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0章:让杀人毒蛇颜面扫地

作者:盛瑟王子    更新时间:2011-11-06 21:59:43    状态:已完结
“没想到我一来组织就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看来你们这边并不乐观啊……”

“听说因为你们狙击任务失败,现在詹姆斯安迪平安无恙地活着,我们风龙收购零度的计划将面临破产……”

“我看远东地区被传的最神乎其神的‘最精锐的杀手小组’也不过如此!”

闻听此言,屋子里的几人纷纷朝说话的人看过去,这人年纪在四十岁上下,长相五大三粗,面容黝黑硬朗,如同硬汉一样充满肌肉的身体很是让人惊讶,不过他身材矮小敦厚,红膛一样的圆脸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魄,如同一只傲世群雄的狡猾狐狸,尤其是那一双精明的小眼,透出一种狠毒和杀气。

看清楚了来人,阮明在沙发上坐不住了,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皱眉道,“是你……?”

“你怎么也到了A市?!”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阮明上司岩霸!

这个人是负责远东地区的商业部部长,因为收购零度才现身A市。

“岩部长……你怎么来中国了?”

沈涛认得此人,这人在风龙组织之中有着赫赫威名,负责整个远东市场风龙保镖公司的运营。

“就是啊老岩,你在大和不好好待着,怎么跑到了中国……?”阮明上前一步道,岩霸可是他的老对手,两人明争暗斗了很多年,阮明想把岩霸从现在远东部长的位子上拉下来自己坐,可是他屡屡失手,每一次都让岩霸占了上风。

所以阮明对于岩霸的出现很惊讶,他们两人自从互相给对方穿小鞋之后,便老死不相来往,岩霸这次突然出现一定事有蹊跷。

“呵呵,阮明你别紧张啊,我出现只不过是打个头阵罢了,真正的大官还在后面呢……你难道没接到通知吗,远东的大总区剑云要来!”

“什么……?”

“区总要来!”阮明一听这话不禁愣住了!

区剑云是风龙远东地区的总头头,复杂处理商业部、杀手部以及保镖营运部的各项事宜,在远东可是响当当的一把手!

在风龙这种黑色保镖组织之中,杀手和保镖这两种完全势不两立的职业可以同时并存,每一个部门有每一个部门的分管人,阮明负责的是杀手部,他的顶头上司杀手部部长是一个神出鬼没的异能高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组织基地待不到三天,阮明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就造成了杀手部组织处于闲散无人管理的状态,阮明有时候会听从岩霸的指挥,或者直接靠自己制定杀手计划,完成上面给他分配下来杀人或者保镖任务。

当然,风龙组织一般杀的都是好人,保护的都是十恶不赦的黑社会头目、军火贩子、以及国际恐怖分子,他们完全站在社会的对立面,是一颗不折不扣的毒瘤,比起曾经在中国四川被取缔的黑恶势力更要危险,他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谁一旦被风龙组织盯上,结局一定是死,风龙一向执行地毯式暗杀,不留活口,同时不给敌人任何生还的机会。

就是这样一个失手率仅为百分之零点零几的杀人组织,和李云朗交手的时候却屡屡失败!

想到这里,阮明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远东大总区总“突袭”这件事,他暗杀李云朗的计划虽然周全,但每一次都是节节败退,实在是没脸和区总交待!

“怎么了阮组长,看你的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很害怕区总来查你的‘底儿’?”岩霸幸灾乐祸地看着阮明,他知道阮明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角色,所以每一次和他打交道的时候他都是分外谨慎,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嘲讽,但口气却恰到好处。

不过……

岩霸这句话刚好碰触到了阮明的敏感神经,于是阮明拧着脖子破口大骂。

“去,我阮明这条‘杀人毒蛇’什么时候怕过!”

