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七章 蛇毒

作者:凤珛珏    更新时间:2011-10-12 10:00:00    状态:已完结
  顾夜阑脸色很不好看,只是冷冷道:“无论如何,你都该明白,这样的场合不是氏族闺秀该来的!”

  唐轻容唇边露出一抹如冰笑意:“为何不该来?我可曾有辱名声?”

  “你!”顾夜阑冷笑一声,“你只知凭借喜好做事,可曾想过其中的厉害关系?”

  他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的传来,轻容心头一震,她看向顾夜阑,他一脸冷漠的回望着她。

  唐轻容抿唇,古代人的思想太复杂,她的确有太多不懂,即便是呆了几个月她也不懂。可是她向往自由又有什么错?

  “自由,是我所想。”她低语,似是对顾夜阑说,又似对自己说。

  忽而她抬头:“难道王爷做事不是凭借自己的喜好吗?”

  她的眼眸很亮,也很清澈,这样坚定的眼神竟然让顾夜阑心中一颤。

  他漆黑的眼眸深不可测,语气含带怒意:“唐翰林就是这样教女儿的吗?你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你太让我失望了。”

  唐轻容头一偏,心底隐隐有些委屈,却又故作不在意,淡淡道:“轻容知晓,在王爷的心中也是极为讨厌我的,轻容不愿每次承受王爷厌弃的眼神,王爷亦不愿纵容我的种种惊世骇俗的举动。既然如此,不如王爷就将你我的婚事取消吧,这样,大家也不必为不快之事烦扰。”

  她说的很平静,顾夜阑猛的抬头,似乎是不可置信。

  他知道她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接受这桩婚事,他自己又何尝愿意?可现在听到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口时,他却感到一股陌生的情绪。

  沉默了许久,顾夜阑走至程轻衣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你以为圣旨是什么?可以随你我心意?幼稚!”

  唐轻容沉默了许久,才回答了一句:“即便将来后悔,你也不在乎吗?”

  她挑起了眉,直直地盯着顾夜阑,目光毫不退让。

  顾夜阑皱着眉,不耐烦的打断:“适可而止吧!这么荒唐的话也只有你能说得出来。”

  唐轻容扭过头,语气沉沉:“你怎么会明白我的想法?不懂的人是你。”

  顾夜阑心中一沉,看着她略显失神的脸色刚要开口,却在看见她身后时,脸色大变。“别动!”

  唐轻容被他吓了一跳,不知他又为何变色,转身就想离开,却觉得脸颊一凉,竟是一条金色的小蛇落到了手上,只见那蛇赤目一瞪,飞快的在她的胳膊上咬了一口便爬走了。

  顾夜阑急忙点住唐轻容的穴道,将她胳膊上的衣服撕开,只见被蛇咬过的地方呈现黑色,正慢慢的扩张而去。

  唐轻容昏迷之前,只看见顾夜阑惊怒的眼神。

  “该死!”顾夜阑暗咒一声,含下一粒解毒散,用口将毒吸出。又撕下衣摆将她的伤口缠好,复又在她的口中放下一粒解毒散才抱着她急速掠去。

  当顾夜阑抱着唐轻容离开时,谁都没留意,树影之下,亦有另一道怔忡失神的身影,默默伫立良久、良久——

  躺在床上的唐轻容呻吟一声,将顾夜阑从沉思中拉回,他不再犹豫,扶起唐轻容开始运功去毒。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已经过去,汗珠顺着她的额头缓缓滑下。

  约是半个时辰过去,唐轻容缓缓转醒,见到顾夜阑的第一眼,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脚踹了过去。

  顾夜阑身体一偏,轻松的躲过了她的攻击,他脸色一青,处于发作与不发作之间,只见他轻哼一声:“好利的爪子!我救你了你,你倒是恩将仇报了。”

  唐轻容也哼一声,“你才是爪子,每次遇见你都没好事!”

  “什么?”顾夜阑抿了抿唇,反倒是笑了一下。唐轻容很少见他这样笑,他本就俊美绝伦,此时他的衣襟微敞,额上一层薄薄的汗珠,竟为他增添了一份风流不羁。

  唐轻容的脸蛋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竟然不敢正视他。

  “你若是肯安分一些,也不会受这么多罪。”

  唐轻容头一偏,身体麻麻的好生难受。刚才用力过猛,此刻身体更是软的厉害。虽是不想见他,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救了自己。不只这次,就连上一次,她是知道的。

  柳妈妈告诉过她,顾夜阑为了她的事,也曾在雨中淋了一夜雨,就是那一夜让他在床上躺了数天才康复。

  想到这里,唐轻容几乎想抓起被子将头蒙起来,不过,她还是低低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救我。”

  他又笑了,笑得很促狭。唐轻容把头一低,只觉得整个脸颊都如同火烧。不过她倒是想到了一个重点问题,忐忑不安迎着他的目光,她尽量平声道:“王爷可否不要将今日之事告知我爹?”

