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章:女神,我来给你当解药

作者:盛瑟王子    更新时间:2011-10-10 17:10:28    状态:已完结
“不不……不,我要等女的……医生来……”温雪儿断断续续地说道,虽然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可是她依然很倔,坚决不配合医生的治疗。

此时的李云朗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是死神的逼近,一边是温雪儿的执拗,他现在已经没时间了,温雪儿也没时间了,再不快点的话,一切都要完戏了,她会死的,一定会死的!

“温大明星,我求求你了,你要是再不分开腿的话,你会死的,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

李云朗的声音开始哽咽了,他娘的这下毒的坏蛋,竟然把温雪儿搞成了现在这种模样,他现在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他不能看着温雪儿死在他的面前,不能……不能!

可是温雪儿根本就不听李云朗的话,她的身子已经抖得像寒风中的树叶,她紧咬着牙齿,死活就是不分开腿。

“我命令你分开腿,分开啊,你流了好多血,快让医生给你止血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死了的话,多少GDP拉动不上去,多少宅男会心碎蛋也碎!”李云朗吼了起来。

可温雪儿的身体越来越冷,血液带走了她身上大部分的温度,她已经没了颤抖的力气,男妇科医生见势连忙分开了她的腿,刚想将拿棉球擦干净她腿上的血迹,就被一声大喝制止住了。

“住手!”李云朗厉声打断了他。

扬手一拳就挥了过去,只听“哐当”一声,妇科男医生的袖子里掉出了一枚硬质合金刀片。

原来这个妇科医生是假的,他的任务就是来暗杀温雪儿,刚才李云朗已经发觉了情况不对,这么大一个医院,怎么可能只派一个妇科医生夜晚值夜,这应该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阴谋!

李云朗的一拳重重地落在男妇科医生的脸上,顿时他的眼眶青紫,一颗眼珠子布满了血迹,看起来很解气。

“说,你是不是冒牌医生?”捡起刀片架在了男科医生的脖子上,李云朗面色冷峻地逼问道。

“是,我是。”认命地低下了头,男妇科医生身子向前一倾。

看起来他是想自杀寻死!看出了他自杀的意向,李云朗揪住了他的头发,“不许动!”

这个人不能自杀也不能死,他身后绝对有指使他的人,倘若他死了的话,那么线索就要断了。

就在此时唐勇和查鹏也赶了上来,他们急急地跑到了李云朗身边,查鹏看向假医生问道,“他是谁?”

“他是想要暗杀温雪儿的人,不过被我制服了,看来这个医院已经被人控制,我们最好快点出去,我怕还有人出来对我们不利!”

把手里的嫌疑人押到了查鹏的旁边,李云朗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做的很好!”赞赏地看了李云朗一眼,唐勇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李云朗没有让他失望,看起来弱不禁风,可是这小子聪明得很,再加上一身好内力,天生就是干保镖的奇才!

“唐队,你看这个人,他似乎吞了什么东西!”查鹏对着唐勇和李云朗惊呼道,他手下的犯罪嫌疑人已经浑身开始抽搐,不一会儿就倒地翻了白眼吐了白沫。

“不好,他服毒了!”

“快,快把他和温雪儿送到二院,二院离着这里很近!”

李云朗对查鹏和唐勇说道,三人赶快行动起来,现在他们的手上掐着两条人命,他们在和死神赛跑,也在和丧心病狂的歹徒凶手赛跑。

李云朗推着温雪儿进了电梯,当他路过医生值班室的时候,发现几个医生已经被迷晕了倒在地上,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那个男科医生看起来背后还有同伙。

尽快撤离医院是个最好的方法,李云朗在形势复杂的局势里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他身形矫健地抱着温雪儿向医院外狂奔,边跑边低声对怀里的美女明星说道。

“温雪儿,你别死啊,你可千万别死啊……你是我的女神偶像,你必须活下来!”

李云朗好不容易把温雪儿推上救护车,查鹏开着救护车在马路上疾驰。

李云朗跪倒在温雪儿的旁边紧紧握着她冰冷的左手,用掐捏的方法让她苏醒过来。

可温雪儿已经开始处于弥留状态,只要她丧失了求生的意识,那她一定必死无疑!

李云朗急中生智,开始用另外一种“潜意识唤醒”的方法,不停在温雪儿的耳边说话。

“温大明星,你不能睡,也不能昏过去,你想想你的粉丝,想想你的演艺事业,很多人还等着看你拍电视剧拍电影呢,很多人还等着要你的签名照呢,如果你死了的话,你的粉丝一定会很伤心!”

温雪儿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她的嘴角和眼角都渗出血来,原本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变得恐怖起来,看起来李云朗的话没有奏效,可是这样下去不行,她必须清醒着坚持到二院。

略微一沉思,李云朗换了另一种说话方式,这种方式近似于表白,是潜意识暗示的一种,可以加深唤醒人和被唤醒人的情感交流,已达到让被唤醒人情绪波动,产生神经脉冲的作用。

“温雪儿,你快醒醒,你想想我,我还等着你结束我魔法师生涯呢,虽然你感觉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我告诉您温雪儿,你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女神,而且我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见到你的时候,我头一眼就看上你了,我想追你,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所以你要坚持住,起码要先见完咱爹妈吧……”

果然,李云朗的这些话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他的潜意识暗示已经让温雪儿有了反应,她的眼皮颤抖了两下,嘴也想用力张开。

不过就在这时,救护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一辆警车拦住了救护车,从警车里跳下来几个重案组的成员。

一个叫刘刚的重案组员穿着便服下了车,不由分说打开门就跳到了救护车上,他用枪指着李云朗,对李云朗厉声说道。

“你给我下车,你已经被特殊隔离了,等一会儿我们会把你带到警局!”

