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章 神秘遗迹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7-06 20:20:18    状态:已完结
  对于昊长存的提议,张小花、萧月儿二人自然是万分乐意。于是五人各自跨上墨鳞狼驹,借着闪电的光亮寻觅起来。

  不想这周围恁是没有任何建筑,除了树林还是树林,连个能遮雨的山洞都没有。几人在山林中转了半天毫无所获。

  春初本就是寒冷季节,加上浑身湿透,虽然几人体质远超常人,身体还是被冻得发麻。加上天黑分不出方向,也不知道跑离据点多远。雷雨却还是无休无止地下着,不由得有些焦急。

  祸不单行,在又一道闪电落下后,秦忆汗毛突地一竖,他知道被妖兽盯上了,而且数量还不止一只。呛地抽出长剑,秦忆趁着雷光向几人打了个手势,五人突然加速向前跑去。

  雨水早已将林中枯叶腐烂后留下的松土浸透,墨鳞狼驹在半尺深的烂泥中,深一脚浅一脚奔跑,好几次,差点有人连人带驹一起滑倒。

  妖兽越追越近,若不是如此恶劣的环境,几人也许还有几分胜算,但在这种情况下必败无疑。

  “难道真的只能拼死一战?”秦忆几人都在思量。

  就在转过一片山角之后,地势突地往下一沉,五人五驹连飞快地向山谷中滚落下去。

  那几头尾随而来的妖兽,追到山角处突然停了下来,几次跃跃欲试想冲下谷中来,最终像惧怕什么似的,只是守在谷边。

  几人都聪明过人,看这情形,哪还不知道有古怪,本来不想乱闯,但不到百米外咆啸的妖兽,让他们头皮阵阵发麻,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往谷中探去。

  唯有穿过山谷才能逃脱妖兽的纠缠,好在山谷并不大。走了不到半里,看着眼前几十丈高的峭壁,五人相视苦笑。苦苦逃亡,却入绝境,老天真是开了个好大的玩笑。

  事已至此,生路只能用血来拼了!几人在峭壁下一个凹处,坐下调息,回复最佳状态以应对接下来的血战。

  天上雷声愈来愈大,不停有泥土碎石从峭壁震下,吓得张小花萧月儿发出阵阵惊呼,哪能静得下心来打坐调息。

  突然天空亮了起来,众人只见翻滚的云层不断向中间汇聚,云层间电光向外不断延伸,而最中间处毫无征兆地出现一团刺目的光亮,然后一道巨龙般的闪电,笔直向几人所在的山谷炸来。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几人只觉得地动山摇,然后不停听到石块撞击发出的“呯呯”声,然后耳朵里嗡嗡乱叫,像失聪般听不到半点声音。

  那几只本守在山谷边的妖兽,早已被吓得不见了踪影,雷雨也突然止住,乌云散尽,阳光普照。几人在险象环生后,总算逃生有望,不由都长吁了口气。

  几人重新回到谷中,眼球却不听使唤,被峭壁下露出来的巨洞吸住。

  这个洞穴很明显是人工凿成,乌黑洞壁上泛着青绿的莹光,四周刻满古朴粗犷的雕塑,隐约能看见底部。

  沉默了半天后,张小花率先开口道:“小心一点,应该没事,忆哥哥、小木头、大块头、月儿姐姐,我们进去看看好不好?”

  众人不理她,把目光投向了秦忆。秦忆本也是好奇贪玩的秉性,虽然历炼后有所收敛,终究本性难移,便带着四人慢慢往洞中探去。

  虽说无数年不曾有人走过,洞穴中却非常干爽,没有丝毫异味,洞穴不是特别大,高三四丈的样子,深也不过十来丈,每隔丈余,两旁对称摆放着一樽石像,虽然刻划简单,但特点突出神韵十足。

  洞穴正中有一个石坛,其上有一刻满纹络的光滑石盘。几人研究了半天,不知道有何作用,只好作罢,继续向洞底走去。

  借着幽光,几人远远看见洞底同样有一樽石像,虽然风格一至,却明显精致许多。这是一个面容削瘦的老人,目光望向远处,说不出的苍凉。

  转到石像身后,一条通往山壁深处的通道,出现在众人眼前。通道并没有其它出奇之处,只是隔不远,墙壁上会发出一团柔和的光亮,看不出光源的材质。看着如此庞大的手笔,众人心中自然多了几分期待。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福贵险中求已成共视,到了这一步,自然没有退却的道理,秦忆往里看了看,昂首走了进去。

  走了里许,大家陆续在通道中看到不少枯骨,早已习惯了在兽潮中浴血奋战的众人,视若无物,不久,就穿出通道,来到另一个山谷中。不知从何处涌起的浓雾,翻腾着迎面扑来,几人仅能相互可见。

