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一五章 对薄公堂(下)(请订阅)[解禁]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2-03-19 12:27:43    状态:已完结
  “两位师兄,先别动怒,等会冰儿来了,事情自有分晓。”这时,杀气逼人的守缺开口了。

  听到守缺开口,翠柏这才悻悻地坐下,青松也不悦地猛拂衣袖坐了下来。

  数息之后,秦忆感觉有人进入殿中,这才徐徐睁开眼睛。他起身向青松行了一礼,然后垂目静听下文。

  “殿主好,众位长老好。”阴煞梁冰走到秦忆身旁,向上方五人行礼问好。

  守缺等人并未多说,直接让阴煞将事情说明。秦忆冷冷地看着阴煞,想看看她到底要怎样生编乱造,将自己说成谋杀同门的万恶不赦之徒。

  见秦忆盯着自己,阴煞面容平静,神情并无半点变化,她说道,正月初八那天,她外出办事,不料却看到吴鹏与五师弟尾随秦忆。心想吴鹏与秦忆之间的恩怨因她而起,便想出言阻拦,没料到她刚想现身,秦忆便一闪消失不见,紧接着,吴鹏二人也加速离开,她因初入筑基速度不及吴鹏二人,只能全速向他们消失的方向追去。

  谁知一连飞了数万里,她才重新感觉到吴鹏二人的位置,刚刚飞到视线之内,她便看到一只丈许长的火红朱雀正在不停地攻击五师弟,只听五师弟口中惊恐地说道:“秦师弟,莫非你真要置我于死地?”

  然后便听到秦忆说:“你们既然伏击于我,哪还有脸称我做‘师弟’?既然落在我的手里便难逃一死,莫非还要留你与我为敌不成?”

  说完,她便看见秦忆猛地一指朱雀,朱雀便如红色闪电般掠向五师弟,一个火球便将五师弟烧成了灰烬。

  说到这里,阴煞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调息了片刻才重新将平绪稳定下来,然后接着说道,她见五师弟被秦忆杀死,当时简直被吓坏了,连忙将气息收敛,直到秦忆收好朱雀走远,才踉跄赶回丹霞山。

  回到丹霞山后,她仍然十分害怕,想上报,可又怕没人相信,因为五师弟明明是筑基峰巅修为,又怎么可能被初入筑基的秦忆一招杀死呢?而且这桩恩怨,本来就因她而起,若她上报,但无人相信,肯定也逃不过被秦忆杀死的命运,所以她更不敢上报。

  直到不久前,她才渐渐平静下来,偶尔见到吴鹏与秦忆相遇,吴鹏惊慌失措,才下定决心,要将这件事告之守缺,否则若任秦忆这个“杀人魔王”呆在丹霞山,肯定会有更多的同门要惨遭毒手……

  在阴煞讲述的过程中,秦忆并未打断,只是冷笑着看着她,仿佛她所讲述的完全与自己无关。

  “秦忆师侄,你可有什么要说?”阴煞说完之后,守缺正想开口,坐在最左侧的青松便率先向秦忆发问。

  秦忆向上方众人行了一礼,说道:“五师兄确实是被我所杀,但梁师姐所说有许多偏颇之处,因为我当时已被迫入生死边缘,是在无奈之下,才用秘术将他杀死,并非用什么朱雀杀的。而且我与五师兄的神识范围都远超于她,她又是如何瞒住我俩进入目视距离的?”

  秦忆说完,阴煞并未反驳,守缺与其余四个长老交流了一下目光,冷冷地道:“冰儿自小得我传授独门法决,你不能发现十分正常,虽然事端是对方挑起,但你在占尽上风、对方讨饶的情况下仍将他杀死,说明你心术歹毒,其心可诛,就算当场将你处死,也是罪有应得!”

  “哈哈哈哈……”看到守缺果然不问青红皂白便将罪名强安到自己身上,秦忆不由怒极而笑,守缺、翠柏等三人见他如此“猖狂”,纷纷入出灵压,对他身上压来。

  他强撑住三人汹涌而来的灵压,咳着血看着青松,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够了!”青松拍案而起,一闪来到秦忆身前将三人的灵压挡住,向上方怒目而视道:“不给争辩的机会,就强加罪责,公义何存?此前他与吴鹏交恶之事,仍是由我亲手处理。当日吴鹏无礼取闹,公然挑衅,他虽然违返我的指令出手伤人,可并未伤到吴鹏一丝一毫,下手极有分寸,以他的理智,我绝不相信他会连这点利害关系都想不明白,做出如此狠辣之事!”

  青松话音刚落,便又有两个结丹修士联袂进入执法殿中,刚入殿,其中一个便大声附和道:“秦忆向来稳重冷静,我们两人也不相信他会做出如此不顾后果、如此歹毒之事,还请守缺师姐勿要轻率决断,伤了好人性命,否则在掌门面前,师姐只怕不好交待!”

