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二章 鲲鹏翅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7-21 09:00:00    状态:已完结
  当然,宝鼎决提升非常困难,想要练成没那么简单。而且人的精血非常有限,如过量使用,必然对自身有大害,不到万不得已,秦忆自然不会使用此法。

  修炼宝鼎决心法,需要吸收大量珍贵药材,长期积累方可成功,秦忆目前的条件,并不允许他全情修炼。

  有这种宝典,秦忆自然分外珍惜,一有时间便不停钻研,丹道突飞猛进。

  他也偿试吸收药材修炼宝鼎决,只可惜目前他财力有限,没有足够的灵石购买珍贵的中、上灵药,只能用普通下品灵药修炼,进展缓慢。

  秦忆在学习了其中的一些技巧后,试炼了几炉聚灵丹,不但成品率高达三成多,药效也有不错的提升,这让秦忆对宝鼎决更是爱不释手,日夜精研。

  这一天秦忆正在按宝鼎决中的技巧练习,刘福财走了进来,拉上他便往外面走。

  原来,映月湖每两个月,都有一次大规模的拍卖会,甚至还有其它州的修士特地跑来,淘宝交易。而今天,正是映月湖召开大型拍卖会的日子。

  映月湖的每次交易会,都在专营拍卖、钱庄的盈和楼举行,据说水月居士便是盈和楼背后真正的主人,因此他和其它几位结丹修士,都会为拍卖会坐镇,以确保交易会顺利完成。

  如果确实是价值非凡的异宝,映月湖不但担保交易顺利完成,还会给交易双方提供足够的保护,让双方都能安然脱身,免被杀人夺宝。之所以有些修士才不远万里来参加拍卖,看正的正是结丹修士的庇护。

  此刻,盈和楼称得上人山人海,场面好比俗世赶集,平时难得一见的修士,不知突然从哪里冒出这么多来。

  有刘福财开道,小事根本不用秦忆操心,反正他除了些丹药,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便跟着刘福财直接进了拍卖场。

  这是一个圆形的大厅,空间广大,越往中间地势越低,最中有一突起的拍卖台。拍卖场上空飘浮着不少单独的房间,是给高阶贵宾所用。

  不知用了什么神奇的法术或阵法,秦忆发现,不论他站在哪个角度,只要面对拍卖台,台上的几个修士都是面对他,让他觉得那些修士是单为自己服务,令人说不出的受用。

  拍卖场已有不少人就坐,有的几人相聚畅谈;有的剑拔弩张,说话带枪夹棒;也有不少沉默不语,静待开场。

  那天在客栈门口争斗的两个少年,离秦忆不远,两人对视冷笑,都对对方不以为然。

  不时有气势惊人的筑基修士,在众人的拥簇下,飞入空中的单间。每到这种时候,本来喧哗的众修士便会自觉静下来,以示对强者的尊重。

  又等了半天,拍卖会才正式开始,拍卖台上的主持者先落力地说了些客套话,便开始对拍品逐一拍卖。

  拍卖会第一件拍品,是一件全新的符宝,符中封印的,是一位结丹修士本命法宝的近两成威能。虽然仅能使用三次,但也是筑基期修士的必争之物,所以各个秘室中不停飘出标价玉符,价格很快便飙升到了两万灵石,最终以两万二千灵石的价格,被某秘室的修士拍下。

  后面的每件拍品,起拍价都是五百以上,多数为稀缺的材料或品质出众的中品法器。此时秦忆才明白,自己身上那点灵石,根本不够这些宝贝的尾数。

  刘福财虽有些积畜,但那是开店的本金,动用不得,所以大部份时间,秦忆与刘福财只能做心痒不止的看客。

  秦忆的灵石不到八百块,只够买一件稍好的中品灵器,拍卖会一路下来,并没有价格合适,且秦忆心仪的物品出现,所以他便没有着急出手。

  这时,台上在拍卖的,是一根周身泛着紫光的长链,是一件品质接近上品的中品法器,此物祭出时紫光大放,被紫光照中的人,会速度大减,并被长链实体瞬间捆住,非常厉害。

  不过这长链紫光照射的范围不大,必须近身才能使用,所以只能用来奇袭,若被人提防到,便会成为鸡胁。

  秦忆有些心动,见起拍价只用五百灵石,便亮价了几次,结果价格超出了他灵石的数目,只好作罢。

  就在秦忆有些失望的时候,台上又送上一件拍品,此物竟令他体内的神秘火焰微微地跳动,有破体而出的迹象。

  自从金色书页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哪件宝物能令它产生感应,不由对这件拍品十分期待。

  这是一件深紫披风法器,不知是什么材制所制,看起来非常普通。

  “诸位,这件法器来历无法考究,我们的鉴定师判断其为中器法器,有着非常不错的防御力,因为披风上有一对银色鹏翅绣纹,我们暂称其为鹏翅披风,鉴定师认为此物尚有不为人知的神奇功效,所以起拍价要比普通的中品法器略高,为五百灵石,每次加价二十灵石,可有道友对此物感兴趣?”

