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四章 难言之隐

作者:凤珛珏    更新时间:2011-09-24 15:00:00    状态:已完结
  “连婚期都已经定了,要不是她自己找死耽搁,现在已经是晋王妃了,居然还和别的男子私相授受!”唐夫人气得脸色铁青,“老爷,这事你到底管不管?沈公子到底是什么态度?”

  唐轻绡坐在一边默默垂泪,唐老爷长吁短叹:“我看沈公子那个样子,对绡儿是无意,唉……”

  “对绡儿无意?我们绡儿哪点比不上那个了?何况那个已经要嫁了呀!”唐夫人气极败坏,“真是有辱门风!”

  唐老爷有气无力地说:“容儿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孩子,沈公子就算再有意,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你就别操这份心了。绡儿的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唐夫人冷眼望着他:“老爷生的好女儿,老爷交的好朋友!哼!”

  唐轻绡轻声抽泣:“娘别气了,是女儿没这缘份。”

  唐夫人摸摸她丝缎般光滑柔顺的头发,也开始抹泪:“想想我们娘俩真是命苦,我一生就是一对龙凤胎,儿子好学聪颖、女儿美丽乖巧,却还是把容儿那没娘的孩子当亲生一般疼爱,这十多年就算是块石头也捂热了,谁知竟养出个白脸狼!让她嫁王爷她寻死觅活,置双亲于不义,现在她好了,又跟妹妹抢……”

  “娘!”唐轻绡脸色发白,阻止了唐夫人说出最后那两个字。

  唐老爷沉着脸站起来:“你也别闹了,我去找容儿谈谈!”

  唐夫人猛地抬头:“找她谈什么?就算让她把那琴退还给沈公子,又有什么意义?老爷该找的,是九皇叔!”

  唐老爷张口结舌,唐夫人冷冷地道:“老爷若是不找,那就只好我这当娘的出面了,容儿是宝贝,绡儿也不是生出来给她姐姐欺负的!”

  当晚顾夜阑就被请来吃晚饭,唐老爷和唐夫人陪着。顾夜阑猜不出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年不节无缘无故,又是悄悄地请,难道唐轻容又“病了”?他不由得皱眉,怎么这么多事,他纳的那些小妾都是叫人抬进府就行了……

  唐老爷跟顾夜阑谈完了国事谈风月,一直兜不到正事上来,唐夫人嫌他不爽快,接过了话,开门见山地说:“王爷,其实今天请您来,是有一件要紧事。”

  顾夜阑见唐夫人开口了,放下筷子留神倾听,一副晚辈聆听长辈教诲的恭敬模样。唐夫人很满意。

  “容儿能被皇上指婚,高攀上您,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份,将来有王爷疼她照顾她,我这个做母亲的对她往后的日子是一点也不操心了。老爷和我如今最操心的是二女儿的婚事,提亲的虽然不少,可一直也没遇着合适的人选。刚巧老爷就结识了沈公子,我们夫妻两个都觉得沈公子是个不错的孩子,现在又教着绡儿学琴。他们两个年纪外貌都相当,性情也相投,所以就动了这个心思,只不过……”

  她面带忧色,望着顾夜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想是沈公子的家乡远在关西,不清楚这京城里的事,他……他昨日送了张名贵的古琴给容儿,竟好像是对容儿有意的模样,这,这可怎么是好!我们两个老糊涂都没了主意,只好把王爷请来商量一下了。”

  顾夜阑摸了摸鼻子,送琴这事他知道,不过唐家想跟沈玉壶结亲他倒是没想到。

  昨日长石跟他说沈玉壶送了张古琴给唐轻容时,他根本没当回事。长石说那琴是沈玉壶出了高价,利诱加上威逼,软硬兼施才从一个藏家那里弄到手的。他就问了句出了什么价?长石答十万两银子,还附赠一对上古玉佩。他只是笑了笑说,那家伙倒是个土财主。

  这会唐夫人突然说沈玉壶对唐轻容有意,他才反应过来,长石特意告诉他这件事,莫非也是因为这个?他抬眼斜睨着长石,长石眼观鼻鼻观心,一脸正直只当没瞧见。

  他一直以来总觉得好像是唐轻容对沈玉壶有意来着,咳咳……难道竟是他们双方互相有意?他心里一阵不爽。

  唐夫人见他突然面沉似水,吓了一跳,立即住了口,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

  想到沈玉壶的神秘,顾夜阑望着唐缄夫妇,半晌无语。他没办法告诉他们这个沈玉壶是假的,也不能帮着他们措合这桩婚事。沈玉壶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也许是江湖中哪个帮派的首领,也许是朝堂中什么人的心腹,也有可能是个无恶不做的江洋大盗,又或者是游戏人间的世外高人,可他偏偏唯独不是沈玉壶。而唐缄夫妇看上的无疑是关西沈家的皇商身份。

  他叹了口气直截了当地问:“唐夫人想让晚辈做什么?”

