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0章:办公室里的男女较量

作者:盛瑟王子    更新时间:2011-10-26 19:35:49    状态:已完结
“哈哈哈,这场戏真好看啊,我想全青阳的人都想要看看女秘书的放浪模样吧。”

她支撑着身体往沈涛的方向走来,还没等沈涛反应过来,封莉莉的‘钳手杀’就攻了上来,只听“咔嚓”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

“去,你竟然又一次暗算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沈涛说的咬牙切齿。

摸了摸脖子,沈涛这才发现他的下巴以下胸以上的部位疼痛无比,尤其是喉咙,简直像是快碎了一样,“噗”的一声,他竟然吐出了些许鲜血。

“我不是暗算你,只不过是我的动作太快而已,你连接招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你别以为我就是泛泛之辈,我的‘钳手杀’可不是浪得虚名!

此时封莉莉嚣张地对着沈涛竖起了中指,她的口中充满了讽刺和鄙视,她已经被逼上了绝境,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她这么一个大活人!

其实按理来说,沈涛和封莉莉的实力不相上下,虽然封莉莉没有异能,但她却有一身好功夫,如果真打独斗的话她和沈涛也只算是打了个平手而已,他们两人谁也杀不掉谁,谁也无法让对方服输!

不过论心机和狠毒程度,封莉莉就差一大截了。

不过话说回来,沈涛虽然中了封莉莉的“钳手杀”,但是他身上还有很多如同达姆弹一样威力的小钢珠。

沈涛的手刚要伸向了袖口发动反击,可……这个细微的动作却被封莉莉看穿。

只听“啪”的一声,封莉莉在千钧一发之时重击了沈涛一掌,她这个招式是“钳手杀”的分招式,叫做“后手杀”,其动作精髓在于以力致力,借用敌人的力气增强自己的击打和战斗力,一般中招目标多是手或脚,因为这两个地方是武者施力的着力点,非常容易受伤。

果然,只听“咔嚓”一声,沈涛的左手像是骨折了!

他失掉了战斗的先机和战斗力,只能狠狠瞪着封莉莉。

“你找死!”

“是,我就是想……找死,反正我的‘激情’录音已经在你手上了,我不怕和你鱼死网破!”封莉莉边说边摆出了迎战的架势,不过因为她中了媚药,所以她的媚眼如丝,声音放浪,虽然是在给沈涛下“战书”,却说的和调情一样,引得沈涛不由得“哈哈”大笑。

“想跟我鱼死网破,你他妈的还嫩点!”

沈涛边说着边攻了过去,这一次他出手的钢珠直直打在封莉莉的腹部,紧接着“砰”的一声,钢珠炸开,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的血红的脏器。

“啊——”封莉莉不由惨叫了一声,不过副总办公室的隔音效果相当好,公司外面办公的同事并没有听到。

“妈的,算你狠,我们走着瞧!”

封莉莉狼狈地捂住了肚子逃命一般地离开了办公室,很明显她已经处于了败势,如果再和沈涛斗下去她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

封莉莉前脚刚出去,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男人就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他脸上的表情如同寒冰,压低了帽檐大步流星,他倒是不客气,连看都不看沈涛一眼,一屁股就坐在了副总的办公椅上。

“沈副总,你的私事处理完了吗,现在是不是该谈谈公司的正事!”男人边说着边摘下了帽子。

沈涛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的时候,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涛在青阳公司卧底的直属上司,也是这次“暗杀”李云朗活动的驻中国总头目,阮明。

“你对我的出现很意外吗?”

“难道是刚才的过度激情让你疲软了,接受能力也随之变差?”

阮明冷冷地看了沈若思一眼,他话里的戏谑和讽刺意味十足,对于这个不折不扣的变性人沈涛,他并没有任何好感。

“属下不敢对您的出现感到意外!”

沈涛恭敬的低下了头,尽量回答地滴水不露。他了解阮明,也知道阮明不太待见他,毕竟他是“变性人”,而且组织交待的任务一次一次地失败,作为他的直属上司阮明自然对他没有好脸色。

不过,阮明是一个做事极其狠辣不留后路的人,李云朗庆功宴那天暗杀刘百战的“灵豹”等十三个女杀手全部是他的直属手下,听从他的调派命令,中国的暗杀部队成员也对他是忠心耿耿。因为上次暗杀刘百战失败,队长“灵豹”收到了很残忍的惩罚,被阮明扔在了风龙组织秘密设在A市的慰安所里,让“灵豹”接满了50个男杀手,当然也包括阮明自己。因为不停地和男保镖“做”,“灵豹”直接丢掉了半条命,直到现在都没下床,这就是阮明的做事手段,凡事都做绝,不给给失败者留半点后路。

阮明直视着这个已经变性为男人的沈涛,轻笑道,“刚才你和封莉莉表演的戏好精彩呢,不过你这个前些日子还是女儿身的变性人,对满足女人下半身需要还挺有心得……”

因为阮明事先在这间办公室安有针孔摄像头,所以刚才封莉莉和沈涛身体纠缠的画面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属下只是为了获得封莉莉的信任,她是个水性杨花加极度放荡的女人,只有通过身体上的交易才能让她放松警惕!”

“那你收集了什么情报?”

“据封莉莉说,青阳老总钱平山接下来的动作是收购零度保镖公司!”

