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仙劫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三章 绝阴血祭(上)

作者:owrr    更新时间:2011-08-01 09:00:00    状态:已完结
  那些小孩自动端坐于浪尖,双手各掐一个不同的法决,面露详和微笑,说不出的诡异。

  安放好童男童女之后,昊长存五人向被制住的众人飞来。

  昊长存直接飞到秦忆几人面前,看到他们扭曲着面容怒视自己,他不停扬手,将三个男孩脸上打得皮开肉绽,最后似乎还不解气,竟掏出法器,想将几人杀害。

  裂心老祖不满地哼了一声,昊长存连忙停下,带着几人飞向池边血旗。

  几人被他面向祭台分散禁制在三杆血旗之下,连眼珠都无法转动。就连向来冷静的萧月儿,此时都憋得一脸通红。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昊长存已经死了万次。

  昊长存强忍怒火,冷哼着飞向祭台,与其它四人一起,重新端立在裂心老魔四周。

  此时,裂心老魔心情大好,跟五个弟子说起此间的来历来。

  其它与肖劲刚了解的基本一致。只是他自称是建这血祭大阵的阵法大师的后代,并说那古修士的宝藏,已尽被他先人所得,正是因为有那古修士的宝藏,他才能顺利结丹,在这附近州郡横行无忌。

  并且他确切的说,那头魔尸与上古秘境大有关系,魔尸生前,是拥有上古秘境的上古仙门中的一员,而且在门派中地位显赫。只是不知为何战死,后被他心爱之人设下大阵,埋葬此地,欲引那天地阴阳二气,淬炼天尸之体,重聚三魂七魄。

  不料在最后关头,被心魔入侵,变作了凶残的魔尸,最后被门派重设大阵,封印在此,距今已不知有多少万年。

  虽然无法肯定这魔尸生前的境界,但肯定是元婴以上无疑。

  不过它被封印如此之久,竟连封印破损到如此程度,都不能破禁而出,相信实力大降,最多结丹实力,裂心老魔有信心在破封的刹那,借这绝阴大阵之助,将其降伏,收为己用。

  “师父,此刻是不是该启动古封印阵禁制,将此处隔绝?否则在关键时刻有人闯入,只怕会坏了您的大事。”昊长存等裂心老魔说完,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无妨,离至阴之时还有数个时辰,修士来得越多越好,几重大阵核心,全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来的不是元婴修士,全都逃不出为师的手心,怕它作甚!”

  裂心老祖看向昊长存的眼神,竟有丝溺爱,与看其它四个弟子,截然不同。

  “若那魔尸到手,魔尸上所藏的上古法决,唯有你能炼得,你定要好生修炼,帮为师打败那红云老魔,出一口恶气!”

  昊长存听他这么说,嘴中不停感激,显得十分惶恐,受宠若惊。

  数个时辰对于秦忆等人来说,有如生死轮回,离至阴之时,已只有个余时辰。

  此时,裂心老祖一点祭台上的罗盘,罗盘层层交错,相互逆向转动,放出阵阵血光,无数符文从罗盘上飞出,没入虚空中不见。

  血池之外瞬间一片漆黑,大地又剧烈地震动起来,四周的鬼物相厮杀,发出漫天厉叫。

  无数血水,从地穴孔洞中流入血池,一股股黑龙般的阴风,在血池上掀起巨浪,血池上空,血雾翻涌得愈发厉害。

  裂谷以内,倾刻被上古禁制隔绝,里面的所有生灵鬼物,被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时辰已到,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按五行方位站好,将以精血为引,引所有祭品魂魄入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壬癸水四个天干,为师坐镇戊己土。阵法一旦开启,不得有半丝分神,否则血祭反噬,你们全要被封印吞噬,到时候为师可无法救你们!”

  说着裂心老祖转向昊长存,面色柔和地对他说道:“存儿,一旦开始血祭,为师五人动弹不得,你要小心守护四周,不能有半点差错,你可明白?”

  “徒儿省得,此间再无他人,徒儿应该无事可干,若有意外,徒儿舍弃性命,也要报答您的栽培,师父您必能得偿所愿!”

