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步天有术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2章:封印毒丹

作者:水月倾城    更新时间:2011-11-03 16:13:30    状态:已完结
御风刀累了,趴在陈平的大腿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握着陈平的累赘,打着哈欠。好几次都差点儿睡着过去。看了看外面天色,御风刀犹豫了一下,离开石屋,回到自己住的山头儿,把呼呼大睡的梁铭飞给喊醒了。

  梁铭飞揉着眼睛,斜眼看着御风刀:“办不成事儿?”

  御风刀没吱声。

  “我就奇怪了,上回你到底是怎么拿到那瓶精种的?”梁铭飞打着哈欠嘟嘟囔囔的跟着御风刀一起走了出来。

  御风刀也不说话,只是闷头走路。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陈平的破石屋内,梁铭飞看着昏睡的陈平,再看看一直在揉着手腕的御风刀,说道:“得,师兄我就教教你好了。我跟你说,取精是一门手艺,不能胡来。我这门手艺,乃是我老家一个堂兄亲传,一般人我不告诉他……”说话间,梁铭飞把衣袖挽起,伸展了一下胳膊,把御风刀往外推了一些,对着手心啐了两口,又搓了搓手,活动了一下手指……

  陈平觉得自己一定是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发现自己的肾脏竟然隐隐有萎靡到死掉的迹象!

  坏了坏了!

  陈平急急火火的又去找杨欣。

  杨欣看到陈平,神情也有些惊讶。她发现一天不见,陈平的脸色竟然苍白的可怕,怎么看,都像是纵欲过度,几乎快要“精尽人亡”的样子。

  “师叔……我这……”陈平不客气的坐在杨欣旁边的蒲团上,脸色很难堪。

  杨欣闭上眼睛,似乎有些生气,沉沉的出了一口气,才道:“自作孽,不可活。”

  “我什么也没干!”

  “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陈平很无奈,“好吧,我错了。师叔,你救我。”陈平现在没心情跟杨欣争辩自己到底有没有干什么。

  杨欣这才睁开了眼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陈平,也不说话。

  陈平急了,“师叔,求你了,我保证一定禁欲!”

  杨欣道:“两颗二品晶石。”

  “这个……我没。”

  “上次你不是赚了一颗三品晶石吗?”杨欣问道。

  听她提及此事,陈平机灵了一下,凑近杨欣,低声问道:“师叔,你说会不会是撩云想害死我,用我的种子给我下咒了?”

  杨欣错愕片刻,苦笑道:“胡说八道,从来没听说过有那种咒。”看着陈平,杨欣微微摇了摇头,又道:“年轻人啊……”言下之意,自然不点自破。

  陈平干笑了一声。杨欣三百多岁了,叫他一声“年轻人”,似乎还挺合理的。

  杨欣闭上眼睛,静坐不言,好象是把陈平给忘了一般。良久,才站起来,走到丹炉前,愣了一会儿,转头看了看陈平,问道:“想不想学炼丹?”

  陈平一怔,脸上难掩喜色,“想!”

  “一颗三品晶石的学费。”

  “啊?我……”

  “先欠着。”杨欣回过头,嘴角微微上扬,看着丹炉,背对着陈平,说道:“等你有了再还我。可好?”

  三品晶石?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陈平觉得杨欣真有做奸商的潜质。不过炼丹,对于陈平还是有不小的诱惑的。修真四道,每一道,都是不可或缺的。而丹道,无疑又是经常需要用到的一道。

  陈平已经跟陆三更学了一些阵法皮毛,如果再学丹道,虽然好像容易博杂不精,但了解一番,肯定是有益无害。

  思量再三,陈平说道:“好。”

  杨欣又是轻轻一笑,手一扬,丹炉顶盖就飞了起来。

  “炉为炼丹者必备之物,丹炉也是法宝一类,有品级之分,好丹炉,自然也更炼制出更好的丹来。”

  储物戒指内的材料不停飞入丹炉。杨欣一边加材料,一边说道:“丹道四路:养、救、修、毒!养即养生,有强身健体的效果。凡修真者,以体修真,养生自然很重要;救即救命,含解毒和解丹药封印,甚至抵御劫数的好处;修,即为直接有助修炼的丹药;毒,杀人、封印。比如曾经差点儿要了你的命的碎骨毒。拥有此毒的百毒门,就是专门炼制毒药,在修真界,恶名昭著。百毒门还有一种极为厉害的封印毒丹,中毒之后,犹如昏死……”

  材料齐毕,炉盖落下。

  杨欣的掌心忽然生火,火入丹炉底,“运火是炼丹者必须熟练掌握的。不论是金木水火土的哪一种属性的修真者,都可以拥有火。因为五行相生相克,总能生出‘火’来。而真正适合炼丹的修真者,当然说火属性修真者……五行有品,火亦然。十品火,焚天灭地,无人能挡。一品火乃草木生火,世俗界不可缺,修真界要之无用。欲炼丹,至少需要二品火。此火可自行修炼而成,并无特色。三品火,需木生。三品木生三品火。直至五品,皆可由同等木而生。六品灵生火,七品地生火,八品劫生火,九品天罚火,十品天诛火……”

  陈平这边专心跟杨欣学习炼丹的时候,御风刀和梁铭飞正一筹莫展。他们发现,交易场上的需求很有限,许多人根本就不需要精种。所以,在之前的热闹抢购热潮散去之后,两人的生意也冷淡了下来。

  没有生意,就没有晶石。虽然俩人现在也不缺晶石,可谁会嫌晶石多呢?思来想去,梁铭飞对御风刀说道:“我看我们去外域卖好了。听闻微光陆的修真者,比咱们这轮回域的修真者要多得多。到那里肯定有的卖。”

  御风刀凝眉道:“太远了。来回奔波,费事。”

  梁铭飞思索片刻,说道:“这样,我们带着陈平师弟一起去,就方便多了。”

  御风刀沉吟道:“他会跟我们一起去?”