  来的二人,正是秦忆的大师兄展鸿与三师姐夏雪,虽然按规矩应该称他们为师叔,但因为同在闲云门下的缘故,几人关系十分亲近,私底下一直以师兄弟相称。

  见二人总算及时赶来,秦忆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此事最终难以善了,但只要不危及性命,他就不会太在意。只要不被判定为恶意杀害同门,就算算作失手杀人,无非也就是受点责罚,没什么大不了的。

  守缺按下火冒三丈的翠柏,一改之前气势逼人的模样,轻声细语地问道:“那依两位师弟之见,该如何处置?”

  “该如何处理,那是师姐的事,只要师姐秉公办理,我们自然不会强加干涉,否则就算是闹到太上长老面前,也要将此事问个清楚明白。”夏雪俏脸如霜,冷冷回答了一句,然后轻移莲步走到秦忆身边将他扶起。

  听夏雪答完,守缺的脸蓦地变冷,身上气势毫无保留地放出,朝夏雪二人喝道:“那我就秉公处置,请问师弟师妹,擅闯象征我丹霞山公正、权威的执法殿,该当何罪?”

  “轻则闭死关三年,重则外出历炼十年,处理完此事,我们二人甘愿受罚,师姐不必顾左右而言他,请速速公断好此事,我们二人也好尽早接受责罚!”展鸿静静地与守缺对视,目光坚定,丝毫未将自身受罚之事放在心上,令秦忆又是感动,又是过意不去。

  见展鸿这般说法,青松连忙出言为其免责,说他们二人心系同门安危,冲撞执法禁地情有可原,按门规,只需闭门思过半年即可。

  守缺并未在此事上纠缠,又分别询问了秦忆与阴煞二人数遍,可二人各执一词,谁都拿不出有利的证据,她毫无疑问地偏向阴煞的说辞,最后迫于青松与展鸿、夏雪以及另一位女长老的压力,将秦忆定罪为:“防卫过激”,罚他去古郑国东南云、藏等数州负责监视古赵国与古钱国的动向。

  对于这个结果,展鸿两人虽然仍不满意,但也勉强可以接受,再加上秦忆也表示可以接受,所以两人并没有再作争辩。

  秦忆劝住二人后,上前一步,对守缺说道:“长老,作伪证者,该当何罪?”

  见秦忆这般不知死活,守缺等三人脸色同时变得十分难看,而青松、另一个女长老、展鸿、夏雪全都露出赞赏之色,那个女长老抢先答道:“作伪证者,罚禁口十载,且永不录用为长老以上的要职,以匡正公义!”

  “梁师姐称她进入视线距离,我与五师兄都未发现,实在难以令我信服。虽然当时我们二人在作殊死搏斗,有可能降低对周围环境的警惕,但也不至于达到全无所觉的程度。所以我斗胆想请梁师姐重新示范一次,在我毫无知觉地情况下,进入视觉范围?”女长老说完,秦忆便不卑不亢地发问,令阴煞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杀死五师兄一事,秦忆本无过错,只是苦无证据证明自己是被迫杀人,只能领罪,但他又岂愿平白遭人诬陷?从阴煞说五师兄是被他用朱雀杀死一点便可肯定,阴煞当时绝不在场,她的一切说辞,不过是通过吴鹏的述叙编造而成,因此他有十足的信心,阴煞绝无可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到视线距离,也就是三十里之内。所以自然要利用这一点,让她也偿偿被罚的滋味。

  他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又有青松等人在一旁见证,守缺等人以及阴煞虽然万分不愿,也只能答应他的要求,在翠柏强力攻击他的情况下,让阴煞展开法决潜入。

  为了增加秦忆的难度,翠柏自然是落力的表演,每一击都恰好达到秦忆所能承受的极限,若秦忆不用全力,就会落得重伤收场。

  在这种情况下,秦忆当然只能竭尽全力闪避,丝毫也不敢分心,心神之专注比之当日与五师兄撕杀有过之而无不及,神识探查的范围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可阴煞先后偿试了三次,结果毫无悬念。每一次她刚刚潜入到八九十里之内,便被秦忆锁定将她方位大声报出,众多结丹修士自然知道他所说无误,三次之后,青松等人全用异样的眼神看守缺。

  被秦忆这样当众打脸,守缺面子丢光,但又发作不得,只得装模作样地训斥了阴煞一顿,然后“大公无私”地宣布,念在阴煞以前除恶有功,此前从无过失,从轻发落,禁口三年。而对于“永不录用为长老以上职务”一条,只口未提。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一一五章 对薄公堂(下)(请订阅)[解禁] “两位师兄,先别动怒,等会冰儿来了,事情自有分晓。”这时,杀气逼人的守缺开口了。 听到守缺开口,翠柏这才悻悻地坐下,青松也不悦地猛拂衣袖坐了下来。 数息之后,秦忆感觉有人进入殿中,这才 2012-03-19 12:27: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