  昊长存虽然神情冷静,但语气坚定,令人深信不疑。

  裂心老魔见他如此回答,十分满意。他见一切安排妥当,向身边四徒示意开始。

  五人同时用指尖将自己眉心划开,引出数颗丹丸大小的精血,手指对着血滴凭空划动,将血滴化作数个邪异的符纹打入祭台,刹那间罗盘高速逆转,血光将血池上空映得通红。

  与此时同,莲台上的五男五女也像他们一般,将血符打入莲台中。

  莲台如活过来一般,莲瓣微微颤动,血浪溅出的血珠掉在上面,滴溜溜地来回打转。

  五男五女七窍中鲜血横流,被血浪不停吸噬,但他们依然详和地笑着,说不出的诡异。

  裂心老魔五人如雕像般一动不动,祭台上升起一道数尺厚、血钻般的光罩,将五人护在其中。

  昊长存一脸平静地站在光罩旁边,小心护卫。

  随着时间推移,血池四周的十二杆血旗,也开始放出血光,肉眼可见的巨量阴风,疯狂地在血池上聚集,如乌云一般在绕着血池中心转动。

  血色旗面上的圈腾,也渐渐鲜活起来,须鳞毕见,像是马上便能跃出旗面。

  不知从何而来的无尽血水,漫过秦忆数人的胸部,流入血池之中,血池诡异地不见半分上涨,依然不断地翻腾着。

  半个时辰后,一直静座的裂心老魔五人终于有了变化。

  裂心老魔在原地不断旋转,他的四个弟子也绕着他不断转动起来。莲台、血旗也绕着祭台旋转。

  一切都在加速,无数巨大的血色符纹从祭台上飞出,没入血池、莲台、血旗当中。血水快速上涨,很快就将秦忆等人全部淹没。

  血水从七窍毛孔中钻入各人体内,直接向众人神魂缠去,竟要将众人神魂拉入血旗当中,向这这血池献祭。

  血色雾海急剧翻腾起来,快速向外扩张。不久之后,伏牛城一域全被雾海掩盖。

  普通人目不能视物,如中迷药一般,肢体麻木乏力,有不少人七窍中渗出血水来。

  伏牛城内,猎团团长看着眼前的惊变不知所措,数息之后,拼命向太虚门飞去。

  裂谷以内的所有鬼物,又齐声鸣叫起来,众人神魂阵阵刺痛。所有鬼物如飞蛾扑火般,不断扑入血池上空的阴云中,被旋转的阴云无情吞噬。

  这种惊变的范围,快速地扩张着,渐渐的,裂谷外的普通生灵也哀嚎起来,血雾如活物般钻入它们体内,将它们的神魂攫出体内,身体化作血水,与神魂一起没入地下不见。

  随着时间推移,惊变即将到达点苍山脉边缘,一旦越过这个边界,就意味着每分每秒,都会有数以万计的人死去,一场比兽潮还要残酷的浩劫,在所难免。

  外界死去的所有生灵的精血与神魂,莫名出现在血池上空,与阴气之云融为一体。阴云慢慢变成红色,不停有血雨落下,就像上天在流血。

  虽然血池旁的所有修士都希望时间凝固,但至阴之时还是慢慢临近。

  此时,莲台上的孩童,如妖巫占卜一般颤动起来,神魂随着舞动,慢慢融入莲台之中,然后整个人突然爆开,化为一蓬血水,没入血浪之中。所有孩童死后,莲台放着红光自转起来,莲瓣曼舞,竟然真的活了过来。

  在上空阴云与其它神秘力量的搅动下,血池中的血水终于旋转起来,一个巨大的旋涡出现在浮石下方,形成一条血色通道,通往无限深处。

  上空的阴云、精血、魂魄一股脑钻入通道中,将那通道不停扩大,最后都没入无限深处不见。

  血池下传来如恶魔般的怒吼,一双巨手从旋涡中伸出,似要将旋涡生生撕裂。

  突然间,整个池面生生抬高数丈,血池四周剧烈震动,裂开无数深不见底的裂缝。血池数百丈高空,无数巨石尘土落下,被半空的无形阻力挡下,缓缓滑落到血池四周。

  血池边,不断有修士的神魂被血水勾出,人也如水入江河,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

  血池下的怒吼更急促响亮起来。秦忆觉得有一股阴冷的毁灭力量,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神魂,他不断凝聚心神,用无名功法抵抗,却还是到了崩溃边缘。

  就在他眼前一黑,神魂刺痛之际,神秘火焰瞬间将神魂护住,那阴冷的毁灭力量,如遇到克星般快速消融,他终于转危为安。他非常担心张末四人的安危,却动弹不得,目不能视,急得五内如焚。

  在某一杆血旗之下,就在张小花与肖劲刚即将崩溃时,张小花体内的丝巾突然放出阵阵莹光,莹光所及之处,那阴冷的毁灭力量被轻易净化,两人双双渡过难关。

  张末的断魂枪、萧月儿的九天玄音萧也将他们牢牢护住,双双险险过关。

  其它修士纷纷毙命,就连段修士、裘修士也魂飞魄散,而秦忆五人却全奇迹般活了下来!

  在这血池数百丈之上,惊变终于漫过了点苍山脉边缘。

  惊变所及之处,所有普通生灵全部晕倒在地,血雾疯狂涌入这些生灵体内,将三魂七魄勾出,凡是失去魂魄的生灵,皆倾刻间化作血水,与魂魄一起没入地底,成为祭品,向血池中的旋涡内涌去。

  灾难,这是一场灭世的灾难,全世界都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腥红,时刻都有无数生灵魂飞魄散。

  天地一片寂寥,若仔细聆听,仿佛能听到天地在大声哭泣!