“刘刚你这是干什么?”

唐勇从副驾驶室的座位上下来,他厉声呵斥道,“快住手,这个人是保护温雪儿的保镖,你抓他有什么用?”

“唐队,刚才幕晓青涉嫌爆炸案已经立案,局长批捕抓人,只不过青兽组织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李云朗了,局长下了命令让我们立马把他抓起来。”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青兽组织怎么凭空消失?”

“唐队,现在我手里有抓捕令,我怎么可能骗你?”刘刚从怀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纸片,递给了唐勇。

听到他们的对话,李云朗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种可能,最大的一种可能就是有人陷害青兽组织,可是青兽组织怎么会凭空消失?这实在是很奇怪。

但……

刘刚可不管李云朗心里想的什么,他一下子把李云朗从车上揪了下来,把他推倒在地上,“你给我蹲在地上别动,温雪儿的案子和你再也没了牵扯,重案组会接管这件案子,唐队现在就要带她去二院,”

“等等,我看抓李云朗等到了医院也不迟!”打断了刘刚的话,唐勇跳上了车,“现在时间已经耽搁不起了,温雪儿的身体很虚弱,先让他跟着去吧,我是组长,听我的!”

刘刚低头思考了一下,他不再固执地要抓李云朗,现在分分秒秒都紧张,没有时间耗下去了,刘刚想到这里下了车就跳上驾驶室,他发动了警车,给救护车开路救人。

五个小时之后天已经破晓,旭日颤悠悠地从地平线上露出点光,李云朗和个鬼一样站在手术室门口,这五个小时对他而言比五百年都难熬,每一次护士从里面出来他就有些害怕,他害怕他们嘴里说出温雪儿的死讯,他害怕他再也见不到那个对他来说很不一样的美女明星。

手术终于在李云朗的提心吊胆里结束了,温雪儿被推了出来,她的脸色很差,不过她还活着!

李云朗刚想抬脚过去,他才发现他已经动不了了,下身已经酸麻的失去了知觉。

等李云朗双腿恢复了知觉,他已经被唐勇挪到了病房外面的椅子上,唐勇拿出了手铐在李云朗面前晃了晃,“云朗,我没办法帮你了,现在跟着我回公安局吧,幕晓青和其他青兽组织的人既然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们只能抓你回去!”

“唐队,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李云朗跟着你回公安局,不过我有最后一个要求,我要再见见温雪儿,我要看看她究竟怎么样了……”

“好,你快进去吧。只不过只给你两分钟。”

“嗯。”打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李云朗的眼神一下子就落在了温雪儿的脸上。

此时温雪儿已经恢复了意识,只不过她还处在半昏迷状态,她能听得清外面的动静,脑子里面也有思维,就是睁不开眼睛。

“温大明星……”李云朗颤颤巍巍地唤了一声。

温雪儿全身插满了仪器管子,她原本明媚动人的脸苍白地像一张纸,谁也不能把她和荧幕前那光鲜亮丽的形象联系起来。

李云朗看到这个场景心头一颤,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床边一动不动。

“温大明星,事到如今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有好多话给你说,我李云朗活了23年,一直活的很憋屈,我23年都没尝过女人究竟是啥味道的,所以我贱,我急色,我不光用手,我还看着你穿泳装的照片用手,你说我下流也好,说我是流氓也罢,可我李云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诉你,我喜欢你,真的喜欢!这种喜欢不是光想和你睡觉,而是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要是我和你真能在一起,可能我偶尔会想出出轨,只不过我绝不落实在行动上,我知道你们当明星的都很大牌,我这种小保镖根本入不了你的眼,所以这些话我都埋在心底,有多久埋多久,我只能在你昏迷听不到的时候说说,因为我心里真的很堵得慌……”

“我马上就要进监狱了,进监狱之前我就想吻你一口,假如你不说话就算你同意了……”

李云朗抬头看了一眼温雪儿,她眼睛依旧紧紧地闭着,昏迷不醒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3、2、1。好了,你没说话,我就算你同意了。”

李云朗向前走了一步,长这么大他就和他女朋友刘茜梦亲过嘴儿,今天这算是他的第二次,他怀揣着5岁第一次啃鸡腿儿的忐忑心理,慢慢地靠近了温雪儿。

温雪儿的那张脸近看很美,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躺在那里。

“我马马马马……上就要亲你了……你可不许躲啊。”

