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二章:夜话(二)

作者:青云1988    更新时间:2011-08-02 00:23:50    状态:连载中
  袁洪沉思了半晌,在组织好自己的语言之后,向袁吉说道:“至于在那些流民之中身穿道袍的人,说实话,也是一群乐于施善的人。他们不仅救助流民中那些饥饿将死之人,也施舍一些符水与那些身有病痛之人,说也奇怪,那些身具病痛之人在喝了那些道士所施舍的符水后,居然病痛全好。我们起先对那些救助百姓的道士也颇有好感,毕竟他们救助了为数不少的百姓。百姓们对他们也是感恩戴德。不想那些道士在救助百姓之后,居然说是他们的师傅大贤良师特遣他们来救助百姓的,百姓们自然也是更加感激那所谓的什么大贤良师。不过那些道士在走后留下一句话,说是他们师傅大贤良师说得。而百姓们对此话也是深信不疑。”说到这,袁洪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袁吉。

  袁吉一听那什么大贤良师后,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炸响了,这大贤良师莫不是那张角?袁吉脸色一变,肯定是了,在这个汉末能够自称大贤良师的除了张角,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而现在那张角还在民间发展势力,可见他此时的羽翼还没有丰满。

  袁吉顿时一醒,见二哥袁洪正看着自己,于是也看着袁洪的眼睛问道:“他说的是什么?”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袁洪慢悠悠地在袁吉耳边小声说道。

  袁吉一听这话,顿时大惊,袁烈和袁洪见袁吉如此模样以为袁吉对这句话的含义有了一丝的了解,所以都面带严肃而又认真地向袁吉点了点头。袁吉当然知道他们二人向他点头的意思,袁吉也早就知道张角所要说的这具名言了,也在重生之前便早知道张角要反。袁吉惊讶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些,而是惊讶于“那岁在甲子”这一句话,准确地来说,他不知道这甲子年到底是在哪一年。按照史书上来说,后年便是张角所率领的黄巾大起义的一年,而这甲子年是不是就是后年呢?

  “那两位哥哥可知道这甲子年到底是哪一年呢?”袁吉向袁烈和袁洪拱手问道,袁吉想确认一下甲子年到底是不是后年。

  袁烈与袁洪听了之后,略显诧异,但也没有想太多,于是对着袁吉说道:“如是没有错的话,这后年便是甲子年了。”

  袁吉心想,果然,史书上所记载的没有错,看来这张角真正的大起义也就是在后年了,不过到时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该做的准备都将在随后的一年中陆续准备好了。就等待着张角所领导的黄巾大起义了,到时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从这些黄巾贼身上谋取一些建功立业的资本。

  袁烈和袁洪二人说完,都露出一丝无奈和苦笑的神情道:“我和二弟下山的时候还对师傅所说的话还有着一丝的不信,不过我们一路走来所看到的,还有所听到的,无不向我们显露着这天下即将大乱的讯息。我们一路穿州过县的,发现已有不少百姓家中侍奉大贤良师张角的名字,而且家中大门上无不用白土书写甲子二字。我等已经确认,乱这天下者必是这张角无疑。而一旦这张角谋乱,天下百姓必然会群起响应,到时便会有席卷天下之势。大乱不远矣。”说到这,两人又是叹息了一声。

  “既然两位哥哥知道这张角将要谋反,何不上告朝廷?”袁吉疑惑地问道。

  袁烈与袁洪苦笑了一声,还是袁烈说道:“如今这朝廷已被小人把持,我们就算上告此事,恐怕也是没人信的,再说我们也不愿意上告朝廷。”

  “哦?这是为何?”袁吉很是纳闷,你要说告发没人相信,袁吉觉得还是很理解的,但是这两位哥哥却不愿意告发,那就让袁吉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一旁的袁洪见袁吉那疑惑的眼神之后,便沉声说道:“如今这朝廷昏暗,正需要一场风暴来荡涤。而按照我们师傅所说,这大汉已有亡朝的迹象了,四百余年已是寿终正寝之时,而天下大乱之时,便有明主出世,也是建立新朝之时。”