  拍卖师见下方修士不解,连忙开口解释。

  虽然拍卖师说此物可能有其它功效,但众人可不认为,连盈和楼都鉴定不明之物,自己有本事鉴定,所以半天都没人叫价。

  秦忆不想引人注意,等到有人叫价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加了二十灵石。

  最初开价的人见秦忆竞拍,竞直接放弃了叫价。看来他是抱着亏本一试的心态出价的,见有人竞拍,风险增大,便果断弃拍了。

  有不少秘室中传出神识,探向披风,想探查披风到底有何神奇之处。不过都马上收回神识,默不作声。下方修士见筑基期前辈都无法看透,更认为披风价值有限,秦忆叫价之后,竟然再无叫价之人。

  由于长时间无人叫价,鹏翅披风被秦忆以五百二十灵石的全场最低价买下,秦忆交上灵石,略微验证了一下,便将它收入了储物袋中。

  披风在他的灵力探查下,并无任何特殊之处,只能回去以后再慢慢研究。

  秦忆心中也在打鼓,要知道,现在他手上余下的灵石,连四百都不到,低于任意一下拍品的底价,已经失去了竞拍的资格。

  不过秦忆也没太当一回事,赚灵石虽然辛苦,但对他来说,并不是太难,大不了,就再在映月湖呆一段时间,再慢慢设法,总能找到两件能在这乱局下保命的法器。

  既然作了最坏的打算,秦忆便没着急离开,毕竟这种盛会,其它地方难得一见。

  接下来又拍出了不少好东西,众修士之间的火药味也越来越重,特别是各大势力之间的争夺,更趋白热化。明明并不是自己所需的物品,也为了意气之争反复叫价。

  在拍卖一只相当于炼气后期的战斗傀儡时,有几个修士还差点打起来。拍卖方表面对这种情况非常反感,实际上心中肯定暗笑,因为这些修士争得越凶,他们的收益就越大。

  很快就到了最后三件压轴之宝,开始之前,拍卖帅肃穆地敲了敲小锤,将所有修士的窃窃私语全部压下,成功将所有人注意力吸引住之后,才吩咐侍女将倒数第三件拍品送上。

  这件物品对普通炼气修士来说,简直是可望不可及。这是一件玉印型上品法器,叫小蟠龙印,是仿照知名法宝蟠龙印所制,祭出后,印中会飞出一条青龙虚影,每次攻击,都相当于寻常上品法器的最强一击,而且持继时间较长。

  有了它,就相当于随身带着个炼气巅峰的帮手,远比符宝实用。此物开拍之后,自然是竞拍不断,最后以三万多灵石成交。

  见第一件就如此不凡,众人不由对最后两件宝物更加期待,虽然肯定被那些筑基修士得去,但至少能开开眼界,利于以后鉴别法器的高下。

  “诸位,且容卢某卖个关子,众人都知道那上古秘境之事,可有谁知道那秘境之中,究竟是何等所在?”

  到了倒数第二件,一向直接的卢姓拍卖师,竟也玩起神秘来。这个话题,正是在坐众多修士最为关注之事。他这一发问,马上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吸引到他的身上,将气氛推到了至高点,不愧是和盈楼的首席拍卖师。

  等所有修士安静之后,姓卢的拍卖师才露出满意的神态,继续讲述:“那上古秘境,其实也是一方山水,其中遗址遍地,宝物无数,当然,也非常凶险。秘境中有不少区域元磁紊乱,多数功法运转不灵,令人置身其中,顿时实力大减,很容易死于非命。”

  说到这里,他似在是欣赏众修士的惊讶表情,顿了顿才接着讲:“而这次拍出的拍品,便是一件能令修士免受元磁紊乱之害的奇宝!你们说,这宝贝的底价该开多少啊?”

