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五章 杀人夺宝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7-14 19:00:00    状态:已完结
  秦忆灵力中的无数淡蓝色星点,慢慢没入药液中,不断提升着药材药效。

  等无心花粉达到丹书所需的火侯后,秦忆又将第二味药材附灵草,投入了火焰之中。

  每加入一种药材,对灵力控制的要求便加大几分,因为这些药液精华,只有在成丹最后一瞬才完美融合在一起,才能充分中和催化,才能最终将药效完全发挥出来,并且无过多的副作用。

  这也是高阶炼丹师稀缺的主要原因,高阶的丹药动辄数百味药材,而且有些丹药需要同时炼化数十味药材,要将如此多的药液完全保护好,同时还炼化如此多种药材,对灵力控制的要求近乎变.态。

  到第五味药材的时候,秦忆终于失去了对某股灵力的控制,所有药液腾地一下,全部化为灰烬。

  秦忆已经非常高兴,按丹书中的说法,初学者能坚持到第三味药材才失控,那已是非常高的天份了,而且肯定功法不凡。

  虽然暂时失败了,却已证实了神奇火焰可以代替地火真火用来炼药,相对于其它没有真火的炼气期修士来说,秦忆无异于随身带着个地火源。

  秦忆觉得自己的功法与这神奇的火焰,才是自己能坚持到第五药的主要功臣,他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炼药天份。

  偿试了七八次之后,秦忆已经稳定炼化所有药材,只要能快速稳定地将所有灵力合流,让所有药液完美融合,便可以到那成丹的最后一步固化。

  秦忆小心的观察着十多股从手中流出的灵力流,并让每股都达到最稳定的状态。

  当一切已到能做到的极限后,秦忆高喝一声:“合!”炉盖啪的一声盖紧,所有药液精华瞬间融合成圆圆的一大滴,这一大滴药液精华,在灵力的催动下不断旋转,颜色不断混合变化,最后终于变成透明的淡青色。

  终于可以成丹了,秦忆高悬的心终于放下,这最后一步相对要容易很多,只需要按一定频率轨迹,慢慢将火温降低,最后让药液固化凝成丹形就成。

  当然要想把药效提升到极致,这一步又是最讲究,这便像世俗中煅造完成后的热处理,对品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不过对于秦忆这个拙劣的铁匠来说,他所要求的不过是这东西能用就行,并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当药炉慢慢冷却,一股药香从药炉中渗出来。秦忆将炉盖揭开,一颗青色的圆润丹丸出现在炉底,颜色比丹书图鉴中的要深了许多。

  秦忆见其它一切都如丹书所述,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秦忆调息了一会,将消耗的灵力补充好,又继续练习起来,炼丹没捷径可走,想要成为更高阶的炼丹师,必须得不停地练习以增加成丹率。

  秦忆将数十份药材都炼完已是几天后的事情。

  几天下来,秦忆越炼越奇怪,为什么自己的成丹率会这么高?居然接近五成,也就是每两份药材便可炼出一颗成丹,就是高阶炼丹师也不见得有这么高的成功率。

  丹书中有记载,普通炼药师炼丹成功率一般不足一成,这种最低阶的丹药虽然很易炼成,初练者成功率也不可能到二成,熟炼的炼丹师成功率也只是三成的样子,像秦忆这样一开始就高达五成的成功率,按丹书的说法简直是不可能。

  想不明白秦忆就不去想它,反正成功率越高对他来说当然越好。如果在其它丹药上也有远超其它炼丹师的成功率,他大可用炼药师这一身份在毫无依靠的修仙界立足。

  调息了一会,秦忆拿出一颗纳灵丹,服了下去,虽然丹书中说几乎对炼气中期没有作用,但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炼成的丹药,秦忆可不想浪费。

  等所有药力化去后,秦忆又一次大吃一惊,这纳灵丹虽然不如培元丹,却也足足能抵三日苦修,这与丹书中所述实在相差太多。

  秦忆又试了三颗都是同样的效果。只是到最后那一颗时,他感觉经脉有些胀痛,估计这种丹药只能限量使用。想想这样才合理,若是丹药可以无限制的使用,那怎么会连炼气期都要修炼几十年呢?