李云朗边说着边试探地把嘴凑了过去,他的脸一点一点地接近温雪儿樱红色的蜜唇,那唇娇嫩水润,仿佛是两片樱花瓣一般甜美好看。

只不过那唇上还罩着一个大大的氧气罩子,李云朗一下子就亲在了氧气罩子上,他的唇覆在上面有十秒钟的时间,他一动也不动地闭上了眼睛。

“雪儿,我喜欢你……”李云朗在心里对自己默默地说道。

A市城郊黄实监狱。

这座监狱是A市最大的男子监狱,防范甚严,自从一个被称为“老李”的监狱长接手之后,五年的时间除了出现过一起比较严重的罪犯斗殴之外,没有发生过任何严重的事件,几度被评为A市的文明监狱。可是即使是文明监狱,下面也有见不得光的阴暗角落,滋生在城市里的危险分子,暗地里已经把黄实监狱变成他们的天堂。

“哐当。”监狱的铁门重重地关上,李云朗被关了进去。

他认命一样地瘫在床榻上,经过这一夜的折腾,他真他妈的疲软了,不仅浑身上下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就连心窝窝里都凉飕飕地痛,温雪儿那昏迷的样子一直在他眼前来回浮现,他脑海里这一次除了女人的大腿之外,又有了别的东西。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青兽组织竟然卷进了恶性爆炸事件和杀人犯罪事件,而且更离谱的是,这个保镖组织竟然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李云朗一个人被滞留了下来。重重的疑虑掠过了李云朗的心头,看来这里面充满了不为人知的阴谋,不知道多久他才能洗清身上的冤屈。

想着想着,李云朗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到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监狱门口竟然站了一个绝色美女,那美女穿着一身女狱警的衣服背对着他。

美女狱警转过头来看着李云朗。

李云朗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美女,那美女长得赛过潘金莲,比过李师师,不禁身材正点,脸庞也是绝色俊俏,吹弹可破的凝肌,粉嫩欲滴的娇唇,再加上脉脉含情的桃花眼,要多勾人就有多勾人。

美女狱警看着李云朗没有说话,她打开了监狱的门,拿着一个字条走了进来。“你是441号李云朗吗?”

“是……”李云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有人给你送来了这个。”美女狱警扬了扬手里的字条。

“谢谢。”李云朗刚想接过字条,美女狱警就把字条抽了回去。“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她那双桃花美目里是一抹勾人的光。

怎么报答?

正当李云朗愣神奇怪的时候,女狱警打开了监狱的门走了进来,她的大胆热辣凑到了李云朗的面前,身体不由自主地贴了过来,她的皮肤很滑,滑得像水里的泥鳅。

李云朗刚想大呼女狱警万岁,他一睁眼便给醒了过来,真是去蛋人生,他李云朗闲的蛋疼才做这样的绮梦咧,而且对象头一次不是温雪儿,换成了美貌如花的女狱警。

“唉……”叹了一口气,李云朗从床上坐起身,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监狱。

果然绮梦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不过这时才发现,他手里还真握着一个字条,他捻开字条,上面只有一行小字,“每日练习对墙挥拳半个小时,内力会提升2重。”

“我他妈的要这么多内力干什么,我想要技能,还想要真相,尼玛的!”李云朗边说着边把字条扔到了一边。

不过等等!

这字条是怎么到他的手里的,难道这是通过刚才梦境递给他的?真他妈去蛋啊。这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他原来只听说过隔空传物,难道隔着梦境也能把东西放在他的手上?心头掠过一丝疑惑,李云朗突然想到了玄术。看来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境,而是一种古老的玄术。李云朗不知道这种玄术具体叫什么,但从现在的形势来分析,有人偷偷地在暗处盯着他!

李云朗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这一次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了。算了算了,既然有了这字条的指示,还是照着墙壁开练吧。

李云朗先试探地对着墙壁就是一拳,“嗷。”地一声惨叫过后,他的手骨痛的快要断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云朗看了看墙壁,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刚才那一股痛楚散去之后,他的拳头竟然充满了力量,他再对着那厚厚的墙壁一击,那坚硬墙壁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洞,而他的拳头却毫发未伤。

这让李云朗百思不得其解,他刚想再试一试,可是……

他的身体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强劲的内力,这内力从他的小腹直冲入丹田,这股力量让李云朗全身上下变得炙热难耐,他口干舌燥的厉害,似乎要找一个出口发泄一下。

他借用身体上的力量,再对着墙面就是重重的一拳,这一拳可了不得,竟然把刚才的洞又凿深了几分,一缕青烟从洞里冒了出来,唬了李云朗好大一跳。

“奶奶个腿的,我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李云朗看看墙壁上的洞,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虽然拳头上渗出了血丝,可是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痛苦。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李云朗只想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他发现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把保镖这份工作干好,才能保护自己周围的人不受伤害。现在他被冤枉锒铛入狱,青兽组织也一夜之间不知所踪,这给李云朗带来极大的危机感,他第一次认识到保镖生涯上歧路漫漫危机重重,不过这也算是他重生强大的机会,借此机会加强技能提升自己,也算是个不错的磨练。

“再来一拳。”想到这里,李云朗撞了撞胆子,对着墙壁又挥出了拳头,这一次他身体里的气流来回乱窜,刚才那股炙热的气息陡然弱了几分,有一股凉意从他的骨头缝里流泻了出来,这拳头软绵绵的落在墙上,“嗷”地一声惨叫,李云朗收回了拳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云朗看着自己的拳头百思不得其解,他手上的力量仿佛会随着他身体里那股炙热的火随时消长,内力炙热一分,拳头上的力量就会强大一分。

“怪事,真是怪事,难道自己刚才砸穿墙壁的力量完全是内力所赐?”