“什么!”阮明听闻此言一拍桌子。

他没有想到钱平山的动作那么快,收购零度保镖公司能让青阳在保镖界做大做强,这非常不利于风龙组织重新杀回中国和青阳平分秋色。

其实自从风龙组织被政府和公安机关打击撤出了A市之后,风龙的地下杀手一直没有停止活动,庞大的杀手集团和黑色势力在A市盘根错节,老挝总部的风龙组织Boss早就发出了最后通告,在三个月内恢复风龙组织的活动,其中包括在经济上、政治上的运作和渗透,其中他们运作的一个重大手段就是:委托邻省华杰保镖公司收购零度保镖公司。

零度对于风龙是一块儿肥肉,没想到竟然让青阳抢在了前头。

大概沉默了有两分钟,阮明最后才说道。

“我们必须要先把这个收购case争取过来,组织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已经有组织控股的华杰保镖公司来收购零度,所以这一次你必须要探听出青阳出具的收购价是什么,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制定下一步战略。”

“是!”

“还有,停掉对幕晓青和刘百战的暗杀行动,不要暴露你自己的身份,一个国外的收购猎头已经乘坐两点钟的航班来到了A市,为了阻止国际猎头收购零度,我已经让张岩率狙击手等在机场伺机狙杀。”

“是!属下需不需要配合接应他?”

“不需要,听好了你的任务还在后面,现在我就给你下派重要任务。”

“是!”

“省长厅长的女儿欧阳妃和李云朗似乎在秘密合作什么任务,据线人汇报,今天下午两点李云朗已经请假去机场接机,你要把这套微型窃听设备放入他的随身衣物,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他的秘密任务是什么,这样才能制定下一步猎杀计划!”

“是!”

“还有,张岩暗杀的猎头刚好是在李云朗接机的那趟航班上,你必须引开李云朗,不准让他再破坏我们的暗杀行动!”

“是!那么属下执行阮队长的命令,马上就去行动……!”

沈涛恭恭敬敬地低下了头,他作势就往外走。

“等等!”

“你急什么,现在还不到一点钟。”阮明扯了扯嘴角,他笑的异常夸张,“无论是青阳公司和李云朗,他们已经腹背受敌逃不掉了,我们的黑暗计划正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只要李云朗一死,只要青阳无法成功收购零度,那么这整个公司也会跟着垮台,我们风龙组织的复活就指日可待了!”

邪恶地笑了笑,阮明靠近了沈涛,“现在就让我们先提前庆祝下吧,既然变性之前你是女人,那就应该知道怎么样取悦我吧……”

阮明边说着边走到了沈涛的背后,压在了男人沈涛的身上……

而此时在A市滨海区机场,一场绝密暗杀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

压低了帽檐,一个身材高挑瘦削的女人下了飞机,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面容憔悴的大和女孩,她们被国际便衣警察护送下了飞机,谁都没有发现那个高挑的女人有一张堪比女神的俏丽容颜,融合了范冰冰的眼,巩俐的唇,林志玲的娃娃音,以及波多野结衣的身材,而且机场外面也贴满了她化妆之后的海报。

没错,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线女明星温雪儿。

这时,一阵风突然刮过,温雪儿头上那顶软鸭舌帽被吹落,她的那张如同女神般美丽妖娆的脸露了出来,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快看,那是美女明星温雪儿!”

“是啊,她真是美女明星温雪儿!”

“快快,拿好摄像机和话筒,快去采访她!”

一旁等待许久的狗仔和粉丝纷纷嚷道,他们昨天就接到了温雪儿从大和返回中国的消息,于是他们都一窝蜂地往温雪儿身上涌,人流的巨大压力让国际空警无力招架,几个疯狂的粉丝趁机跑到了扶梯上,一把拽住了温雪儿的胳膊。

向后倒退了一步,温雪儿被突如起来的粉丝吓了一跳。

“温雪儿,我们是崇拜你的粉丝,你可不可以给我们签个名……”

“我……”

还没等着温雪儿说话,没想到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因为重心不稳,温雪儿一脚踩空,她的身体晃了晃,眼看着马上就摔下扶梯……

那两个粉丝已经吓懵了,国际空警因为离着较远根本快步冲上去解救,此时温雪儿的身体快速地沿着扶梯滚下,如同一只急速坠落的蝴蝶。

“啊——!”众人惊恐地捂住嘴巴,揪着心仰脖看过去,他们心目中的女神马上就要头朝下摔在地上,谁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只见一名男子拨开了人群,五步并作一步,如同一支离弦的箭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他的步伐稳健,动作如同雄鹰展翅,倘若在别人眼里都要误以为是在飞。

不过情势并不乐观,眼看着温雪儿的身体就要落在地上,可……男子距离她的身体还有两米的距离。

“坏了坏了,我们的女明星不会摔伤吧?”一旁的人在0。01秒内,脑海中快速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男子竟然伏地,双手快速撑住了地面,巨大的反弹力将他的身体抛向了空中,可即使这样,他离着温雪儿还有五十公分的距离……

就在温雪儿落地的前一秒时候,众人已经不抱希望,可奇迹竟然发生了……只见男子不仅双手撑地,后腿竟然也发力,他像一只急速的豹子般挺身跃起,在半空中硬生生将温雪儿抱住了,接着听“扑通”一声,两人双双地落在了地上。

温雪儿因为有男子的保护,除了受了一点惊吓和肌肉擦伤之外,并没有大恙。

“呼……”

众人不禁都松了一口气,但他们依然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刚才的惊心动魄的一刻堪称好莱坞大片中的“英雄救美”,不禁让他们瞠目结舌!

