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一话 扫清障碍,直达鬼府

作者:胡琥麟    更新时间:2011-07-18 15:18:10    状态:已完结
  第十一话扫清障碍,直达鬼府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一只断手,两个人,两个女人,两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断手在门外,手腕处的伤口还在流着鲜红的血液,门外还有两道血痕,两道人慢慢向前爬行时留下的血痕,血痕一直延伸到院中一座枯井旁,两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就斜倚在枯井边。

  李逍遥眼中闪过一抹诡异之色,便迅速跃到两女身前。陈秋萍空洞的双眼看向李逍遥一眼,身体猛然一颤,便已晕死过去。

  陈秋菊满是鲜血的右手缓缓向前伸出,李逍遥会意,便也伸出手,将她柔弱无骨的玉手紧紧握在手中。

  陈秋菊眼角瞬间流淌下两行清泪,满含深情的道:“你回来了!”

  李逍遥眼中已尽是落寞之色,忧伤的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陈秋菊嘴角浮出一抹微笑,但看在李逍遥眼中却是残笑。落寞,心酸瞬间在他心头齐聚。他本是个浪子,而这时却有一种家的感觉在他心中徘徊。

  李逍遥右手轻轻抚摸着陈秋菊的发梢,眼中已尽是爱怜之色,他想说话,却突然间看到陈秋菊猛然瞪大的双眼,忽然转身,却看到一人。

  一人着宝蓝色长衫,手提一杆孤枪,面带冷笑,冷冷站在李逍遥面前。

  李逍遥眼中瞬间闪过一抹残忍之色,语气如冰山般寒冷,道:“是你伤的人。”

  来人摇摇头,冷冷的看着李逍遥,并没有说话。

  李逍遥突然冷笑一声,道:“你是来求死的。”

  来人摇摇头,道:“我来只是为告诉你一件事。”

  李逍遥只说出一个字“说”。语气似是比他的剑还要冷。

  来人缓缓道:“我是‘青龙洞’地煞十六星,李傲。”

  李逍遥眼中冰冷之色更甚,依旧死死的瞪着李傲,并没有说出一个字。

  李傲眼中也划过一抹冷色,片刻好,慢慢道:“青龙有句话要我交待于你。”

  李逍遥眼中突兀闪过一抹寒光,眼神如刀锋般冷冷瞪着李傲,良久才说出一个字“说”。

  李傲冷笑一声,道:“青龙说‘逍遥入鬼府,必死于欲女图下’。”

  李逍遥突然将杀气外放,瞬间将李傲笼罩。良久,李逍遥才冷冷道:“回去告诉青龙,若再来阻我,我必要血染‘青龙洞’。”

  李傲也忽然释放出杀气,将李逍遥的杀气抵挡在身外,片刻后,凛然道:“‘青龙洞’随时都欢迎你,就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话音未落,他便如一颗闪亮的星星缓缓熄灭隐身在夜空中一样,片刻后便已消失。

  马车停在一条小溪旁,李逍遥跃下马车,用空水壶为两女打些清水。

  陈秋萍已醒来,但身上的伤和被涂有毒药的伤口,使她的精神已萎靡的极点。

  陈秋菊接过水壶,缓慢在陈秋萍嘴边倒上几滴。

  良久,陈秋菊叹出一口气,缓缓道:“若不是你,我们早已死在荒郊野岭。”

  李逍遥神色落寞,淡淡道:“若不是我,你们也不会受伤。”

  陈秋菊神情猛然一震,片刻后,摇摇头,哀伤的道:“若没有你,我们也一定会来到中原,而且现在说不定也早已变成一堆枯骨。”

  李逍遥神色一暗,还想说些什么,陈秋菊却抢着道:“不要问,到达‘幽冥鬼府’时你便会知道一切。”

  李逍遥眼中划过一抹落寞,便转过身走出车厢,赶马继续向西而行。

  夕阳已现,红红的落日已将西边天际染成如血一般的鲜红。晚风似是也已如血液般温热。

  陈秋菊姐妹已被安排在客栈内,李逍遥站在床边定定的看着面色苍白如血的陈秋萍,幽幽叹出一口气道:“如若三天之内我们能到达‘幽冥鬼府’她似是还有救。”

  陈秋菊忧伤的看着陈秋萍干瘪的嘴唇,幽幽道:“我们本就是死人,死人……”

  李逍遥打断她的话道:“你们不是,你们有心,有感觉。而有些活人却没有这些。”

  陈秋菊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片刻后缓缓道:“可我们确实是……”

  李逍遥再次打断她的话,语气坚定的道:“只要还能微笑就绝不是死人。”

  陈秋菊身体猛然一震,看着李逍遥的眼神已说不出的复杂。突然,她嘴角上扬,两个小巧的酒窝瞬间出现在她脸颊之上,一抹如牡丹花开的微笑,缓缓在她脸上盛开。笑容虽还带着些许感伤,但这已无疑是世上最美最坚强的微笑。

  李逍遥随即也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陈秋萍,片刻后,语气坚定的道:“你何时在我面前脱衣。”

