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五话 逍遥绝处逢生,却又踏在圈套之中[解禁]

作者:胡琥麟    更新时间:2011-09-15 19:46:33    状态:已完结
  第三十五话逍遥绝处逢生,却又踏在圈套之中

  在此谢过各位书友支持,今天上架希望各位书友多多订阅以资鼓励。作者承诺,绝对保证质量,不写流水费文。

  血,在水池中,在夜明珠莹润的光芒下闪速着诡异的红色。李逍遥拐过无数个弯道后才到达此地,此时他正站在水池边,看着从洞顶之上一滴滴缓缓而落的鲜红液滴。

  没有味道,风中枯叶的清香也早已不存在,血腥也已不知飘散在何处。血池中冰凉彻骨,寒气萦绕。李逍遥双眉紧锁,缓缓将手伸进血池中。突然一团血雾在血池中炸开。李逍遥面色阴冷,足底生力已然向后跃去。

  “叮”李逍遥双耳微动,迅速躲过无数血滴向右侧掠去。左手轻挥一枚金叶子已然被拾起,收于怀中。

  血滴溅落地面之时,李逍遥却已消失在黑暗中,他要找到一处密室,一处只有‘青龙’才可随意进出的密室。

  “青龙洞”内阡陌纵横,又暗无天日,想要找到一处本就不知道的密室又谈何容易。但李逍遥却已站在密室门前,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找到的,也许……

  密室不大,只有一张桌子四张椅子静立在密室中间。桌上有一杯茶,茶已凉也已发霉,显然已至少半月无人来过。李逍遥将怀中夜明珠取出,落满灰尘的桌面之上赫然书写着一个字。“悔”。而“悔”旁边却放着一缕红丝,却也是出自“红绸子”之物。

  李逍遥双眉紧锁,轻轻将红丝拾起,一根长发却夹杂其中。长发上飘散着茉莉花香,显然是女子长发,但长发被放置此处却绝不会有半月之久。

  突然一道机簧弹动声传来,密室石门瞬间合起。李逍遥神情恍惚间,密室洞壁忽然裂开一条缝隙,一枚三菱透骨镖刺破风声,已然向他胸口刺来。三菱透骨镖刺出之后,裂开的洞壁忽又合在一起。但在缝隙消失之时,一枚铜钱已然从李逍遥手里击出,以闪电之势瞬间刺入缝隙之中。

  李逍遥快速闪身,右手一挥,已然将三菱透骨镖镖衣握在手中。于此同时一声惨嚎从密室外传来,铜钱却已击中出镖人要害之处。李逍遥眉头却紧紧皱在一起,声音很熟悉,似是相识之人。

  镖衣之上系着一张纸条,李逍遥缓缓将其打开,一行血字瞬间跃入他瞳孔之中。“洞内财宝无数,却已人去楼空,日后必将蒸发于江湖。逍遥安息。百里云峰亲笔。”

  李逍遥神情猛然一震,阴寒之气瞬间在他身周缠绕,额头冷汗已如雨点般落下。他已检查过百里云峰尸体,身体已冷,鲜血也已被放干,就算是神仙下凡却也无回转余地。而纸条上血字还未干,显然……

  纸条已缓缓落下,李逍遥脸色却已变得苍白,手指冰凉如寒冰,身体也已瘫软的倚靠在洞壁之上。他已想起惨呼之声为何如此熟悉,惨呼之人却是百里云峰无异。虽然声音可以伪装,可李逍遥相信百里云峰依旧活着,这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奇妙的感觉已不知使他在多少险境中死里逃生。无力,颓废,瞬间栖息在他心头之上,眼神中也已浮满落寞。

  一缕灰尘如随风而落的枯叶般,缓缓落在他手指间,李逍遥突然如被雷击般,迅速跃起身形。待他跃起之时,一阵巨石相互摩擦之声便已传来,无数缕灰尘也已缓缓落下。

  洞顶在缓慢下沉,半柱香后,整座密室便会不留一丝缝隙。李逍遥双眉紧锁,定定看着静立在桌面之上的茶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微笑。无人知道他为何会笑,而他也只是想笑,只是单单想笑。

