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26 迎新晚会(上)

作者:思忆默    更新时间:2011-08-19 22:25:39    状态:已完结
  “我和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乔瑟有点交情,到时候我让你和他在网上聊聊,也许他这个局外人眼光更加独到和不受干扰。董石麟道,手里的龙井茶在和琅邪的谈话中不知不觉见底。

  “谢谢董爷爷。”琅邪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告辞。

  董石麟让董艳去拿了一些SZ特制糕点和一包梅峰龙井给琅邪,琅邪没有多少推托就收下了,其间有意无意的碰到董艳的纤指,柔媚的妇人霎时俏脸微红,和琅邪视线接触时眼神也有点恍惚,只不过这些细微动作出了当事人谁也没有发现。

  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发生,那个原本在李巍怀里的小女孩嚷着要让琅邪这个家伙抱,这让琅邪想到曾经的的小时候,眼神不经意间更加柔和,这让一切看在眼里的董艳笑意盈盈。

  想要征服一个已经有孩子的女人,最关键的就是她的孩子!琅邪的无心之举让他成功赢得美丽少妇更多的好感。李巍则是在心里笑骂琅邪的魅力之大连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也喜欢,最好去做幼儿园的“阿姨”一定很受欢迎。

  琅邪抱着小丫头的时候,董石麟和李巍讨论了一下关于即将进行世界百合杯青年建筑大赛的相关事项,这是ZJ大学校领导很重视的一个项目,世界一流大学已经成为国内外高等教育界越来越多的讨论课题,政府的和非政府的热心人士为世界一流大学设置了许多指标,而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论文数量和获得国际奖项都是其中的重要指标,说这是“形象工程”也好“面子项目”也罢,没有哪一所学校能够置身事外。

  琅邪逗着小女孩嘻嘻哈哈开心要死,李巍看着堂堂狼邪会领袖竟然对着一个孩子做鬼脸就忍不住笑出声,董石麟也没有想到刚才那个一本正经宁静淡雅的青年会这么“调皮”,也是老颜大乐。

  好不容易摆脱小孩子的纠缠,琅邪和李巍向董石麟和眉目微媚的董艳告别,琅邪在回首的一刹那望向抱着孩子的董艳嘴角含着不为人知的意味。走在并不喧闹的街道,两人肩并肩行走。

  “大学生活还习惯吗,太子?”李巍轻轻说道。此时的ZJ才是最惬意的,白天实在太热了。

  “嗯,还行,有点失望而已。”琅邪感受着清风拂面的畅快,带着点遗憾道。

  “怎么说,为什么失望?是觉得ZJ大学不够优秀,还是HZ的投资环境不够理想?”

  “两者皆有吧,ZJ大学本来就没有资格称为世界名牌大学,在中国的排名有种夜郎自大的味道,当然那个演讲纯属我贬低身份拍马屁的垃圾言论!HZ除了那个西湖让我能稍稍感受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的栖息生存’气息外,就没有太多的亮点了。”

  “那ZJ大学的美女总没有让你失望吧,就像开学那天的李依敏,人家可是外国语学院的院花哦,听说这一届新生还有一位超人气女孩,人气好像并不比你低多少,不知道庐山真面目如何。”

  “最美丽的总是离你最近的,这就是我的原则。李巍你的回头率目前为止可是百分之百哦,羡慕和嫉妒的眼神足以让我从地球上消失,幸好我已经可以做到无视一切。”琅邪哈哈大笑道。

  “无道,我今天真的很漂亮吗?”上官明月忐忑问道,桃红色的脸颊散发柔媚的魅力。

  李巍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有欣慰,凝视着那熟悉的笑容,心中只想带领狼邪会一步步登向巅峰,妈妈曾经说过爱情就像沙子,既不能抓的太紧也不能抓的太松,所以现在的他并不需要爱情的滋润。

  他指着前面一家肯德基餐厅灿烂笑道:“我肚子饿了,设计图纸弄了一天就陪你到董爷爷家做客,不管,太子请客!”

  琅邪掏了半天口袋掏出最后的一张五十元钱,笑道:“先为自己成为真正的零资产阶级默哀一分钟,再向小巍很重要十分珍贵的小肚子请罪一分钟,最后为这张陪了我好几天却即将被我抛弃的钱说声对不起!”

  李巍汗颜道:“我的肚子怎么了。还需要你负荆请罪?”