  他计算了一下,如果自己每天都按这个数量服用培元丹纳灵丹,只要几个月便能晋升六级。

  若能晋升六级,实力肯定要提升数倍,他真想就在这里闭关苦练。但想一想家人下落不明,只好无奈地放弃这一诱人的想法。

  秦忆将所有物品收入储物袋中,并将山洞的痕迹抹去,离开山洞后,他不想惊动旁人,便尽选了些远离人烟的路径赶路。

  一路所见,也有风影秀丽之处,但更多的是干旱、雨涝、火山、裂谷等极端气侯与地貌,可见天下没有凡人的净土。

  秦忆走了不到半天,便感觉前方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似是有人斗法。

  将狼驹拴好,秦忆向前一掠,展开隐匿术,藏在一棵大树后,又将灵蛇鞭与金色书册都拿在手中,才悄悄地向打斗方向靠去。

  “咳咳……许老黑,你真他妈够无耻,咳咳……自己穷拍不到东西,便藏起来玩阴的,咳……真是把你师父的脸都丢光了!”

  说话的居然是交易会上的那独目古修士,看来他是被谁给暗算伤得不轻,居然连流利地讲话都做不到,对一个巅峰修士来说,除非是伤及根本的重伤,否则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

  “废话少说,既然敢跟我作对,就要作好被弄死的准备。能不花一颗灵石白得如此奇宝,真是一大乐事,哈哈哈哈…………”另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不是那交易会上被筑基修士镇住的黑脸修士是谁。

  秦忆非常矛盾,道义上来说,那姓古的修士刚刚帮过自己,应该帮他一把。但秦忆知道自己实力与巅峰修士有很大差距,如果要多管闲事,很可能连性命都难保。

  秦忆决定先藏在一边看看再说,如果能帮古修士一把那自然是最好,但如果实在没有机会,只能爱莫能助了。

  “别……咳……做美梦了,虽然你偷……咳……袭得手,但也被我用日月梭伤了……咳咳……气海,我便是拼个两败俱伤……咳咳……也要把你一起拉上。”古姓修士艰难地站在地面,看来是已经没办法驭使法器飞行了。

  只见他头顶飘着一大一小两个泛光的中品梭形法器,那大小两梭如太极般转动,只待那许老黑露出败绽,便要雷霆一击。此刻他身上的护罩已经非常稀薄,随时可能破灭,护罩外有一个盾形法器拦在他身前,但有些迟缓,运转不灵。

  那许老黑踏着一片巨大的叶型法器,凌空而立,周身灵力护罩大亮,跟前十多根飞针闪来闪去,却没看到他有什么防御法器。表面上看来许老黑神完气足,倒不像古姓修士说的那般也有重伤在身。

  只见他双手不停掐决,一个个火球凭空出现,排成弧形,数量越来越多,秦忆数了数,竟有三十几个。

  古修士见状,神情变得很难看,往口中投了一颗丹药,全速炼化吸收。

  当火球达到五十多个的时候,那许老黑用灵力操纵着那些火球按某种轨迹旋转起来。

  古姓修士面色一狠,手中莫名出现一张灵力充沛的符篆。在那些火球划过不同轨迹向他闪电般飞来的时候,那符篆“呯”的一声爆开,化作一张七尺高四五尺宽的灵力盾,拦在身前。

  大多数火球如流星雨一般,砸在符篆所化的灵力护盾上,化作无数火星爆开,将四周的树木瞬间烧为灰烬。那激起的漫天火雨煞是好看,只是杀伤力太惊人,秦忆决定敬而远之。

  “没想到你居然有高阶符,我倒要看你用符篆能撑到什么时候?”

  火雨还没完全落下,许老黑面前的针形法器便出现在古修士后颈,他好不容易才用灵力盾挡住,头顶一双日月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激射出去。

  许老黑放出几个火球,挡了一挡,那日月双梭破开火球,击在许老黑的护身光罩上,虽然没能破开光罩,却着实将许老黑吓得不轻。他没想到古姓修士在受了这种重伤后,还能有如此强悍的攻击力,一时大意,差点阴沟里翻船。

