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五章 沈玉壶是个小十七

作者:凤珛珏    更新时间:2011-10-03 10:00:00    状态:已完结
  “你怎么进来的?”好不容易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沈玉壶嘴角微扬,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唐轻容,笑道:“我以为只有我不拘小节,没想到唐大小姐也是性情中人。”

  唐轻容这才发现自己只着一件月白色的单衣,虽说对于现代人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是在古代而言就是惊世骇俗。

  唐轻容尴尬地转回身,有些隐怒的背对,道:“深更半夜,你跑我房里来干什么?”

  沈玉壶一愣,有些无辜道:“不是你让我教你学武的吗?我也说了亥时来找你。我可没有食言,我来了。”

  说这话时,他眼神温柔,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高贵慵懒的气质。

  唐轻容呆了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前几日沈玉壶没有来,她倒以为是他说的玩笑话。现在看来,倒是真的了。

  “那,我们现在开始?”唐轻容看着沈玉壶一副妖孽样,转头不去看他。

  “你不去换衣服么?”沈玉壶的声音有些戏谑。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却不容唐轻容回答,下一刻唐轻容就觉腰间一紧,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男子声音:“这样也不错,不要叫哦。”

  唐轻容正想开口,又知道此刻不能惊动别人。咬咬牙,就觉身体离开了地面。

  待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来了一处空旷之地,唐轻容仔细一看,才知这里正是药王庙的后山杜鹃花田。

  唐轻容有些目瞪口呆,这个男人不是真正的沈玉壶,可是却也看不出他的敌意。他似乎什么都会,根本就几乎完美。他本不是朝中人,却似乎对朝中之事了如指掌。这个男人,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沈公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唐轻容不禁脱口而出。沈玉壶先是一愣,回头不解的看着唐轻容。

  “你是真的沈玉壶吗?”

  沈玉壶顿了顿,看着她的神情变化莫测。

  “你可以不回答。”但是不要说假话。后一句唐轻容没有说出来,毕竟她很明白自己的立场。从问出这个问题时,她就有些后悔了。不说沈玉壶是敌是友还不清楚,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自然有他的理由。

  很久都没有得到沈玉壶的回答,时间愈长唐轻容就觉得心底的失望越大。

  终于,她叹了一口气:“你不是要教我吗?不要浪费时间了。”

  沈玉壶却是没动,只是看着她,神色竟有些认真。

  唐轻容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只要记得,你此时看见的是谁就可以了。”他的笑容很美,美得令身后的杜鹃花都要失色三分。

  “你也不要再叫我沈公子,叫我十七吧。”既然你不愿意叫我沈玉壶,便叫我十七吧。

  唐轻容没想到是这个答案,看着他时竟觉得有些朦胧。

  自嘲的一笑,唐轻容自顾思索,这个时代里,神秘的人似乎不止一个呢。

  “别谈这些煞风景的问题了,我们,开始了。”

  说完,他站起身,对着唐轻容温柔道:“用尽全力去跑,不要被我追上哦。”

  唐轻容愣了一愣,瞬间明白沈玉壶的意思,点头一笑,也顾不得大家闺秀的样子,拔腿就向前方跑去。

  直到丑时,唐轻容才爬回房,倒床就见了周公。

  “大小姐,小大姐,快起来了。”

  唐轻容被一阵轻唤声叫醒,她揉了揉眼睛,迷糊地问道:“怎么了?”

  柳妈妈的声音带着一点急切,“大小姐,都已经巳时了,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

  唐轻容的脑袋此时是一团浆糊,“巳时是几点啊?”

  睡眠不足,昏昏沉沉的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哎呀,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啊?怎么看起来这么疲倦?”柳妈妈说着就去摸她的额头,不觉更加疑惑,“没有发热啊,啊,小姐你是不是很冷?”

  唐轻容本在觉头上,被柳妈妈这一惊三呼,顿时郁闷不已。

  昨夜和沈玉壶学轻功,一整夜都在跑步。不知道那家伙是有意还是无意,唐轻容这具身体的体力又极差,所以一夜过来,她已经是透支状态了。

  唐轻容无奈地把柳妈妈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拿下来,闷闷的说道:“柳妈妈,你别再叫了,我没有不舒服。”

  柳妈妈见唐轻容脸色苍白,有些疼惜道:“要是不舒服就再睡一会吧,我下山给你买点熟肉回来吃。”

  唐轻容“嗯”了一声,又躺了下去。

  柳妈妈刚走,唐轻容忽然坐了起来。

  下山?

  唐轻容来了一点兴致,想到昨日那位冰山美人,她便没了睡意。

  换了一身衣服,看着柳妈妈下山,她也跟了下去。

  唐轻容站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时,才想到自己对这个地区一无所知。正想着该往哪个方向走,便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宁王世子?!