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样,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突然,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掌声和喝彩声。

“好啊,太棒了,好漂亮的身手!”

“呼,温雪儿终于获救了,好耶……!”

“厉害,真厉害啊,高手啊,英雄啊!!”

众人禁不住为男子的勇气、速度、力量和应变能力喝彩,顿时掌声雷动。

这时,温雪儿好不容易从刚才的惊魂一刻中回过神来,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现在姿势暧昧地扑倒在眼前男子的怀里,胸贴着胸,大腿贴着大腿,这不禁让她不好意思起来。

她刚想从男子的怀里挣出,没想到这个动作却让她的细细的肩带滑了下来,因为她穿的衣服是蕾丝吊带的迷人长裙,所以大部分的酥肩都露在外面,珠圆玉润的白皙的手臂,莹莹发丝中露着的迷人光滑的背部,让围观的众人惊艳地张大了嘴巴。

“嘶……”

“好美啊,美女明星果然是美女明星,她比照片和电视上不知要美上多少倍!”

“是啊是啊……好白皙的皮肤,好迷人的曲线……”一些宅男此时已经Hold不住了,他们的贱眼直勾勾地盯着温雪儿的玉臂和香肩。

看到这一幕,男子从地上支起了身子,他绅士一般地脱下了身上的衬衫,披在了温雪儿的身上,做完了这些,他扬起了嘴角对着温雪儿微微一笑。

“你好啊,温大明星,自从大和k1比赛一别之后,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黝黑的眸子一亮,美女明星温雪儿讶异地张大的嘴巴。

救下温雪儿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李云朗!

温雪儿透过长长的睫毛回望着李云朗,不知为何,一想起刚才的情景,她的面颊竟然有些潮红。

李云朗也痴然地回望着温雪儿,仿佛时间就此停住,他喜欢已久的女神就在他的对面。

“真巧,你每次都会把我救了,还真是我命里的贵人。”

温雪儿站起了身,她的眼眸很亮,她发现她每次和李云朗的相遇都很“巧”,虽然上两次的记忆不怎么美好,她都是中了媚药,因为李云朗“施救”她才能在别人的陷害中脱身。

说起来,她和李云朗的相遇邂逅永远是那样让人“心惊肉跳”,带给她的震撼足以让她铭记终生。

可……李云朗并没有听清温雪儿的问题,他沉默地回望着温雪儿,心里各种情绪涌动着,只能用眼神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今天的温雪儿比他在大和见的时候瘦了不少,两根如同玉如意的迷人锁骨清晰可见,如同白玉般的无暇的洁白脖颈十分迷人,一双和范冰冰很像的大眼睛透着一股灵气和妩媚,不过,比起范冰冰的来说更加黑白分明,一张樱色的微嘟的嘴唇厚薄适中。

她脸颊上两个小小的酒窝,有明星许晴秀美的味道,不艳不妖,只感觉美丽动人,再顺着往下看去,虽然被衬衫遮住了胸前的大片波涛,但依然看得出高高挺起,傲人的起伏令人情不自禁想要用手裹住。

仅仅只是这样端详着温雪儿,就只叫李云朗感觉热流四溢,尤其是喉咙如同火烧。

李云朗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一夜在大和高级酒店里的身体纠缠,曾经美好的“一ye情”对他来说刻骨铭心,但是对于温雪儿来说却是一片空白,因为霸王花水的失忆作用,她忘记了他和她的身体纠缠,也忘记了那一夜他们曾经无数次,曾经反反复复不停地“爱”……

在李云朗心里,他和女明星温雪儿的情事大抵就是这样欲罢不能,一个深深地记得,另一个却毫无感觉,不过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挫败,反而是一股动力,他想要得到温雪儿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我的贵人?”从地上支起了身体站了起来,温雪儿睁大了双眼看着李云朗,李云朗不知道她眼里柔柔的光芒,是否也是这样望向别的男人。

“是啊,我的确是你的‘贵’人,不过‘贵’人比‘贱’人好,起码好听一点……”李云朗也站起了身,自嘲地说道。

“咯咯咯……”

美女的笑点果然都很低,温雪儿花枝乱颤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和柔美,她的笑在李云朗眼里顿时变成了一道风景,不过李云朗只想一个人独享这道风景。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络和轻松,围观的宅男粉丝错愕地张大了嘴巴,他们心中的偶像明星竟然对着一个长相普通的小子笑的如此灿烂,他们都开始纷纷猜测李云朗和温雪儿的关系。

就在这时,大批支援的空警赶到了出事现场,他们将粉丝拦住,特派组组长欧阳妃也带着几名男子匆匆赶到了这边。

“云朗,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欧阳妃有些焦急地盯着李云朗,她出于保护“受保人”不受迫害的基础上,对于刚才发生的“温雪儿坠落扶梯”的事件非常好奇,或许这并不是一个意外事故,而是一个有组织有目的的暗杀阴谋。

“这位女士……你是……?”转头看了欧阳妃一眼,温雪儿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好。”

伸出手去,欧阳妃友好地握住了温雪儿的手,“我是这一次秘密保护你的保镖特派组长,我叫欧翩翩。”

听了欧阳妃的话,李云朗心里些许疑惑,欧阳妃明明是警察,她为什么要隐瞒身份,而且竟然用假名字做自我介绍,欧阳妃这样做有究竟意欲何为,欺骗温雪儿又有什么目的,欧阳妃亦正亦邪的作派让李云朗百思不得其解。

“你好,我是温雪儿,既然你是保护我的保镖特派组的组长,相信我的资料你都已经了解了。”抬起头来,温雪儿紧握了一下欧阳妃的手,她发现她的手心有大拇指和食指都有习惯性用枪所磨出来的老茧,如果单纯是普通的保镖的话,怎么可能有这么厚的老茧?