  古姓修士见一击不成,马上捏爆一张低阶土行符,一闪钻进土层中,逃得不知去向。

  许老黑哪能容他如此轻易跑掉,一踏那叶片法器,便向某个方向追去,边追边破口大骂,并用针形法器不停向土层中刺去,哪有半点修士的风范,简直就是市井中泼皮流氓的德性。

  秦忆等两人走远后才慢慢跟了过去,目前还没有机会扭转局面,当然不能暴露身形。

  跑了几里,秦忆只见许老黑像是在原地寻找着什么,应该是失去了古姓修士的踪迹。

  “姓古的,我知道你跑不远,我倒要看你能在土中憋到什么时候!不过要是憋死在里面,倒也省了挖坑的功夫,哈哈……”许老黑一见拿古姓修士没辙,便耍起嘴皮子来。

  许老黑在那片区域乱绕,后面竟然慢慢向秦忆藏身的方向靠来。

  秦忆暗呼倒霉,现在也只能祈求他不要再走过来,否则的话,自己的隐匿术可没那么好的功效。

  还好,秦忆感觉就要被发现的时候,那许老黑又往原来的方向走去。

  突然,飞针悄无声息出现在秦忆眼前。

  秦忆来不及格挡闪避,眼看就要被刺成筛子,面前的地面突然拱起,古姓修士一跃而出,用盾形法器将飞针拦住,日月双梭却击在了许老黑的光罩上。

  光罩只抵挡了一下,便被日月双梭刺穿,许老黑勉强用那叶型法器拦了一下,最终还是被日月双梭击中,腹部露出一个血洞。光罩瞬间破灭,他人从空中坠落下来。

  在落地之前,那光罩又从他身上升起,将他护住,只是光罩中许老黑的情形,比古姓修士好不到哪去。

  在这种情况下,秦忆便成了扭转战局的关键。

  许老黑勉力维持着光罩,慢慢向外退去,古姓修士脸露叽讽道:“咳咳……想逃?”

  秦忆闻弦歌而知雅意,立马上前将许老黑夹在中间,同时将金色书册祭在胸前,灵蛇鞭也形如其名,在空中不停扭动,交易会上刚买的金刚护身符,爆出一圈光罩,将秦忆护在中央。

  古姓修士看着金色书册,面露古怪之色,他竟然看不出这金色书册是什么类型的法器,甚至他无法肯定这书册是不是法器。不过想一想法宝那滔天的威势,才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许老黑现在脸色很难看,只要他准备逃走,转身的刹那,很可能被两人的合击斩杀。

  古姓修士怕迟则生变,直接用日月双梭攻了过去,因为心中少了顾虑,此时日月梭的威势大涨,速度大增。

  秦忆见此,也猛地往金色书册中灌入多半灵力,一道比书册略大的光刃呼啸着斩向许老黑。

  许老黑拼命反扑,飞针神出鬼没,一下刺破秦忆的金刚护身罩,就在要刺入秦忆身体的时候,身上蓝焰一闪,将飞针挡住,最后无力的掉落地上。

  许老黑的护罩,在被日月梭先击中的情况下,被秦忆的光刃轻易斩开,旋即许老黑被削成两断,神魂也被古修士彻底击散。

  刚才古姓修士有些慌乱,他以为秦忆肯定会死在许老黑的飞针之下,见秦忆不但没事,反而趁机将许老黑斩杀,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一见秦忆没事,他绷紧的意志一放松,便晕倒在地上。

  秦忆连忙将他扶到一旁,靠在树上。随后在附近找了个隐秘的石缝,将古姓修士背了进去,连忙帮他疗伤。

  古修士身上,有不下二十个两指粗的黑色血洞,不少地方连骨头都被洞穿。

  秦忆边用灵力护住古修士气海经脉,一边在古修士的物品与战利品中寻找起来,但只找到几件法器与符篆,以及两个云团凝成般的小袋。

  秦忆知道,这是典籍中所说的储物袋,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打开。

  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秦忆先用布将古修士伤口包住,然全力用灵力帮他疗起伤来。到体内灵力几利枯竭的时候,古修士终于虚弱地张开了双眼。

  一看自己的治疗有效,疲累的秦忆非常高兴,边忙将古修士平放在平整地面,让古修士别着急说话,便去找了些补身体的食物回来。

  没有工具,秦忆只好委屈三环青火炉,用它帮古修士煮了些青叶肉粥,喂古修士吃下。

  吃过东西后,古修士睡了过去,直到第二天一早才醒来。他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两颗丹药服下后,精神好了很多。

  看秦忆在一旁忙着准备早餐,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对秦忆说道:“小兄弟宅心仁厚,姓古的这条命算是让你捡回来了。”

  秦忆嘿嘿一笑,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回答道:“这是古大叔你命大,先别说这么多,养好伤再说吧!”