  陈秋萍脸色瞬间一冷,忍着剧痛抬起右腿,玉足狠狠向李逍遥胸膛踢去。

  玉足落空,陈秋萍闷哼一声,眼神如刀锋般死死瞪着李逍遥,冷冷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夜风微凉,月似已圆。

  李逍遥站在屋顶之上,望着远方漆黑天际,眼中已尽是落寞之色。

  突然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眼前,身影站定后,李逍遥才看清他的脸,却是一位白面书生。白面书生手中提着两坛酒,酒香已在夜风中荡漾开来。

  李逍遥淡然一笑道:“你又来偷东西。”

  白面书生惊讶道:“你的鼻子又已闻到我身上的贼味。”

  李逍遥微笑着摇摇头道:“这次我闻到的却是酒香。”

  白面书生道:“为何我每次易容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李逍遥道:“‘盗圣’郑云峰的易容之术,天下已无人能及,就算是神恐怕都已很难能认得出。”

  白面书生将脸上人皮面具撕掉,郑云峰刚毅的脸颊便已显露出来,将酒坛抛给李逍遥后,缓缓道:“你不是神,但你已认出我。”

  李逍遥淡然一笑,道:“不是我要认出你,而是你故意要让我认出你。一个普通书生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轻功,而且还在我想要喝酒之时,为我送上两坛酒,除却我的朋友以外,却也已没有其他人。”

  郑云峰摇摇头道:“这次你却是大错特错。”

  李逍遥皱眉道:“为什么?”

  郑云峰邪笑道:“我给你送的不是两坛酒,是一坛,这一坛是我的。”

  两人定定的看着对方眼睛,忽然大笑起来,坛中酒也已缓缓进入腹中。

  云已将月挡在身后,风却已将云吹散在天边。

  李逍遥看着空空的酒坛,淡淡道:“酒已空,人也应散。”

  郑云峰淡淡道:“不能散。”

  李逍遥皱眉道:“为什么?”

  郑云峰眼中划过一抹诡异之色,缓缓道:“因为我要偷东西。”

  李逍遥道:“偷什么。”

  郑云峰淡然道:“偷一样使你不能再去‘幽冥鬼府’的东西。”

  李逍遥双眉一皱,道:“你们为何要阻我去‘幽冥鬼府’。”

  郑云峰摇摇头道:“我做事从不问缘由。”

  李逍遥望着苍茫的夜色,幽幽叹出一口气,缓缓道:“你有把握。”

  郑云峰眼中瞬间划过一道精光,慢慢道:“别忘记,连你都曾说过世上没有我偷不到的东西。”

  李逍遥突又大笑一声,道:“现在我只要能去‘幽冥鬼府’我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

  郑云峰道:“真的。”

  李逍遥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郑云峰面色一冷,双眉紧皱,突然向后翻起,片刻后便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李逍遥回到房中时,陈秋菊姐妹已睡下。李逍遥看着她们两位惨白的面容,幽幽叹息一声,便也已在早已铺着棉被的地板上躺下,片刻后便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

  路很平坦,马车内也并不颠簸。陈秋萍面色依旧惨白如纸,但她的精神似已恢复很多,已可在她妖媚的眼睛中看到些许精光。

  “的卢”一声马车突然停下,李逍遥跃在马车之上,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寒芒。

  路虽平坦,却在平坦的路上横躺着一位黑衣人。黑衣人动也不动的躺在路上,似是早已死去一般。

  李逍遥跳下马车,缓步向黑衣人走去。黑衣人已死,尸体已冰凉,冰凉的手中握着一张纸条。

  李逍遥皱眉蹲下身,将黑衣人手指掰开。纸条已取出,也已被展开,只见上面写着七个大字“李逍遥必死于此!”李逍遥眼神一冷,纸条便已被他内力震碎。纸条被震碎的瞬间,黑衣人身体猛然燃起一股烟气,,随即便传来一声炸雷之声。只一瞬间,李逍遥便已被陡然膨胀的空气,与熊熊燃起的火焰所笼罩。

  李逍遥双眉紧皱,待想要跃起身形之时已为时已晚。无奈之下,他面色一沉迅速滚向地面,抓起黑衣人尸体便已挡在自己身前。

  火焰劲力瞬间爆发,李逍遥与黑衣人的尸体被硬生生推出十丈开外。待李逍遥站起身时,面前黑衣人的尸体已是皮连着骨头,轻轻一扯整个身体就会变得粉碎。

  李逍遥额头瞬间沁出滴滴冷汗,冷汗还未落下之时,突然在他身侧出现两位白发老者。

  两位白发老者,一人着青色长衫目光锐利如鹰,一人着灰色锦衣目光和蔼如春风,两人皆定定的看着李逍遥。

  良久,青衫老者缓缓叹出一口气,道:“可惜,可惜。”

  锦衣老者面带微笑着道:“可惜,他还活着。”

  李逍遥双眼瞬间闪过数道寒芒,冷冷道:“天地双煞。”

  青衫老者冷冷道:“不错,我是‘天煞’东方翔龙。”

  锦衣老者微笑着道:“我是‘地煞’东方翼虎。”

  李逍遥冷冷道:“你们也来阻我。”

