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章 玉殒香消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7-19 09:20:46    状态:已完结
  秦忆这时才发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表哥,私底下却非常狠毒。那些囚徒落在他手上,稍有不快,便会用尽手段折磨,看起来轻车熟路,十分老练。

  秦忆有好几次差点现身阻止,但为了查清真相只能放弃,他不由得对已渐生好感的韩家重新估量起来。

  韩家在这件事上非常小心,所有族人口风都很严,秦忆又不想有过多令人生疑的行为,见在韩家无法得到答案,决定再去戈壁中探查。

  秦忆将藏书阁中基础幻阵与禁阵的书籍研究透,了解两类阵法的本质后,终于找到了悄然进入地洞的方法。

  根据阵书中记载,戈壁中的阵法叫镜像迷踪阵,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幻阵,其原理是用一团灵力模拟出镜像,用镜象迷惑视线,这团灵力中有几缕灵力与阵旗相呼应,若是外来者将其触发,阵旗的掌控者便能第一时间察觉。

  秦忆猜测,地洞里面空间不小,也就是说阵旗会离镜像较远,因此两者之间的联系也就不够紧密,会出现间断。只是这个间断非常短,闯入者必须在间断短短一瞬间进入,并将镜像还原,否则便会失败。秦忆没有把握,但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再说。

  这天秦忆像往常一般离开弯月洲,先在荒漠中练习了一会法术,又装作练习飘浮术,在荒漠中不停滑翔起来,见并没有引起其它人的注意,便慢慢向戈壁中央靠去,在离幻像丈余外隐匿下来。

  秦忆先小心地将一缕神识探入镜像之中,见并没有触发镜像中的禁制,便慢慢将更多神识探入其中,镜像的灵力分布一目了然。

  秦忆果然发现,有几缕灵力向内流动,而且每隔一刻钟的样子,这几缕灵力便会出现一次短暂的中断。

  秦忆用投石的方法试了几次,发现这并不困难,他能轻松地在石头落入洞内的一瞬间顺利用灵力将镜像还原。

  一刻钟很快过去,当灵力再次中断的时候,秦忆像狸猫一般,钻入洞内,并瞬间将镜像还原,一切轻松顺利。

  进入地洞后,秦忆先在原地仔细探查一番,才慢慢向下走去。

  地洞后面是一条长约里许的黑暗地道,或许是因为此处离弯月洲不远,外来的修士不可能像他这般轻松地出现此地,地道中竟没有专人防守,秦忆轻易通过地道,来到一个地穴之中。

  地穴并不是很大,中间留有一条通道,两旁有数十个密封的石室,其中一个石室中隐约传来打骂声。

  秦忆仔细听了一会,好像是有韩家的人在拷问囚徒什么东西的下落,那囚徒很硬气,不管韩家的人怎么折磨,他硬是一声不吭。

  不久后,三个人骂骂嚷嚷地从那石室中走出来,向地穴里面走去。秦忆不敢用神识探查,也不敢用灵眼术察看,只能靠灵觉来感应。否则三人里有人神识比他强大,那么他肯定无所遁形。

  三人进到一个石室后,瞎扯起来,说的都是这段时间家族与一个叫羽氏修仙家族的战事。

  秦忆听了一会,终于有了些眉目。原来韩家在一年多以前,便归附了一个神秘的势力,这个神秘势力结丹期修士的数量竟比古郑国三大修仙门派还多。从几人的言语中也可以听出,韩家归附并不心甘情愿,是受这势力胁迫不得已才归附。

  自从归附之后,那个神秘势力便要求韩家去游说其它家族,并为其搜集奇珍异宝。上一次去伏牛城,就是为了游说一个家族。

  之前韩家游说的家族都很识趣,只要韩家抬出这个神秘的势力,都乖乖归顺。没有想到这次去西面羽氏家族游说却出了麻烦,不论韩家怎么利诱,羽家就是不为所动,并还斥责韩家是邪魔外道。偏偏那个神秘势力听说羽家有一件秘宝,令韩家必须把羽家拿下。

  韩家受制于人,迫不得已,只好举族攻打。在那个神秘势力的帮助下,韩家用惨痛的代价换来了胜利,羽家几乎全灭,只有少数人被韩家擒下,收押在此。

  攻下羽家后,韩家怎么也找不到那件秘宝,便想从囚徒口中逼问。刚刚拷打的就是羽家族长的大儿子,只是他非常硬气,虽然天天被拷打,但是死也不说。

  秦忆见目的已经达到,便偷偷溜出地穴,重新回到了弯月洲。

  秦忆已下定决心,一有机会,便要将母亲带离此地,再找机会将父亲救回。

  为了不惊动旁人,秦忆并没有跟母亲说明一切,他相信母亲知道的一定比自己多,所以才会郁郁寡欢,心事沉沉。

  要离开韩家,秦忆首先必须将自己与母亲的本命灵灯偷出,否则除非自己像母亲那样将灵力封印,不然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韩家抓回。

