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九章 狗仗人势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7-28 09:00:00    状态:已完结
  上次分手之后,肖劲刚带着重伤,回到丹霞山,足足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将伤势稳住,境界却无法重回炼气巅峰,只能重新苦修。

  几个月后,伤势诠愈的肖劲刚,向门内师长请命,要求调查吕家的背景,师门告准之后,他就下山直接到了吕氏家族所在的赤阳郡火云城。

  他经过慢慢打探发现,与吕氏家族同属一个阵营的还有不少家族,而且越往北的家族,加入这个势力的时间就越早。

  最后他查出原来这个修仙家族的联盟叫玄极盟,为首的家族便是北陲郡的许氏家族。

  这个势力里面,除了这些修仙家族,竟还有几个臭名昭著的结丹散修坐镇,被秦忆杀死徒儿的红云老魔,便是其中之一。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整个玄极盟背后,竟还隐约藏着一股更巨大的力量。

  肖劲刚就是在追查这一切的时候,碰到李豹在点苍山脉边缘作恶,最后才凑巧救了张末三人。

  秦忆听肖劲刚这么一说,心想自己与玄极盟真算得上有深仇大恨,不仅杀了表面掌权者,许氏族长的孙子许英,更连实际操纵者结丹修士红云老魔的爱徒也被自己杀人夺宝,要是被人识出混元钵与九星连环镖的来历,只怕红云老魔马上会来将自己抹杀。想到这里,秦忆的心止不住猛跳起来。

  秦忆毕竟是男孩,哪有两个女孩子心细,看到秦忆笨手笨脚地将肖劲刚弄得吡牙裂嘴,萧月儿与张小花连忙将秦忆轰开,强忍羞涩,又细心地照料起肖劲刚来。只是换药这种羞死人的事,有秦忆在,两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做的。

  别看肖劲刚在秦忆面前,豪爽大气,一副大哥的派头,在女孩子面前却是嘴拙得很,很多次嚅嚅地想开口说些什么,最后却屁都没放出一个来。

  在肖劲刚渐渐恢复的时候,在秦忆的全力治疗下,神魂受损地张末也终于苏醒过来。

  他与肖劲刚不同,肉身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非常幸运的是,神魂的损失也并不严重,苏醒之后,只是神智迷糊了半天,便慢慢恢复如常。秦忆帮他炼了几炉滋养神魂的丹药,服用几天,便完好如初。

  又过了半个月,肖劲刚也初步复原,虽然实力还未全部恢复,但完全康复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期间,伏牛城却发生了一件怪事。伏牛城方圆数百里内,竟虚虚渺渺地荡起一层血色薄雾来。

  初时对人与其它生灵并无多大影响,时间一长,各种不适便显现出来。最常见的现象是心神不宁,烦躁不安,严重的会恶心干呕。当然,秦忆等人神魂强大,并无不适。

  出现这种现象不久,便有数股异常强大的气息,从伏牛城上空掠过,后来却不了了之。

  反正连头顶的秘境投影都习以为常,见红雾并没有危及性命,所有人便慢慢对它视而不见起来。

  秦忆几人隐约觉得,这事与昊长存一伙有关,但对方有结丹修士裂心老魔,再也不敢去探查。

  这一天,几人正带着肖劲刚在伏牛城游玩,突然察觉到两道筑基修士的神识,向伏牛城肆无忌惮地扫来。几人定睛一看,正是昊长存、麻脸修士、披发修士三人。

  见秦忆几人死死盯着昊长存,那麻脸筑基修士大怒,放出灵压将众人锁定,几人差点被震伤心脉,气血逆行。

  昊长存冷冷望向秦忆几人,拉住正要发作的麻皮修士,继续向伏牛城飞去。

  秦忆几人被昊长存那冰冷的眼神气得火冒三丈,在肖劲刚的劝导下,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时,麻衣修士那张狂的声音如雷声般传来:“哈哈,苍鹰?我看该叫苍蝇猎团才对,这狗屁苍蝇猎团是谁说了算,快给本老祖快点滚出来,本老祖的耐性,可是非常有限!”

  秦忆几人弄清楚他们来伏牛城生什么事,便收敛气息,随着人流,向猎团慢慢涌去。

  五人来到猎团坊门前,正好看见麻衣修士随手一挥,石质的坊门化作粉未,随风飘散。

  猎团团长面无表情,凌空飞到昊长存三人面前,向那麻衣修士拱手道:“不知前辈找在下,有何指教?”

