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一七章 血色浮屠(下)(请订阅)[解禁]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2-03-23 08:41:51    状态:已完结
  可他方才肆意虐杀凡人的行径已深深地激怒秦忆,秦忆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又怎会任他轻松逃掉?一感受到他战意消退,秦忆便用血祭之法祭出火凤剑与鲲鹏翅,如附骨之蛆死缠不放,非要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数息之后,合围而来的众人越来越近,凶残修士大怒,大吼着往血色浮屠上一拍,一阵蒙胧的血光射出照射在他身上,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而血色浮屠的气势却成倍地增长起来。

  等他变得如裹着皮的骷髅一般时,他发出阵阵恶心的叫嚣,干柴般的手指往血色浮屠上一点,漫天的掌印凭空生成,倾刻便将秦忆牢牢锁定。

  虽然每一道掌印的威力远不及之前那道,但数量太过恐怖,只要被击中一次,其它掌印必定悉数正中,那秦忆定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知道对方势必要逃走,不可能再跟自己纠缠,秦忆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将雷动九天展到极致,竭力避开漫天掌印的攻击。

  虽然每次都成功避开,但无数掌印击空后对碰在一起爆开,产生巨大的冲击波,令空间之力猛烈震荡,雷动九天受到极大的限制,时刻有丧命的可能。

  可就在这种恶劣的局面下,秦忆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就在雷动九天绝无可能闪开掌印时,畜势已久的鲲鹏翅上蓝焰猛地一闪,他突然出现在凶残修士前方。

  凶残修士哪能料到会是这种局面?嘴中发出声声怪叫,血色浮屠上血煞之气猛地一涌,一个巨大的掌印又向秦忆头顶拍来。

  数度交手下来,对于凶残修士的手段秦忆已了然于胸,自然所有防备,凶残修士刚刚发出叫声,他的雷动九天就已作好准备,等血色掌印落下时,他已提前闪出,如此一来,掌印虽快,但始终慢上一拍,而他的攻击却如狂风暴雨般向对方攻去,令对方不得不竭力应付。

  直到这时,影身才从漫天掌印之中脱身出来,极速向凶残修士杀来,与他同时攻到的,还有其他合围而来的修士。

  众人还没到,各自的攻击便已先声夺人的攻来,凶残修士被一团突然出现的雷丝粘住,身形突然一顿,紧接着便被数道火凤剑光斩中。

  剑光斩在凶残修士身上,发出声声金属碰撞之音,他发出声声惨叫,闪入浮屠之中,浮屠一荡,血煞之气狂涌而出,在空中一晃,幻化成十三道虚影,转瞬即消失不见。

  “这位仁兄,好身手!”秦忆正欲展开追踪之术追击凶残修士,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面带微笑向他问好。

  令秦忆诧异的是,众人竟然个个都实力惊人,白衣胜雪的少年看来不过十八九岁,可修为竟毫不弱于凶残修士。

  虽然修仙有驻颜之效,可想要将容貌保持在二十岁以下非常困难,唯有十余岁筑基,三十余岁结丹方能做到,比如极乐宫的老祖凌云,便是以天纵之资在三十四岁时成功筑基,所以数百年过去,至今仍是十八九岁的模样。

  这个白衣少年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却是无限接近结丹的修为,年纪绝大不到哪儿去,可见其天资,肯定也达到了惊人的地步,甚至还在任啸林等人之上。

  更奇怪的是,他身边的数人也全都不俗,实力虽然比他略有不及,但全都远超筑基巅峰,而且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余岁,可见实际年龄也不会太大。

  虽然秦忆极想将凶残修士斩杀,但也知道现在追上的机会渺茫,于是便止住身形,与对方交谈起来。

  一番交谈之后,秦忆了解到白衣胜雪的少年叫司徒云飞,出自元州秘雷宗,此前一直在门派中潜修,今年才破关而出,他身旁的众人,皆是四州各门的一时俊彦,年纪最大的也不到四十岁。

  既然对方坦诚相交,秦忆自然不好隐瞒身份,于是现出真容,将身份来历坦然相告。

  正在几人交谈甚欢时,又有数个修士赶来,其中一个身着红袍的壮硕少年表情甚是懊恼,口中大骂不停,大意是又被灭绝人性的凶残修士给逃了。

  红袍壮硕少年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修为竟与司徒云飞不相上下,同样是天纵之资之辈。

  红袍少年身边的众人同样不俗,其中最强一人在厉铭的记忆中印象深刻,因为此人正是他的大哥——筑基天榜有名的厉铸。

  众人目的一致,自然要相识一番,红袍少年叫血浪,是血灵宗的,他的情形也与司徒云飞类似,此前一直在域外游历修炼,年内才回到血灵宗。他身边的人也全是云、藏、冥、元四州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其中有一个剑修是奕剑阁的,一听秦忆之名,马上毫不掩饰他的敌意,但众人都劝他冷静,令他发作不得,最后拂袖而去,令场面十分尴尬。

  这时,显得八面玲珑的厉铸笑道:“众位兄弟,何必为这点小事而不快?来来来,在这雷霆郡我厉某也算是半个地主,各位不如随我去厉家堡痛饮几杯,以庆相交,如何?”

