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6章 奇迹

作者:秀色可痴    更新时间:2011-08-27 09:08:15    状态:已完结
  “你这故事还真的是超长篇。”顾北笑道。

  “那确实!”聂奇点了点头,继续叙述。

  渐渐的,熊政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开始趁老板不注意偷偷地摸捏一下她,而温柔的她也从来没有拒绝他这些大胆的举动。只是在那些时候慌乱地注视着四周,生怕被别人发现。

  再发展下去,他已经不满足只是这种局限于手上的幸福了,每次偷偷地在她身上摸索都让他浑身yu火难耐,这种长时间得不到发泄的憋闷终于在一天爆发了。

  那是在八月的一天,老板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有外出了。对于熊政这样刚刚尝过女人滋味的年轻人来说,这么长时间没有发泄yu火是难以忍受的。那天傍晚,厂子里的塑料粉碎机突然坏了,通上电源后,只是电机的齿轮在嗡嗡的空转,根本带不动皮带工作。老板急得带着他们三个工人围在旁边研究着。

  当他们正在拆除机器的时候,屋外传来了老板娘的叫声,“中明(老板的名字),快来搭把手,帮我把土豆削了,我炒的菜还在锅里呢,脱不开身。”

  “好的。”老板应了一声,抬头看着我,“熊政,你去帮她一把,这里也用不了这么多人。”

  “好!”他当时是用颤抖的声音来回答的。心里也开始激动起来,但为了不引起老板的疑心,他故作平静地慢慢走出去。

  到了老板他们住的地方一看,她正弓着腰在厨房炒菜,后面的裙子被拉起来一大块,露出一对雪白的小腿。

  熊政急忙窜上前去,一把从后面把她抱住。

  她被吓了一跳,身子一下子紧崩起来。直到她回过头看见是他的时候,才慢慢地放松下来。

  “傻小子,别闹了,没看我正忙着呢?”她嗔怪地对他说。

  “我不管了,我想你,真的好想啊。”熊政撒娇似地把头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多天来憋闷的yu火终于得到发泄,他兴奋极了,也顾不得别的。

  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刺激吧,两人的愉悦感比平时来的更加强烈。

  就在这个时候,从厂子那边传来老板的一声叫喊:“把抽屉里的四号扳手让熊政送过来,这边要用。”

  她轻轻地挣了一下身体,刹那间,一种浓浓的失落感涌遍了熊政的全身。

  她转身回屋里找到扳手,出来的时候,却看见他依然愣愣地站在外屋,她轻轻地咬着下唇,一只手把扳手塞到他手上,另一只手在我额头上轻轻一点。

  “傻小子,还愣着干吗?还不先把扳手送过去,有什么事,一会——一会回来再说。”

  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含义。

  “哎。”熊政高兴地回答了一声,一溜烟的跑了出去,身后,又传来她熟悉的笑声。

  熊政麻利地跑到厂子里,把扳手递给老板,又对他说:“老板,老板娘那边还有活儿让我干,这边要是没什么用着我的地方,我就过去了。”

  老板也没有怀疑,接过扳手头也没抬的说:“行,你过去帮忙吧,这边我们几个人就够了。对了,让她多做点饭,今天可能要忙得晚一点。”

  “哦。”他回答了一声,依旧假装平静地走了出去。

  到了厨房以后,老板娘正坐在椅子上喘气,脸上的红潮依旧没有散去。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柔媚可爱。看着她迷人的样子,熊政体内已经有些平复的火焰又重新燃烧起来,他一大步冲上前去。

  “慢点,别着急。”她小声娇笑。

  过了一会,她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熊政则大口呼吸着。他轻轻地捋着她的秀发,她闭着双眼,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

  “傻小子,看什么看呀,还不快去把自己打理好,再把土豆削了,一会他们就要吃饭了。”她说着说着,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yu火已经得到发泄的他平静了许多,到了盆边用水洗了洗,又闷着头开始拿着土豆削起来。一会儿,她也靠了过来和他一起干活,他转头看着脸上还红扑扑的她,心中满是征服的感觉,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就这么默默地削着手中的土豆,那一瞬间,他真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了,让两人永远都沉浸在这种惬意的感觉之中。

  自从这次大胆的尝试以后,熊政的胆量也变得越来越大,经常在工作间隙和她纠缠不清。她在拒绝他几次无效以后,也默许了他这样的大胆行为。两人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在各个没人的角落里qr,有好几次都差点被发现了。

  那时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好象是一个星期四。老板又照常收账,然后看天色已晚,又照常把钱送到市里他哥哥家。熊政焦急地等待老王和大刚都熟睡了以后,便轻车熟路地溜到她住的地方。

  他轻轻地走到那间让他得到无尽快乐的屋子,推开屋门,顺着窗口朦胧的月光下,看见炕上的她那冰雕玉琢般的躯体,心里又开始兴奋起来。经过许多次的锻炼以后,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小男孩了。他不再陌生,也不再慌乱,完全是从容的。

  听着她的婉转娇呼,熊政的心中充满了浓郁的自豪感。

  不过这一次的晚上,当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从身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猛然间他醒了过来。

  熊政茫然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老板正满腔怒火地站在炕边,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挤成一堆,显得可怕而狰狞。他拼命地拿着一块木板使劲抽打着熊政的身体,空气中响起了阵阵清脆的劈啪声。

  “你这王八崽子,背着我干出这种事儿来,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呢?!”老板近似于疯狂地嘶吼着,手里的木板如潮水般落在熊政身上。