  猎团内的其它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怒麻衣修士三人,尸骨无存。其中也有不少人认出了昊长存,却马上把头别开,装作不认识。

  麻衣修士曲指一弹,一块玉符落入团长手中,然后阴阴一笑说道:“算你识相,这玉符中的东西,三天之内准备妥当,要是敢拖延,不但这团长要换人,只怕这伏牛城也要换换主人了!”

  团长将玉符贴在额前,片刻后面露笑容,对麻衣修士三人说道:“前辈看得起在下与鄙团,这是鄙团的福气,只是……”

  说到这里,团长似是有些无奈地看着麻衣修士。

  麻衣修士正要发作,昊长存却上前一步,冷着脸、皱着眉,接起团长的话头问道:“只是什么,团长最好不要耍其它花样,两位师兄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要是惹火了他们,哼!”

  虽然对面是昊长存,曾经猎团中的小字辈,但团长脸色不变,依然一脸笑容地说道:“不是在下要耍花样,实在是这清单中,极品千年钨晶的量太大,光我们一家,确实凑不出来……要向其它势力购买,还请几位前辈,在时间上稍微宽限一二……”

  麻衣修士一听凑不出来,正要发怒,一看昊长存正向自己微微摇头,又将扬起的手放了下来,完全一副唯他马首是瞻的姿态。

  昊长存冷冷对团长说道:“我念旧情,今日不开杀戒,团长要再推三阻四,莫非当我师兄弟三人,是泥捏的不成?”

  麻脸修士见昊长存这么说,刚放下的手又扬了起来,灵压更是直接锁定在团长身上,让团长在空中站立不稳,竟直接掉到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来。

  “三天就三天,几位前辈恕罪,在下这就去准备,三天之内,必然将几位前辈所需之物全部凑齐……”团长连忙擦去唇边的血痕,苦笑着对昊长存三人说道。

  肖劲刚死死拉住暴怒中的张末,见秦忆竟也处在暴走边缘,连忙小声说道:“看看这团长,如此身份,他为什么忍得?因为他若是不忍,这猎团马上便会有无数人丧命!修仙界就是这样,实力决定一切,若想活下去改变局面,该低头的时候,就必须得低头,否则一切休谈!”

  此时二人如何听得进去,排开抯拦的众人,就要上去与昊长存拼命。这时,昊长存竟先向这他们走来。

  他冷笑着对旁边的麻衣、披发两位修士说道:“两位师兄,我瞧这几人不顺眼,且帮我将他们制住,让我好好收拾一番!可别伤了他们,我非要自己动手,方能解气!”

  昊长存话音未落,秦忆几人便被两股强大的灵压困住。昊长存黑走脸走过来,扬手便在秦忆与张末的脸上抽打起来。片刻功夫,两人的脸就肿得像酱色馒头一样。

  几人虽不能动,嘴上却不停地骂昊长存卖主求荣、贪生怕死、多行不义。

  张小花与张末自然骂得最凶,张末没少挨昊长存的巴掌,昊长存好几次将手扬到张小花脸上,最终又狠狠落地在张末与秦忆二人脸上。

  秦忆与张末将和着血水的吐沫,吐在昊长存脸上。麻衣与披发修士正要动手,昊长存将灵力注入掌内,将两人如面条一般抽倒在地。然后,他带着另外两人扬长而去。

  肖戏刚与萧月儿死死拉住睚眦欲裂的张小花,并将她气得大叫的嘴堵住,等昊长存几人彻底走远,才将她放开。

  “小花,小木头与秦大哥受此大辱,姐姐我一样心疼。但若再去激怒那白眼狼,必然会令他们伤得更重。肖大哥说得很对,只有忍得一时之气,才能活下去改变一切,听月儿姐姐的话,先救秦大哥二人要紧!”萧月儿强忍住眼泪,苦苦劝张小花道。

  “呜呜……我也知道,可是我一看到……呜呜……他那狗仗人势的样子……就恨不得……就恨不得……”张小花听萧月儿劝自己,稍稍冷静一些,但仍气得说不出话来。

  肖劲刚见张小花总算冷静了一些,连忙放开她,去察看秦忆二人的伤势。

  片刻之后,肖劲刚面容稍缓,秦忆二人表面看来伤得很重,实际上并没伤到根本,只是暂时昏睡不醒,只要回去静养半天,就无大碍。

  这令肖劲刚非常不解,昊长存明明恨不得将秦忆二人撕碎,为什么二人却伤得这么轻呢?

  见张小花与萧月儿两人正紧张地看着自己,肖劲刚挤出一丝笑意说道:“不幸中的大幸,两人都无大碍,先回将他们带回去再说吧!”