凭着温雪儿的聪慧,这个女人不仅仅是个保镖那么简单吧……

习惯性地笑了一笑,温雪儿露出了职业性的客气表情,不过她看着欧阳妃,双眼之中依然流露出一抹欣赏的光泽,温雪儿在娱乐圈她见惯了长相靓丽的女人,可……像欧阳妃这样既有气质、又有身材的极品女人并不多见,多数女明星都为了迎合多种审美采取了各种微整形或者是彻底整形,变得“模式化、雷同化”,并不像欧阳妃具有特别的个性美。

发现了温雪儿的眼神,欧阳妃也以赞赏的目光看向她,两个极品美女在这种对望中交流着对彼此的肯定,不过一个是身为游走在公众镁光灯下的美女明星,一个躲在幕后作为重案特派组组长的干练特警,她们身上散发的气质不同,魅力也相差很多。

李云朗此时看着这两个美女“历史性”的见面,此时的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两个表面上看起来和气的女人,她们在半年之后却成为了最大的对手和情敌,当然,他和美女明星的一场场情事,也因为欧阳妃的出现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而此时在机场的另一处偏僻的角落,一场黑色的暗杀窃听阴谋正悄悄接近……

“沈副,李云朗已经和目标会面,和他见面的竟然是美女明星温雪儿。”

机场的接待室后面,一幢不起眼的平房里面,一个叫做王翰的杀手上前一步说道,站在他旁边的是这次执行风龙组织窃听任务的沈涛,驻中国的风龙杀手习惯称呼沈涛为“沈副”,他在杀手中的领导的地位仅次于阮明。

“什么,怎么又是那个美女明星?”沈涛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又现出了那张无懈可击的俊容,上一次就是因为温雪儿,他们的计划才宣告失败,凤龙组织被警方和政府“一窝端”,李云朗一旦遇到温雪儿,他身上的爆发力就异常强大,即使那时候他仅仅是刚入行的毛头小子,却轻而易举地把风龙打了一个落花流水,所以别人一旦提起温雪儿,沈涛就不禁恨得牙痒痒。

“沈副,据大和那边的分部汇报,逃了五年杀了8个人的凶犯‘鬼绝三’又开始行动了,他在大和已经杀了一个女演员,中国警方也已经插手这个案子,或许李云朗就是为了这个任务秘密被派出保护温雪儿的保镖。”

“嘶……”

听了王翰的话,沈涛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上一次凤龙组织陷害青兽,就是借机李云朗保护温雪儿的机会下的手,难道这是上天故意给他们的一次翻身的机会?

传说中的那个“鬼绝三”行踪不定,杀人如麻,更有资料显示他同样也是一个玄术异能高手,所以警方根本无法侦破,只能借助民间力量来辅助追踪,既然鬼绝三再一次行动,那么他们风龙又可以趁机兴风作浪。不过沈涛仍然需要确认一下,看看这个消息究竟准确不准确,这可以为下一步猎杀李云朗创造有力条件和先机。

“沈副,现在我们还需要不需要继续行动?”

“需要!”沈涛从暗处看了一眼机场的一个偏僻的拐角,对手下的人命令道,“不过这次放入监控设备的目标不是李云朗,而是温雪儿,因为李云朗现在身有玄术异能,很容易发现窃听器,况且现在围观的粉丝太多不好行动,所以你们尽可能把温雪儿引到那里,剩下的由我来完成!”

“是!”王翰低头回道,他刚想出去执行窃听任务……

没想到就在这时候,一个男子匆匆跑过来。

“不好了沈副,狙杀手组长张岩那边汇报,狙杀猎头的行动出了点问题。”

“什么!”听闻此言,沈涛不禁大惊失色。

十五分钟之后,沈涛急匆匆地赶到了狙击手藏身狙击的地方,机场对面一幢废弃危楼的顶层。

“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涛的脸色不善,她满含戾气地看着眼前这个狙击手组长,张岩,他在凤龙组织的杀手中地位较高,已经容晋到四星杀手的地位,曾经因为狙杀战功显着而亲自受到风龙最大头目的几次接见。一般普通杀手只不过是一星或者是两星,就连身怀“勾引术”越武道的“灵豹”级别才仅仅是三星。

不过因为张岩去年执行任务受伤,他已经无法亲自狙杀目标,只能从前方退到指挥位置,暂代狙击组组长位置。

但张岩手下有一个很厉害的狙击手,他叫做拉姆,是越南总部黑帮的特别主干力量,为了这次收购零度的case,他才被委派到中国执行狙杀国际收购猎头的任务,他的背景扑朔迷离,据说他的狙击枪法真传于西蒙海耶。西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有效率的狙击手,被称为“白色死神”,创下用莫辛纳甘之芬兰制Model28步枪和其传统瞄具狙杀542(一说为505名)名苏军士兵的纪录。