  说到这,袁洪看了袁烈一眼,见袁烈面无表情,于是便又叹息了一声继续道:“我和大哥原本是想谨樽师傅之命出山寻访明主加以辅佐,以便将来成就大业的。但是在发现这次天下大乱非比寻常,有席卷八荒之势,而到时这天下将会有不少的世家门阀恐怕将会消泯在这次风暴中之时,我们便改变了主意。我们决定还是遵循上山前的志愿回到袁家,回到老夫人身边,来尽自己的力保护好袁家的一切,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护好老夫人。我们相信凭借着自己的身手,将老夫人带出贼军之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说完之后,只见袁洪脸上露出一副坚定的神色来,而一旁的袁烈也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袁吉听了二人的话之后,不禁有些感慨和动容,于是站起身来向两人拱手施礼道:“两位哥哥高义,请受小弟一拜。”说完之后,袁吉很是真诚与郑重地向两人拜了拜。

  两人见袁吉向自己拜礼,连忙侧过身子,拉住袁吉,急道:“三弟,你这是为何?我等之所以要保护老夫人,只是老夫人将我们当作自己的孩儿,而我们将老夫人当作自己的母亲罢了,你何须谢拜我等?”

  袁吉被两位哥哥拉住,顿时便拜不下去,只得苦笑地直起身来,摇头道:“如今两位哥哥已经在小弟身边,以后便要建功立业去了,没法子在母亲身边保护,而又没有遵循你们师傅之意去辅佐明君,这是小弟之错。”说完之后,袁吉便又要拜。

  袁烈和袁洪又将袁吉拉住,使其拜谢不得之后,微笑道:“三弟不必这样自责,如今我们已是兄弟,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可见外的呢,再说了,我们三兄弟在一起,也是和母亲在一起,今后我们可时时刻刻都在母亲身边啊。”

  说到这,只见袁烈脸色一正,对着袁吉和声说道:“三弟,答应哥哥一件事好吗?”

  袁吉见大哥袁烈说得郑重,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不管是什么事,袁吉都是要答应的了,因为这是做大哥的第一次请求自己嘛,说什么都要满足了啊,于是袁吉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大哥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只要小弟能做到的,必然会答应大哥的。”

  袁烈见袁吉答应的很是干脆,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又看了一旁的袁洪一眼,见袁洪点头之后,接着便转过脸来对着袁吉说道:“大哥希望三弟以后要是建功立业了,在哪里安顿了下来,请不要忘了将母亲大人接过去,那样我们也就更加地放心追随三弟了。要是三弟那一日在任上安顿下来之后没有将母亲大人接过去,大哥请求三弟让我们兄弟二人就一直陪伴在母亲大人身边,让我们一直来保护母亲吧。”说到这,袁烈和袁洪二人立马要双膝跪地。

  袁吉听了袁烈所说之后,心中感动莫名,而见两位哥哥要给自己下跪时,顿时大急,连忙跑将过去将两人扶起,还好,两人还没有跪下,要是真的跪下了,那袁吉的罪过可就大了。

  “两位哥哥怎可如此?快快起来,老夫人是汝等母亲,便不是吉之母亲了?就算你们不说,吉也是要做的。”袁吉正色道。

  袁烈和袁洪见袁吉答应了,同时也被袁吉说得有些羞愧,说得也是,自己的母亲不也是三弟的母亲吗?而且还是亲生母亲,如何不比自己二人更加在意的?想到这,两人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朝袁吉笑了笑,道:“三弟说得是,都是哥哥们关心则乱,希望三弟不要介意。”

  袁吉对着袁烈和袁洪二人微笑道:“小弟怎么会介意呢,两位哥哥关心母亲,我高兴和感动还来不及呢!”