  萧月儿两人听他这么一说,稍稍放心,连忙与肖劲刚一起,将秦忆二人带回住处。

  秦忆二人果然半天就苏醒过来,接下来两天,几人都冷着脸,心情都糟到了极点。

  空气中弥漫的红雾越来越浓,让几人心情愈发暴躁,而普通人,已有不少全身出现红斑,周身乏力,无法劳作。

  伏牛城出现在的修士越来越多,不但在周氏家族交易会上出现过的不少修士到了此地,就连在映月湖拍卖会上出现过的修士,也有人露面,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第三天,昊长存几人将来索要物资的事,几人都十会默契地绝口不提,各自闷在房中苦苦修炼。

  第二天,几人便听到了要命的坏消息:傅苍生与昊长存的师父,因为劝阻昊长存为恶,被麻衣与披发两个筑基修士当场杀死。在团长的压制之下,其它长老敢怒不敢言,只能看着面色阴沉的昊长存,带着两个筑基修士,大摇大摆离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城中众多中小势力,当晚趁机溜出城去,与贪狼盗沆瀣一气,一时之间,贪狼盗声势大涨,伏牛城一域半数村镇,落入贪狼盗手中。

  且贪狼盗一改往日烧杀掳掠的作风,竟如苍鹰猎团一般,实施起亲民方略来。不少百姓揭了伤疤忘了痛,只要贪狼盗不再扰民滋事,给他们一条生路,他们哪管头上这片青天由谁掌管。

  这几天,太虚门与玄极盟的名号,渐渐在猎团精英弟子间传开。

  太虚门是梁州四大修仙势力之一,宗门就在北陲郡某处,苍鹰猎团,便是由太虚门某位筑基门人的世俗后人所创,是以太虚门一直暗中扶持苍鹰猎团。这一代团长曾在太虚门中修炼,因此当前苍鹰猎团与太虚门的关系也最紧密。

  玄极盟虽是松散的联盟结构,它的实力总和却远超太虚门。

  太虚门被迫不插手世俗势力间的争夺,就连昊长存等人如此扰局,迫于玄极盟的压力,太虚门也只能坐视不理。

  一时间,苍鹰猎团的局势大坏,眼看就到了崩败边缘。

  或许是因为傅苍生逝世,猎团并未安排张末与萧月儿的下一步行动。张小花也因昊长存的事懊气、傅苍生被杀的事伤心,就跟陈淑茹请假,没有外出执行任务。

  几人得知傅苍生被杀,简直把昊长存恨得入骨,张末更是多次冲动地想独自去报杀师之仇。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他们肯定空中的血雾,是由于昊长存一伙作乱所致。

  随着雾气越浓,血雾中的邪恶阴冷气息也越强烈。几人隐约觉得若不阻止,必将会生出一场浩劫。而且无论如何,傅苍生待几人如师如父,他的血仇几人非报不可!于是去傅苍生的坟头好好悼祭了一番,然后直接向钨金村赶去。

  有了上次被擒的教训,几人谨慎了很多,不但每人都服下了千幻丹改变容貌,还服下了秦忆特意炼制的隐灵液,收敛灵力气息。

  几人分成三组,由肖劲刚在前开路,如普通人般骑上狼驹赶路。

  遇到修士几人都小心避开,但还是被不少炼气巅峰以上的修士发现,几人时刻提心吊胆。不到五百里的路程,五人整整骑了一天才赶到。

  到达钨金村时,已有不少修士驻扎此地。五人见瞒不过众人,只好光明正大地走进村去。

  据千幻丹丹方上介绍,服下千幻丹之后,唯有高出两个大境界才能看破,但秦忆毕竟使用不久,心中没底。几人找了户人家住下后,便足不出户,生怕被金光上人与石万豪等人撞破。

  此时,钨金村一带上空,黑雾与血雾融为一体,变成诡异的暗红色。听几人落户的这家人说,那些本来就咳喘得厉害的人,现在更是呼吸不畅,有好几个已经奄奄一息。

  秦忆只得让主人带路,冒险去这些病人家一探。

  病者的症状非常棘手,血雾的阴邪气自己与常年的积疴纠缠在一起,令秦忆无能为力,毕竟他只会半吊子的炼丹术,要给人看病,自然是生疏得不行。

  秦忆只好将宁神丹用井水化开,让众人服下。病人们服下药水之后,略有起色。秦忆吩咐众人持续服用,以期能根治。

  秦忆给人治完病,刚刚回到住处,众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一个白面长须四十来岁的修士不请自来,正是上次周家主持交易会的那位。

