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053 占有初吻

作者:思忆默    更新时间:2011-09-03 15:59:46    状态:已完结
  到了李琳(李慕西兄妹的妈妈)家开门的是一脸担忧的李暮夕,拉着琅邪左看右看的她最后确定琅邪没有事情后才开口问道:“有激烈的打斗吗?是不是叫警察了?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尽孩子不该知道的就不要问!”琅邪笑着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坐在沙发上接过皱着小脸的丫头手里的饮料,拧开拉环一饮而尽。

  李名枫是二中的尖子生,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他除了英语不强语文较弱外,数学和物理、生物、化学都是强项,一般来说数学可以保证在一百三十五到一百四十五分左右,而理科综合则在能较难考卷上拿到两百七十分,要是简单的话两百八十甚至两百九十都没有问题,从今年的高考走向来看明年可能会适当降低难度,而李名枫比较拖后腿的语文大概有一百一十分的把握,英语则是一百二十,这样看来李名枫能考出大概六百五六十的分数,这并不能够保证他稳进清华北大,琅邪那强悍的英语和语文实力应该在这最具加分的两门上帮他往上拉个十到二十分,而理科综合和数学潜力空间并大。最多拉个十分左右,当然这一切必须是以李名枫高考临场发挥正常作为前提。

  琅邪在和变得谦虚地李名枫详细谈过后为他制定了详细的复习计划,因为在二中高二的时候就早将高三课程上完。琅邪在考试上的强大从那恐怖地高考成绩就可以看出来,李名枫再自负也敢在拒绝清华北大的琅邪面前骄傲。更何况琅邪在街头篮球和彪车方面的璀璨才华更是让他崇拜不已。

  任何一个人对于自己崇拜者所说的话都有无需理由的服从,李名枫等琅邪走出房间就开始按照他制定的方案认真复习英语历次考试的考卷,用琅邪的话说就是“只要能够真正做到考后拿满分就是绝对的清华北大”。

  坐在自己房间床上无所事事的李暮夕一见到琅邪走进来就从床上疯狂地飞扑到几米远外的新家教身上。

  摇头叹气地琅邪将李暮夕放到床上后在她小娇臀上狠狠拍了几下,惹得小可人眩然欲泣,嘟着小嘴坐在床上拿一个熊娃娃撒气。看得琅邪哈哈大笑,在那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水灵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道:“嘴巴再翘就可以挂两个油瓶了哦。”

  “你知不知道看到你一个人去里面我很担心,担心你不再给我上课,不再带我飙车,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带我去玩呢。我不许你出事!许你像我爸妈那样丢下我一个人!”原本还在生闷气的李暮夕突然抱住琅邪呜呜哽咽。

  琅邪深信女人是听觉上的生物,但是此刻琅邪第一次发现自己已经再是当年那个可以大言不惭吟诵《弯月水露》来骗取女孩的张狂少年了。他轻轻的抱住李暮夕娇弱的身体在她耳畔柔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怎么样才算喜欢上了一个人?”李暮夕粉颊通红。低着头小声道。

  “喜欢一个人就会想和他(她)一起变老,孤单地时候第一个想到他,快乐和悲伤都最想和他分享,耳朵红的时候就会想是不是他在想自己……,琅邪抱着李暮夕想着小时候和莫雨嫣的种种缓缓道,忧伤而从容。

  李暮夕突然惊叫一声挣脱琅邪的怀抱趴在床上敢见人,琅邪嘴角微微翘起,他已经知道他想要的答案。有这样一个清丽可人的开心果怎么都是一件让任何男人都应该开心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吗?我可不是好人哦,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保持远离本人一百米的距离。”琅邪将害羞地她扳过来微笑道。

  “那为了不让别人受到你的伤害,就只好让善良的我受点委屈喽,不是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吗?”李暮夕本来就是那种羞涩地女孩,承认这份早熟恋情的她重新扑到琅邪的怀抱。看过太多言情小说的她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喜欢上琅邪这位不同寻常的家教老师,突然间她明白了这段时间为什么自己那么傻的原因。