李云朗边想着边集中精神,试着聚集身体里像火一样的内力,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一股强大的热流蔓延他的全身,还没等他再挥拳,他的拳头完全不受控制,直直地挥在了铁栏杆上。

“咣当”,一阵刺耳的金属撞击声音传了过来,李云朗的拳头竟然和铁栏杆撞出了火花,巨大的反推力量将李云朗的身体弹了出去,“砰”的一声,他重重地撞在墙壁上面。

“去他大爷的,老子我怎么就控制不住内力啊?”从地上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李云朗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他看看铁栏杆,又看看自己的拳头,铁栏杆有些变了形,而自己的拳头像是被万能胶粘住了一样,死活展不开。

“真他妈地郁闷。”

李云朗维持着攥紧拳头这个姿势,懊恼地一脚踢在了墙壁上。这一踢不要紧,他的拳头随着身体上摆,竟然揍在了自己的脸上,这下可好了,疼得他呲牙咧嘴直叫唤。

他痛苦地蹲在了地上,无意间看到了那张被他扔掉的字条,那张字条背面有一行小字,诧异地捡起了字条,李云朗只看到一行小字,“男人就要持久。”

“尼玛的,这不是废话嘛。”李云朗快被这张字条搞疯了,这张不明不白的字条一定有鬼,害他李云朗像个二货一样对着墙壁使上了劲,不过他并没有灰心,一门心思开始寻思了起这句话,“男人就要持久”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控制内力的口诀?

李云朗抱着不撞倒南墙不死心的精神,又重新站起身,这一次他调整了气息,将心浮气躁的求快求强之心压了下去,当他心如止水的时候,体内的炙热之气终于变得平缓起来,他能感受到它们在自己体内上下游走,

趁着这个机会,李云朗说出了那句话,“男,人,就,要,持久。”

一秒,两秒,三四秒……二十秒,五十秒,一分钟,他的身体炙热的内力并没有丝毫反应。

“咕咚咕咚。”李云朗咽了两口唾沫,原本聚在丹田的炙热内力下沉了几分,没想到这一下沉不要紧,他的四肢仿佛被注满了强大的力量,筋骨都快被撑得爆掉了,李云朗卯足了劲头向墙壁上挥了一拳,只听见“轰”的一声,他的小臂陷入墙壁将近十公分。

“哇塞,我成功了!”李云朗睁开眼睛欢呼了一声,他从墙洞里掏出了手臂,好自恋的一通欣赏。不过等等,自己刚才是如何办到的,难道真是那句话起了作用?

李云朗念着“男人就要持久”又试了几次,他才发现重要的不是口诀,而是炙热内力停留的位置,只要他脑海里一出现激情火辣的片段,他的内力就会循着小腹下沉,只要一下沉,他的意念就能控制住内力的走向。

摸清了这个规律,李云朗屡试不爽,监狱里坚硬的墙壁成了他的沙包,练了半个小时之后,他感觉身体里内力高了一个档次,不再是让他周身热得难受了,倒变成了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融在他的骨头和血脉里面,叫他好一个神清气爽。

“真他妈带劲,李云朗你真给力。”李云朗得瑟地躺在监狱的平板床上,没想到这一次坐监竟然因祸得福,不仅和梦中的女狱警来了个比翼双修,更是将自己的内力水平提了两重,要是再加上动作技能和实战经验,他李云朗何愁打不过别人,何愁泡不到温雪儿!

正当李云朗想入非非的时候,门外传来男狱警的声音,“441号李云朗,你的家属来看你了!”

“我的家属?”李云朗吓了一跳,他现在只有个爹在老家,距离这座城市有732公里,短时间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坐监的消息。

等李云朗到了见面室,他终于看清楚了来的是谁,“怎么是你?”李云朗瞪着面前的人,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来的人绝对是美女中的极品,一双撩人的丹凤眼,一张红唇,再加上小巧纤挺的鼻子和白皙光洁的皮肤,还有S身材,是个让男人极想揽入怀中好好疼爱的女人,她穿的依然是那身大方简洁的白色短裙,再配上一件镶滚着藕荷色花边的V领衬衫。

“沈若思,沈大主播……”李云朗拿起见面室电话叫出眼前美女的名字。“你……怎么来了?”

“难道我就不能来吗?”隔着玻璃,沈若思两只含情的丹凤眼直勾勾地盯着李云朗。

“不是不是,警察没抓你?你可也是青兽组织的人呐……”李云朗压低了声音。

沈若思发现了李云朗的视线,她故意往玻璃前靠了一靠,把领口扯得更大,她娇柔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响起,“我从来没有和警方直接打过交道,况且还有主播这个职业作为掩护。”

“嗯嗯。”李云朗点了点头,他挺了挺腰杆,往沈若思的胸前又瞥了两眼。

“尼玛的内力,用你的时候你装逼,不用你的时候你来回乱窜。”李云朗在心里骂道,他收回了他色色的视线,抬头看了沈若思一眼。

“你怎么了……?”沈若思发现了李云朗的不对劲,她回望着李云朗,勾引的媚眼一浪接一浪地向李云朗抛过来。

“没没没……什么,就是担心帮里的事情,现在青姐怎么样了,有没有被警方抓住?”李云朗看着沈若思又骚又浪的眼神,表情开始有些不自然。

“你现在怎么还惦念着她,她都把你卖了!”沈若思突然变了一个态度,她的脸色挺难看,语气也冲了几分。

“把我卖了,卖什么,我有什么好卖的?”

