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0章:赏罚之分

作者:内牛    更新时间:2011-10-19 20:45:54    状态:已完结
单子俊已经调到了花蕾座位后,看阳天进来,失“精”了,面容苍白,他不是已经进去了吗?为什么又给他放出来了?

  妈的,饭桶,都是一群饭桶。

  “我回来了!”阳天站在花蕾身前,幽幽地道。是对花蕾说,也是在对单子俊说。

  “呵呵,你回来就好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们都在担心你,相信小雪也会原谅你的一时之错的”。单子俊眯着眼睛笑着。心说着:你出来了又怎么样?我就要搞你,待我把你那丑事说出来,看小蕾还能不能接受你。

  阳天冷笑一声,早就料到单子俊有这一招,只不过是没想到他把座位调过来了。

  “怎么回事儿啊?跟小雪有什么关系?”花蕾看着单子俊问道。她煎熬了十天,阳天杳无音讯,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小雪告我强奸,我进去呆了两天”。阳天淡淡地说道,从容着。

  花蕾觉得自己好似被雷电劈中了一般,晕了下去,坐在了凳子上,脸色苍白。

  “单同学,有什么要说的?”阳天笑呵呵地看着单子俊。

  单子俊懵了,他本以为阳天一定会极力掩饰,自己好背地里告诉花蕾,妈的,没想到他还真敢说出来,让全班同学都听到。

  “小雪,我怎么企图强暴你的事儿,让全班同学都知道知道吧!”阳天寻觅着孙雪的座位,云淡风轻地说着。

  全班所有同学都瞪大了眼珠子,正在这时,张宇洋也晃悠悠的走进班级来。

  孙雪被阳天说的面红耳赤,难以启齿。

  “怎么?不敢说吗?还是要我说?”阳天冷得道。

  孙雪心一颤,这些天,她没能睡一天好觉,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活在煎熬的痛苦中,出于本能的害怕,起身急忙脱口道:“是误会,误会,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我向你道歉”。

  说着孙雪腰一弯,一脸的痛苦,全身都在颤栗。

  单子俊转过头看着孙雪,恨得咬牙切齿。

  “单同学对那晚的事也有些了解,要不你说说吧!”阳天看着单子俊,笑呵呵地再道。

  “呵呵,说笑了,说笑了,那晚我走了,我哪知道啊!误会就好,误会就好”。单子俊尴尬的笑着。

  花蕾面容出现笑容,要对阳天说什么,阳天已经向后排走去。

  “哼”。对着阳天的背影,冷哼过一声,转过头去。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铃声一响,苏香儿带着白边眼镜,拿着教科书,清新淑人的走进来,看到阳天坐在最后一排,嘴角划过一丝笑意,随即开始讲起课来。

  晚间放学,阳天送花蕾回家,单子俊站在学校门口,看着两人离去,嘴角冷颤着,心中冷哼:哼,鹿入谁手还不知道呢。

  “这些天让你担心了”。阳天幽幽地道,声音深沉。

  “你也知道让我担心了”。花蕾尖声地一喊。

  阳天嘴角划过那诡异的笑容,拦住花蕾的杨柳腰。

  “拿开你的手,你个坏蛋”。花蕾一把推开阳天,快步向前走去,想着给阳天一个深刻的教训,要不然他也不懂的珍惜自己,自己还得为他担心受怕,留眼泪。

  阳天眼睛一瞪,快步跟了上去,阳天一跟不要紧,花蕾还跑了起来。

  阳天很是无奈,只好快步的跟上。花蕾家离明信高中静走还不到十分钟,就跑着跑着,没几分钟就到了家门口。

  她不会没追上来吧?花蕾只顾跑了,也没回头看,一转头,瞬间静止住,嘴唇被阳天封住。

  花蕾脑中有些空白,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鬼使神差的配合起阳天,慢慢闭上眼睛。

  长吻过后,阳天收回那鼻子下的利器。

  “哼”。花蕾羞得一把推开阳天,道:“你自己回家反省去,想想你都犯了什么错”。

  说完花蕾就跑进楼栋中,心跳加快,面容潮红,还在回味着刚刚那缠绵的一刻。

  阳天无奈的摇摇头,女人呐!总是这么奇怪。

  在今日,市局局长换了人,汪长河被撤了职,调到乡里的派出所,而看守所的所长何其贵,被调去了东兴分公安局,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徐晓曼也从归警队,取代了王龙的位置,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

  “哎呀,真是爽啊!”何其贵坐在新办公室中,一脸的春风得意。

  “老汪啊!要怪就怪你自己,我是没时间下乡看你了”。何其贵坐上这个位置,忍不住的调侃了一下万里之外的汪长河。

  而汪长河坐在新办公室中,肠子都悔青了,虽然难过,但还算意外之中,他本以为自己要去当片警了,没想到还能当个一把手。这次的教训让他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了,想想当初如果不帮万青河,最多也就派到市里的派出所,这下可好,直接发配边疆,以后想去大酒店吃个饭,都成问题了。

  接下来的每天早晨,阳天都跟着老者修习太极,但地点也从小区的花园转到了南山山上,阳天不知老人为何不带他去临近的北山,而是跑去南山,但也没有多问。

  十天过后,阳天神清气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这种奇妙的感觉与他刚获得钥匙异能,改变体质后的感觉不同,那时是改变,而现在却是修炼。

  阳天趁热打铁,运用着体内的澎湃真气,对自己从小修炼的武学,又有了新的领悟。

  山林呼啸,阳天施展着武艺,迎风而动,落叶横飞,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为阳天而生一般!