  不久后,几人来到一片竹林中,有一条小溪从竹林中潺潺流过,小心翼翼地通过溪流上的小桥后,众人拾级而上,来到一道牌坊前,虽然看不出全貌,众人却可以肯定它高大磅礴。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不知是谁自言自语的问道。

  “应该是一个古门派或家族的遗址吧!”昊长存想了想回答道。

  秦忆他们有所不知,此刻在迷雾中的一个隐秘的角落,一具完好的骨架上,突然传出一阵波动,两团幽光突然从骷髅眼眶中冒出,然后白雾纷纷涌向骨架,白雾漫漫凝实,像是化作了骨架的皮肉。接着,相同的情影,又在数处上演。

  另一个深潭中,也诡异的冒出一团黑雾,最后跟白雾混合在一起,组成一团模糊的身影,唯一清晰可见的是,一颗干瘪瘪仿佛流着浓水的心脏,一闪便消失无踪。

  秦忆等人探索了不久后,发现这山谷简直就是一个完整的小镇,各种建筑俱全,有些还能依稀判断出当初的功用。走到中心后,就基本没有其它功能的建筑了,只剩下一橦橦由光滑巨石块建成的大宅。

  在这些大宅中,五人逐渐找到一些并没完全被迷雾侵蚀的器物,虽然有些看起来价值不凡,但众人却拿不下这么多,只好捡体积小的收入囊中。

  时间过得很快,天渐渐暗了下来。为了不让猎团担心,为了尽早完成探险,秦忆等人决定分头行动。

  最终五人分成三组,秦忆、张小花一组,张末、萧月儿一组,昊长存一组。

  张末与萧月儿又找好几栋房子,零零碎碎地找到几颗不知名的药丸,时代这么久远,却保存完好,看起来晶莹剔透,想来不是凡品。

  两人正想向另一个房间摸去,远处忽然传来“踏哒踏哒”的声音,在本来一片死寂的宅子中,显得无比刺耳。

  萧月儿如受惊的兔子,本能地抱住张末瘦弱的胳膊,张末拍了拍萧月儿的背,手中长枪缓缓指向声响传来的方向。两人在原地戒备了许久,那声音却又突然停止。一片无形的阴影笼罩着两人,萧月儿紧紧地揪着张末的手,心扑通扑通乱响。

  “别怕,应该是什么小动物。”张末知道害怕也没用,安抚了下萧月儿,继续往下一个房间走去。

  秦忆和张小花却没有遇到什么怪事,一路畅通无阻的扫荡,张小花笑得嘴都合不拢。虽有很多东西不知道用途,任谁都知道,这可是一笔飞来的横财。

  个多时辰后,秦忆与张小花来到一栋很特别的封闭院落前。

  宅子大门紧闭,门前一对栩栩如生的奇兽雕像,气势逼人。秦忆与张小花逐渐靠近,雕像的头脸却总是正对着秦忆二人,令二人止步不前。

  秦忆感觉只要再作寸进,迎接二人的肯定是恐怖的攻击。

  秦忆在安全距离外转换着方位,哪怕远远的站在宅子的墙边,雕像还是跟着转向他所在的方位。

  用力推了推墙壁,墙壁纹丝不动,秋水剑也只能刺出一道浅痕。

  秦忆试着与张小花分开,雕像好像顿了一瞬,紧接着就一只雕像对准一人,就像两只无法移动的恐怖妖兽。

  秦忆全力施展浮光掠影身法,快如浮影,仍然逃不开雕像的锁定。

  “伤脑筋啊。”秦忆摸了摸后脑,感叹道。“看来只有找个东西试试了。”

  一时找不到趁手的东西,秦忆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一个暗红木盒,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放回怀中,猛地将木盒向雕像扔去。

  “咻”的一声,一道光芒从雕像口中射出,中正木盒,寻常刀剑难伤的木盒,冒着浓烟,化为灰烬。

  秦忆松了口气,毕竟是死物,还是有它的缺点,分不清人或物,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门能不能瞬间打开,进入门内后,雕像还会不会追击?秦忆走到攻击范围边缘,将秋水剑慢慢伸入攻击范围,光芒闪起,击中剑尖,一阵巨力传来,秋水剑化作两截,脱手飞远。

  “难道只能放弃?要不要试试那团火焰呢?”