  至阴之时,血池水面突然降回原点,秦忆等人恢复视觉。

  本在中央浮石上全神戒备,神情冷漠的昊长存脸色大变,脸上涌起无边的恨意,热泪不停滚落。他强行压下自己怒吼的冲动,指尖光芒大作,飞快将胸前剖开,生生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托于手上,所有精血从胸前创口中飞出,没入心脏,倾刻间,心脏如太阳般金光大放!

  天罡八卦炉护住他的神魂,从脑门跃出,他失却神魂与精血支撑的肉身,依然如标枪般屹立!

  八卦炉缓缓转动,当心脏上光芒亮到极致时,心脏化作十个光点,射向十座莲台。

  这时,光罩中的裂心老魔突然双目圆睁,眼中全是不信。

  “纯阴命格,怎么可能?我如此待你,畜牲敢尔!”

  他发疯般从光罩中飞出,极速冲向昊长存肉身,一掌将肉身拍成齑粉。他还要继续作恶,却被一股从光罩中涌出的无形力量缠住,不可抗拒的巨力,将他瞬间扯到光罩之内。

  此时,昊长存精血化出的十个光点全部没入莲台之中,整个血池突然金光大作。

  倾刻间,血池上空阴云烟消云散,祭台上涌出一股暗红色的血水,将裂心老魔五人无声吞噬。

  血池内,天干地支绝阴大阵与封印大阵同时止住,外界血色雾海迅速退散,所有幸存的生灵慢慢苏醒过来,一场浩劫戛然而止。

  久违的蓝天映入幸存者眼帘,明媚的阳光照下,将天地之间的一切阴霾驱散。柔风唱起动听的歌声,似是在讴歌着生命的可贵!

  少了阴云、精血、神魂的支撑,浮石下的旋涡快速闭拢。那双巨手被无情淹没,血池无限深处传来不甘的怒吼,震得秦忆五人耳膜几乎破裂。

  八卦炉一闪,来到秦忆身前,他感觉身上一轻,所有禁制被全部解除。

  昊长存失去了肉身精血,虽然八卦炉护持着神魂,但神魂还是在不断消散。

  秦忆等人现在自然明白了真相,但他们并不知道外界的惨状,对于昊长存的极端做法,还是难以认同。

  在他们看来,要不是他为虎作伥,也许这邪恶的阵法不一定能开启,何况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亲手逼死师父,这始终是大逆不道。

  就在秦忆五人,在为其它修士与童男童女哀悼的时候,血旗的图腾终于凝成实体,它们发出声声巨吼,纷纷跃到血池上空,绕着血池飞快旋转。

  就在旋涡即将闭合时,十二图腾闪电般钻入旋涡之中同时炸开。倾刻之内,上空无数阴云、精血、神魂重新凝聚起来,疯狂涌入旋涡之中,旋涡又迅速扩大起来。

  那双巨手不停在旋涡中撕扯,一阵阴邪的狂笑从血池深处传出。

  旋涡扩大到百丈大小时,一颗巨大的头颅从旋涡中钻出,一双魔焰滔天的双眼中,尽是视苍生如蝼蚁地疯狂。

  就在这巨人狂笑之际,血池中的金光快速向旋涡聚拢。八卦炉重新回到浮石,撒出三十六点拳头大小的火花,洒落在金光之上,倾刻间在旋涡中燃起滔天火海。

  巨人发出阵阵惨叫,身形不断变小,气势不停回落,但旋涡终究越来越大。

  就在火焰将所有精血燃尽之际,血池血色尽复。

  一道高近九尺身影从旋涡中冲天而起,将浮石轰然撞裂,旋即又与碎石一块落入血海之中。片刻之后,那魔尸又重新冲出池面,在血池之上胡乱冲撞起来。

  这时秦忆几人才看清魔尸的模样,它五官与常人无异,只是双眼血红魔焰熊熊,四颗白森森的獠牙露在唇外,周身长满细密的乌黑麟甲,手脚上都长着恐怖的尖爪。

  将所有莲台撞毁之后,魔尸又向血旗冲去。秦忆几人连忙躲开。

  谁知这一动,魔尸便如才发现他们一般,以恐怖的速度向他们疯狂追来。

  为了保护张小花四人,秦忆只得不停用光刃术攻击,吸引它的注意,然后用蓝色焰翅快速闪开。

  尽管此时魔尸像是失忆般,空有一身魔力,不知使用技巧,但秦忆还是经常闪避不及,不时被魔尸双掌及它口中喷出的黑气击中,口鼻间血流不止,身上再没一块完整的皮肉,体内灵力快速腐蚀,光球不稳,随时有丧命的可能。