  “嗯,不错,你的拳法和剑法学的不错,呵呵”。老者捋了捋胡须,依旧是一套唐装,几种颜色、时常地换着。

  “前辈,我功力有限,耍的不好”。阳天谦虚得道。

  老者倏然地动作一动,拿过阳天手中地长剑,这长剑放在人家中,只是摆设,但是在老者手里,就成了无上地戾气。

  老者动作缓慢,看似同样速度的剑法,但阳天却在中读出了玄机,老者没一剑都在微许加快,气势越来越重,但似平淡无奇地剑法,但阳天认真观测去,却看得眼花缭乱。

  阳天知道老者是故意放慢着速度,如果真是到对敌时,那凌乱迅猛地剑法才会真正地展现出来。

  瞠目结舌,山林平静,随风欲动,每一剑都有着如风得速度。

  老者收剑,笑呵呵地对阳天道:“我耍剑耍的怎么样?”

  耍贱?我靠!阳天心中大汗,心说:您这让我怎么说啊!如果实话说出去,那就是您老“耍贱”一流,就是说谎话,那也是耍剑九流啊!

  “呵呵,很好,很好!”阳天干笑着。

  “哈哈!”老者狂笑一声,负手下山。

  王龙躺在医院中,破口大骂地抱怨着:“麻痹的,真是尼玛人走茶凉,老子还没死呢,市局那帮孙子就没影了”。

  他住院了二十天,除了住院的前几天,再没有人来看过他,他还不知,阳天在十天前就已出院,而他的队长职位也被削夺。

  被被打开,王龙的心悸动起来,他希望看到市局的同事,让他告诫自己的心,自己没有被人遗忘。

  万青河的身影出现在王龙眼前,王龙神情一动,刚要张口,就看到万青河身后的秘书,将话憋了回去。

  万青河对秘书一摆手,秘书离去,为万青河代上门。

  万青河走到王龙身前,王龙几近哽咽的道:“万叔叔”。

  他从小无父,万青河总会找时间去他家作客,在他眼中,这个官威凛然的长辈,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小龙”。万青河慈爱的一笑,坐到王龙身旁。

  “那个阳天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关进监狱了?不能放了他啊!”王龙怨恨的道。他已经做了几次手术,右手虽然可以活动了,但是灵敏度连脚都不如,将这一切的仇恨都归于阳天身上。

  万青河微微张口,没有说什么。

  微顿后,说道:“小龙,去政府工作怎么样?警察这个活,没时没点,还有一定的危险,地位又不高……”

  “万叔叔,怎么了?”没等万青河说完,王龙就打断下来,平时的万青河,少言冷漠,不知今天怎么会对他这么多话。

  “是因为你的伤,如果再去警局工作的话,也没有好的发展前途”。万青河看着王龙,双目聚光。他本就不想让王龙在警局工作,但无奈王龙喜欢,想着是过几年,等王龙有了一定的工作资历,找个机会,将他调到政府里来,现在出了这么一档事儿,也不再等了。

  王龙黯然,右手用着力,想要握紧拳头,却不可能,痛得冷汗直流。

  “这次你的英勇行为,市里本就应该做出嘉奖,正好办公室主任有一空缺,你一出院就去政府里上班,叔叔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万青河继续说着。

  王龙一楞,虽然他不曾去过市政府的大楼,但是对于政府里的级别却是清楚的,市政府里的办公室主任,那就是局干部了,和局长是一级的。

  “万叔叔,市政府里的办公室主任就是局干部了,换个职务,在市公安局当局长行不行?”王龙小心地问道。他不甘心,即使阳天进了监狱,他也要将其搞死,只有当上公安局的局长,才能在领域内,为所欲为。

  “不行”。万青河一变脸,猛地喝道:“你以为市公安局的局长是那么容易当的吗?你先给我进政府,事情我已经安排妥了,难道你还要甩手不干,让万叔叔丢老脸?”



温馨提示:
极品钥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钥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钥匙全文阅读和极品钥匙txt全集下载。极品钥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钥匙 第90章:赏罚之分 单子俊已经调到了花蕾座位后,看阳天进来,失“精”了,面容苍白,他不是已经进去了吗?为什么又给他放出来了? 妈的,饭桶,都是一群饭桶。 “我回来了!”阳天站在花蕾身前,幽幽地道。是对花蕾说,也是 2011-10-19 20:45: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