  “忆哥哥快来看。”正在秦忆自问自答的时候,张小花清脆的声音响起。

  秦忆看着眼前的景像,哭笑不得,自己费尽心机,却不如直接单纯的张小花,这墙角处明明是被巨力击出的凹痕,只要花点功夫,肯定能撬出个容人通过的洞来。

  张小花不顾一脸苦笑的秦忆,从靴中抽出匕首,撬了起来。

  一柱香后,两人撬出了一个两尺大小的洞。秦忆弯腰往墙洞内看了看,便趴下身,钻了进去。

  在秦忆两人进去不久后,一道黑影如一溜烟般,也从洞中钻了进去。

  这里总算没有讨厌的怪雾了,只见庭院深深,奇花异草遍布其中,偶有楼台水榭,无一不精雕细琢,独具匠心。

  秦忆两人钻进墙洞后,探索了不下百间房屋,发现每间房都雕花画栋,成设讲究。

  在这过程中,秦忆终于找到了一把重剑,其品质远胜精炼秋水剑,虽然暂时不如秋水剑顺手,但习惯后,威力肯定大胜从前。而张小花却找到了一幅丝巾,质地奇特,上面绣着一幅草木花鸟图,颜色清新典雅,四角各有一字,分别是玉、天、女、心,让她爱不释手。

  穿过一个庭院后,两人来到了一处主殿。

  殿高数丈,一对巨大的刀剑相交,悬于厰开的大门之上,门内一扇高大华丽的屏风,将视线挡住,不知殿内何状。

  两人从屏风一侧绕入,只见殿深数十丈,殿顶无数层悬檐,形成一个有层次感的倒锥形。最里处,一团光罩将一座七层宝塔护住。两壁墙上,有无数暗格。两旁各立九根大柱,直入殿顶,下面皆有巨大石鼓将其托住,柱上刻精细纹饰,其中还有几根缓缓旋转。

  一股无形的阻力弥漫殿内空间,两人每往里走一步,阻力便大上几分,起初二人还能应付自如,行至第三对石柱处,便难再作寸进。右边最近的石柱缓慢转动,上面的纹饰中有不少凸起,闪闪发光。

  秦忆偿试了许久后,决定冒险一试,他将重剑一挥,劈在发光的凸起上,只见所有光点同时一暗,紧接着每个光点中喷出一条光鞭,向秦忆二人缠来。两人闪躲不及,双双被缠死在大柱上,不能动弹。

  一阵机簧声响起,对面墙上数处暗格大开,无数大箭狠狠射在秦忆与张小花脚下,惊起两人一身大汗。还好稍稍偏离,如果射中,两人现在肯定死得很惨。

  见再没有飞矢射出,秦忆努力用重剑剑芒,将光鞭一一斩断,重获自由后将张小花救下。在将所有光鞭削光后,大柱终于停止了转动,那股无形的阻力也降低了三成。

  看着另两根转动的大柱,秦忆一咬牙,拉着张小花就努力前行,不管怎么样,必须想办法让它们停下。

  就在这时,一道幽灵般黑影溜进殿来,黑影胸间,一颗干瘪腐烂的心脏不停搏动,发出恶臭的脓水,从破损处滴落下来,无声地将地面熔出无数黑洞。

  秦忆拉着张小花飞快退到屏风处,与那鬼影对恃起来。二人绕着鬼影不住游走,那鬼影右手一伸,一股黑雾冒出,慢慢凝成一柄乌光闪闪、长近七尺的奇异兵器,飘浮在空中,就像一支放大的巨型捣药棒。

  鬼影朝巨棒一点,巨棒带着一溜乌光,朝秦忆当头砸来,他展开浮光掠影,身法如轻烟般退开,等乌棒偏开后,飞身欺到鬼影跟前,重剑带着长约三尺的剑芒,刺向鬼影那恶心的心脏。

  鬼影周身的黑雾,急速涌向身前,将剑托住,二人心有灵犀,匕首如离弦之箭,从右侧刺向鬼影心房。匕首如正败革,张小花来不及退开,就被一圈黑雾绕住,动弹不得。鬼影心脏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片刻便恢复如初。

  秦忆见张小花受制,心神被夺,鬼影迎头一棒击在他头顶,眼见他便要脑浆四溢死于非命,一层青色火焰,从脑上突地腾起,将大棒一托,力道被消去大半,他被击飞出去。

  在与青火接触的刹那,大药捣乌光一暗,被烧得凹凸不平。鬼影周身黑雾无风自动,大棒重新变成黑雾,没入鬼影中。

  数息之后,秦忆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体内真元疯狂流转,剑尖淡蓝色的剑芒吞吐,从未施展过的杀招——光彩夺目使出,重剑大放豪光,七道颜色各异的夺目剑芒,如突破时空的局限,瞬间射向鬼影。