  在厉铭的记忆中,厉铸绝对是枭雄般的人物,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以厉铭的天纵之才,也曾长时间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若不是父辈护持,只怕早就死在这个亲大哥手上。

  对于这种人,秦忆不可能有什么好感,所以一见到他,便起了戒备之心,等他邀众人前往厉家堡做客时,戒备之心便更盛。

  虽然厉铸来自翼州,但厉家堡确实是厉家的分支,他的确算得上是地主,此情此景之下,邀众人去厉家堡作客,实在是最正常不过,所以众人都爽快答应,秦忆也不好扫兴,便随众人一同前往。

  因为众人年纪相仿,而且又全都少年得志,所以一路上指点山河,畅谈百艺,虽然难免有些交锋较量之意,但总的来说,还算相处融洽。

  秦忆本来是随遇而安的性子,虽然对厉铸所有防备,但本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想法,也放开心怀,与众人交谈,以他出众的亲和力,自然很快就博得了众人的好感,至少表面皆是如此。

  在谈天说地之间,一行人不知不觉来到了厉家堡。厉家堡所有城墙、道路、房屋全用灰色或黑色的石料建成,虽然看起来气势不凡,但偏于阴沉压抑。

  可进入到院落之内,却又马上色调大变,繁花似锦,金碧辉煌,里外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深刻印象。

  见厉铸带客人回来,厉家堡的下人们奔走相告,厉铸带众人来到一间豪华大厅,请众人在镂花镏金长桌前坐下。众人坐下不久,酒菜便如流水般送上,无一不是古郑国最有名的珍淆。

  苦修清苦,唯有杯中美酒可以常伴,所以修士大多好酒,就连秦忆也不例外。虽然心怀戒备,但他料想厉铸不至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就与众人畅谈痛饮起来。

  各人虽然都很年青,但全都见识不凡,所以对于古郑国境内之事可谓无所不知,谈着谈着,不免便聊到域外入侵的事情上来。

  对于混乱原上三国的所作所为,众人都显得十分激愤,说得激扬之处,都恨不得马上前去混乱原,与混乱原的修士一起,对抗三国无耻的侵略。

  在这种氛围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是深夜。

  此时众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秦忆也不例外。重重地与司徒云飞碰了一下,正举杯欲饮时,突然一阵幽香传来。

  闻到这股幽香,秦忆的酒意马上消退,他仍作出一副醉眼迷离的模样,一口将酒吞下,实则酒刚入口,便被他用灵力重重裹住,片刻之后,酒中一些奇异的成份便被他用灵力如炼丹般炼化。

  如果不是拥有厉铭的记忆,今晚他肯定要着道。这股幽香并无不妥,乃是幽昙花的香气,闻之能使人神魂清醒,有很好的醒酒提神的功效,所以不少家族宗派,都兴栽种。

  这酒也没任何问题,全都是采用各种对修士大有益处的灵药精华酿制,不但味美香醇,而且还有增长修为的效果,算是难得的佳酿。

  可外界不知的是,厉家这种知名的美酒,一旦与幽昙的清香碰到一起,便会令饮者产生强烈的幻觉,极易被人催眠控制。

  秦忆本想通知众人,但因对众人根底知之甚浅,无法确定谁可信任,只好作罢,先静观其变再说。

  又装作迷醉的模样与众人狂饮了个余时辰之后,厉铸突然摇晃着走到他身边,举起酒杯,在他眼前不停的晃动起来。

  在旁人看来,厉铸不过是酒醉失衡,但秦忆却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厉铸摇晃酒杯其实是一种独特的催眠之术,在厉铭的记忆中,对此知之甚详。

  秦忆跟据厉铭的记忆,感受着厉铸神识中传来的意念,模拟出被催眠时应该出现的种种迹象,然后大声对众人告罪,声称内急,要外出方便。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一一七章 血色浮屠(下)(请订阅)[解禁] 可他方才肆意虐杀凡人的行径已深深地激怒秦忆,秦忆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又怎会任他轻松逃掉?一感受到他战意消退,秦忆便用血祭之法祭出火凤剑与鲲鹏翅,如附骨之蛆死缠不放,非要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数 2012-03-23 08:41:5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