因为这次拉姆打狙击战的头锋,所以组长张岩有十成的把握可以狙杀成功,不过如果这次狙杀任务失败,很容易暴露风龙组织死灰复燃的征兆,对于局势来说是大大不利,他已经在阮明那里立下了“生死令”,一旦失手,他将不会像灵豹接客50人那么简单,他剖腹自尽以显示忠诚。

可……此时的局面不容乐观,沈涛刚走到张岩身旁,就见张岩紧皱眉头,满脸愁容。

“你他妈的给老子说话啊,你想让老子爆你的脑袋吗?!!”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沈涛显得气急败坏,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所以脾气很暴躁。

皱紧了眉头,张岩只吐出几个字,“头锋狙击手拉姆,已经死了……”

“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国际收购猎头马上就出来了,拉姆如果死了的话,怎么进行狙杀!?”

此时的沈涛已经想要杀人的架势,他在青阳公司的副总办公室刚被阮明猥亵“玩弄”了一番,说实话他早就对这个顶头上司心有怨愤和不满,他还寄希望于任务成功之后快点回到老挝总部脱离阮明的掌控,没想到……暗杀竟然在节骨眼上出现了问题!

沉默了半天,沈涛终于问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拉姆……是怎么死的?”

沈涛的脸已经变形,他实在搞不懂张岩这个组长是怎么当的,在狙杀的前一秒才说出头锋狙击手已死的消息。

“拉姆被人发现死在男厕,自杀,用的是在法国MAS1936步枪的基础上开发的狙击步枪,已经做了消音处理,所以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就在两分钟之前,他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

张岩向前一步给沈涛解释道,他实在是难以启齿拉姆自杀的原因,不过这必须要告诉沈涛,毕竟这是他的失职和失误。

“他奶奶的,拉姆为什么选择自杀,狙击手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我不信他会因为惧怕任务失败而选择自杀。”

“因为……阮明,这个你应该知道的……拉姆就是忍受不了阮明的折磨……阮明他,男女通吃……”张岩艰难地吐出了后面这两句话,他知道沈涛是变性人,原来他的身份是内地的一个迷人女主播。想必阮明那样的色魔,应该也对沈涛下手了吧。

“妈的,阮明连总部派来的人都敢动!”沈涛气恼地扔掉了手里的枪,他简直快要气炸了,之间在办公室发生的“被压”事件,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现在任务迫在眉睫,为了完成暗杀和窃听任务,他必须先放下个人恩怨。

转过头来,沈涛对张岩命令道,“既然你叫我沈副,那么现在就听我的,我们互换任务,窃听任务交给你,而狙杀国际收购猎头的任务交给我,这次由我扣动狙击枪!”

“什么!”

张岩听到这话不禁愣住了。

“怎么,你难道不相信我的实力吗?我可是在越南战场上和毒枭打过仗的基地组长,虽然官职不高,但是我可以在一定距离内狙杀目标,失手率仅有百分之十,虽然比不上专业的狙击手,可是杀掉一个区区国际猎头,绝对没有问题!”

沈涛目光冷冷地看着对面机场大厅,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光泽……

看来,一场血腥的暗杀风暴正席卷而来,而接下来李云朗面对的又将是什么?

究竟谁死谁活,谁又能在纷乱的局势中胜出……?!

此时,机场大厅里面。

周遭粉丝的情绪已经被控制住,大部分已经被空警和前来协助的保安驱散,李云朗和欧阳妃护送着温雪儿往休息室走去。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把我送到酒店?”有些奇怪地看了李云朗和欧阳妃一眼,温雪儿感觉他们两个神情都有些凝重,尤其是那个叫做欧翩翩的女人,似乎……她总藏着些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

“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进了休息室你就知道了。”欧阳妃一扬眉,强硬的气势让温雪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摸不透,尤其是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说一不二的的气场让温雪儿不禁把她和女警察联系在一起。

旁边的李云朗并没有插话,他现在算是有些了解欧阳妃的为人,她是一个集迷人与手段,美貌与心计于一体的多面女人,虽然同样是极品美女,却比温雪儿少了令人崇拜的冷艳气质,多了让人生畏的冷酷气息。

很快就到了休息室,里面却没有一个工作人员,看来欧阳妃事先已经做好了准备,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李云朗不知道她究竟想要搞什么鬼,不过看起来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果然,一进门,欧阳妃就语出惊人。

“脱衣服!”欧阳妃抬头看了温雪儿一眼,她凌厉的眼神让温雪儿不禁有些愕然。

“让我脱衣服?当着男人的面?”

