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七话 诡异“青龙洞”,神秘守洞人

作者:胡琥麟    更新时间:2011-08-02 11:18:34    状态:已完结
  第二十七话诡异“青龙洞”,神秘守洞人

  晚上七点半还有一章敬请期待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月润,风柔。

  鬼医坐在桌子旁,看着李逍遥道:“若不是轩辕伤那一件剑,恐怕你早已被发现。”

  李逍遥突然掩面娇笑起来,声音似是黄鹂般悦耳动听,片刻后淡淡道:“这就是为何我要和轩辕伤站在一起,他身上散发而出的杀气完全可以将我身上气息掩盖。”说话之时,李逍遥转头看一眼依旧冰冷冷的轩辕伤,右手在面颊轻抚一掌,一张人皮面具缓缓而落。一张白皙秀美面容,缓缓隐现。却不是冷若霜又会是谁。

  戒杀和尚抬眼望向窗外,幽幽道:“李逍遥是一个多情之人,他朋友很多,人也豪爽,所以……”

  鬼医面现愁容叹息一声,淡淡道:“所以,朋友对他的邀请,他从不推脱。”

  戒杀和尚微笑着道:“所以,‘南平王世子’邀你晚饭后一起洗澡,你也一定要去。”

  冷若双猛然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道:“能不能不去?”

  鬼医淡淡道:“不能,若不去你就不是李逍遥。”

  冷若霜道:“我本就不是李逍遥,所以我不需要去。”

  戒杀和尚道:“但你现在却是李逍遥,而不是冷若霜,所以你一定要去,你也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叫他看不出你是女儿身。”

  轩辕伤突然冷冷道:“他现在应该已到。”

  月隐在云后,云停在天边。

  李逍遥紧握手中剑,定定看着远方,一阵风吹过,将他衣角缓缓吹起。

  尉迟御风站在他身后,叹出一口气,淡淡道:“你确定要一个人去。”

  李逍遥点点头,眼中尽是坚定之色,缓缓叹出一口气,并没有说话。

  尉迟御风抬头望向遥远天际,幽幽道:“既然要自己独行,却为何要叫我相随。莫忘记我们是朋友,而且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李逍遥眼中划过一丝落寞,缓缓道:“你在外面等我,如若三天后我还没有出来,马上离开,远离这件事。”话未说完,李逍遥便已如一阵风般消失在原地。

  尉迟御风呆呆望着李逍遥曾站立之处,叹出一口气,便隐身在密林之中。

  月光清冷,一片清辉洒在悬崖边,悬崖边一棵迎客松拔地而起,迎客松旁隐匿着一个黑漆漆洞口,洞口上写着三个大字“青龙洞”。而洞口前却静立一人,此人身着青色长衫,手握青黑长剑,却是李逍遥。

  李逍遥站在洞口前静立大约一盏茶时间,突然面现坚定之色,眼中闪过一抹寒芒,提脚便已向洞内走去。

  洞内无光,漆黑阴冷,李逍遥脚步很轻,他坚信世上能听到他脚步声之人已很少,他对自己从来都很自信。

  “你来了。”声音异常阴冷,却是从洞内深处传来。

  李逍遥神情猛然一颤,片刻后冷冷道:“你知道我是谁。”

  声音再次传来之时,已隐隐透出些许兴奋。“我知道。”

  李逍遥冷冷道:“你是谁?”

  一声叹息缓缓从洞内传来,良久才淡淡道:“我已无名。”

  李逍遥冷笑一声,道:“只有死人没有名字。”

  过了很久,声音才缓缓传来。“你知不知道世上有一种活人也没有名字。”

  李逍遥冷冷道:“不知道。”话落之时,李逍遥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微笑,他在笑,只因他想笑。

  “你为何不走进来?”