  本命灵灯对修仙家族来说非常重要,韩家更是将灵灯放置在有筑基修士坐镇的韩氏宗祠中,秦忆现在的实力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宗祠,根本不可能。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找机会光明正大地进入宗祠,看看有没有可能将东西偷出来。

  韩家宗祠也位于弯月湖北面,就在韩睿德住所东边不远,平时由一个筑基初期的太上长老坐镇,非是宗族祭祀,少有人迹。

  虽然那儿对外人是禁地,但对于家族修仙者,防护得并不是那么严格,所以韩若欣是那里的常客。

  这一天,韩若欣终于来找秦忆。对于这个天真的小丫头,秦忆非常信任,便直接让她带自己去韩家的宗祠看看。

  把整个弯月洲都当自家后院的韩若欣自然没有意见,想想这么久了,秦忆都没去宗祠玩过,便兴高彩烈地拉起秦忆,向宗祠跑去。

  在进入宗祠之前,秦忆将神秘火焰偷偷放出,然后跟着韩若欣大摇大摆地走进宗祠。

  韩氏宗祠,占地数十亩,外面用高墙围住,只有南面一张大门出入。进入大门,正北面有一座主殿,殿前高处飘浮着“韩氏宗祠”四个光芒大放的金字。

  通往主殿的大道两旁,栽有两列挺拨的常青柏,显得十分庄重。两旁有十余座副殿,分别供奉着除始祖之外的其它影响重大的韩氏老祖。

  主殿供奉的是韩底的始祖,所有韩氏修士死后的灵牌也祭供于此。而灵灯殿便在主殿后方,平时坐镇的筑基长老,便在两者之间的某处秘室静修,宗祠中还有不少低阶修士,负责各项事务。

  除非发生重事,筑基长老不会离开秘室,所以只要能顺利进到宗祠之中,秦忆还是有一线机会将灵灯偷走。

  负责打理宗祠的修士看到韩若欣带着秦忆进来,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她没少来过,这段时间很久没来,这些人反而有些奇怪。而且秦忆深受韩睿德看重,族中多数人都知道。

  两人向众人问过好后,便直接向灵灯殿走去。

  在秦忆与韩若欣刚走进灵灯殿,众人都没留意到一团青色的火焰,偷偷从地底溜进来,转瞬便飞入最近的副殿。

  秦忆终于从众多灵灯中找到了自己与母亲的本命灵灯,却怎么也找不到秦川的。

  心神一动,那藏于副殿的神秘火焰便将殿中木制香案点燃,然后一闪,便消失不见。做完一这切后,秦忆装作漫不经心地四处乱看,而心神却紧紧锁定筑基长老的秘室方向。

  没多久,外面就喧哗起来,看到副殿方向升起的滚滚浓烟,韩若欣吃惊地向外跑去,而秦忆却不紧不慢。

  终于,秘室方向一道人影掠出,秦忆压住内心的慌乱,灵蛇鞭将两盏灵灯卷入储物袋中。而神秘火焰也在筑基长老冲出的刹那,从地底回到秦忆体内。

  在原地停留了片刻,见没有异样,便跟着韩若欣勿勿向外走去。

  两人来到主殿外,只见大门处副殿屋顶上几丈高的火舌喷出,有修士控制着宗祠内灭火的水阵不停向内喷射,有的修士拼命对大火使用水系法术。

  秦忆被那老妪筑基修士看了一眼,忙装作很慌乱的样子帮忙扑火,片刻后又装作被烟呛咳嗽的样子,拉着韩若欣走出宗祠。

  不停有修士向宗祠赶来,就在秦忆俩要安全离开的时候,韩建霖朝两人迎面飞来。他奇怪地看了秦忆一眼,然后对韩若欣说道:“谁让你带他来这里的?这是韩氏的宗祠,怎么能让外姓之人入内?”