“李云朗你这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幕晓青已经举报了你,她把纵火烧法拉利和温雪儿中毒的事都栽赃到了你身上,她还说你想杀温雪儿,是真正的那个在逃五年的案犯!”

“什么!”李云朗听了这话差点蹦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这是青姐派给我的任务,她怎么会这么做?”

“她当然会这么做,幕晓青在进入青兽组织当部长之前,她也混演艺圈,只不过因为她在圈内吃不开,混了5年还只是个影视小替身,所以她才转行进了保镖组织,她本来就和温雪儿有过结,这一次刚好抓住这个好机会,既能做掉温雪儿,又不用费一兵一卒,毕竟你是刚入行的新手,对于杀人如麻的幕晓青来说,失掉你这么一个卒子不算什么。”

“可是,青姐为什么会让人打通我的潜穴和十二脉?如果她真想利用我,她根本就不用这样大费周章!”李云朗还是不相信沈若思。

“你傻啊,打通个潜穴和十二脉是收买人心,不这样你怎么会心甘情愿接受这个case呢!”

“这……”

李云朗有些懵了,倘若事实真的是按沈若思说的那样,他是不是被人涮了,他是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二货?李云朗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他现在还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沈若思从座位上扭动了一下身子,她的眼神里滑过一丝得逞。

“我说朗哥,到了现在你就该为今后做打算了,我已经在青兽组织混不下去了,真看不惯幕晓青玩弄手段,我想要转投风龙组织,而且我准备和风龙的人把你从监狱里劫出来,不过——你必须要弃暗投明,放弃青兽组织成员的身份。”

沈若思所说的风龙组织,也是A市赫赫有名的保镖集团,占据着保镖行业的四分之一的市场,不过据说这个组织一直在从事非法的地下犯罪活动,表面上是正规的保镖组织,实际上是黑帮,据说他们的帮派老大神龙见首不见尾,人脉和背后关系很广,并牵涉各个富商豪门做后备支持。最近几年因为争夺保镖的市场,风龙和青兽闹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谁都想吞掉对手,在A市成为NO.1。

“你的意思是让我背叛组织?”挠了挠头,李云朗不明所以地问道。

“别说的那么难听,这叫‘识时务为俊杰’,况且若思从第一眼就喜欢上朗哥了,若思想要和朗哥一起……”沈若思边说着边低下了头,她娇羞的样子如同池水里的粉荷,时不时还抬眼看看李云朗。

李云朗经不住这糖衣炮弹的轰炸,他的脑子“轰”的一声短路了,他的眼神顺着沈若思的胸口看下去,没想到长相高雅迷人的女主播竟然这么浪,火辣大胆的作风绝不输给任何风尘女子,看起来这个女人很好上手,搞上床绝对是小菜一碟,一想起他和这个高雅风骚的女主播在床上颠鸾倒凤,一起苟合,李云朗就不蛋定了。

“朗哥,你这是同意加入凤龙帮了?”沈若思见李云朗没说话,她有意无意地往前靠了靠身子,胸口里的两团已经露出了大半个,一颤一颤的样子很勾人,若不是隔着厚厚的玻璃,李云朗马上就要扑过去了。

“那我加入凤龙帮有什么好处,比如说和沈大主播你开个房间,聊聊天之类的……”李云朗搓了搓手,急色的样子让沈若思得意地笑了起来。

“咯咯咯,到时候朗哥要多少美女有多少美女,若思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莺莺燕燕,环肥燕瘦,随便朗哥挑选。”

“那好。”李云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朗哥是同意改入凤龙帮了?”沈若思眼中滑过一丝窃喜。

“不是,我只不过是同意接受你的感情,你是第一个向我表白的女人。”李云朗抬头看了沈若思一眼,他的眼中有一缕狡黠的光泽。

“朗哥,我……”沈若思的表情有一丝为难。

“别这么不好意思嘛,我知道你们女孩子先开口很不容易,这样好了,等我出了监狱再正式谈我们的关系,现在我要拜托你一件事,帮我去医院看看温雪儿,看看她怎么样了。”

沈若思脸上掠过一丝懊恼和气愤,“朗哥,你……”

沈若思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她可不想自己失言毁了这个暧昧飘忽的好气氛。

发生了这种思想转变,完全是李云朗坎坷的感情经历所致。自从李云朗的初恋女友背叛他之后,他就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看淡了爱情看淡了女人,被所谓的纯爱深深伤害过之后,李云朗就开始享受感官上的刺激,一点点往堕落的泥沼里下陷!

“朗哥,你现在还是再仔细考虑考虑,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风龙组织现在正急需人才,你的潜穴和十二脉都已经被打开,倘若去了风龙组织,分部总组长的位子就是你的!”