  声落,李逍遥却已消失在黑暗中。

  下一秒,李逍遥的声音,却也已从山洞深处传来。“你确实没有名字,只因名字对你来说早已失去意义。

  无名之人淡然一笑,将锁在手腕处的铁链抖一抖,道:“你已了解。”

  李逍遥淡淡道:“你四肢皆已被锁,想要……”

  无名之人深深叹息一声,似已想起昔日往事,幽幽道:“我再此守候已不知有多少年,时间长得,连我自己都已记不起,甚至连活人见得都已不多。”

  李逍遥在黑暗中抚摸着剑身,神情已落寞到极点,他未开口,一个字也未说。

  良久,无名之人幽幽叹出一口气,缓缓道:“我已不知在黑暗中沉静了多少个日夜,也已适应这种环境,而且双眼也已可视物。若是一根针落在地上,我都可以轻易将它拾起。而……”

  李逍遥突然打断他的话,语气冰冷道:“而我却无法适应这种黑暗,甚至连你是什么样子都无法看清。你身上虽然锁着锁链,但若动起手来,你似是有九分把握可以胜我。而我岂不是一只自投罗网的笨蛋。”

  一阵铁链撞击之声传来,无名之人似已站起,片刻后,淡淡道:“你很聪明,我有一种感觉,你本应早已猜到这一切。”

  李逍遥没有说话,似是已肯定无名之人的猜测。

  又是一阵铁链撞击之声传来,无名之人神情一阵,冷冷道:“你有把握。”

  李逍遥淡淡道:“没有把握,但我知道一句话。”

  无名之人惊讶道:“什么话?”

  李逍遥突然冷冷道:“置之死地而后生。”

  风声,手掌舞起时的风声。铁链撞击之声,四肢挥舞时铁链相互撞击之声。

  血,李逍遥的血,他已忘记自己曾何时流过血。只记得是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个人给过他一个耳光,一个体型彪悍的男人,手掌伸开时有如盘子大,就抡在他脸上,结果一丝血迹顺着嘴角流下。而现在,血依然从他嘴角流出,却是硬生生接下无名之人击在他胸口一掌,胸中依旧翻涌不止,显然已受了不轻的内伤。李逍遥与无名之人动手一炷香后,他才发现无名之人无论是内力或是外功都已达到深不可测之境,无奈之下他只有冒险使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庆幸的是,胸口虽受创,无名之人膝盖与肩胛骨皆已碎裂,已与死人无异。

  无名之人语气中透露出些许沧桑,淡淡道:“你本可以杀我。”

  李逍遥摇摇头,叹息一声道:“人已死得够多,为何还要死。”

  无名之人落寞道:“可我这个样子,又怎会有信心活下去。”

  李逍遥淡淡道:“有信心能在黑暗之中生活数十年之久,你也一定有信心可以活下去。”

  无名之人眼中瞬间闪过一抹精光,忧伤道:“入口在我身后,你已可以进入,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话音已落,他也已将双眼紧紧闭起。

  洞中依旧是洞,不过洞顶每隔十丈便会有一颗夜明珠悬挂其上,光线温润柔和,洞内虽不如白昼,却也有一种天明之感。

  洞内清洁干燥,偶尔还会有一丝凉风吹过,李逍遥忍着伤痛,缓缓向前走去。一盏茶时间已过,除却李逍遥以外,洞内再无一人,似是空荡荡的坟冢般阴森可怕。

  两个红点突兀出现在前方,在莹白色夜明珠光辉下,似是两个滴血的头颅般诡秘吓人。风吹过之时,红点似是也再随风摇曳。李逍遥眉头紧锁,足底生力迅速向前掠去。

  两个巨大的红灯笼挂在一座石门上,风吹过之时不但随风摇曳,却也发出“呜呜”的声响,似是恶鬼的哭号。李逍遥定定看着红灯笼,心中一阵胆寒,红色本是象征喜事,而在阴森恐怖的洞穴中出现两个如此之大的红灯笼,不免让人心生厌恶。

  李逍遥面色诡异,缓步走在门前,两扇紧闭着的石板将他去路封死。左侧石板上贴着一张红纸,红纸上写着一个字“推”。而右侧石板上却贴着一张白纸,白纸上却写着一个字“等”。