  顾夜阑双手负在身后,嘴角挂着笑意,听见这话故作一讶:“我以为唐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

  “你!”唐轻容咬咬牙,“不可以借此威胁我的。”

  “为何不可?何况本王倒未觉得这是威胁。”

  唐轻容看着他的样子,只觉得如同小朋友面对家长,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人权?嘴一撇:“你这个意思就是一定会说喽?”

  顾夜阑不动声色:“本王只说该说的。”

  唐轻容一听,脸一沉,想了一下,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顾夜阑眉头一皱,就看见唐轻容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之间落下,肩膀不停的抽动,哭的好不伤心。

  顾夜阑闷:“你哭什么?”还是想一下才哭……女人,真是……难以捉摸。

  “王爷……你逼我,那你别救我了,让……让我自生自灭……”

  顾夜阑退后两步,他此生最讨厌难缠的女人,更讨厌女人对他哭哭啼啼。本以为自己会很厌弃,但他此刻却知道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他沉下脸,冷冷道:“你就是哭死也没用,本王决定的事没人可以改变。”

  “哇!”唐轻容哭的更大声了,丝毫不理会顾夜阑的话。

  “本王最讨厌纠缠不休的女人!”

  “呜呜呜……”

  “你再这样也没用,本王从不受人威胁!”

  “呜呜呜……明明……明明是你威胁我……呜呜呜……”

  顾夜阑默……

  半个时辰后。

  “真吵!”顾夜阑一脸嫌弃的看着唐轻容,“你哭够了没有?”

  他从未见过如此能哭的女人……

  无论他怎么说,她只是在哭,还有愈来愈大声的趋势。

  “你不累吗?”他终于问出心中的疑问。

  “呜呜呜……”

  开始他说话时,她还会回几声,到后来他一直沉默,她就不停的哭,也同样不说话。

  本王顾夜阑认为,女人都是这样,哭几声会怎么样,不理她们,她们也会感到无趣。可是眼前的女人确实一个例外。

  只因她不仅有着持之以恒的心,身上里更有强大的水资源。要不然哭这么久还不脱水?

  “你要哭就哭个够好了!”

  顾夜阑依旧决定不和她说话,干脆转身走到屋外透气。

  再半个时辰后。

  “你够了没有!”顾夜阑看着面前还在持续抽泣的女人,只觉得内心无比烦躁。

  她都哭了一个时辰了,就算不怕脱水,也太伤身了吧。

  她身上余毒未清,还真不怕死!

  顾夜阑冷着脸,垂目看着唐轻容:“我又没说要告诉你爹!笨得像头猪!”

  唐轻容这才抬起红红的眼睛,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煞是可怜:“殿下……你不生气了么?”

  “跟孩子生气,何必!”

  唐轻容在心底翻了一个白眼,你也知道自己老牛啃嫩草啊。但是表面上……

  唐轻容抽抽噎噎的看着他:“那你当没看见我。”

  顾夜阑的脸瞬间一沉,唐轻容往被子里缩了缩,“你别吼我!”他身上真冷啊。

  顾夜阑稍稍一愣,沉默了片刻,只是说了一句:“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可好?”

  “可是……”她想说沈玉壶去哪了,可是触及到顾夜阑的深沉的眼眸时,她立即闭嘴。

  顾夜阑将她抱起,因为她确实走不了路。

  薄衾滑落,她未想到外衣散开,此时薄裳滑落,正好露出肩上的冰肌玉肤。唐轻容大惊,连忙拢住了外衣,一手紧紧捂住胸口,顿时心慌意乱。

  她不是古代的女子,却知晓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能感觉到顾夜阑炽热的目光,她唯有将头低下,恨不得埋入自己的身体里。此时她真想变成一个蜗牛,将自己完全的藏进壳里。

  顾夜阑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指尖理了一下她的耳边的发丝,痒痒的感觉让唐轻容更加不知所措。

  他的声音温和如风:“你有多大了?”

  唐轻容呆了呆,“大约十七。”这个问题,他不是早该知道了么?

  他凝神看着她,她却看不懂他眼中的含义。

  “你应该明事理了,有些事情,以后还是想想再去做。你懂我说的吗?唐轻容。”

  她不懂这话的意思,却害怕自己沉浸入他的眼神之中。

  “嗯。”她低低应了一句,不敢再答。

  他的肩膀很温暖,躺在他的怀中却总觉得飘忽不清。意识有些朦胧,哭了许久力气已经消耗殆尽。

  龙涎香渐渐飘远,若有若无。迷糊之间,她听见他的声音,好似很遥远,又像轻微在耳边:“你以为你像她……可是却只是错觉……”



温馨提示: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全文阅读和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txt全集下载。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第三十七章 蛇毒   顾夜阑脸色很不好看,只是冷冷道:“无论如何,你都该明白,这样的场合不是氏族闺秀该来的!”   唐轻容唇边露出一抹如冰笑意:“为何不该来?我可曾有辱名声?”   “你!”顾夜阑冷笑一声,“你只知凭借喜 2011-10-12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