  琅邪嘿嘿一笑,赖皮道:“小巍可是我狼邪会的大军师,你身体出问题了,那帮会还不倒了半边天呢”

  说完不等李巍回过神马上跑进肯德基快餐店,李巍心里泛起一阵波澜,其实这样就很好了,何必为那些无法解决的事情烦恼呢。

  两人用两根吸管喝一杯大可乐,桌上一筒套餐,琅邪毫无风度可言的狼吞虎咽,琅邪在他面前的毫不掩饰而让李巍窃喜,“我又不会和你抢,小心咽着,真不明白是你没有吃晚饭还是我没有吃晚饭。太子,你为什么喜欢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坐在窗户边上呢?”

  “果然是学建筑的高材生!对于细节的把握有着不一般的敏感。”

  琅邪手指轻轻敲打桌面淡淡道:“我喜欢注视着那些碌碌无为的人穿梭在这个虚伪的世界,看着他们冷漠麻木的脸孔,我喜欢让已经死去的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奇迹和肮脏。”

  李巍知道他的双重身份,对于他所说的陷入沉思,他很极端,有着自己的信仰和世界观价值观,执著而坚强!

  正是这种与众不同让他鹤立鸡群,让他用几年的时间就成为南方彗星般崛起黑帮的精神领袖,好像世界所有的凡人都是他的玩物和猎物,自己是其中一个吗?

  李巍扬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就算是,也至少是比较特殊的吧。

  “不准胡思乱想,你和他们不一样。”

  琅邪敏锐的察觉李巍脸上的失落,笑道,“你怎么可能和那些庸俗的凡人一样呢,你是我看上的人。”

  “肯德基现在都推出中国特色套餐了,上次的苏丹事件好像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波动。可见肯德基的公关能力和应急措施很不错啊。民以食为天,我想中国这么庞大的一个市场一定让它赚得疯掉了。”

  “是快到数钱数到手抽筋地那种境界了。”

  琅邪笑道,“不过它确实花尽了心思来嫌钱,不光是菜单本土化那么简单,更为关键的是原料采购本地化,要在这个古老新大陆的发展首先要克服的困难就是熟悉和理解中国地文化底蕴,这一点和我即将将饮食集团带到HZ是一个性质——如何适应当地的文化环境和饮食习惯,呵呵。其实肯德基也是我的一个潜在对手哦。”

  “真的很期待到时候你在HZ掀起的饮食风暴呢。”

  琅邪淡淡一笑,不会让你失望的,这是一场中国饮食与西文饮食的较量,只要加上充分的营销方式和预热。赢家毫无疑问!

  赶上最后班公交车回到学校,乖乖的走回寝室,班里几个男生进来想和琅邪这个明星人物套近乎,结果琅邪一脸冷漠的捧手,加上偶尔抽烟的酷酷样子硬是让他们没有开口说话退出寝室。

  田景升兴奋的回到寝室,道:“老大。我想我坠入爱河了。”

  琅邪疲乏泼他冷水道:“现在得意还太早了,等你不是处男的那一天就是人大功告成的一天,否则就给我老老实实计划明天该干什么,制造浪漫创造所谓的缘分都是你接下来的功课,我这个教师只管把领进门,修行就看你个人的了。”

  田景升拿起床头的一本数学专著,点点头:“这就和解方程式一样,需要相当的智慧和耐心。当然老大你已经是熟能生巧了,我就不同了,需要慢慢摸索,呜呜呜……”

  洪飞跑进来气喘吁吁道:“琅邪,范教师在楼下等你,好像有事情找你。”

  琅邪放下书,不知道这个辅导员想干什么,上次的交涉难道还没有让她死心?琅邪不禁佩服她的毅力,自己早就和她说过这些课程自己并不感兴趣,是绝对不会浪费一点时间在教学范围内的课程上的,不过他做保证一不定期在考试中拿到全班第一。

  来到一楼候客室,动人的辅导员坐在那里翻报纸,琅邪走过去淡淡道:“范老师找我有事情吗?”

  “我们出去走走吧。”范虞艺似乎有些惆怅,注视着这位ZJ大学新生中佼佼者的学生缓缓道。

  琅邪点点头,跟在她后面,趁机仔细打量了一番曼妙的身躯,那紫色系带长裙下的身材迷人而散发介于成熟和青春之间的巨大魅力,黑色的高跟鞋突现脚部的曲线和雪白小腿的完美弧线。

  范虞艺坐在湖边的草地上,远处一对对的情侣相依相偎,她望着微微波澜的湖面问道:“琅邪,你对我有意见吗?”