  熊政顾不得疑问为什么老板会在这个时间回来,急忙地跳起来,一边躲避老板的抽打,一边忙乱地套上衣裤。

  这时候,她自然也被惊醒了,发现他正在老板的木板下挣扎。沉重的板子狠狠的落在他身上,不时还带出一缕鲜红的红色。

  “中明——中明你听我说——”她害怕地叫着:“这事儿不怪熊政,是我——我不好,都怪我,要打你就打我吧。”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显得那么可怜,说着说着,就跪倒在老板身边。

  可是老板象着了魔一样,丝毫没有理会她的哀求,只是不停地在漫骂中将手中的木板雨点般地打下来,渐渐的,熊政逐渐发麻的身体开始没有那么灵活了,躲避的身影也开始迟缓下来,钻心的疼痛从四肢一直传到全身。他蹲在地上,两只手抱着头,任凭板子一下下重重的抽过来,慢慢的,他的意识越来越迷糊,终于还是昏了过去。

  当熊政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连人影都没有了,他挣扎地爬起来,害怕她有什么意外,毕竟已经狂暴的老板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是当他踉跄地找遍整个房子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厂子和住屋都空无一人,好象是整个世界已经把他抛弃了一样,他发疯似地四处寻觅,可眼里依然是冰冷的墙壁和空荡荡的屋子。

  他愣愣地坐在冰凉的炕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天之内从天上到地下的强烈反差让他无所适从。全身的疼痛远比不上心中被抛弃的恐惧来得那么强烈。就这样,他傻傻坐着,没有做任何事情。

  那种巨大的恐惧压得熊政几乎喘不过气来。在他心里面已经习惯了有她陪在身旁,没有了她,他的世界也失去了任何意义。一回想到和她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一想到她在自己面前的一颦一笑,他的心中就被一种钻心的疼痛包围着。

  天开始黑了,熊政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多等一刻,心就多凉一分。他渐渐地明白了,自己可能再也不能见到那个温柔可爱的她了。终于,他还是放弃了。

  当他一步步蹒跚地走出大门后,又深深地望了一眼这个叫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地方,才转身离开。月光下,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最后,终于还是淹没在夜幕之中。

  也许上天都是公平的,当你失去一样东西的时候,自然会有另一种东西给你作为补偿。在后来的几天中,熊政一直都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也不知道处于一种什么想法,他神使鬼差地就在福利彩票站买了一注彩票。前四个数是他和她的生日,后三位数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第一次得到她和最终失去她的日子。在潜意识中,好象这张彩票就是一个证明什么的凭证,也是一个留有他相思的一个寄托。

  可是过了两天后,熊政突然在公园的大屏幕中发觉自己居然中奖了,那一瞬间,在他心里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滋味。根本就没有别人中奖后那种欣喜若狂的心态。在他脑海里,他宁愿用这五百万来换她。因为没有她,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好象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

  一个星期后,熊政回到了郊区,买下了他曾经工作过的塑料厂,并一次又一次的以百万元作为奖励来追问房东,让他告诉自己老板和她的下落。可是他还是失望了。看着房东数着钞票的嘿嘿傻笑声,熊政甚至已经开始羡慕他了——老板给了他一年的房租却呆了半年就无影无踪了,还留了几台机器在里面。

  现在又有自己这个乡下土包子用三倍的价钱买下他这几栋破民房。他的确有高兴的理由。可是现在自己比他的钱更多,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熊政努力地在心里劝慰自己,可是心情却依旧是那么沉重。

  从那天开始,熊政每天早上都坐在门口,望着眼前的公路。每一次公交车在站牌下停靠的时候,他的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但看着一个个不熟悉的人影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他的心就一次次地沉入谷底。

  终于有一天,在他又一次经历失败的打击后,他已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悲苦情绪,于是开始疯狂地叫喊,茫无目的地向远方奔跑,泪水已经完全模糊他的双眼。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熊政被一个大坑闪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索性就这样在土上趴着,拼命地哭,拼命地叫喊,仿佛要把这些天积压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一样。

  渐渐的,他慢慢平静下来,又回到了现实当中。他决定放弃了,这样的等待根本就没用的。他慢慢的爬起来,抖落掉身上的尘土,缓缓走了回去,准备收拾一下行李回老家去。现在自己有钱了,是该孝顺一下劳苦了半辈子的父母了。

  当熊政慢慢地接近厂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映满了我的眼睛。他惊呆了,狂喜的看着那个让我ri思夜想的女人,痴痴地一点点走过去。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他用颤抖的呻吟开始问着,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是我,傻小子,是我——”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我等你等的多辛苦?”我哽咽地说着,用力地把她紧紧抱住,满眼的泪水顷刻间溢流出来,顺着眼角一直落到她的肩上。

  她也哭着说:“那天早上我被中明强行地拖走了,他解雇了老王和大刚就拖着我到他哥哥家,我们大吵了一架,第二天就来找你了,可是厂子里没人呀,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吓得我找遍所有的医院,可是我都找不到你。”

  听着这些话,熊政没有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她,就这样,两人静静的拥在一起,一切的一切,都在不言中。



温馨提示:
绝色摄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绝色摄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绝色摄影全文阅读和绝色摄影txt全集下载。绝色摄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绝色摄影 第46章 奇迹   “你这故事还真的是超长篇。”顾北笑道。   “那确实!”聂奇点了点头,继续叙述。   渐渐的,熊政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开始趁老板不注意偷偷地摸捏一下她,而温柔的她也从来没有拒绝他这些大胆的举动。只是在 2011-08-27 09:08:1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