温雪儿转头看了一眼李云朗,她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她实在没想到欧阳妃会提出这样的过分要求。

“欧阳……不,欧小姐,请你稍等一下。”

我毕竟在场,在这种情况下你强制别人脱衣服是违法的,依照保镖的行规,你已经违背了‘受保人’的意愿。”上前一步,李云朗挡在了温雪儿的面前,虽然欧阳妃现在是他的直属顶头上司,但他不想因为她的权利而选择放弃底线。

“啪啪啪……”欧阳妃轻拍了两下手掌,赞赏地看了李云朗一眼,“我欣赏你的做人骨气,同时我也佩服你掌握熟练的专业知识,不过我要提醒你,在我这里都行不通,你面前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亲自动手脱掉温雪儿的衣服,二是承受不脱衣服带来的风险和灾难。”欧阳妃的气势依然很压人,口气是咄咄逼人的强势。

转头看了温雪儿一眼,李云朗淡定地说,“我选择第二种。”

“很好。”

“你的勇气可嘉!”欧阳妃赞赏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并没有就此罢手,她二话不说走到了温雪儿的面前,一手扯掉了她身上的衬衫。

“不过我说过——你要承受不脱衣服带来的风险和灾难!”

衬衫落地,一袭洁白无痕的雪白胸脯映入李云朗的眼帘,刚才滑脱的肩带依然没有归位,所以温雪儿现在香肩半露,白皙的皮肤就像是刚刚剥开的蛋清,引得人饥饿难耐,极想当作裹父之食填入其口,都说食色,性也,把美女比作食物是再妥切不过的,再加上她胸前两只丰满而又充盈的弧度轮廓,以及雪白迷人的脖子,实在是叫人移不开眼。

温雪儿此时的双颊涨的通红,因为她的被强行“脱衣服”的画面被李云朗看到,所以她又羞又怒。

虽然这并不是第一次在李云朗面前“走光”,不过每一次对温雪儿来说都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感觉,她的心底里似乎并不讨厌李云朗的目光,而且还有些想要让他看的冲动,全身上下仿佛都浸淫在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满足之中。

对于自己身上会出现这样的感觉,温雪儿开始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即使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她也是洁身自好,身体无暇地如同一块白玉,虽然曾经有富商花高价要和她“一顿良宵”,但温雪儿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她有她的原则,也有对爱情美好的想象。

不过……

这在见到李云朗之后,无论是温雪儿的心理还是身体都在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别人无法看到,就连温雪儿自己也感觉懵懵懂懂。

此时休息室里面没有人说话,一个局促紧张,一个惊为天人,最平静的要数欧阳妃,她向前一步,带上手套,反正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她干脆对温雪儿进行了一个全身的搜索,从头顶一路摸到了脚趾。

欧阳妃细心地不肯放过每一个角落,她这些反常的举动突然让李云朗皱起了眉头。略略思忖了一下,他终于明白了欧阳妃命令温雪儿“脱掉衣服”的用意。

没错,欧阳妃并不是故意在和温雪儿做对,也并不是与她为难,她只不过是在执行一个警察应该执行的例行检查而已!

果不其然,等到欧阳妃仔细认真地检查完温雪儿的身体之后,她严肃的表情变得和气了些。她望了望眼前的美女明星,再一次伸出手去。

“你还想干什么?”温雪儿退后一步问道。

“刚才得罪了,或许应该让你重新认识一下我,我的名字叫做欧阳妃,是S省重案行动特派组的组长,同样也是专门来调查“鬼绝三”五年行凶8条人命的特级恶性案件的负责警官。”

“你是警察?”温雪儿的表情没有很大的波澜,她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聪慧如她,她当然猜到了欧阳妃绝不是一个保镖组长那么简单,不过……她同时也没想到这样美艳的女人竟然是省级重案派组的组长,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

“呵呵。”回望着温雪儿,欧阳妃赞赏地点了点头,她听说这个美女明星被人称为“精致而又智慧的美女明星”,不像娱乐圈的其他女星一样仅仅是个花瓶点缀。

“是,我的确已经猜到了你的身份,不过我不明白刚刚你让我脱衣服的目的,即使你是警察,也无权让‘受保人’脱掉衣服吧?!”

温雪儿边说着边把身上凌乱的衣衫整好,她一向心直口快,虽然她承认欧阳妃是一个很有心计很有手段的人,不过她无法接受欧阳妃如此之快的“变脸”。

听了温雪儿的话,还没等欧阳妃开口,李云朗先上前一步说道。

“其实刚刚欧阳组长也是迫于形势,不管是隐瞒自己的身份,还是逼迫你脱衣服,我看都是她想方设法地要‘试探’你的手段而已。”

“‘试探’我?”有些不太理解李云朗的话,温雪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准确的说应该不是试探你,而是‘试探’你身上被有没有‘事先’放置某样东西!”李云朗停顿了一下故意买了个关子,这引得温雪儿心痒难耐,不禁问道。

“某样东西?那是什么……?”

李云朗上前一步,不慌不忙地说道。

“其实从你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我想欧阳组长就已经在暗中观察你周围的人和他们的一举一动了,她应该十分担心你已经被别有用心的人或者是‘鬼绝三’本人放置了窃听设备。一般黑帮和犯罪组织都喜欢使用这种设备,相信你也看过《窃听风云》这部电影,黑帮老大商谈秘密事务优选的地方是桑拿澡堂,因为那里根本没有窃听设备的藏身之处。衣服被脱光,身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摘下,这样才能保证两人说的话处于高度机密!”