  唐夫人见他脸色又和缓下来,壮着胆子说:“王爷和沈公子一见如故,结为知己,你们俩都是年轻人,说得上话,想请王爷帮着劝一劝沈公子。”

  顺便也让你知道你要娶的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这话她没敢说出来。

  “这个么,”顾夜阑有些头痛,面前这两个人是他的准岳父岳母,女婿是半个儿,作为人家的半个儿子,他得保持耐心和尊敬,“其实沈公子如此做为,也是有难言之隐……”

  他一边脑子疾转,一边信口胡说:“送琴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因为沈兄觉得大小姐弹琴天赋极高,不愿让名琴在不懂琴的人手中蒙尘,因此才肯相赠。至于婚事嘛……”

  他嘴角轻轻一抿,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咳了一声示意唐缄夫妇摒退屋里的下人。

  见屋里就剩他们三个和雕塑般立在他身后的长石了,这才一脸严肃地说:“这实在是沈兄一生之中最难过、最痛苦、最不愿为人所知的一件事!沈兄他……有隐疾,以后也不会有子嗣。咳,所以曾经发誓终生不娶,不愿意耽误别人家的姑娘……沈兄为人品格高洁,我十分敬佩!这件事还望唐大人和唐夫人能为沈公子守口如瓶!”

  长石吃惊地望着他,这种坑爹的假话也说得出来?不愧是……不愧是自己最崇拜的主子……

  唐老爷和唐夫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这惊天大八卦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居然是这样!

  怎么会这样!

  屏风后头突然传来压抑的哭声,顾夜阑听出那是唐轻绡的声音,挑了挑眉,让她就此死心也好,也算他为唐家做了件好事。

  他想了想又说:“户部梁大人的三公子我曾见过,好学上进,年貌也相当,唐大人也应该听说过吧?”

  唐老爷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沉吟着点头,跟着就反应过来,精神一振,向顾夜阑拱手道:“那就请王爷多费心了。”

  顾夜阑微笑:“好说,好说。”

  梁大人的三公子哪里都不错,就是说起话来有些结巴,但以唐缄的官职,仍然是高攀了,梁大人可是正一品户部尚书。

  ……

  沈玉壶觉得很纳闷,为什么唐老爷和唐夫人对他的态度忽然怪怪的,唐老爷还送给他不少补品。唐轻绡也很古怪,特意跑到他住的水阁来跟他说,承蒙他这些日子的指点,令她获益良多,她心里十分感激。还说人和人之间缘分有深有浅,有些人白首如新,有些人却倾盖如故。沈公子是人中龙凤,能够结识沈公子便已经了无遗憾,今后就算天各一方,此生再不相见,她也不会忘记他。

  说到后来泪盈于睫,用手帕掩住脸转身跑了。他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发生什么事了?前两天不是还说要跟他结亲么,怎么忽然又搞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似的……

  他只好叫住了跑得比较慢的林妈妈询问,林妈妈用一种惋惜的目光看了他半晌,才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用安慰的语气跟他说,沈公子也别太担心,很多人都有那样的毛病,后来都医治好了。沈公子人好,是有福气的,一定会时来运转……

  林妈妈说完还用手帕擦了擦湿润的眼角,转身离去。

  他瞪着林妈妈有些肥胖的背影,好半天才扭头问槐米:“你家公子我……有什么病?”

  槐米眨巴着眼睛:“小的不知。”

  “连你都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沈玉壶用扇子打了一下槐米的头,“去给我查,查查本大爷到底有什么毛病让他们一个个哭丧着脸,查不出来你晚饭别吃了!”

  “是……”槐米缩了缩头,一溜烟小跑着出去了。

  沈玉壶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对劲,下午学琴的时候只有唐轻容来了,唐轻绡没有来。他旁敲侧击套了半天话,却发现唐轻容对这事好像一无所知,只说唐轻绡身体不适,所以这段时间就不来学琴了。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沈玉壶忧心忡忡。

  晚饭槐米果然没有回来吃,直到唐府内外院全都落了锁,站在窗前的沈玉壶才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越过围墙纵身上了水阁二楼。

  沈玉壶没有点灯,槐米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亮得有些诡异。

  沈玉壶白了他一眼:“有屁快放,谁跟你眉来眼去!”

  槐米嘻嘻一笑:“小的查来查去查不到,最后还是去求了林妈妈,林妈妈一直等到二小姐睡下了才肯跟小的出来,把这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



温馨提示: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全文阅读和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txt全集下载。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第十四章 难言之隐   “连婚期都已经定了,要不是她自己找死耽搁,现在已经是晋王妃了,居然还和别的男子私相授受!”唐夫人气得脸色铁青,“老爷,这事你到底管不管?沈公子到底是什么态度?”   唐轻绡坐在一边默默垂泪,唐老爷 2011-09-24 15: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