  鬼影猛地缩成一团,将心脏裹住,被赤橙两道剑芒刺透,留下两个大大的窟窿。

  秦忆一剑将缠住张小花的黑雾击散后,再次挥剑,刺向那团裹住心脏的黑雾。

  雾团飞快地旋转,将重剑荡开,一蓬黑水如钢珠般向二人洒来。

  秦忆来不及闪躲,飞身将张小花扑倒,他背部被数滴脓水击中,快速腐烂,瞬间被腐蚀出一个手掌大的血洞。

  仿佛两股相反的力量在抗争,血洞不断缩小扩大,这种反复带来的剧痛,让秦忆陷入深度昏迷。

  鬼影飘到秦忆上空,正要将黑雾刺入血洞时,他体内那朵神秘火焰从血洞钻出,倾刻间将黑雾化作虚无。

  鬼影发出阵阵尖叫,向殿中逃去,屏风处只剩下生死不明的秦忆二人。

  那神秘的阻力好像失去了作用,鬼影不费吹灰之力,便来到那被光罩罩住的宝塔旁,然后化为一缕缕黑白纠杂的雾气,钻进那光罩之中,接着进入宝塔,不见了踪影。

  不久后,秦忆的身下动了动,被撞昏的张小花苏醒过来。看到秦忆背上的大洞,她急得哇哇大哭,六神无主地将怀中药瓶尽数拿出,把一颗颗丹药向秦忆口中乱塞。水云决真元不要命地向秦忆体内涌去,她片刻便脸色惨白。

  服下众多药丸后,秦忆脸色一时青一时白,气息越来越急促凌乱,背上的大洞却泛着淡蓝的莹光,慢慢愈合起来。

  就在张小花以为秦忆有所好转时,他的身体中风般抽搐起来,七窍不停渗出血水。见水云决真元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作用,张小花将他前襟一把扯开,把怀中的物品一一找出,试图找到救治之物。

  拿着找出的药瓶,张小花犹豫了半天。她隐约觉得秦忆七窍流血,应该是因她胡乱喂药而起,于是放弃了再次喂药的打算。

  将秦忆扶正,靠在屏风上,调息半晌后,张小花慢慢向殿内走去。

  秦忆危在瞬息,往回走的话,短时间之内肯定救不了他,唯有看看神秘的大殿深处,有没有一线生机。

  殿内无形的阻力令张小花无法前行,她将匕首刺入地缝,一点点挪向下一个缓缓转动的大柱。

  片刻之后,张小花肘部、膝盖、脚尖都已磨出血来,再往前一步,便能触到石鼓,激发光鞭,将自己缠上大柱去了。

  她的手掌已有多处割裂,连握住匕首都非常困难,只差一步,这一步却难如登天。

  张口将几颗药丸吞落,她觉得体内如翻江倒海,巨大的药力几乎将身体冲裂,她猛地一跃,匕首击中一个发光的凸起,然后便彻底昏迷。

  如她所愿,无数光鞭像闪电般将她缠住,牢牢绑在大柱上面,无数大箭飞来,射在她脚下,最后一根,如标枪般擦过小腿骨,钉在柱子上。

  入骨的刺痛让本已昏迷的张小花幽幽转醒,紧接着,在体内炸开的药力、真元如洪水般,在气海经脉内肆虐,将她的全身经脉和皮肉撕裂,令她痛入骨髓,却偏偏清醒无比。

  她在柱子上疯狂地吼叫、颤栗。血水从全身表皮渗出,破烂的衣服被染成血色。

  就在身体即将崩溃的瞬间,那块被血水染红的丝巾,突然化作一团绿色液体,没入张小花体内,她再次陷入晕睡。

  而此刻秦忆身上,也上演着类似的一幕,这些不知名的丹丸,蕴含着惊人的药力,远非功法二三层的秦忆与张小花所能承受,唯一的区别是,秦忆至少不必清醒的承受这种椎心刺骨的痛。不过几倍于张小花的丹药药力,又会轻饶了秦忆?

  昊长存心神俱疲,总算将那个诡异的雾人干掉,要不是他无意中触动了某个机关将雾人重创,只怕他早已魂归地府。看了看因锁骨受创而垂下的左臂,昊长存向一张大门内走去。

  房间空中飘浮着数十点萤火虫般的微弱火花,昊长存走动带起的气流,吹得这些火花四处飘荡,好像下一刻就要熄灭。房内像是被大火烧过,房顶四壁一片乌黑,隐隐有被烧融的痕迹,仿佛所有物品被化为了灰烬,地上只余下一只小巧的香炉。

  昊长存用锏将香炉挑起,发现并没出奇之处,通体是灰色不知名的质底,没有任何光泽,他用手弹了弹,只发出几声闷响。他将香炉托在手中,观察了半天,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您的每次点击、每份收藏、每张推荐票都是我前进的动力。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七章 神秘遗迹 对于昊长存的提议,张小花、萧月儿二人自然是万分乐意。于是五人各自跨上墨鳞狼驹,借着闪电的光亮寻觅起来。 不想这周围恁是没有任何建筑,除了树林还是树林,连个能遮雨的山洞都没有。几人在山林中转了 2011-07-06 20:20:1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