“朗哥你说话呀,表个态也行……”

沈若思的迫不及待让李云朗心中一惊,他终于发觉了沈若思勾引自己的目的!看来风龙和青兽之间的斗争和矛盾已经上升放大,他现在处的位置很关键,谁要能把他这个墙角挖下来,青兽组织一定会彻底垮台,而风龙组织会以完胜取得保镖市场的二分之一市场,以后风龙就是这个行业的老大,谁都不能和这个组织比肩了。

难道自己真的要转投风龙,成为两个集团利益争夺的炮灰?收回了色色的目光,李云朗略微思考了一下,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成型。

抬头看着沈若思,他郑重其事地只说了一句话,“沈大主播,我还是想拜托你,到医院帮我看看温雪儿到底怎么样了。”

听了这句话,沈若思彻彻底底服了,她没想到李云朗看似好色猥琐,以为自己用“美人计”就能将他俘获,没想到他还真是一座难以攻下的碉堡,可李云朗处于一个敏感而又关键的位置,她必须让他缴械投降加入风龙组织才行。

想到这里她扬起了一抹勾人摄魄的媚笑,她最后又给李云朗下了一味重药,“朗哥真是重情重义的男人啊,不过若思听说医院已经给温雪儿下了病危通知书,如果朗哥不从这监狱里出去的话,估计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吧。”

“病危通知书?”听了这话李云朗有些慌了。

“是啊,看来温大明星的命是保不住了,一代极品美女明星香消玉殒,实在是可惜哦……所以朗哥,我建议你还是出去看她最后一面……”

你的意思是让我越狱?”挑了挑眉毛,李云朗终于明白了沈若思的目的。

“是。”微微点了点头,沈若思倒是直言不讳,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不过你不用自己一个人只身犯险,狱警里有风龙组织的人,只要你加入风龙,那么一切便很好办了,我会帮朗哥打理一切,等时机成熟了,你自然能见到温雪儿。”

“倘若我不答应呢……?”李云朗辨不清沈若思话里的真假,他还是有些迟疑。

“朗哥你已经没有选择了,无论是青兽组织还是警方那边,都已经把你逼上了绝路,朗哥这么聪明的人,不会等受了审判了刑的时候才想着越狱出逃吧,而且温雪儿……”

“别说了,我加入风龙,我和你们合作。”打断了沈若思的话,李云朗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每当提到温雪儿,他心里就“咯噔”一下。

温雪儿既是他保镖任务的受保人,又是他最喜欢的美女偶像,他不想让她出事,也不想再发生任何差池。况且虽然同意加入风龙组织,可是李云朗依然身在曹营心在汉,或许这一个决定能揭开层层的阴谋,让两个集团相斗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这时见面时间到了,李云朗从座位上站起身往前走,停顿了一下脚步,他转头对沈若思笑了一下。

沈若思听了李云朗的话愣了一下,一抹算计的光芒在她的眼中闪现,她看着李云朗走回了监狱,嘴角得逞地微微上扬,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美女明星温雪儿就是李云朗最大的软肋……

医院。

温雪儿渐渐从昏迷中转醒,她之前的意识很是模糊,不过耳边总是反复地出现这一句话,“雪儿,我喜欢你……”

这一句话似乎变成了一个魔咒,紧紧地缠在她的脑海里面,这个声音很熟悉,而且比任何一个大老板大富豪送她的豪宅名车都动人,因为这句话是从灵魂深处说出来的,她沉浸在这种震撼当中,既感动,又迷惘。

这是不是李云朗那个流氓说的?

温雪儿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惊人念头。不过这个念头又很快被她推翻了。这怎么可能?李云朗那么猥琐下流,他怎么会说出这样动人的情话。何况他即使说出来,自己也不改变对他的印象,那个家伙是个流氓,十足的大流氓!他每次都想占自己便宜,而且每次都会撞见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温大明星,你醒了?”唐勇抱着笔录走了进来,他来的目的很简单,告诉温雪儿她中毒的调查结果,再采集一下对案件有用的讯息。

愣愣地看了唐勇一眼,温雪儿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左右扫视了一下,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劲,“那个流氓李云朗呢……?”

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唐勇说道,“他已经被抓起来了,我们最新找到的证据和证人显示,他就是给你下毒的罪魁祸首!”

“什么!”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身,温雪儿吃惊地说道,“李云朗不是警方联合青兽组织,特别派出保护我的人吗?”

“的确是这样的,可是现在所有的证据证人都指向了青兽组织和李云朗,警方已经开始逮捕青兽组织的人,你现在归警方保护!”

“可是你们警方这样大张旗鼓地保护我,难道就不怕打草惊蛇吗,那个扬言要杀我的在逃案犯还没有出手,你们真的就准备罢手?”

“况且我并不相信是青兽组织派人下的毒,因为这是个保镖组织,不会傻到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摆出一副冷漠的态度,温雪儿拒绝相信这个可笑的调查结果。

虽然温雪儿不太待见李云朗,可是只要是有正常逻辑思维的人,都能看得出这个“所谓真相”的荒谬性,这里面有太多的疑点了,就连当事人温雪儿都拒绝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真相”。

听了温雪儿的话,唐勇笑着解释道,“你有所不知,准备要杀你的那个在逃七年的案犯,他就是……”

“报告唐队,那名叫做李云朗的犯人越狱了。”门外警员的声音打断了唐勇的话,一个身穿警服的狱警走了进来。

“什么!”

等唐勇赶到了监狱,局长已经等在那里,他的脸色很臭,瞪着唐勇恼怒不已,“你看看这件案子,你们重案组怎么搞到了这个地步,温雪儿中毒不说,就连青兽组织唯一个落网分子都让他跑了!”

