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63章 西岳

作者:秀色可痴    更新时间:2011-08-31 22:02:08    状态:已完结
  聂奇N梦之四十九。

  事件地点,华山等。

  华山。离开东方家的阿钰回想起守孝的三日中,奶奶陈淑云有意地回避着自己,倒是黄宛君瞄自己的眼色怪怪的,阿钰可不在乎她。

  阿钰收回思绪,一叹气:“哎,到华山了。自己到底怎么面对师娘呢?”想到这里脑海中不断交错出现师娘象亲娘一样对自己的疼爱的情景……突然他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是师娘陆月珍的声音:“艳儿,你在哪?艳儿你快回答娘呀……”声音中带着哀伤和绝望。阿钰一听,意识到事情不妙,赶忙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极度憔悴的陆月珍出现在阿钰的面前。

  “钰儿?你怎么回来了?”见到阿钰,陆月珍非常惊奇。

  “师娘,我找到我的家人了!这次回来就是想向你们禀报的,怎么华山出事了吗?”

  阿钰这一问又勾起了陆月珍的痛。顿时泪如雨下,“钰儿,你别问了,既然你找到了家人就赶快回去吧,华山现在很危险的。”

  阿钰哪肯依,陆月珍终于在阿钰的追问下,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几天武林盟主来华山和华山掌门人玉清真人密商武林大事,慕容德为了让慕容家称霸武林,竟然掠走了周晓燕要挟周言公夫妇下毒害武林盟主谷幽兰和玉清真人。周言公为了女儿屈服了,而陆月珍为了不让丈夫做出遗憾终身的事情,就一人出来寻找女儿。

  阿钰听到这里说:“师傅怎么这样傻!就算听慕容德的,慕容德也不会放回燕师姐,现在要赶快救下掌门人和盟主,不能让慕容德的阴谋得逞。”

  陆月珍一听点点头,“对,你跟我来,我知道一条通向密室的通道。”

  阿钰跟随着陆月珍来到通道口,陆月珍停下说:“你进去吧,我不能露面,要让他们知道我和他们作对会杀了燕儿的。”阿钰点点头。

  当阿钰走进密室的时候,看见两个三十左右的美妇倒在地上。一个身着道服的正是玉清真人,只见她仙风道骨,美得超凡脱俗。一个身着紫衫,只见她眉宇间带有一股英气,使人不自觉的产生敬畏之情,她正是武林盟主谷幽兰。她二人无论是身材或长相都是阿钰除碧波仙子水妍真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阿钰可着急了,象这样的美女怎么能就这样死去呢。可阿钰又没有解药,只好在密室中转圈想办法。忽然,他想到了九叶仙果的叶子,但他又一想如果她们不是处女那不是害她们了吗?阿钰又转了起来,他看看天仙般的美女,“对,就赌一把。”想到这里从怀中掏出两片九叶仙果的叶子,分别纳入她们的嘴中,然后,静静的等待。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两位美女终于醒了,她们一睁眼,阿钰的心也放下了。

  两人一醒,看见阿钰关切的看着她们,知道是这位少年救了她们,赶忙起身施礼。阿钰不好意思的说:“两位前辈,先别忙谢我。因为……晚辈没有解药,可为了武林,我就只好喂了你们九叶仙果的叶子……”

  谷幽兰一听,脸顿时红了起来,玉清看着她,谷幽兰凑到玉清耳边嘀咕着,玉清脸也红了。谷幽兰问阿钰:“少侠是怎么知道九叶仙果的?”阿钰就把碧波仙子水妍真的事一讲。

  谷幽兰一叹:“武林有史以来第一奇女子都为了武林正义献身与你,我们又有何话说了,只是希望以后你能明媒正娶,给我们一个名分。”

  “那是当然,事不宜迟,要是那帮人来了就麻烦了!”阿钰兴奋的说。

  谷幽兰含羞对玉清说:“姐姐,你先吧!”

  玉清红着脸摇摇头说:“妹妹,还是你先来!”

  两人推让了半天,阿钰说:“你们就一起来吧,我服用过九叶仙果,女人再多我也能应付!”

  两声尖叫声宣告了两人处n时代的结束……

  “不好!”躺在两个美女中间的阿钰忽然冒出一句,将二女吓了一跳,异口

  同声的问:“怎么了,相公?”

  阿钰这才坏笑道:“我忘记谁是我的二老婆了。”这话当然引来了二女的一顿轻轻的粉拳……

  “我先出去了,你们先运功将药力吸为己有,增长百年功力。”穿好衣服的阿钰说。

  “不忙,依我估计慕容德一会儿一定派他的亲信进来查看,到那时我们制服他,也好打探周晓燕的下落。”谷幽兰说。阿钰点点头。

  果然,半个时辰后密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人。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便被玉清点倒在地。

  “好了,我们废了他的武功,相公你现在可以将他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盘问周晓燕的下落了。”玉清说道。

  阿钰赶忙说:“你们在这运功不安全,还是换个地方吧!”