  众修士之中,自然有爱起哄之辈,报价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卢姓拍卖师见火侯差不多了,便脸色一正说道:“大家该知道,上古秘境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是莫大的机缘,或许在坐就有人能进入其中,将来成为高阶大修士。但是巨大的收获,也就意味着更大的凶险。历尽艰险夺得仙缘令,进入其中的修士,最终能活着出来的十不存一。因此,我们这件奇宝,就变得尤为珍贵。这宝贝叫避磁罩,是上品法器,起拍价二万,每次加价一千以上。拍下之后,将由本楼请结丹前辈护送,请各位放心竞拍。”

  这确实是了不得的东西,上古秘境千年才现世一次,每次现世,就意味着将有数位传奇修士出世。若拥有仙缘令的人,得到这个避磁罩,活着离开上古秘境的机率大增,很有可能最终成为万人敬仰的传奇修士。

  这一次,盈和楼确实下足了本钱,给了所有修士一个天大的惊喜。

  这避磁罩的争夺自然是非常火爆,修士之间的口舌之争便没停过,当价格达到三万灵石时,几个秘室中同时有筑基修士凌空飞出,竟然纷纷以一方势力的名义,警告其它竞价者。

  但其它秘室中的筑基修士也不是善茬,不论这些势力的代表如何威胁,他们都不为所动,常照竞价,价格很快便超过了四万灵石。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最后时刻,一个十六七岁的炼气后期修士,突然杀出,最后那宝物竟被他拍下。而那些刚刚威胁其它修士的人,看是他拍下,居然就此罢休。很明白,这少年肯定有惊人的背景。

  正在秦忆纳闷的时候,刘福财轻声对他说道:“这人叫方奕,是结丹散修红云老魔的亲传弟子。平时这老魔做事百无禁忌,非常难缠,唯独对这方奕爱护有加,若谁敢动他,只怕要遭灭族之灾!”

  听刘福财这么说,秦忆不由对这个方奕多看了几眼。

  方奕一身红色劲装,皮肤黝黑骨骼粗大,看起来却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可能是感觉到秦忆的注识,方奕转头向秦忆望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交接,秦忆能明显感觉到此人眼中的凶焰,似乎就因多看了他一眼,便要将秦忆生吞活剐一般。

  秦忆懒得理他,将眼光收回,继续与刘福财交谈起来。

  终于到了最后的压轴之物,侍女端上一个玉盘后,拍卖师神情严肃,小心翼翼的将玉盘上的精致木盒打开,一颗深红色的丹药,静静地躺在木盒之中。

  丹药刚刚展露,下面便传来一片惊呼声,所有修士全都两眼放光地看着那颗丹药,空间秘室中的筑基修士,也纷纷将神识向它探去。

  还没等拍卖师介绍,就听到一个秘室中响起一把尖锐的声音:“卢道友,这筑基丹,我愿出双倍价格,可否直接将它卖我?”

  姓卢的拍卖师闻言苦笑,正要说话,另外一个秘室中又有人开口:“这位道友好大的口气,这秘室中的各位,有哪个不是为最后三件压轴之物而来?若盈和楼肯卖,我每次都出高价将三件压轴之物全部买下就是,何必拍卖,搞得这么麻烦?”

  “道友休要挤兑,实在是因为贪道有位至亲急需此物,才想请盈和楼破例,否则贪道怎肯做这惹人嘲笑之事!”尖锐声音焦争地回答道。

  秦忆精研丹道,当然知道这筑基丹是何物。除非身具特别出众的灵根潜质,否则要想筑基,这筑基丹便是必不可少之物。

  但筑基丹中有不少药材,现在几乎已经绝迹,纵然是丹霞山这等大派,一年炼出的筑基丹,也不过聊聊数十颗,小一点的势力,根本无法炼制,更别说散修之流了。

  所以,筑基丹一旦出现,必然出现一番腥风血雨的争夺,而且最终多数落入各方势力手中,寻常炼气期修士根本无望。

  普通修士要想成功筑基,除非是加入各大修仙势力,并在门派中脱颖而出,方能从各门派中,获得赐下的筑基丹。

  压轴之宝,本来便是盈和楼用来招徕生意的,而且拍卖出的价格肯定会更高,他们自然不会做直接卖出的傻事。

  “这位道友何必为难在下,你也知道拍卖会的规矩,既然拿到了台上,定无不拍卖,直接卖出的道理。”

  卢姓拍卖师现在才找到出口的机会,解释几句后,又接着说道:“我知道在坐有不少道友,便是为筑基丹而来,我便不说废话,直接开始拍卖。筑基丹起拍价八万灵石,每次加价五千灵石,还望诸位道友给盈和楼一分薄面,公平竞争,本人感激不尽!”