  袁烈和袁洪见袁吉如此一说,都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时一声鸡鸣不知从何处响起,接着便是远处也响起了一阵阵的共鸣之声,此起彼伏,预兆着这天空将要大亮了。

  袁吉三人听着凌晨之中所传来的鸡鸣之声,皆是默不作声,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晨出时的一丝宁静,之后三人同时睁开眼睛,相互看了一眼之后,都不觉得微笑起来。

  “三弟,这时辰恐怕也是不早了,鸡鸣也就是天要亮了,咱们今天就到这吧。你还是回房去休息吧,等你一觉醒来的时候,我和大哥就把挑选好的亲兵亲自带到你面前。”袁洪拍着袁吉的肩膀微笑道。

  一旁的袁烈也是笑道:“二弟说得对,三弟与我们不同,我们乃习武之人,对这睡眠已经不是怎么在乎了,也不会觉得很是疲乏的。倒是三弟肯定没学过什么武艺,可能就有点吃不消了,三弟还是先去歇息去吧。”

  说实在的,袁吉和这两位哥哥喝酒聊话了一个晚上了,也真是有点疲乏了,这眼皮子很是不争气地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袁吉也不和这两个精力旺盛得有些变.态的哥哥矫什么情了,很是干脆地向袁烈和袁洪拱手施礼道:“小弟我还真是有些乏了,那小弟就先在这给两位哥哥为小弟选汰亲兵道谢了,我这就去休息了。”说完之后,袁吉便转过身来,摇晃着脑袋向着老夫人早已给他安排好的卧室走去。

  身后的袁烈和袁洪望着袁吉那摇晃的身子,不禁无奈而又苦笑的摇了摇头。一旁的袁洪喃喃自语道:“三弟可是真性情啊,与三弟结拜也许是我这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吧,唉,对于师傅之命,也只好违背了。”

  习武之人,一般耳力与目力都是远超常人的,袁洪的自语之声虽小,在普通人的耳中可能还听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一旁的袁烈怎么可能没有听清楚呢?

  袁烈目不转睛地看着袁吉的背影,也没有回头看袁洪一眼,只是嘴角含笑道:“我们这个三弟可不简单呢!母亲将我们二人安排到他的帐下效力的时候,我便发现他就在有意在接近我们了,和我们结拜也只不过是想通过兄弟之情来拴住我们的心罢了。不过我承认,他成功了。”

  “大哥为何如此说,难道三弟和我们结拜不是真心实意的吗?”说到这,袁洪一脸惊异地看着袁烈。

  袁烈见袁吉的背影已经消失时,便缓缓回过头来,看了袁洪一眼之后,又将自己的眼睛望向远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道:“开始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看不出任何真心结交的意思,只有利用之意罢了。不过之后我却发现他的眼神忽然有些闪烁,似乎出现了一丝泪花,呵呵,也许是我看错了吧,在那一刻,他的眼中充满了真诚,是真心要和我们结拜了。”

  袁洪听了袁烈所说之后,沉思了一会儿,道:“三弟之所以有这么快的转变,莫不是被我们和母亲大人之间的亲情所感动了?当时的情况也只有这种解释了,要是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三弟可真是一个重情之人啊。”说到这,袁洪不禁又感叹了一声。

  “二弟说得没错,三弟的确是一个重情之人,从他到看到我们和母亲大人的亲怀被感动,就真心开始和我们结交之中便可以看得出来。我们追随三弟,以后和这样一个重情的三弟一起驰骋天下,岂不快哉!”

  “大哥说得是,以后和三弟共事,我们便自在许多了。”一旁的袁洪高兴地说道。

  “不过我有些担心,像三弟这样重情的人,恐怕以后很难成就什么大事啊,当年的项羽可不就是一个重情的人吗?其结果又是如何?”袁烈有些担心地说道。



温馨提示:
东汉袁氏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东汉袁氏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东汉袁氏全文阅读和东汉袁氏txt全集下载。东汉袁氏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东汉袁氏 第三十二章:夜话(二) 袁洪沉思了半晌,在组织好自己的语言之后,向袁吉说道:“至于在那些流民之中身穿道袍的人,说实话,也是一群乐于施善的人。他们不仅救助流民中那些饥饿将死之人,也施舍一些符水与那些身有病痛之人,说也奇怪, 2011-08-02 00:23: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