  那周姓长须修士进门后,向秦忆五人一揖,然后笑意融融对几人说道:“五位道友,诸位应该都是为传说中的宝藏而来,也应该知道,现在鱼龙混杂,局面混乱,光凭道友五人,想有所得,只怕十分困难。”

  然后他轻轻抿了一口萧月儿奉上的清茶,对着众人笑而不语。

  几人无论是修为或是阅历,都不及肖劲刚甚远,是以此刻都将目光转向扮作彪形大汉的他。

  肖劲刚不比秦忆四人,在追查玄极盟的时候,对这事略有所闻,知道先有宝光冲天,而后才出现昊长存一伙,在此强夺全阴童男童女,再后关于一个古秘藏的传说不径而走。

  据说这个点苍山脉秘藏,是一个古修士的洞府,里面封印着一头上古魔尸,后来有位邪恶的阵法大师,在封印之处另设一阵,欲破开封印,将魔尸放出,为他所用,结果却不了了之。

  秘藏四周,本有了不得的护卫大阵,不知为何却失效,竟突然发出宝光来。

  这秘藏中,不但有那个古修士遗留的珍宝,还有那位阵法大师的遗物,最珍贵的要数那具上古魔尸。

  它本身的境界无从考究,但至少在元婴以上,因为长期封印实力大减,正是最脆弱的时刻。若有人能将其收服,就等于拥有一个具备无上潜力的帮手。

  更何况传说中,这具魔尸来历非凡,生前所在的门派,是了不得的上古仙门,说不定身上还有来自生前门派的上古奇宝与法决,叫人怎能不趋之若鹜?

  肖劲刚知道周修士必有下文,也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便不客气地大声道:“道友有什么话就直言,这么吞吞吐吐的可令人生厌……”

  肖劲刚这么说,好像全在周姓修士的意料之中,他笑意更浓,对众人说道:“既人几位道友,都是心直口快之人,那周某就开门见山吧。现在不单有不少筑基前辈流连此地,就连结丹期前辈也曾现仙踪。像我等这些炼气期修士,若无筑基期前辈照拂,肯定连秘藏的边都沾不到,就要身死道消。”

  听他还是这么弯弯绕绕,肖劲刚有些不耐,双眉一扬就要开口。

  周姓修士不愧是久经风浪之辈,连忙微笑示意,让肖劲刚稍安勿躁,立即转口说道:“周某此来是邀各位加入,共探秘藏,相互之间好有个照应,不知几位道友意下如何?”

  肖劲刚自然不会轻易上当,于是问道:“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不会过河拆桥,拼命就让我们上,最后宝藏却没我们份,还要担心被你们暗算?”

  “各位可以放心,我们绝不干涉各位的行动,只是相互保持联络,有麻烦时相互照应一二。而且,我们家族有位筑基期的长辈同来,如无意外,能保合位周全。当然,秘藏也是按各个小团队的实力来分配,虽然各位失去了独得宝藏的机会,却要比身死道消好上万倍,几位道友,周某说得有理吗?”

  说到这里,他见肖劲刚几人,依然冷冷地看着自己,便哂然一笑,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回头对众人说道:“各位要是坚持独自涉险,周某自不强求,若各位觉得周某说的有些道理,只需将此符祭出,便算同意加入。周某便住在村东的吴家,若是各位想了解更详,随时欢迎各位前来。周某告辞了!”

  他将手中黑色木符弹向肖劲刚,不待几人答复,就飞身远离。

  周姓修士走后,众人反复衡量,觉得想单独进入点苍山脉探明真像,根本不可能。纵然拒绝周姓修士的邀请,只怕还会有其它势力来纠缠。

  “周氏家族,也是玄极盟成员之一,目前只知道玄极盟在寻找某件非常关键的秘宝,但是它的背景,隐约指向伏牛山脉中的妖兽,必定不是什么好货色。但若直接拒绝,他们必然不会轻易罢休,必然会在入山之前将我们清洗。现在只能保持警惕,先与他们虚与委蛇,等有机会,再作其它打算。”

  对于玄极盟底下势力,肖劲刚非常清楚。秦忆几人没想到玄极盟背后,居然有妖兽的影子,勾结异族向来都是修士的大忌,为绝大多数修士所不齿,他们自然对玄极盟没有任何好感。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新人新作,离不开大家的支持与关爱。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二十九章 狗仗人势 上次分手之后,肖劲刚带着重伤,回到丹霞山,足足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将伤势稳住,境界却无法重回炼气巅峰,只能重新苦修。 几个月后,伤势诠愈的肖劲刚,向门内师长请命,要求调查吕家的背景,师门告准 2011-07-28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