  李逍遥缓缓坐在椅子上,轻抚手中青黑长剑,而他心中所想却无人可知。他并没有寻找逃出密室之法,只因他已找不到,既然想要将他困在这里,就绝不会再为他留一条出路。也许这一次他却真的会命丧于此。李逍遥脑海中渐渐浮现起出道至今的种种往事,有快乐,有悲伤,有落寞,但每一种其中都掺和着惊险与刺激。

  李逍遥只感觉自己不会这么平凡死去,但他想破头,都未想出逃出密室之法。灰尘已落尽,洞顶也已压至他头部。无奈之下,他只有盘膝坐在地面之上。冷汗已从他额角滑落,不是一滴,而是很多。他突然想要到三菱透骨镖刺出的缝隙处看看,虽然会一无所获,但是……

  李逍遥两只手分别扶在两只椅背之上,掌中生力便已有跃起之势,怎料椅子受潮严重“喀喇”一声左手边椅子便已碎裂散落在地。李逍遥无奈摇摇头,只能单凭右掌之力跃起,便躬身向前掠去。

  还未掠至洞壁,李逍遥突然停住身形,转过头定定看着右手曾抚过的椅子。椅子是上好梨花木雕刻而成,而李逍遥掌中力施加在椅背之上时,就算不将椅子震碎,却也应发出声响,哪怕是一点点声响都是平常之事,但椅子却并未发出任何一点声响,这不禁让李逍遥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李逍遥淡然一笑便已回身来到桌子旁边,椅子并未有特殊之处,而它的四条腿却有一角深埋在地面之下。掌中突然生力,便欲将椅子提起。未动,似是连椅背上之灰尘都未动上分毫。

  此时洞顶已落至椅背之上,不消片刻便会将椅背压碎。李逍遥双眉不禁紧紧皱在一起,突然右手成掌,猛然击在椅背侧面,椅子未碎,却向一旁偏移而去。机簧弹动之声随即传来,桌子顷刻间支离破碎,桌下两块石板缓缓向下凹去。片刻后,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便已出现在他面前。李逍遥突然想起皇上文案下的逃生之路,这条密道似是也是‘青龙’保命之路。

  密道内无光有风,风凉,却夹杂着淡淡血腥。李逍遥双眼瞬间射出一道精光,顺着密道缓步向前而去。待他迈开第五步时,却突然停下,只因扶在洞壁之上的手指间突然传来一丝异样。一处凸起约有铜钱大小,正处在右手中指间。洞壁冰凉,而凸起处却透着一丝温热。

  李逍遥面现异色,思索良久,突然屏住呼吸指尖生力,将突起按下。

  静,没有声音,似是风都已停止。过了很久,李逍遥缓缓吐出一口气,自嘲一笑,便又继续向前而去。李逍遥离去不到半盏茶时间,被按下的突起处,突然窜出一股烟气,烟气无色无味,在漆黑如墨的洞中却也无法感知。

  半柱香后,前方突然射出一道火光,李逍遥面现沉思之色,附耳倾听片刻,确定无人后,足底生力,已然跃至光源处。

  一间房,房内除却插在洞壁内已快熄灭的火把外别无他物。而房间地面之上却留有一串脚印,观其形态,却是一位女人走后留下之印。脚印凌乱,女人似是因焦急而踱步,也似是在等人。李逍遥突然神情一震,双眉不禁紧紧皱在一起,此地乃‘青龙’逃生之路,除却‘青龙’以外似是已无人可知,而这里却出现一位女人。女人必定是‘青龙’最重要之人,‘青龙洞’内除却何敏以外似是已无第二人。

  火把突然熄灭,黑暗瞬间将房间笼罩。黑暗袭来之时,李逍遥顿感一阵眩晕,良久才恢复清明。片刻后,李逍遥突然双眉紧锁,火把已然被握在手中。火把是用桌腿与衣角碎步做成,火焰绝不会持续一盏茶时间。

  风,身形跃起之时卷动之风。洞内虽黑暗,李逍遥却依然如离弦之箭般向前跃去。不论曾在房间内停留的女人是不是何敏,他都要将其找到。既然能出现在密道之中,就绝不是普通之人。

  又是一处火光,在李逍遥瞳孔将其捕捉之时就已熄灭。李逍遥却连瞟都未瞟上一眼,就已越过向前掠去。待越过之时他却突然向后翻起,稳住身形后便已掠身停在已寂灭的火把处,只因他已嗅到一丝血腥。