“我说的对不对,欧阳组长……刚才你命令温大明星脱衣服,是不是就是怀疑有人在她身上已经被放置了监控设备?”李云朗转过头去,直视着欧阳妃,他的眼神犀利,表情也带有几分凝重和笃定。

“没错李云朗,你的洞察力和推断力又精进了一步!”欧阳妃笑看着站在对面的李云朗,她对他露出了欣赏的微笑。

在这件案子开始之前,其实她很反对一个民间保镖组长插手特派组的事情,尤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保镖李云朗。

但,欧阳妃对李云朗的初印象已经一步一步地发生着改观,无论是制服飞机借机歹徒事件,还是在希尔顿大酒店轻易打败女杀手的事件,都让欧阳妃对李云朗刮目相看,她没想到他今天又在说笑间就轻易看破了她的目的,她几番试探她,也都是算是成功,李云朗的“精干”“能力”还有“气度”,带给她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由衷的欣赏。

“原来是这样!”温雪儿一听恍然大悟,她内心的不舒服不禁烟消云散。对于李云朗,她心中也生出了几分赞叹和欣赏。

“不过……欧阳组长,摆成扑克脸的女警察只会令人联想到暴力执法,对待温雪儿这样的美女明星,应该用温柔一点的手段比较好!”转过头去,李云朗戏谑地看着欧阳妃说道。

说实话,她刚才强行命令温雪儿“脱掉衣服”,已经违反了公安守则和保镖职业去守,算是强人所难、暴力执法的一种,这让李云朗不禁对欧阳妃的工作方式产生了质疑。

此时,欧阳锋收起了笑容,又变得严肃起来,“你没听说过温柔一刀,温柔的女人总爱捅别人一刀,像我这种直来直往的性子,对于任何人都是坦诚相待,我这并不是暴力执法,这只是我的性格,难道你对我的性格有什么意见吗?”

欧阳妃柳眉一竖,聪慧如她,一下子把“暴力执法”转向“性格问题”。

欧阳妃虽然欣赏温雪儿的美貌,但不太欣赏她的性格,“温柔一刀”其实就是暗讽温雪儿。温雪儿听到欧阳妃的这句话,也直盯着李云朗,等待他的下文,她已经听出了欧阳妃的“话外之音”,不过苦于身份和教养她不好反驳,只能寄希望李云朗帮她一把。

李云朗此时的形势很不乐观,一边是火辣的顶头上司,一边是他心心念念的女神,这种情况下要一碗水端平……还真是难上加难……

不过,这可难不倒李云朗,虽然不懂如何和女人调情,但他却聪明过人,擅长在复杂的形势中找到最简单的应对方法。

对着两位美女笑了笑,李云朗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不太懂女人,所以对女人的性格并没有对发言权,可能对于欧阳组长来说,当女人100分,但当警察的话恐怕只打80分了,如果当保镖的话只能打50分,因为你的态度被扣掉了关键分数!不过……欧阳组长大可不用担心,女人如同水果,越好吃越鲜亮的水果就越有虫蛀,白璧微瑕也不失为一种美!”

“好!”

欧阳妃听到这个回答十分满意,她发现李云朗不仅脑筋转得快,在人情世故方面也颇有一套,几句话的工夫,李云朗就把她故意给他的“难题”扯回了“正题”,虽然李云朗没有直接戳破,但却含而不露抨击了她的工作方式,不仅保存了她的面子,也替温雪儿打了圆场,做事风格不偏不倚,这让欧阳妃不得不佩服欣赏。

听了这话,温雪儿也笑了笑,李云朗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她对他的好感不禁又加深了一层。

李云朗知道了他的话已经让两位大美人都十分满意,他不由得想起一个成语,人常道“二龙戏珠”,他现在的境况是不是“二凤戏龙”,“三人比翼”?

他的左手边是美艳标致的高级女警官,右手边是惊艳迷人的美女明星,两人姿色不相上下,聪慧和见识也不相上下,只不过一个如同火焰般撩人直接,一个如同春风般温柔可心,虽说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却都对他眼露“秋波”,频频露出敬佩的表情。

世间又有几个男子能同时得到这两位极品美女的欣赏,他李云朗算是第一个吧!

不过,李云朗知道欣赏归欣赏,这离着“爱情”和“上床”还有十万八千里,想要将他的女神温雪儿拿下,还需要多费些工夫!

就在这时,“咚咚咚”,屋外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欧阳妃不由得眉头一皱,身为警察,她随时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欧阳妃把身体前倾,耳朵附在了门上厉声问道,“谁?”

外面的人道,“欧阳组长,不好了,机场外一个叫‘旺头角’的商铺出现了荷枪实弹的危险分子……!”

“什么!”

欧阳妃眉头紧皱,在机场这种人员极多的地方出现危险分子是相当恶劣的事件,一旦控制不好局面就会伤及无辜,况且她并不知道危险分子的真实目的,是劫持,绑架还是意图杀人?

出于职业惯性,欧阳妃的脑海掠过了无数种推测,虽然她不确定这帮匪徒的目的,但她可以确定这件案子很棘手,稍不留神就会酿成大祸!

没办法,既然她是特派组的组长,这种恶性案件也必须由他出面!

想到这里,欧阳妃刚想打开门走出休息室,没想到她的身后突然响起李云朗的声音。

“等等!”

“你们警察身上天生有雷达,危险分子的鼻子都很灵敏,你若出现必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和反击,你还是留在温大明星的身边保护她,我去抓那些拿枪的歹徒!”上前一步,李云朗脸上的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

“你去……?”扬高了声调,欧阳妃对李云朗的话吃惊不小……

欧阳妃根本没有想到李云朗会把这件棘手的case接过来,这可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她这个特派组组长都不由得掂量掂量,何况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保镖组长?