  玉清点点头说:“这里还有一个没人知道的密室,相公你现在要赶快将周晓燕的下落查到,不然我们会很被动。”

  阿钰一点头,夹着那人,回到师娘陆月珍的面前,陆月珍问道:“我们去哪审问他呢?”

  “去后山那小庙吧!”阿钰说。陆月珍一听脸一红,她当然不会忘记他们在那发生过的事情。

  而那人一听脸也变色了,好象那里有什么重要的秘密。

  可是阿钰都没看见……

  “你到底说不说?”阿钰已经用遍了他能想到的酷刑,还是没能撬开这个叫慕容丁的嘴。

  慕容丁冷笑道:“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突然陆月珍跪在他的面前哀求道:“求你了,我不能失去我的女儿!你要什么都可以!”

  “好,你们放了我!我就放你女儿回来。”慕容丁狡黠的说。

  阿钰愤怒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再说我们放你回去,你已被废了武功,慕容家也不会要你这个废人!你还是招了吧,我们会保你一条小命。”

  慕容丁被说的沉默了,忽然他一咬牙,象个饿狼般对陆月珍说:“你要你女儿,我可以告诉你,但我要你的身子来换,我已经不指望活着了,我要临死前好好享受一下。哈哈……”

  阿钰举起手中的剑说:“我劈了你……”

  他的手被陆月珍抓住了……

  陆月珍竭力保持着平静说:“好,这个交易很公平,我答应你!钰儿你先出去!”

  “师娘!!!”阿钰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慕容丁阴阳怪气的说:“不,我要他看着你被我p。他刚才折磨我,我也要在心灵上折磨他一回,嘿嘿!”

  “不要,师娘!”阿钰含泪对陆月珍说。

  “钰儿,为了你师傅为了燕儿为了华山,我们别无选择!”陆月珍说着缓缓地褪去衣裳走到慕容丁的面前……阿钰背着他们哭泣。

  “我女儿在哪?”陆月珍对着发泄过后得意洋洋的慕容丁叫嚷。

  慕容丁指指小庙中的石佛说:“那尊石佛是空的,人就藏在里面!她刚才欣赏了一场好戏,一定很兴奋呢,哈哈!”

  陆月珍一听女儿目睹了刚才一幕,脑子嗡的一声,身体摇摇欲坠,“你不是人!”拔出宝剑,将慕容丁一剑穿心!

  阿钰赶忙找到了石佛的开关,救去手脚被缚,嘴被堵的周晓燕。当陆月珍看见周晓燕后,精神一松,连日的疲劳加上刚才的羞辱使她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正躺在阿钰的怀里,而女儿周晓燕正跪在自己的面前痛哭。

  “别哭了,艳儿!是妈没保护好你,你以后要听你爸的话,要好好照顾好你爸。”陆月珍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手轻轻的理理着周晓燕凌乱的秀发。

  周晓燕点点头。

  “艳儿!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跟钰儿讲!”等周晓燕离开后,她才说:“钰儿,这段时间一直责备自己,不该赶你下山。那事并不是你的错,你原谅师娘好吗?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亲生孩子!我知道你一直喜欢艳儿,我现在也想将艳儿托付给你,可我们毕竟在那淫贼的c药下发生过关系。所以我想让你给艳儿留意一下好男孩。”

  看着阿钰点点头,接着说:“我现在口渴,你给我弄点水来好吗?”当阿钰转身时,她突然叫道:“言公,我对不起你,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吧!”说着拔出慕容丁身上的剑向自己脖子抹去。阿钰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正在此时,门外飞进一飞蝗石,正打在陆月珍的手上。

  原来周晓燕发现妈妈的话不对劲,就一直在门外偷听。飞蝗石就是她打的,只见她冲了进来,抱着陆月珍哭诉:“妈,你不能死!你死了我该怎么办?爸爸该怎么办?你死了我们都活不下去了,你为我们活下去好吗?我们一起去杀了慕容德好吗?”看着真诚的女儿,陆月珍点头了。

  当众人出现在慕容德的面前时,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他现在要找个垫背的,所以他向站在他身旁还没缓过神的周言公下手了。一剑就刺穿了心脏,冲过来用自己身体替周言公挨这一剑的陆月珍倒在血泊之中…她死了,死得很安详,也许这是她现在最理想的结局。

  慕容德死了,就算他死了,周言公仍然发疯般的一剑剑劈着他的尸体……

  周言公疯了,他连续几天抱着酒坛坐在陆月珍的坟头,边喝酒边对着坟头说话,好象陆月珍还活着。

  阿钰和周晓燕一直伺候在他左右。

  “酒,给我酒!”已经烂醉的周言公还在要着酒。

  周晓燕走上前。“爸,别喝了。我们回家吧!”说着就要搀周言公。

  突然,周言公抓住周晓燕的手,“月珍,你回来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不相信。”说着抱着周晓燕竟痛哭起来。

  周晓燕学着陆月珍的口气说:“师兄,别喝了。你要好好活呀!”