  受伤太重,秦忆的速度与反应越来越慢,魔尸一掌击来,他闪避不及,周身光球瞬间破灭,人像炮弹般坠入血池中,溅起数十丈高的血浪。

  魔尸见秦忆消失,转身就向张末追去。张末毫无反抗的余地,片刻便被魔尸将左臂扯下。

  就在张末要被撕成碎片时,八卦炉蓦然没入魔尸脑门之内。魔尸立刻痛苦万分,双手挠头,身体如箭矢般向外血池外冲去。

  这是唯一的逃生机会,肖劲刚竭尽全力向血池飞去。

  片刻后,他从血池中将晕迷不醒的秦忆捞出,同时找到的还有张末的左手与数只湿淋淋的储物袋。

  萧月儿与张小花也在血旗下找到几只完好的储物袋,若能安全离开,收获可谓巨大。

  萧月儿与张小花既担心昊长存,不知道他神魂钻入魔尸体内会怎么样;又担心秦忆与张末,秦忆还好只是昏迷,但张末的左手已被扯下,怕他会终生残废。因此几人根本没有丝毫得到重宝的兴奋。

  魔尸依旧在血池上空抱头乱窜,肖劲刚见两个女孩子没了主张,大声喝醒,便带上秦忆张末两人亡命向地穴中飞去。

  还未逃到地穴,此处空间就大面积坍塌起来,无数巨大的石块从数百丈高空落下,落在地上砸得粉碎。还好几人神识灵力尽复,勉强能够艰难地躲开,但想从地穴孔洞中逃离,根本就无法实现。

  随着巨石不断落下,高空渐渐有阳光照入。肖劲刚等人努力避开巨石,向上方光亮处飞去。

  魔尸数度被落下的巨石砸中,又数度从碎石堆中钻出,像喝醉了酒一般,摇晃着向肖劲刚等人追来。

  魔尸速度太快,肖劲刚等人又要小心躲避巨石,眼看就要飞出地面,最终还是被魔尸追上。

  肖劲刚毫不犹豫将南明离火剑射向魔尸自暴,爆炸产生的巨大力量,将周围的其它一切撕裂,魔尸被极速轰落血池之中,却浑然无事!

  它的肉身真是强大得恐怖,上品法器在它胸前爆开,竟然连皮肉都没有破开,身体强度至少可媲美极品法器!

  远离爆炸点的肖劲刚等人也被狠狠地轰出数百丈,还好有九凤如意环的光环保护,没有受伤,只摔了个七荤八素。

  血池上方是茫茫群山,几人刚艰难地爬起,就有数股惊人的灵压向他们压来,如无形大山般将几人重重压落地上。

  一瞬后,一男一女两名结丹修士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几人稚嫩的面容,显得非常迷惑。

  一个鹤发鸡皮身着道袍的结丹男修,向远处的深坑飞去,另一个一身水云长裙,风韵尤存的结丹女修,却向肖劲刚几人飞来。

  男修士刚到深坑上空,那魔尸便从深坑极速冲上来,被男修用惊天的一掌击在额上,砸入下方碎石堆中没了动静。

  女修士好奇地看着萧月儿几人问道:“几个小娃,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能从这天地惊变之中活下来?”

  张末与秦忆昏迷不醒,肖劲刚与张小花都是急性子,此刻唯有萧月儿比较冷静。

  她向女修士躬身一礼,将事情有条不紊叙述了一遍,只是对几人的神奇之处避而不谈。

  “想不到你们那朋友年纪小小,便如此坚忍刚毅,道心之坚,令人称奇。”

  女修士听萧月儿说完之后,对昊长存大加褒赞,萧月儿见她对昊长存评价如此之高,不由有些费解。

  女修士先是不解,旋即就想通了缘由,然后略显沉重对萧月儿几人说道:“你们以为这血祭,只是让这魔尸破禁而出吗?这上古的禁制岂是如此好破!若非你那朋友及时阻止,只怕方圆千余里内,凡人生灵全要死绝!他能不怕误解,抛开私情,作出这个艰难但正确的决定,不但是大仁大义,亦是大智大勇!只可惜他为了救你们,神魂被魔尸所吞,否则我们古郑国不久之后,便要出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我定时、定质、定量,大家也点下加入书架,给点鼓励吧!加入书架的人超过20加一更,绝不食言!



温馨提示:
仙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仙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仙劫全文阅读和仙劫txt全集下载。仙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仙劫 第三十三章 绝阴血祭(上) 那些小孩自动端坐于浪尖,双手各掐一个不同的法决,面露详和微笑,说不出的诡异。 安放好童男童女之后,昊长存五人向被制住的众人飞来。 昊长存直接飞到秦忆几人面前,看到他们扭曲着面容怒视自己 2011-08-01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