想到这里,欧阳妃不由得皱眉问道。

“你果真想去?这可是危险至极的任务,稍不留神机场的无辜人员就会受伤,现在我们不知道持枪危险分子的数量,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任务失败的话,死伤人数可能不仅仅是十个八个,而是上千个上百个,你能负担起这个重责吗?”

“我当然可以……而且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让受伤!”

自信满满地看着欧阳妃,李云朗上前走了一步。

“虽说你是组长,但你更是女人,现在危急的时候还是由男人来,信我,一定会出色完成任务!”

“我……”

欧阳妃听了李云朗的话不禁脸一热,身为S省刑警队特派组的女组长,她考虑过多的都是任务和尽快破案,很少能想到自己是一个女人,虽然她长相美艳可人,但她却更多的是霸气和狠辣之气,第一次有男人这样把她当成一个“女人”,也第一次有男人对她说“信我”这两个字。

虽说只是一句简短朴实的话,却让她这个好胜的“女强人”不自觉地羞赧起来,不知道为何,李云朗的话有一种魔力,让她不由自主沉陷其中。

不过,欧阳妃一向倔强好胜,自然不肯就此抹开面子证明李云朗的“大男子主义”,于是她板着脸,赌气一般地说道。

“好,这一次任务我就交由你执行,但为了保险期间,你必须单枪匹马地执行任务,一不准动用特派组行动人员,二不准佩戴枪械,三不准利用一切利器武器,你要赤手空拳制服持枪的危险分子!”

欧阳妃边说着边得意洋洋地看着李云朗,虽说刚才李云朗的话很“体己”,可却严重损害了她的“大女子主义”,说到底现在她依然是特派组的组长,即使是女性,碍于面子,她也不想李云朗主动“扛下”她的“缉凶职责”。

所以欧阳妃必须要驳回李云朗这个面子,她故意为难他,制定了“三不准”,她要让李云朗见识一下她女人的“个性”,同时争强好胜的她也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与众不同”。

听了欧阳妃的话,李云朗不禁苦笑了一下,这个欧阳妃还真是个倔脾气,她的做事风格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三个不准”的苛刻要求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不过,李云朗是一个“明知山有虎却向虎山行”的牛叉强人,欧阳妃的这点要求根本难不住他……

此时李云朗笑了笑,他的表情依然是淡定自信,他直视着欧阳妃,说道。

“这次任务我必须要去,而且是……非我莫属!”

语气间霸气十足,李云朗的反应让欧阳妃很是惊讶,她没想到李云朗临危不惧,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之下,他依然选择面对,不仅有王者的气魄,浑身还散发着令人肃然起敬的正气。

愣了一下,欧阳妃依然没有退步,她直视着李云朗,用另一种方式威胁道,“你应该明白这一次任务的艰巨性,你倘若完不成任务的话,我可要罚你,当即撤销你保护温雪儿的保镖任务,让你再和她没有接触的机会!”

眼神看向了温雪儿,欧阳妃不知为何语气中竟然带了三分醋意,她知道李云朗对温雪儿心生好感,她用不能在温雪儿身边继续保护作为威胁李云朗的筹码。

不过,李云朗的回答依旧让欧阳妃大吃一惊……

“好,没问题!”

李云朗淡淡笑了笑,他转头看了一旁表情的美女明星,眼神之中掠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意。

温雪儿不明就里地站在那里,睁大了温柔漂亮的双眼,那双皎皎如月的眼睛很让人心生怜爱,更增添了让人保护的渴望。

此时的李云朗在心下把温雪儿比做了公主,而他自己虽然不是“王子”,却是一个“勇士”或“骑士”,他有自信让这位美丽动人的公主不受到“鬼绝三”的伤害,也有自信达到一个和温雪儿比肩的高度,让她心甘情愿地爱上自己,成全“骑士”和“公主”的神话传奇。

欧阳妃发现了李云朗看温雪儿的目光,她的心里更是醋意满满,她的脸色一寒,语气中又带了几分强势霸道。

“可是我说过三个不准,难道那么苛刻的条件你都答应?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荷枪实弹的危险分子,一个不留神就……”

“没问题,我能行!”转过头来,李云朗打断了欧阳妃的话。

“而且……我根本不需要武器,我只需要拿着这几样东西就行!”

李云朗边说着边抬起手来,他的手指指向了休息室桌子上的东西,一瓶万能胶水,一截鱼线,还有一只不锈钢水壶。

“你用它们当你的武器?开玩笑吧……”

欧阳妃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在她的潜意识里,她认为和对手交战最关键的就是武器装备和战术步骤,可……李云朗带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消化。

“是……就是用这些不起眼的‘生活用品’当武器!”

李云朗边笑着边将这些东西收到了怀里,他转过身去,看着欧阳妃笑道。

“不过……倘若我赢了的话,该怎么办?”



温馨提示: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全文阅读和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txt全集下载。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第20章:办公室里的男女较量 “哈哈哈,这场戏真好看啊,我想全青阳的人都想要看看女秘书的放浪模样吧。” 她支撑着身体往沈涛的方向走来,还没等沈涛反应过来,封莉莉的‘钳手杀’就攻了上来,只听“咔嚓”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 “去,你竟然 2011-10-26 19:35: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