  红色本是代表喜庆之意,本是活人在结婚或是喜庆之事时才会用到之物。而白色却能给人一种不祥之兆,但白色却也有着冰清玉洁之意。但此时此刻无论是红色还是白色,都散发着无边的诡异与阴森。

  李逍遥逝去嘴角血迹,淡然一笑,便已抬手向贴着红纸的门板推去。手掌刚放在石板上,还未用力之时,便有一阵机簧弹动之声从门后传来,随即石板也已缓缓向内而开。

  门后是一间房,闺房。被面是红的,床帏也是红的,就连罩在桌子上的桌帏也是红的,这里不但是一件闺房,却也是一间新婚闺房,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位穿着红衣,头上罩着红盖头的新娘子。

  李逍遥站在门口没有动,他不笨,虽然他常说自己是笨蛋,但若是无缘无故闯入一间新婚闺房,岂不是连笨蛋都不如。

  没有声音,甚至连自己呼吸之声都已听不到。他在等,但他却不知道为何要等,也不知要等何人。他只觉得应该等,无论多久都应该等下去。

  当他下定决心要等下去之时,他却眉头紧锁向床边走去。只因他又看到两个字,两个写在脚底石板之上,鲜红如血的字“床边”。他本不应看到这两个字,只因他却在不应低头之时偏偏低下头,不应在挪动脚掌之时偏偏将脚掌挪开,结果两个鲜红如血的字在他深邃冰冷的眼眸中浮现。

  床边只有一张椅子,一张用上好梨花木雕刻而成的椅子,椅子上没有字,也没有红纸。李逍遥本以为椅子上不会存在任何诡秘,待他即将转身之时,一根头发,一根依然飘散着栀子花香掉在椅背上的女人头发跃入他眼帘之中。李逍遥轻轻拾起头发,片刻后淡然一笑,便已坐在椅子之上。

  坐下之时,椅子下面两块青石板突然向下塌陷,李逍遥连同椅子猛然向下坠去,眩晕之感瞬间在他脑中盘踞。四分之一炷香后,一片幽光忽然反射进他瞳孔之中,却是一座水池。李逍遥瞳孔紧缩,双手成掌施力与椅面之上,椅子迅速向下坠去,而他却借反力缓缓向下落去。水池上空空间开阔,李逍遥在距水面三丈时,猛然深吸一口气,身体瞬间凹瘪如一张白纸。有风,虽小,却已刚好将他身体吹起。

  李逍遥如落叶般缓缓落在水池边,吐出一口浊气后,身体便已恢复如初。

  又是山洞,洞内不明也不暗,刚好可以看清身周之物。李逍遥定定看着池中水,水中有鱼,不是很多条,只有一条,一条通体漆黑,身体狭而长似是一柄利剑之鱼。

  风,阴风,从身后传来。李逍遥迅速转身,一条暗道在墙壁中隐现。洞口不大,刚好够一个人通过,风却是从洞口吹出。

  李逍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摇摇头便已向洞内走去。而他却在洞口停下,只因洞口有字,不是一个字,也不是两个字,而是很多字。字只有铜钱大小,密密麻麻镌刻在石壁之上,字很古老,古老到世上已无人可以辨出其意。

  李逍遥伸出手掌轻抚墙壁,他觉得很奇怪,洞壁刻字本就很正常,却为何会有一种无法言明之感。

  李逍遥神情突然一震,手指传来一种异样之感。他俯下身死死盯着手指处一块凸起的石块。片刻后,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手指微一用力,一道石板相互摩擦之声缓缓传来,一道暗门缓缓在他身侧打开。

  晚上七点半还有一章敬请期待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温馨提示:
李逍遥传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全文阅读和李逍遥传奇txt全集下载。李逍遥传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李逍遥传奇 第二十七话 诡异“青龙洞”,神秘守洞人 第二十七话诡异“青龙洞”,神秘守洞人 晚上七点半还有一章敬请期待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求推荐群号32343477谢谢支持 月润,风柔。 2011-08-02 11:18: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