  唐轻容暗自苦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里离宁王府不算近,怎么宁王世子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看来,昨日并非自己眼花了。

  唐轻容正想着要不要跟上去,脚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眼看着宁王世子进入了一家豪华的楼阁,唐轻容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抬头看了看门匾,上书:“和丰楼。”

  这大楼看来有些像酒楼,却又清雅了太多。落后宁王世子几步,唐轻容装作毫不在意的也走了进去。

  一进入和丰楼,唐轻容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没想到这个时代的赌场都可以这么雅致。

  这里的赌场似乎又和普通的赌场不同,唐轻容扫了一眼,每个人都衣着华贵,虽是赌徒却更像是闲坐品茗的雅士。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里有男有女,所以唐轻容进来时,并没有让太多人注意到。

  即便如此,唐轻容还是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她选择的是二楼,这个地方正好可见楼下的情形,倒是一个难得的好位置。

  一坐下之后,唐轻容便在人群之中找了起来。楼里的人多,宁王世子今日一身暗紫纹理的衣袍,楼里的王孙公子大多都是这种暗色的衣袍,这下子更难寻找他的身影。

  找了一圈,正当她想着下楼去寻时,身旁的椅子上却多了一个人。

  唐轻容愣了一下,看着这熟悉的身影,她眨了眨眼睛:“似乎到哪里都能看见你。”

  “难道这就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沈玉壶轻笑一声,摇了摇折扇,今日的他再做暴发户的打扮,引起唐轻容的一阵白眼。

  唐轻容也不理他,继续在人群之中搜寻着。

  “那个好像是张家的小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沈玉壶闷笑一声,用折扇指着一个角落。

  唐轻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身白衣的张雪坐在那里。她的神态依旧如冰一般的凉薄。

  唐轻容看着一个雍容的身影想着张雪的方向走去,她忍不住对沈玉壶道:“那个男人是谁?”

  沈玉壶也看见了那个人,认真的想了想,“这位好像是齐双公子。”

  唐轻容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我是问他是谁?”

  谁知沈玉壶无辜的眨了眨他的桃花眼:“你不认识?”

  废话,唐轻容汗颜,“我认识还用问你?”

  哪知这厮反应极快:“你不认识我告诉你又有何用?”

  唐轻容:“……”

  唐轻容决定无视这人,又将视线移到了楼下。

  但见那位齐双公子似乎在和张雪说些什么,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可却没来由的让唐轻容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这虚假又有些轻浮的笑意是个女人都会厌恶的吧。可是张雪脸上万年不化的冰冷表情却没有一丝波动。

  唐轻容将头极力地伸出,想听他们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身后传来沈玉壶一声闷笑,身体被拉回了椅子上。

  唐轻容刚要发作,就听沈玉壶说道:“‘都说小姐舞姿超群,昨日一见才知三生有幸。不知可否请小姐去小府一叙,齐双仰慕小姐已久,还望小姐赏脸。’”

  唐轻容本以为沈玉壶在发痴,结果听到最后才知道他在告诉自己齐双说的话。不免有些感动他的细心。

  但一听到齐双说的话,唐轻容顿觉不妥:“张雪已是要出嫁的女子,怎么可能去他的府邸?”尽管唐轻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也知这些基本的礼数。别说她就要嫁人,就算其他普通女子,这样的形式也是不妥的,这分明是,分明就像对青楼女子的邀约。

  见唐轻容面色不善,沈玉壶也点点头:“的确不妥,所以你看,有人忍不住了。”

  唐轻容听沈玉壶一说,又把视线转移到了张雪的角落。

  只见刚才不见得宁王世子,竟然站在了张雪身边,脸色很是难看。

  齐双的脸上依旧是那一副欠抽的笑容,而宁王世子竟是她从未见过的严厉。

  “他们在说什么?”唐轻容听不见声音,只有问沈玉壶。

  沈玉壶看着她笑了一下,“总之便是争夺佳人一笑。”

  “才不是呢,张雪似乎对宁王世子有……”意还没有说出口,唐轻容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回头去看沈玉壶,果见他正看着自己,一脸高深莫测。

  唐轻容心底一顿,沉下声道:“你该知道的比我多,你说!”

  沈玉壶没想到她的脸色变化如此之快,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待瞥到唐轻容越来越黑的脸时,才勉强止住笑道:“我一会再告诉你,你先看,他们要比试了。”

  只见台下人群已经散开,只余中间两人独坐在一方。正是宁王世子和齐双公子。

  楼下顿时安静了许多,唐轻容总算可以听见他们说话了。

  只见齐双说道:“这倒有趣,我从小玩这六子棋长大,在这和丰楼更从没输过一次。”他特意强调了一下“一次”,听得唐轻容顿觉作呕。

  看着唐轻容厌弃的模样,沈玉壶只笑不语。

  宁王世子只是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张雪:“也许,这一次你便会输。”



温馨提示: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全文阅读和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txt全集下载。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第二十五章 沈玉壶是个小十七   “你怎么进来的?”好不容易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沈玉壶嘴角微扬,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唐轻容,笑道:“我以为只有我不拘小节,没想到唐大小姐也是性情中人。”   唐轻容这才发现自己只着一件月白色的单衣 2011-10-03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