  琅邪没有说话,喜欢上他很大程度上就是喜欢上了寂寞,会不会后悔他不敢替李暮夕下定案。不过琅邪确实是引导一个女孩走向女人的最好人选,超越同龄人太多的成熟、温暖暧昧的眼神、优雅失颓废的贵族气质。这一切,都足以让少女痴迷、女人沉醉。

  “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人,是成熟的少妇类型还是清纯的学生妹。喜欢婉约的还是活泼,喜欢丰腴还是清瘦?”李暮夕眨巴着大眼睛笑道,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可爱而干净的味道。

  “我喜欢我喜欢的女人,比如像暮夕这样的黄毛丫头。”琅邪打了一个机锋笑道。

  “那你不喜欢怎么样的女人呢?”

  李暮夕虽然被琅邪叫做黄毛丫头而装出郁闷的样子,可是内心却充满甜蜜,原来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可以因为一句话让自己感到最大的快乐。

  “我不喜欢太独立的女人,那种喝咖啡她只去星巴克、看书只要看卡尔维诺,品位阳春白雪得不食人间烟火、而且开心开心都与男人无关的女人让我敬而远之,因为就算我有兴趣亵渎最高贵地女神。也不愿意要这样的女人。”

  琅邪淡淡道,也许这一点就是他对何解语不怎么有大兴趣的原因所在,虽然琅邪不是那种特别钟情小鸟依人女人的男人,但是女人太过独立总不是他能够坦然接受地事情。因为那不仅仅是像莫雨嫣,冷雨那样经济上的独立,而且还是精神上的独立,这种感觉让喜欢征服的琅邪感到不爽。

  “我幸好不是这样的女人,那还有呢?”

  李暮夕吐了一下娇嫩的丁香小舌,殊不知在废旧工厂被何解语引诱出的琅邪被她这个动作着实“挑逗”了一番,后者的视线逐渐由她的脸庞往下移,娇小的胸、纤细地小腰、雪嫩的大腿,琅邪地眼神愈加炽热。

  “一个女人没有出众的相貌不要紧,但是我绝对无法忍受没有气质的女人,一个漂亮却没有气质的女人和一个没有美貌却拥有气质的女人让我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没有灵魂地花瓶其实很可悲。”

  所幸琅邪见过的花瓶并不多,他的女人都是气质和容颜俱佳的极品女人。在琅邪看来女人没有气质就像男人没有命根子一样可耻而可悲。

  “如果让你选择林黛玉和薛宝钗。你会选择谁?”李暮夕感兴趣问道。

  “我想在选择女朋友的时候,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会选林黛玉,但在选老婆时,估计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男人会选薛宝钗。”琅邪微笑道,捏了一下李暮夕的鼻子。

  “为什么?”李暮夕歪着小脑袋一脸不解。

  “有个性是一件好事,但婚姻本就是一件特没个性的事。经营一场婚姻要远远难于经营一场爱情,所以很多男人都喜欢适合生活地薛宝钗过日子。”

  李暮夕将脑袋靠在琅邪的肩膀上。唐诗宋词信手拈来、玩飙车、篮球都是出神入化、悍然出手一亿、学习足以让不可一世的哥哥汗颜,这样地男人是怎样的优秀,他真的是喜欢我吗?

  第一次尝到恋爱那种似醒似梦,非花非雾的朦胧的惆怅滋味,开始莫名其妙的担心一些细小的问题,李暮夕女人天生的敏感因为恋爱而渐渐发掘出来。正在胡思乱想的她却没有发现叶无道的双手已经开始不老实,在她那柔弱的身躯上轻轻游走开来,这就是所谓的引狼入室了,而且还是一头极品色狼。

  当李暮夕发觉琅邪的手不安分的停留在她的腹部的时候,俏脸红润的她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摆出一幅海棠醉卧任君采撷的诱人模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自然知道,微微颤抖的身体和睫毛泄漏内心的紧张和羞涩。

  “没有谁可以欺负琅邪的女人。除了我自己!”琅邪凝视着那张稍显幼稚却也初具女人韵味的容颜认真道。

  曾有人戏言世界上最安全的不是保镖如云的总统或者财阀,或者实力超群的高手,而是琅邪的女人!试想谁敢惹这位煞星的逆麟,对琅邪女人不敬的人下场只有两个——不能人道和在地球上消失!