  “十万!”姓卢的拍卖师语音未落,那尖锐之声便着急响起。

  “十一万!”马上又有其它修士出价。

  开拍片刻,筑基丹的价格便飙升到十五万灵石的天价,竟然还在迅猛上涨,看得秦忆苦笑不断。纵然他不吃不睡炼丹倒卖,要赚到这么多灵石,也需要两三年时间。何况筑基丹可遇不可求,即使有钱,也得有人卖才行啊。

  最后,筑基丹被某个秘室中的筑基修士,以三十万的价格买下,竟是上品灵器价值的近二十倍。这种价格,即使是筑基修士也很难承受,可见这筑基丹有多珍贵。

  拍卖会结束,不少修士依然意尤未尽,留连不散。秦忆想弄明白鹏翅披风到底有何不凡之处,无心逗留,便与刘福财一起回了住处。

  回到房中,他便将鹏翅披风拿出来研究,可不论他怎么偿试,这披风都没展现出任何奇异之处。

  可当他将它披到身上时,却又隐约感觉,神秘火焰有破体而出之势。他考虑再三,放开对火焰的控制,任火焰直接落在了披风之上。

  披风并没有像他想像的那样,瞬间被烧成灰烬,神秘火焰表层的蓝焰,似被披风吸引,如水一般流到披风上,将它全部覆盖。

  此时,那对银色的鹏翅,竟从披风上飞出,化作两道蓝色的光翅,将秦忆如失重般提到半空。

  秦忆通过火焰将神识注入光翅之中,光翅便自发地颤动起来,大有展翅高飞之势。

  秦忆一不留神,一丝灵力流向光翅,光翅轻轻一扇闪离远在,秦忆一头撞到对面的墙上,跌倒在地。

  秦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满脑子都是同一个问题,要是他全力注入灵力,这光翅的究竟有多恐怖的速度?

  他真忍不住想马上离开坊市试试,但一想到拍卖会上那火药味十足的局面,便明智地止住了这种冲动。

  恋恋不舍地将它收入储物袋中,秦忆决定,帮它取个威风的名字,就叫它鲲鹏翅!

  拍卖会之后,一有时间,秦忆就会去映月湖最大的书店——墨香书院查看古籍,并且买了不少各时期的药书,希望能慢慢破译宝鼎决中的丹方。

  最初毫无头绪,后来竟被秦忆找到一本很老的药材图鉴,上面记录了大量的药物,而其中竟有不少灵药的样子,与宝鼎决丹方中的某些药材一模一样,只是叫法不同,这让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但想全部成功破译,要走的路还很长。

  为了避开争斗,秦忆又在映月湖呆了半个月,才与刘福财道别离开。在这期间,他将大多数灵石都换成药材修炼宝鼎决,可惜炼成宝鼎决需要的药材太过巨量,他将所有药材全都吸收完毕,可离炼成宝鼎决一层,还差得很远。

  不知不觉,他竟在映月湖呆了两个多月,不过想起此行的收获,他还是非常庆幸当初的决定。他心中决定,以后若遇到大型坊市,一定也要去好好淘上一番,说不定又有什么意外的发现,给他带来巨大的惊喜。

  离开映月湖后,秦忆直接向伏牛山方向赶去。一路上,他发现了好几处修士大战留下的痕迹,可见拍卖会后,修士之间争斗的残酷程度。

  飞了半天之后,他终于飞出了万丘原,来到了一片苍莽群山之中。

  玉锁绘天图中记载,此处群山叫断龙山脉,因为毒物虫蛇众多,所以基本没有人迹,盛产一种泪晶石,可以用来制作某些水系法器。

  山脉中植被全是高大的阔叶树种,此时深秋时节,下方层林一片枯黄,透出无边的萧煞。

  秦忆见此处僻静,便想试试鲲鹏翅的功效。他刚将披风披好,突然心血躁动,似有莫大的凶险即将降临。

  秦忆努力保持镇定,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进,神秘火焰却悄然溜出,向披风靠去。只要他心神一动,瞬间便可发动鲲鹏翅远遁。他同时将储物袋中的数件法器、符篆锁定,只等对手露出破绽,就要雷霆一击。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新人新作,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关爱。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二十二章 鲲鹏翅 当然,宝鼎决提升非常困难,想要练成没那么简单。而且人的精血非常有限,如过量使用,必然对自身有大害,不到万不得已,秦忆自然不会使用此法。 修炼宝鼎决心法,需要吸收大量珍贵药材,长期积累方可成功 2011-07-21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