  离开华山的阿钰,直奔南宫家。路上一想:“现在还早,不如先去那荒山小庙看看妈妈,再去外婆家不迟!”想到这里,他就改道向荒山进发了。

  阿钰来到一大河渡口,坐上摆渡船。

  船上十几个人中有一个英俊的和尚引起了阿钰的注意。只见他色咪m的上下扫描着一个二十八九岁,衣着华丽,有几分姿色的佩剑少妇。

  那少妇发现陌生和尚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就瞪了他一眼。

  就在他们目光相交时,阿钰发现和尚眼睛中突然发出一道金光。再看那少妇已经呆呆的坐在那里,眼神空洞洞。阿钰暗自奇怪,怎么回事?

  渡船靠岸了,那少妇默默地跟着和尚下了船。阿钰一时好奇,偷偷的跟了上去。

  只见他们进了个树林后,和尚为那少妇宽衣解带,那少妇木木的站着,好象一点知觉也没有。

  正在和尚逍遥快活时,突然听见一声怒斥:“淫贼,你哪里跑!”他们两人身边忽然就多了个红衣道姑。只见这道姑三十余岁,绝色面容,凤目含威,显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高高的鼻子显出她个性刚强。

  那和尚见来了个绝色美女,立刻站起身对道姑淫笑道:“我无花和尚今天真是走桃花运,遇见一个美女,哈哈!”说着眼睛中一道金光向那道姑眼睛射去。

  那道姑早有防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无花和尚一掌毙命。

  这时那少妇才如梦初醒,坐在一边哭泣。道姑安慰了她几句,转身就准备离开。

  那少妇突然拔出剑向道姑刺了过去,她可不想有人知道她的丑事,毕竟她在武林中也小有名气。

  阿钰一惊,大声叫道:“小心!”

  那道姑听见叫声,立刻运气,红色道袍鼓了起来。剑碰到道袍怎么也刺不进去,那少妇大惊失色:“天元罩气,前辈是天山圣母?”立刻丢掉剑,跪在地上说:“前辈饶命,小女子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圣母饶命!”

  天山圣母怒道:“滚!别让我再见到你!”

  等那少妇走了后,天山圣母向阿钰藏身的地方深施一礼说:“恩公能否出来一见!”

  阿钰走了出来说:“前辈请不要这样,晚辈可不敢当!”

  天山圣母问道:“恩公高姓大名?”

  阿钰说:“晚辈东方钰!”

  天山圣母点点头说:“原来是东方少侠,贫道现在有急事要办,你的恩情以后必当相报!”说着飞身走了。

  阿钰看着远去的天山圣母,自言自语:“说这么一句客套话就走了,我还以为要以身相报了。不过天山圣母都快五十岁了还这么美!佩服!”

  阿钰来到无花尸首边,手在他怀中摸了摸。他想看看有没有贵重的东西。结果他掏出一本书来。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迷魂魔眼”,阿钰知道就是和尚眼睛中的金光,心中狂喜:“这可是好东西!有内涵!”

  阿钰看了书才知道迷魂魔眼一共分两层,和尚只练成一层,就是将女子迷住任由自己发泄。而第二层必须练功人本身具有吸引异性的魅力,练成后能让女子暂时疯狂的迷恋自己,就算赶都赶不走。那样更能享受。阿钰心想:我吃了九叶仙果,不是对异性有吸引力吗?这次给他想对了,他很快就练到了迷魂魔眼第二层。

  几天后,阿钰来到小庙,大声叫喊:“妈妈!”只见从小庙里走出一个大概三十几岁的美妇,只见她一双眼睛清澈明亮,风姿超群,具有震撼人心的美貌,让人感到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走到阿钰面前说:“孩子,这里除我以外没别人,你找谁?”

  阿钰心想:“不能让她知道我妈妈是谁,那样妈妈以后在这会不安全的。妈妈很可能出去有事,几天就回来了。”想到这里就说:“这位前辈,我叫方东。我和我妈妈经常住在这里,我想我妈妈是出去有事了,能不能让我留在这等我妈妈?”

  那女人说:“怪不得我发现好象有人住过,好吧,你就在这等你妈妈吧!”



温馨提示:
绝色摄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绝色摄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绝色摄影全文阅读和绝色摄影txt全集下载。绝色摄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绝色摄影 第163章 西岳   聂奇N梦之四十九。   事件地点,华山等。   华山。离开东方家的阿钰回想起守孝的三日中,奶奶陈淑云有意地回避着自己,倒是黄宛君瞄自己的眼色怪怪的,阿钰可不在乎她。   阿钰收回思绪,一叹气:“哎,到 2011-08-31 22:02: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