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0章 视察布坊

作者:天边虹    更新时间:2011-11-10 10:03:59    状态:已完结
  逸意居的书房外,是成片随风摇曳的翠竹,满眼欲滴的青翠仿佛被窗前半垂的湘妃竹帘牵引着,一直漫延到屋内,映得满室的生机盎然。

  贺淑瑶静静站在书桌旁边为自己的夫君细细研着墨汁,淡淡的墨香飘满了整间书房。

  慕容靖辰略现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谦和的笑容,指间中那醮饱墨汁的紫毫肆意挥洒在太和宣纸上。他的目光明净如天光云影,有如玉石般的清澈和温和。这样的男子即便是病魔缠身也难挡他的卓然风采。

  贺淑瑶的脸上微微挂上一丝红晕看着他,心中暗叹命运捉弄人,自己的夫君是何等优秀之人,只因身体的原因而……即便是如此当初自己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一见倾心一发不可收拾,不顾父亲的万般阻拦还是嫁给了他。

  “靖辰,休息一会儿吧!别累着了身子。”贺淑瑶柔声朝他说道。

  慕容靖辰抬起头朝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笔,转身走到一旁的软榻前坐了下来。

  贺淑瑶将一软靠放在他的身后笑道:“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端药!”

  “嗯!”慕容靖辰轻轻地应了一声。

  “娘!”贺淑瑶刚要出门,就看见沈静萍走了进来,“我去给靖辰端药。”

  “嗯,去吧!”

  沈静萍径直走了过去坐到慕容靖辰的身边轻声问道:“辰儿,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慕容靖辰微笑道:“还不是老样子。”

  沈静萍叹了一口气,用手心疼地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脸,“唉,看了这么多的大夫怎么还不见有什么起色。”

  慕容靖辰说道:“娘,不必为儿子这般,要是能治好早就治好了,只怕是……”

  “不许你胡说!”沈静萍轻斥道,瞬间眼里噙满了泪水,也不能在儿子在面前落下眼泪,生生地将头捌向了一边。

  “娘,瞧你,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慕容靖辰用手给她拭去了眼泪。

  这时贺淑瑶端着药碗已经进来了,沈静萍赶紧用袖口抹了眼角。

  “靖辰,该喝药了!”贺淑瑶将碗送了过去,“药有些苦,这里有些果脯,喝完含一粒在口中吧!”

  慕容靖辰摇了摇头,接过药碗慢慢地喝了下去,药他都已经喝了十几年了,再苦也已经毫无知觉了。

  “今天早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吵吵嚷嚷的,连我这里都听见了!”慕容靖辰放下药碗朝自己的母亲问道。

  沈静萍说道:“听刘管家说,布坊里做出的布买出去后全部被虫蚀,所以那些受损的店家们都来府门口前讨说法要求赔偿,这才出现早上了那一幕。”

  “哦,原来是这样呀!”慕容靖辰说完这话便没了下句。

  沈静萍有些着急,“辰儿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家里的事情吗?”

  慕容靖辰朝她笑道:“娘,儿子也是有心无力呀,这家里不是有你和爹嘛,再说还有二弟和三弟帮着照料家里的生意,我不用操心的。”

  “辰儿~”望着他平淡似水的脸,沈静萍的心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对于自己的儿子她是半个重话都说不出来,也不忍心看到他为难。

  坐了一会儿她就起身要离开,对贺淑瑶说道:“这一会儿起风了,把帘子都拉下来吧!辰儿受不得风。”

  “是,娘!”贺淑瑶转身将四周的竹帘一一拉下来。

  慕容靖辰望着外面那大好的景致一点一点的消失,心里尽是无奈。

  ……

  马车碾过平整的青石路穿过热闹的街市再拐进一条宽敞的巷子里,马车停了下来,夏云若迫不及待地跳下了马车。新莲有些抱歉地看了看慕容凌然,唉,小姐自打重生以来性子大变,连打小就在身边伺候她的自己也难捉摸她的性子和行为。

  宽阔的大门上黑檀木的门匾写着布坊两个字,门口站着着装整齐的几个家卫,见到慕容凌然都恭敬地行礼并唤了一声“三少爷!”