唐勇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李云朗越狱可不是他们重案组管辖的范畴,他无缘无故就顶上了一顶办事不利的帽子。

一旁的监狱长对唐勇使了使眼色,看样子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显然已经被局长臭骂了一顿。

局长看到了他们的眼神交流,又把他们合在一起臭骂了一顿,见着顶头上司发飙,此时的唐勇也失去了神气和底气,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送走了“怀有狮吼功的瘟神”——王局,王局最后只留下一句话,“倘若一周之内追捕不到李云朗,他们俩就都自动辞职好了!”

见王局开车离开看守所,唐勇才懊恼地坐在位子上,他对着监狱长翻了翻白眼。“我说老李啊,你干监狱长干了5年,除了发生过犯人斗殴事件之外,这可是最大的过失了,李云朗他可是五年凶案的犯罪嫌疑人,你看管不严让他越狱了,万一他再做出什么惊天大案,你我两个都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可就不是自动辞职那么简单了……”

“唐队你别说了,我现在很不好过,我的人一死一重伤,负责开监狱门的老黄被利器割断了手指,李云朗就是凭他的指纹逃出去的!”

“你的人一死一重伤?”倒吸了一口凉气,唐勇心下一惊,妈的,现在他无论如何都救不了李云朗那小子了,他原本以为能够让温雪儿做有力的证言,帮李云朗和青兽组织洗脱冤情,虽然证据证人都指向了他们,可是唐勇还是选择相信青兽组织。但李云朗现在竟然杀了狱警,他身上已经背了命案,除了死路一条,便再无别的转机了!

A市某乡镇一处荒郊野外。

“呼哧呼哧——”没命的往前疯跑,李云朗快把肺都快吐出来了,刚刚他经历了九死一生的惊悚时刻,他亲眼看见风龙组织的人把狱警杀掉,还割下了另外一个重伤狱警的手指,当时他脑子“轰”的一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杀人,那种恶心的感觉让他把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倘若他再要待在监狱里的话,他一定会被指控杀人凶手,可他根本没有杀人,他是清白的!

这都是那个叫做“老李”的监狱长做的,他是风龙组织的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杀人魔头!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能回监狱当替死鬼了,他怎么才能让警方和组织相信他李云朗?这真他妈的是一个能要人命的难题。

这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李云朗面前响了起来,他抬头一看,沈若思正得意洋洋地站在他的面前,“呦,这不是朗哥嘛,你还是选择越狱了,恢复自由的感觉好不好,有没有想要狂欢的感觉?”

他扬起拳头准备和沈若思大打一架,可是一想到她是一个女人,李云朗还是硬生生地收回了拳头,他李云朗的信条之一就是不打女人,妈妈的,果然长得美的女人就是不能信,倘若信她们的话,自己不知道还会死多少回!

“咯咯咯……”见了李云朗这副样子,沈若思笑的花枝乱颤,“朗哥你别生气嘛,等一会儿警察可就要追来了,你是跟着我走,还是留在原地被抓回去叛死刑……?”

“妈的,那个监狱长是你们风龙的人,只要我一回到看守所,不用法官判死刑,我照样立马会死,那个监狱长老李第一个崩了我,他只要汇报我是负隅顽抗被击毙就行了,反正没人会在我这种嫌疑犯身上多费心思,更何况我已经背上了人命案子!”攥紧了拳头,李云朗恼怒地看着沈若思。

“哈哈哈,朗哥还是蛮聪明的嘛,你都把你的‘死亡’计划地如此完美,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跟着我们风龙组织的人走吧!”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一个颜色,风龙组织的壮汉打手都纷纷凑了过来,把李云朗团团围在了中间。

“去他大爷的,告诉我,为什么风龙组织的人死盯着我不放!”亮出了拳头,李云朗冲着沈若思吼道。

“不用问那么多,到了组织你就知道了!”扬了扬嘴角笑了起来,沈若思那张美艳妩媚的脸竟然有些狰狞。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倘若你们想要抓我,就放马过来吧!”向空中挥了一拳,李云朗打中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打手,“砰”地一声,李云朗的手骨像是撞到了石头上,骨头咔咔作响。妈妈的,这人的肌肉是用混凝土做的吗,怎么这么结实?

趁着他晃神的间隙,被李云朗揍的那个壮汉伸手还击,“砰”的一声,李云朗竟然被打出去五米还多,李云朗只感觉眼冒金星,他的身体撞在了离着沈若思最近的一个打手身上,然后弹到了沈若思的脚下。

“哈哈,没想到被打开潜穴和十二脉的人竟然那么弱,连我的一拳都扛不住!”刚才那个打手对着李云朗得意洋洋地说,他浑身肌肉颤抖的样子,像极了加粗加强版的腊肠。

无意之间他的眼神掠过沈若思,对了,每次他看到美女,他小腹升腾的内力便会有反应,这一次是不是也会这样?想到这里,李云朗一下子伸出了他的贱手,一把就摸上了沈若思,他要加快内力出现的速度,必须要动用非常手段了!

“你想干什么……?”