  东方翼虎淡淡道:“不是。只是最近我们哥俩手痒痒,所以想找人比剑,但配和我们动手的人,却很少。”

  东方翔龙接过话头,冷冷道:“确实很少,也很难找。”

  李逍遥淡然一笑,缓缓道:“但你们已找到。”

  东方翼虎微笑着道:“你很聪明。”

  李逍遥淡淡道:“能不能不比。”

  东方翔龙冷冷道:“不能。”话音未落已然释放出杀气将李逍遥笼罩。

  东方翼虎依旧面带微笑着道:“请提剑。”剑字还未出口,天地双煞便已同时将剑刺出。

  李逍遥眼神一冷,突然似游鱼般滑到两人身后。两名老者双眉一皱,已然向后双双击出一掌。李逍遥鲤鱼打挺猛然向后一翻,堪堪躲过已可裂石开脾的两掌。

  两名老者迅速转身,‘天煞’在上,‘地煞’在下,双双又向李逍遥跃来。李逍遥嘴角瞬间勾起一抹邪笑,突然盘膝坐在地面,双眼冷冷的看着破风而来的两柄长剑。

  风吹过,将尘土吹起,也将剑穗吹起。

  李逍遥定定看着停在他面门前一寸处的两柄剑尖,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到任何感情。

  东方翔龙冷冷道:“你为何不动。”

  李逍遥淡淡道:“我不想死。”

  东方翔龙突又冷冷道:“你怕死。”

  李逍遥道:“不怕。”

  东方翔龙眼中瞬间闪过数道寒芒,冷冷道:“你……”

  东方翼虎打断他的话道:“他手中已无剑。”

  东方翔龙面色一沉,冷冷道:“为何不提剑。”

  李逍遥道:“因为我已无剑。”

  东方翼虎微笑着道:“你剑在何处。”

  李逍遥道:“被偷。”

  东方翔龙猛然瞪大双眼,冷冷道:“一个剑客,手中剑竟然被盗,你也不配当一名剑客。”

  李逍遥淡然一笑,缓缓道:“是我送给他的。”

  东方翼虎转头看向东方翔龙,微笑着道:“他已无剑,我们也不必再出剑。”

  东方翔龙突又冷冷道:“不可。”

  话音未落,东方翔龙积蓄全身力量,再一次将悬停在李逍遥面门前一寸处的长剑刺出。李逍遥深邃的眼眸中依旧看不到任何感情。

  突然一声既浑厚又充满威严的声音从空旷的原野中传来。“住手”。

  东方翔龙双眉一皱,硬生生将剑势收住,此时剑尖距李逍遥眉心已不足半寸,老者额头也已沁出丝丝冷汗。东方翔龙能将全力一击的剑势缓缓收住,却又不受内力反噬,显然他的剑法也已到达深不可测之境。

  只见山脚下一片空地之上,空气猛然发生一阵紧缩,突兀的出现一位青衣之人,青衣之人似是隐身在雾气中一般,虚无,飘渺。也已无法看清他的脸。

  李逍遥眼中瞬间划过一抹诡异之色,淡淡道:“青龙。”

  青衣之人微微点头,轻轻一挥手,“天地双煞”突然间在原地消失,似是出现时一样诡秘而突然。

  青龙叹出一口气,缓缓道:“你真的决定要去‘幽冥鬼府’。”

  李逍遥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青龙看着李逍遥坚定的眼神,幽幽叹息一声,淡淡道:“从今天起我不会在派人阻你,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李逍遥看着青龙飘渺的身影,依旧没有说话。

  青龙淡淡道:“你回中原之后,务必要到‘青龙洞’饮一杯清酒。”

  李逍遥眼中瞬间闪过一道寒芒,冷冷道:“为何?”话音未落,青龙便又如一阵风般,突然消失在空气中。

  李逍遥双眉紧锁,片刻后便已站起身形,跃上马车继续向西而行。

  接下来的几天里,的确没有人在来阻拦李逍遥,而李逍遥也乐得清闲,神情也已渐渐放松下来。

  月圆,风静。

  李逍遥坐在马车中,看着面色依旧苍白的陈秋萍,淡淡道:“很快我们就会到达‘幽冥鬼府’,你身上的毒也会有人帮你解开。”

  陈秋萍眼神一冷,缓缓道:“不是很快,而是现在就已到。”

  李逍遥双眉一皱,突听“的卢”一声,马车便已停下。

  李逍遥足底生力,跃身从窗口飞出。待稳稳落在草地上之时,才看清自己身在何处。只见前方是一座山谷,山谷内雾气缭绕根本看不清真貌。而在谷口却耸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成青绿色,已隐身在长长的蒿草之中,若不是石碑上刻着的四个鲜红如血的大字,李逍遥却也无法发现它的存在。而四个鲜红如血的大字却是“幽冥鬼府”。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温馨提示:
李逍遥传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全文阅读和李逍遥传奇txt全集下载。李逍遥传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李逍遥传奇 第十一话 扫清障碍,直达鬼府 第十一话扫清障碍,直达鬼府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一只断手,两个人,两个女人,两个瑟 2011-07-18 15:18: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