  夜明珠已被取出,莹润的光芒下,面朝下躺着一个人,人已死,一把利剑从背脊刺入穿胸而出。此人身上衣服竟与马庆无异。

  尸体已被翻转过来,一张秀美的面容瞬间映入李逍遥双眼中。却是一位女人,女人不是何敏,李逍遥不禁喘出一口气,绷紧的神经也已渐渐舒展开。

  李逍遥迅速将女人胸前衣襟撕开,饱满胸脯裸露而出时,一块红绸子却也随着掉出。更为诡异的是,女子胸脯之上在夜明珠的光辉下,也已浮现出一幅图案,却是“欲女图”。

  李逍遥顿感一阵阴寒之气从背脊生气,脑中瞬间变得混乱,所有的猜想与推断刹那间碎裂,他又已回到事件起点。

  突然一声惨呼传来,李逍遥足底生力,已然跃起,迅速向前掠去。这一次他绝不会再让人跑掉,否则几十件大案的主谋将会真正逍遥法外。

  惨呼声渐渐变成哀嚎之音,血腥味也已渐浓。李逍遥出现在拐角处时,前方一锦衣华服之人背对而站,此人脚下趴伏着一位青衣之人。一柄利剑已将青衣人肩胛骨洞穿,惨呼之声却也是他所发出。

  李逍遥眼中瞬间射出数道寒芒,提起青黑长剑便已跃起。锦衣华服之人身体猛然一颤,并未回头,突然挥起手中剑刺在青衣人咽喉处。血未溅出之时,锦衣华服之人便已飞身掠去,两三个呼吸后,就已消失在黑暗中。

  李逍遥紧握手中剑,足底生力猛然踏在洞壁之上,如离弦之箭般迅速向前跃去。

  暗道内并无岔道,绝无躲避之处。可李逍遥却已追出一盏茶时间,不但连锦衣华服之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似是连他的气息都已感觉不到。

  李逍遥猛然停住身形,双眉紧紧锁在一起,眼中尽是疑虑之色。自从锦衣华服之人隐匿在黑暗中之时,李逍遥就未感觉到此人任何气息。而如此长的时间,就算是江湖上一等一的轻功高手,李逍遥却已可将其追上。

  李逍遥欲转身回跃之时,突然一道及极其微弱的流水声被他捕捉在双耳内。足底生力,已然再次向前跃去。

  桥,独木桥。

  独木桥下地下水湍急而过,李逍遥站在桥上定定看着前方光源处。

  此处是一处地下溶洞,溶洞有如山谷般巨大。偌大的溶洞内除却一座茅草房外别无他物。草房设在溶洞最中间,而独木桥却设在草房前二十丈处。

  草房门前插着两只火把,火焰却散发着鲜红如血的光晕。阴风吹起时,火光并未摇曳。

  草房内并未燃灯,也不知是否有人居住。李逍遥拂袖逝去额头冷汗,紧紧握着手中剑,提步便已向草房走去。

  李逍遥突然发现脚下已不再是坚硬的石壁,而已是泥土,但泥土却并不是黑色,而是鲜红如血的诡异之色。

  一团绿光瞬间在李逍遥身侧燃起,绿光之下赫然是一只还在滴着血的头颅。

  李逍遥神情猛然一震,双眉紧锁,紧握手中剑已然极速向草房跃去。

  草房门前,李逍遥面色阴沉,思索良久,突然抬起头,眼中瞬间爆射出一抹寒芒,右手成掌已然向门板击去。

  没有声音,门板竟已碎裂。李逍遥定定站在门前,突然一阵眩晕之感盘踞在脑中,双眼瞬间变得空洞,顷刻间便已倒在鲜红如血的泥土之上,片刻后便已失去知觉。



温馨提示:
李逍遥传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李逍遥传奇全文阅读和李逍遥传奇txt全集下载。李逍遥传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李逍遥传奇 第三十五话 逍遥绝处逢生,却又踏在圈套之中[解禁] 第三十五话逍遥绝处逢生,却又踏在圈套之中 在此谢过各位书友支持,今天上架希望各位书友多多订阅以资鼓励。作者承诺,绝对保证质量,不写流水费文。 血,在水池中,在夜明珠莹润的光芒下闪速着诡 2011-09-15 19:46: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