  至于慕容凌然身边的那个女子,他们并不认识,也不知道三少爷今日为何要带个女子来布坊。

  还没进去,从里面小跑来一人,身着蓝布细丝长袍的中年男子朝慕容凌然行礼说道:“三少爷,您怎么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小的,小的也好到巷子口去接迎您呀。”

  “好了,刘管事别客套了,先带我进去看看吧!”慕容凌然一脸的淡漠说道,直叫刘忠那个冷汗直滴,他这回准是为那虫蚀的事情来的。

  夏云若和新莲无人问津,自觉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慕容凌然边走边道:“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此了。”

  刘忠弯着腰直点头回道:“知道,知道。可是小的真不知道那虫蚀的原因到底是为何而起。一切工序都是按祖辈们留下的方法照常做的,布匹的质量我们一直都把关的很好,出仓时布匹都是好好的呀,怎么会出现那种事小的也是想得焦头烂额呀!”

  慕容凌然扫了他一眼说道:“带我到作坊去看看!”

  “是。三少爷,这边请!”

  “哇……这布坊还真大呀!”夏云若有点刘姥姥逛大观园的感觉,到处都新鲜的东西。这古时的传统制布技术她还真没新眼见过,以前只是在书上看过,那也只是简要的描述了一下,再附上一张破旧不堪的出土古物织布机的图片,现在能亲眼看到当时是惊喜不已了。

  喜瑞见她眼中流露的神色不禁自豪地说道:“那是当然,三少奶奶,这样的布坊我们慕容家还有两处,分别在逐鹿郡和江州。全国基本上大半的布匹都是我们慕容家的布坊生产出来的。”

  夏云若说道:“是嘛,真了不起!喜瑞,你带我到处转转,我想看看是怎么做成一条完整的布匹的。”

  “这……”喜瑞用那唯一的手挠挠了头有些为难的看着她,三少爷没发话他可不敢带着三少奶奶到处走。

  “去吧!不要走远了,半个时辰后在这里会面。”本在和刘忠说话的慕容凌然突然开了口。

  “呃?!是!三少爷。”喜瑞纳闷,难道三少爷脑瓜子后面长眼睛了吗?

  喜瑞带着夏云若和新莲两人朝作坊的另一边走去。喜瑞因为以前经常跟慕容凌然来布坊,所以对这制布的工序还是有所了解。

  “三少奶奶,这里是织房,织房里有织棉纱、蚕丝、麻纱,将这些织成布匹之后再拿去那边的染房进行染色,然后烘干,有些布匹需要薰香的还要送去香房薰制……”喜瑞滔滔不绝地为夏云若讲解着,他讲得仔细,夏云若也听得细致。

  三人在四处边逛边看,布坊里的工人一点儿都不被他们影响,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步伐匆匆很是忙碌的景象。

  “除了这些,这里还设了绣房,那里做出来的布匹都是进贡去皇宫的。”

  夏云若问:“这次虫蚀的布匹皇宫里没有发现吗?”

  喜瑞说:“应该没有,不然我们慕容家可有的罪受了,搞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

  “那都是些什么布匹出的事呢?”夏云若很是奇怪,为什么同一布坊生产出来的布匹,有的被虫蚀,有的却没有。

  喜瑞说:“走,小的带三少奶奶去那边看看,问问李婶就知道了。”

  “李婶?!”

  “哦,李婶是这里的老师傅了,在这布坊都干了有三十多年了。这里除了刘管事以外就属李婶最清楚这里的事情了,我们去问问她就知道了。”



温馨提示:
妖娆福妻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妖娆福妻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妖娆福妻全文阅读和妖娆福妻txt全集下载。妖娆福妻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妖娆福妻 第50章 视察布坊 逸意居的书房外,是成片随风摇曳的翠竹,满眼欲滴的青翠仿佛被窗前半垂的湘妃竹帘牵引着,一直漫延到屋内,映得满室的生机盎然。 贺淑瑶静静站在书桌旁边为自己的夫君细细研着墨汁,淡淡的墨香飘满了整间 2011-11-10 10:03: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