  当琅邪俯身贴上李暮夕那粉嫩的唇瓣时,就连花丛老手的他也舒服地呻吟一声,毕竟是只有十五岁的少女,有着无与伦比的娇嫩,他的手也不甘寂寞的攀沿上那对娇小诱人的乳鸽上,但是这个时候他还不敢用力亵渎,只是极轻柔的摩擦,虽然隔着一层布料,过依旧让第一次被男人抚摸身体的李暮夕身体颤抖的厉害,原本清明的眼眸见见蒙一层暧昧粉色的媚意。

  害羞的少女悄悄主动伸出滑嫩的小舌头和琅邪纠缠,正在津津有味的汲取少女津液芬芳的琅邪被她这个举动搞得yu火焚身,原本手上舒缓温柔的动作渐渐加大力度,最后干脆从领口伸进去,凝脂般肌肤让琅邪沉醉,将李暮夕较为宽松的内衣微微下推,他便如愿以偿的触摸到那馋涎已久的青涩。

  “不要,琅邪,不可以摸那里……浑身无力的李暮夕小脸通红,身体火烫,此时微微挣扎的她也知道到底该怎么办。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想起言情小说和电影中描绘的那些暧昧场景,顿时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似乎是想摆脱琅邪手掌带来的燥热,又似乎是在邀请琅邪更多的动作。

  当琅邪撩起她粉色上衣和内衣、嘴巴含住她那娇小的胸的时候,李暮夕终于忍不住呻吟开来,双手轻轻按住琅邪的后脑勺,她甚至已经感受到琅邪下体的那个东西,娇小的她完全迷失在琅邪一手编织的大网中。

  渐渐翘起的李暮夕媚态渐露,让琅邪惊喜的是李暮夕竟然和莫雨嫣一样是那种天生媚骨的女人,动情的李暮夕眉宇间的媚意几乎让琅邪有马上占有她的冲动。

  经过半个小时的亲吻和抚摸才让琅邪稍稍满足,上半身火热、眼眸洋溢春意,娇躯布满粉红se诱.惑的李暮夕安静的躺在琅邪的怀抱,小手轻轻抚摸琅邪的脸颊和耳垂,小小年纪的她已经从小说和影视中学会如何“勾引”和“取悦”男人。

  虽然这种感觉很惬意,但是琅邪可不想背负不务正业的罪名,最后根据李暮夕的情况制定了一份紧密的学习计划,她除了语文没有问题外,其它都是弱项,不过好在琅邪这个男朋友自有锦囊妙计,读书考试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李琳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琅邪和刁蛮的女儿谈论学习,而一向不把家教老师当回事的儿子也乖乖的复习功课,喜出望外的她乐滋滋的和琅邪问好后就去厨房准备她的丰盛晚餐,这么优秀的家教老师怎么款待都为过。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落入狼口,至于何时就看那头貌似忠良的色狼的心情了。

  琅邪将视线从李琳丰腴的背影和臀部移到李暮夕身上,望着那张充满媚意的脸庞,他嘴角的笑意愈加邪气,因为一个好好“调教”李暮夕这个天生尤物的念头冒了出来。



温馨提示:
琅邪之都市狂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琅邪之都市狂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琅邪之都市狂龙全文阅读和琅邪之都市狂龙txt全集下载。琅邪之都市狂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琅邪之都市狂龙 053 占有初吻 到了李琳(李慕西兄妹的妈妈)家开门的是一脸担忧的李暮夕,拉着琅邪左看右看的她最后确定琅邪没有事情后才开口问道:“有激烈的打斗吗?是不是叫警察了?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尽孩子不该知道的就不要 2011-09-03 15:59: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