  “想办法啊!”梁铭飞说着,把地上的精瓶收拾起来。他心眼儿活,够机灵,不大会儿就想到了好主意,说道:“走,我们回到门派,只要如此这般……”

  陈平从杨欣那里回来,受益匪浅。

  可惜杨欣太抠了,落下陈平一颗三品晶石的债,竟然连个低等丹炉也不送。陈平想着看来还是得自己赚取晶石购买丹炉。

  吃了杨欣炼制出来的丹药,陈平便立刻觉得身体似乎隐隐开始恢复,周身四肢百骸热气腾腾,舒畅万分,如同泡在温泉中一般。

  身体还是恢复,还学会了基本的炼丹之术,陈平心中痛快,却也惆怅万分。因为他现在欠了一屁股债。

  陈平现在有点儿希望撩云再来跟自己购买精种了,不然一颗三品晶石的债务,自己一年半载甚至三五七年肯定是还不上了。

  没时间想别的,陈平开始修习杨欣传授他的《火诀》。“火诀”就是名字,因为这种灵诀,在整个修真界,大多数人都会。这是炼丹、炼器的基本灵诀。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名字了。

  《火诀》很简单,陈平很快就修习成功,掌心中,可以孕育出一团小火苗了。随着修为的提升,火苗也会越变越大。目前而言,只要再有一口小鼎,陈平就能炼丹了。因为别看陈平掌心的火苗如同灯烛,但它是二品火。这二品火,可比一品火不同,热量很大,即便只有烛光大小,也足以炼制简单的丹药了。

  成功生出火苗,陈平欣喜之余,又查看了一下肾脏,不禁感叹:“杨欣那丫头……师叔的丹药就是不错,效果显著啊。”

  陈平正在这高兴呢,梁铭飞和御风刀来了。

  看到两位师兄一起过来,陈平便猜测是不是准备摊牌了。之前他们俩轮流请客,陈平就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呢。

  “师弟,修炼呢?呵呵。”梁铭飞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师弟,今天我去交易市场,看到一套衣服,挺漂亮的,就买来了,送给你。”说着,梁铭飞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套做工精美的衣服。

  丝绸质料,白底金边,掂在手里,沉甸甸的,显然价钱不菲。

  陈平看了看衣服,又看向梁铭飞,说道:“你能先把我的亵裤还我吗?”

  “啊。你看我都忘了。”梁铭飞赶紧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条亵裤--很显然,不管是什么东西,他似乎都塞进了储物袋中。“喏,拿去。”

  陈平接过来,看了一眼,凝眉道:“好像不是我的。”

  “这有什么,拿去穿吧。”梁铭飞无所谓道:“咱们师兄弟,何必客气。”

  “我客气吗?”陈平抽着嘴角问道。难道不想穿他的亵裤是客气?

  “你太客气了。”梁铭飞道。

  陈平听着这对话有点儿别扭,把亵裤放在一边,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师兄,心里直犯嘀咕。这俩人对自己这么好,陈平反而有点儿不安。

  “师弟。”梁铭飞习惯性的搂住了陈平,胸部紧靠着陈平的肩膀。“师兄跟你商量个事儿。”

  “说吧。”陈平有意无意的斜了一眼梁铭飞的衣领处。梁铭飞抱着陈平,衣服被挤压,从衣领处,隐约可见一抹春光。“少女”含苞待放的花蕾一般的酥胸,确实让陈平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们想带你一起去历练一番。”梁铭飞说道:“老是在这窝着,能有什么前途。去外面转转,若有奇遇,就发达了。”

  陈平一愣,问:“就这事儿?”

  “嘿嘿,师弟,是这样的。”梁铭飞笑嘻嘻的说道:“外出自然是免不了有些危险的。我们想让师弟你继续冒充高手。这样嘛,总会免去很多麻烦的对吧。”

  陈平苦笑一声,说道:“还是算了吧,万一哪天被拆穿了,我这脸可往哪搁。”

  “哎!师弟,此言差矣。我看你演技非常,连那元回都不是你的对手,更听闻韩霜也被你打得吐血。老实告诉师兄我,你是不是真的是什么高手啊?还是修炼了什么神奇功法?”说着,梁铭飞嘴里啧了两声,“你这可不够意思啊,师兄我对你多好啊,你有好功法也不拿出来分享。”



温馨提示:
步天有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步天有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步天有术全文阅读和步天有术txt全集下载。步天有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步天有术 第102章:封印毒丹 御风刀累了,趴在陈平的大腿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握着陈平的累赘,打着哈欠。好几次都差点儿睡着过去。看了看外面天色,御风刀犹豫了一下,离开石屋,回到自己住的山头儿,把呼呼大睡的梁铭飞给喊醒了。 2011-11-03 16:13:3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