  秦忆不想现在多事,便不搭理他,拉起韩若欣便向外走去。

  可是他越是这样,那韩建霖越是怀疑,平时秦忆虽然很少露面,但韩建霖深知自己这表弟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角色。见秦忆要走,连忙将秦忆两人拦住。

  “建霖哥你干什么,忆哥哥虽然不姓韩,但与族人有什么两样,爷爷都说了要将他当家族核心培养,让你跟他好好相处呢!”韩若欣见韩建霖故意找茬,自然帮秦忆说话。

  谁知韩建霖听韩若欣这么一说,更是火冒三丈,手上灵力一转,就将一把中品灵剑祭了出来,大有秦忆两人再动便不惜动手的意思。

  “我敬你是我表哥,不想与你作对,若你非要找事,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秦忆本来对韩建霖便有恶感,见韩建霖纠缠不清,也动了真火。

  “哈哈,我倒要看看是谁给谁留情面,有人称你是族内第一天才,我倒要看看你这第一天才有多厉害!”韩建霖说罢,灵剑直接向秦忆头顶扎去。

  秦忆早有准备,手中灵蛇鞭将灵剑击偏,护身罩从身上升起,云浮叶一闪,人就出现在半空。

  对韩建霖自然无法使用杀伤力过大的青火与金色书页,但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攻击法器,只能凭灵蛇鞭和法术比斗。

  秦忆着急离开,自然不会客气,左手一划,一道气旋便将韩建霖团团围住。

  韩建霖倒也有几分本事,灵剑剑光一闪,将气旋斩开,一个火球快速向秦忆轰去。

  秦忆在空中一闪,轻松躲过,灵蛇鞭脱手缠向韩建霖,右手捏决,往前一推,数十口冰针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向韩建霖扎去。

  韩建霖刚狼狈地躲过秦忆灵蛇鞭的缠绕,冰针便到了眼前。韩建霖闪避不及,数十口冰针射在罡罩上,震得他脸色苍白。

  “到此为止吧!”秦忆虽然火大,但事有轻重缓急,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

  韩建霖脸上无光,怎肯轻易罢休,仗着有金刚护身罩,灵剑与火球同时攻向秦忆。

  韩若欣见两人真打了起来,急得大叫。赶去救火的其它修士也有不少过来围观。秦忆知道若不尽快脱身,只怕事情难以善了。

  他驭使着灵蛇鞭不停在韩建霖头顶盘旋,两手各捏法决,一道光刃与数十枚冰针同时向韩建霖罡罩攻去,金刚护身罩应声破碎,灵蛇鞭恰到好处的一卷,将韩建霖牢牢缠住。

  “干什么,还不将霖儿放下!”二舅韩乐水本来温和的声音此刻变了调,听起来十分刺耳。

  长辈出面,秦忆只能把韩建霖放下。“二舅,我……”

  “不用解释,你表哥技不如你,他自取其辱,你走吧!”韩乐水阴沉着脸,说完拉上韩建霖便向宗祠走去。

  秦忆见总算顺利过关,连忙拉着韩若欣向修竹小筑飞去。“若欣,你先回去,我和我妈有要紧事,谢谢你今天带我参观宗祠。”

  韩若欣听秦忆这么说,十分奇怪,但见秦忆神情凝重,还是乖巧地离去。

  秦忆找到母亲,拉起韩梦惜便往弯月洲外跑去。韩梦惜见秦忆慌慌张张的样子,不解地问秦忆怎么回事。

  “娘,什么都别问,先出了弯月洲再说。”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如果不尽快离开弯月洲,韩家发现灵灯被盗,必然会派人追来,秦忆可没有把握在筑基修士的追踪下安然逃离。

  见儿子这副模样,韩梦惜好像猜到了什么,刚要下决心与秦忆一起逃离,旋即又绝望地对秦忆说道:“忆儿算了,没用的,只要有本命灵灯在,我们俩母子就算是逃到天边,还是会被你外公他们抓住!”

  时间紧迫,秦忆直接将本命灵灯拿出。韩梦惜自然知道这便是两人的本命灵灯,当即大喜,拉着秦忆便向西边逃去。

  出了弯月洲,母子两疾驰了半天,估计韩家一时半会追不上来,秦忆忍不住问韩梦惜道:“母亲,你知道韩家在攻打其它家族对吗?”

  谁知韩梦惜听秦忆一问,便嘤嘤哭了起来,弄得秦忆手足无措。

  哭了几声,韩梦惜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对秦忆说道:“母亲全都知道,其实你外公也是逼不得已,家族所有人的性命都握在人家手上,你外公根本无力反抗!”

  “怎么会这样呢?我看建霖表哥做起事心狠手辣,没有半分不情愿的模样啊。”秦忆不解地问韩梦惜。

  “别提你二舅他们,他们是甘愿认贼做父,家族有这场祸事,便是因为他俩人好高骛远所致!”