  几天后,古修士已好得差不多。他觉得很意外:许老黑的毒蜂刺魂针出了名的阴毒,能伤害神魂,自己的丹药虽有一定的解毒再生之效,但并没有修复神魂的奇效。可现在他神魂完好如初,丹药不该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他问秦忆,见秦忆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说起与许老黑斗法的缘由来。

  原来那天古修士出了周氏家族,刚巧也是向这个方向走,不久便来到了这附近。

  飞着飞着,他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具尸体,便去探查。尸体也是刚参加完周氏交易会的一个后期修士,古修士还曾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虽然尸体上判断不出死因,但他还是留了心。反复观察了四周没有发现,便准备葬了死去的修士。没想到就在他将尸体抱入土坑时,许老黑的毒蜂刺魂针,突然从尸体各处射出,将他全身上下射出十多个血洞。

  他当即用丹药与秘法将伤势强行压下,与从暗出现身的许老黑斗起法来。

  许老黑见古修士已是强弩之末,便想全身而退,于是不硬拼,想用碎刀子割肉的方法,一点点消耗古修士的灵力与意志。

  两人一斗就是好几天,许老黑还是被胜他一筹的古修士抓住机会,击伤了气海。

  到秦忆来时,古修士强行压下的伤势暴发,已经到了崩溃边缘。还好秦忆的出现,给战局带来了转机,不然古修士必死无疑。

  古修士将许老黑的几件法器与储物袋给了秦忆,并教会了秦忆使用储物袋,只等他修炼到第六层,便可用神识控制物品的进出。

  秦忆看着手中叫云浮叶的飞行法器,爱不释手。之前都是用狼驹赶路,有了这件长距离飞行法器,总算可以试试在空中飞行的滋味。

  毒蜂刺魂针虽然阴险,但是效果实在不错,秦忆也好好祭炼了一番。

  各具功效的丹药与符篆,让秦忆的生存能力大增。

  不但救了古修士,还有如此丰厚的收获,秦忆心情大悦。

  又陪了古修士几天,等他实力恢复如初后,秦古二人各奔东西。

  几天的相处,秦忆与古修士亲近起来,分别的时候自然有些不舍,不过每个人都自己的轨迹,只好随遇而安。

  用云浮叶一天大概能飞行千多里,越往南行,天气便越热,光秃秃的石山也越来越多。

  秦忆赶了二十多天路,共经过了八九坐城市,才来到最伏牛城最近的韩家。

  这里地处梁州的赤阳郡烈火城,赤阳郡与伏牛城所在的北陲郡相邻,位于伏牛城的东南方向。

  秦忆头次用法器长途飞行,有些不适,再加上气侯实在太热,累得够呛。在一个小镇外落下,大步向镇内走去。

  小镇约三里方圆,贩夫走卒往来不断,是这百多里内唯一的物资集散地。

  秦忆发现,这个小镇的房子都有双层屋顶,屋顶与墙壁都是浅色装饰,房子四周也都栽着高大的树木,有些房子墙上还长满了藤蔓。

  此地居民的皮肤要比秦忆黑很多,大多带着大沿草叶帽,路边有些小孩只穿一条短裤,如泥鳅般在烈阳下打闹,而路边的狗都趴在树阴里,吐出舌头哈气。

  秦忆口很渴,找了几家人都没讨到水喝,可见这地方水源稀缺的程度。

  秦忆又渴又累,只好运转体内灵力,让自己感觉稍微好受一些,在小镇中心一家酒馆住下,稍作休整。

  他先在酒馆中了解了下此地的风土人情,看看有没有办法打探到有关韩家信息。

  酒馆中的人告诉秦忆,韩家就在小镇东边几十里外的清泉谷。大出他意料的是,一提起清泉谷,这里的居民表情马上变得很神圣,就仿佛清泉谷是这一带的万家生佛。

  以前这小镇方圆百里之内,人烟稀少,生活于此的居民,饮水非常困难,后来正是韩家开山引水,才让一条小河蜿蜒此地,便渐渐兴旺起来。再加上每年毒蚊来袭时,韩家也会散发药烟驱蚊,护这一方平安,因此本地百姓都对韩家感恩带德。

  听了这些人对韩家的介绍,秦忆倒是对这个韩家有了几分敬佩。若真是母亲家族,定要见机行事,尽量和平解决,他决定直接登门拜访。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新人新作,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关爱。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十五章 杀人夺宝 秦忆灵力中的无数淡蓝色星点,慢慢没入药液中,不断提升着药材药效。 等无心花粉达到丹书所需的火侯后,秦忆又将第二味药材附灵草,投入了火焰之中。 每加入一种药材,对灵力控制的要求便加大几分 2011-07-14 1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