  琅邪坐在她边上,温柔笑道:“当然没有了,范老师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想班里没有谁会对温柔体贴大度宽容的辅导员有意见吧!我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范虞艺被琅邪说的嫣然一笑,道:“那你为什么不去上课,知道这样对你的影响很不好哦,会让任课教师对你产生你自大骄傲的印象,而且你也不喜欢找我沟通。”

  琅邪做投降状道:“范老师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统统招,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范虞艺扑哧笑道:“那说说你除了读书还会什么吧,看看我们有没有共同语言。”

  琅邪仰望着天空,沉默片刻,那在夜晚更加柔和和邪美的精致侧脸让范虞艺莫名的一动,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微笑:“其实读书才是我的弱项,除了读书,象棋围棋比较精通,魔兽、实况和CS是半个高手,篮球和足球都会一点,平时喜欢看杂书,由最先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到后来的西文哲学和历史,再到精神学分析等各类学术专著,大到国家政策方针和战争事例,小到就是女性的服饰香水也有一定的了解。”

  范虞可爱的张大小嘴,惊讶道:“那你岂不是很厉害喽!”

  琅邪看着那张诱人的小嘴,罪恶的念头油然而生,这么个大美女不搞出点暧昧关系实在是太浪费资源了,脸上神色却依然平静道:“范老师有烦心事吧,是因为感情方面的吗?

  范虞艺微笑道:“这是怎么看出来的,是因为看过心理学和行为学方面书籍的缘故?”

  “感觉吧。”

  范虞艺悄悄叹口气,道:“因为我北京的男朋友不想我在HZ工作。”

  琅邪微微一笑,“爱情是需要距离的,一方面可以保鲜,另一方面也是试金石,恋爱中的男女就像相互取取暖的刺猬,太近会刺伤对方。”当然,太远也会冻死,只不过这句话琅邪没有说出口。

  范虞艺没有就这个问题展开,毕竟两人只是师生关系,但是已经有一种淡淡的氛围萦绕心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却是最撩人。

  “后天晚上你会参加迎新晚会吧?”

  “嗯。”琅邪点点头,躺在草地上仰望着星空用那迷人的嗓音道:“康德曾说过,有两种东西,我对他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愈加强烈,不断增长——那就是我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

  范虞艺没有说话,却真实感到温馨的味道,风里有着淡淡的愁绪,但是心头因此而感动、宁静、安详。

  星期六和星期天白天那些同学依然在准备自己的节目,琅邪第二天就去还书的举动终于让那个安静的女孩出现一丝的疑惑,深谙放长线钓大鱼这个道理的琅邪不紧不慢饶有兴趣的和她玩着一个朦胧的游戏。

  很快星期天晚上就在紧张的期盼中来临,因为苏惜水的关系这次晚会得以在大礼堂举行,可以说是破天荒的一回,不光光是管理学院、竺可桢学院大一新生悉数到场,就是很多大二、大三的学长学姐也来凑热闹。

  第一个节目据说是最神秘的个人钢琴演奏,所有人都猜测是那个美女上场,偌大的礼堂坐满了不下千人,还闻风而动的其他学院学生陆续进入礼堂。

  幕后的琅邪斜靠在墙上,看着忙忙碌碌准备表演的众人,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抽了一根烟,苏惜水这个丫头竟然擅自决定让自己进行钢琴独奏,而且还是开幕式节目!

  该弹什么好呢,抒情还是激昂?轻快还是深沉?古典还是现代?

  琅邪将烟头随便扔到地上,就弹它了!



温馨提示:
琅邪之都市狂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琅邪之都市狂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琅邪之都市狂龙全文阅读和琅邪之都市狂龙txt全集下载。琅邪之都市狂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琅邪之都市狂龙 026 迎新晚会(上) “我和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乔瑟有点交情,到时候我让你和他在网上聊聊,也许他这个局外人眼光更加独到和不受干扰。董石麟道,手里的龙井茶在和琅邪的谈话中不知不觉见底。 “谢谢董爷爷。”琅邪看看时 2011-08-19 22:25:3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