了蜡烛,桌上也放着四盒点心,一张纸条寂寞的躺在蜡台下。李逍遥皱着眉,看着上面的字“我去做我自己认为该做的事,待你无法承受这逍遥自在的生活时在来找我。——鬼医。”

  可以看出鬼医写这张纸条时,情绪有些激动,也可以看出他对李逍遥的失望。

  李逍遥自言自语道:“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究竟什么事才是该做的事。”

  李逍遥躺在床上,眼睛却在烛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他在想很多他都已不想在想的事。期间鬼妖来过一次,她本想是来和李逍遥度过一个缠绵悱恻的夜晚的,可是当他看到桌上的纸条,和躺在床上有些落寞的李逍遥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寂静的夜使喧闹的张府也变得安静下来。而这样安静的夜晚,却被一名打更的下人的尖叫声给打破。这位打更的下人照例每天从西庭院打更到东庭院。当他从西庭院走出来,即将进入东庭院之时,他被一只藏在竹林里的鞋吸引了过去。他本以为这是某个侍女和某个下人在搞私通,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各个府里都是很平常的事,张府也不例外,所以他偷偷的潜过去,准备狠狠的敲诈一笔。



温馨提示:
李逍遥传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全文阅读和李逍遥传奇txt全集下载。李逍遥传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李逍遥传奇 第十话 张海娇的刺绣 第十话张海娇的刺绣 这时鬼妖略显歉意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我这几天不小心染上了些许伤寒,所以才叫侍女打开窗户透透气,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还请担待。” 张海瑞对鬼妖道:“这些鸽子都是家父生 2011-06-20 16:18: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