  韩梦惜越说,秦忆反倒越迷糊,现在时间紧迫,不是详谈的时候。

  “母亲别伤心,我一定早日将父亲找到,反正现在他们没了灵灯,不可能追踪到我们。”

  “那赶快吧,若再往西跑半天,我想你外公他们便没办法找到我们母子俩了。”

  两人知道,当务之急是逃得越远越好,若能安全逃回两万多里外的北陲郡伏牛城,韩家也鞭长莫及。

  韩梦惜十八岁时就是炼气九层,在家族中都是罕有的天才。可也就是她十八岁外出历练的时候,爱上了秦天,因此自封灵力甘作凡人,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期。

  因为长期封印,再加上此前她强行破封,已经严重伤害身体,所以现在实力反而不如从前,只能免强达到炼气后期。即使如此,跟炼气中期相比,飞行速度还是快出许多,所以不时得帮秦忆一把,他才能勉强跟上。

  “忆儿快逃,有筑基修士追来,若能逃脱,将来还有一线机会救我离开。不要做傻事,否则我们俩全都逃不掉!”刚刚准备回头助秦忆一臂之力,韩梦惜便惊慌失措的对他说道,然后不容他回答,转身就朝后面飞去。

  “不到筑基巅峰,你跟川儿别想来救我,若你们落入家族手中,定会成为助纣为虐的棋子,那我与你父亲就没有半点希望!”

  秦忆拼命向前跑去,心中恨韩建霖入骨,要不是他耽误自己的时间,两母子定可安然逃脱。两人对筑基修士,一点机会都没有,秦忆只能狠下心来继续逃。但想到母亲又要任人摆布,忍不住心如刀割。

  “变强,我一定要变得更强,强得任何人无法伤害我的亲人好友!”向来随性的秦忆,此刻在心中怒吼。

  韩梦惜见秦忆走远,面色马上凄厉起来,她张口将一颗丹药服下,气势如潮水般上涨。就在此时,一个鸡皮鹤发的女性筑基修士向她迎面飞来,正是坐镇宗祠的筑基长老韩雪棠。

  “雪棠姑姑,真不能放侄女的骨肉一条生路吗?”韩梦惜惨笑着向韩雪棠质问道。

  “休要多说,要怪就怪你自己不争气,好好的修士不做,非要去爱什么凡人!”韩雪棠面无表情,冷若冰霜。

  “既然你那儿子已经知道了一切,除非他自愿配合,让大长老用移魂术将记性抹去,否则一切休谈。”

  “既然如此,侄女便只有拼死一战了!”

  韩梦惜脸上凄厉之色更盛。她一边捏决,一边高声吟唱:“以吾命为祭,以血肉为引,怒放百花,飘香万里,命祭术!”

  吟唱声未落,她头顶突有百花争艳,阵阵莹光将花朵映得娇艳欲滴,而她的身体却瞬间化作一团五彩祥云将纷飞的花朵托住。

  “我的愿望是——此人大梦三日!”

  韩梦惜的声音从冥冥中传来,那飘香的祥云与娇艳的花朵慢慢向韩雪棠头顶飘去,而韩雪棠此刻却如被定身般,无法移动分毫。

  “传说中的命祭术,怎么可能,不……”

  韩雪棠如被突然掐断嗓子一般,没了声息,她人却露出前所未有安祥的笑容,酣睡在祥云与鲜花之中。

  “忆儿,别不放心,娘现在正随雪棠长老返回家族,若你到筑基巅峰,便是母子相见之时!”

  秦忆正受煎熬之际,他母亲的声音竟奇异地从脑海中响起,一听母亲没有生命之危,秦忆心中大定,连忙用最快的速度向西方逃去。

  秦忆一连跑了三天,精疲力竭的秦忆还没来得及从云浮叶上落下,便一头掉在一个山谷的草层中,失去了知觉。不久后他储物袋中韩梦惜的本命灵灯无声熄灭。

  昏睡中他又梦到了那个奇怪的世界,梦中他正趴在床上大哭,而床上却躺着一个生机已绝的女人——正是梦中他的母亲。心头一阵刺痛,他竟在梦中昏睡。

  此刻韩梦惜所化的祥云鲜花愈发娇艳起来,竟似刚好开到极致。那飘香的祥云轻轻飞舞,阵阵美妙的乐声从韩雪裳心中响起,如美梦一场的她,张眼茫然四顾,然后如丧考妣般向弯月洲方向飞去。

  韩雪棠走后,那团祥云化作香气,随风飘散,而鲜花却化为各色花瓣,缤纷落下,而秦忆却永远也不知道,母亲逝去得如此绝美。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新人新作,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关爱。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二十章 玉殒香消 秦忆这时才发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表哥,私底下却非常狠毒。那些囚徒落在他手上,稍有不快,便会用尽手段折磨,看起来轻车熟路,十分老练。 秦忆有好几次差点现身阻止,但为了查清真相只能放弃 2011-07-19 09:20: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