沈若思低头看着李云朗的那只贱手在她胸口游走,干张嘴说不出话来了。

一下子让他的脑袋短路了,他只感觉身体里来回流窜着汩汩热流,这些热流快要冲爆了他的筋骨,果然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他体内的内力爆发了!

太棒了!现在就把他们打一个满地找牙!

他松开了沈若思的前胸,转过身来,对着刚才那个打手就是狠狠地一拳。

只听见“喀嚓”类似于骨头折断的声音,壮汉躲过了李云朗的拳头,拳头竟然打折了壮汉身后的一棵树,两个碗口大小的树竟然拦腰折断了,“轰——”大树轰然倒地,李云朗呲牙咧嘴地惨叫了起来——“哎呀妈呀”。

“把他绑了!”擦了擦冷汗,沈若思好笑地看着李云朗,他敢情就是一个活宝,在这么紧张的打斗气氛之中,他还状况连连,一再挑战她敏感的神经。

众人把李云朗绑紧了车里面,沈若思也跟着上了车,此时李云朗并不好过,刚才自己打断了大树,手还疼得不行。沈若思见他这个样子便靠过来上下其手,却不想没开多久车便撞了。

沈若思悻悻地从他的身上撤下来,穿好衣服下了车查看了一番。原来司机光看他们俩激情呢,完全把开车这件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正看到关键部分,竟然撞到了树上。

“下车吧,车已经坏了,看来我们要用走的去风龙组织了。”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沈若思命令打手把李云朗抬下了车。

翻了翻白眼,李云朗又恼又气,他扬声对沈若思说道,“走过去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把我的前门拉上啊?我可不想一路‘遛鸟’给别人看……”

“走吧。”给打手使了一个眼色,沈若思抬腿扭着屁股往前走去,垂头丧气的李云朗被众打手围着,想跑都跑不了。

他不知道他们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的命运会发生怎样的转折,只不过他心下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那个叫做“风龙组织”的组织看起来很不简单,再加上之前青兽和风龙两大集团的勾心斗角,他这个炮灰一定被狠狠暴打一顿,不过还是希望他这次能活着逃出这一劫!

医院。

白色的墙壁上有几缕耀眼的光,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病房,温雪儿坐在病床上,她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下身的血也止住了,只不过她依然眉头紧锁,一直思考着李云朗的事情。

至今她都不相信是李云朗给她下的毒,虽然李云朗色了点,猥琐了点,看似流氓了一点,可看得出他心肠不坏,他对自己也还算守矩本分,他怎么可能做出下毒暗害、杀人越狱的事情?最关键的是她心内有一个响亮的声音告诉她,这个男人还是值得信赖!

“咚咚。”外面响起敲门声,打断了温雪儿的思绪。

“进来。”收起了自己的心神不宁,她抬头向门口看去。

最先进来的是重案组组长唐勇,紧接着是几个熟面孔,都是她在圈中的好友,不过有两个男人引起了温雪儿的注意,一个是手带劳力士金表的周知商,另一个是一副书生打扮的王小钏。

周知商,36岁,国际知名跨国公司ceo,身家亿万,海归派,钻石王老五,曾经是温雪儿独立品牌的投资商。

王小钏,30岁,知名导演,导演过多部获奖作品,之前和温雪儿有合作关系,温雪儿因为参演他的作品提名国际各大奖项。

“你们怎么来了?”带着一脸兴奋和讶异,温雪儿客气地笑道。

“我们娱乐圈‘最靓花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沉不住气了,都想组团来看看你,不过警方对出入人员有严格要求,就派了我们这几个代表来喽。”儒雅地笑了笑,导演王小钏最先开了腔。

“呵呵,快坐快坐。”热情地招呼着,温雪儿又恢复了之前活力开朗的样子。

不过还没等着大家都坐下,一个身穿银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手捧一束香水百合,五官俊朗,剑眉星目好不帅气,长相和大和男星木村拓哉不相上下,尤其是那一双多情的美目,让未经情事的小姑娘看了都会晕厥过去。

他的出现让众人一愣,大家纷纷猜测他和温雪儿的关系。温雪儿人比花娇,男子帅气逼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温雪儿大喊出声,“杨学长,怎么是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她的手礼节性地伸向了面前的男子。

“呵呵。”杨波笑了一下,他轻握了温雪儿的手一下,转身将香水百合插进了床头的花瓶里。

杨波,25岁,市政协委员,某大型美容连锁企业总裁,拥有豪宅名车,曾经是温雪儿大学的学长,表演系本科,后考入美国一家医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没想到回国之后没入娱乐圈,也没当医生,自己创办了知名跨国美容公司,虽然年纪轻轻,身家过亿。

“这不是本市最年轻的政协委员,杨波嘛……”还是周知商人脉广见识多,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俊朗帅气的男子。

他的话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唏嘘,他们都知道杨波这个人,年纪轻轻却已名声在外,只不过一向做人低调内敛,从未出现在公众场合,没想到本人竟然如此帅气美型,相貌比起一些娱乐圈知名男星都要俊朗。



温馨提示: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全文阅读和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txt全集下载。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第10章:女神,我来给你当解药 “不不……不,我要等女的……医生来……”温雪儿断断续续地说道,虽然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可是她依然很倔,坚决不配合医生的治疗。 此时的李云朗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是死神的逼近,一边是温雪儿的 2011-10-10 17:10: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