“李云朗能逃脱我的密集暗杀只能算是侥幸,况且我对李云朗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进行过一次暗杀,无论是在希尔顿大酒店还是在机场,我们暗杀的对象都是另有其人,所以那对我们来说不是失败,只能算是行动步骤和方式有问题。”

“阮组长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也很会为自己开脱!”岩霸闻听此言淡然一笑,他没想到阮明脸皮这么厚,吹牛也不在话下。

这让岩霸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端起了领导的架子道,“那好,如果你要除掉李云朗的话就尽快吧!”

“三个月的期限已经过了快两个月,区总和其他高层都已经等不及了,李云朗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大远东’计划的进度,所以他必须要死!”

“不过你们第一步先要做的是阻止国际猎头詹姆斯安迪收购零度公司,零度是属于风龙的,收购零度是我们风龙崛起首要步骤,如果再失败的话,你们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岩霸这句话说的平淡无波,但是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却可见一斑,于是,一旁的沈涛最先沉不住气了。

“岩部长,这个任务你可以交给我,我毕竟是青阳的副总,虽然钱平山一直握着实权不松手,但是我已经搞定了钱平山的情人封莉莉,只要撬开封莉莉的嘴,青阳公司的商业机密和收购价格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哦?”

“果然沈副的手术不是白做的,女人自然了解女人,不过我劝你还是小心点为妙,毕竟把青阳的核心机密泄露给别家公司、阻止青阳和詹姆斯安迪的合作、以及让我们第三方从中渔利都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放心吧岩部长,我会竭尽所能!”

“嗯,好,我已经找到了收购零度的代理公司,到时候我们在收购的谈判桌上见,你是我们风龙派到青阳的间谍,做事的时候最好不要给风龙留下马脚和罪证!”

“是!”沈涛回答道。

“对了,今天是不是那个李云朗参加市长考核的日子?”岩霸往前走了两步,问道。

“是的。”阮明回道。

“你这一次可不能让李云朗再逃了,好好部署部署这次的杀人计划,如果今天李云朗顺利通过了市长考核,那么他就会成为市里的政协委员,到时候他背后有了市委书记和市里领导撑腰,想要杀他更是难上……”

还没等岩霸说完这句话,只听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精壮的高个男人走了进来,“放心吧岩部长,有我呢,李云朗活不过今天!”

众人闻听此言转过头去,风龙组织唯一的四星杀手张岩正站在那里,他扫视了一下众人,眼神之中是一种超然的自负和狂暴的杀意。

张岩看着岩霸朗声说道,“岩部长,即使这个李云朗是属猫的有九条命,我也要一条命紧接着一条命地给他掐掉!”

岩霸闻听此言看了张岩一眼,他知道张岩的异能在全国范围内相当强大,能和他交手的人起码操控异能的年限在5年以上,而李云朗获得异能还不到半年,张岩对付李云朗简直就是绰绰有余,只要张岩出手,李云朗生还机会少之又少。

岩霸满意地笑了笑,边说着边拍了拍张岩的肩膀,“好,希望你四星杀手的头衔不是白得的!不过记住,你要让李云朗流干净血液死在你的面前……”

“因为杀手最重要的就是‘杀意’,没有杀意的杀手充其量只是算是个挂着一串软蛋的傻鸟而已……”

“扑哧——!”

岩霸的话逗乐了在场的几人,只有阮明依旧眉头紧锁。

看来这场市长考核十分关键,无论是对于李云朗还是对于风龙组织都有至关重要的转折作用!

不过不知为何,阮明心下总有一种的不好预感,他依旧对于“一姐”幕晓青的失踪耿耿于怀,究竟是谁如此厉害竟然从凤龙杀手的眼皮底下掳走幕晓青?……这实在是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一颗如同烟雾炸弹的阴谋已经在风龙组织中炸开酝酿,而另一方面,李云朗在市长考核之中究竟能够突破重围、逆转完胜,还是会功败垂成、一败涂地?

这是一场硬仗,对于李云朗来说,更是一场生死荣辱之仗!

李云朗能否重新拾回在K1比赛战场上的爆发力和王者气魄?是生是死,是荣是辱,精彩马上就要揭开……

青阳保镖公司。

李云朗一进公司大门就被同事包围了起来,他们如同迎接英雄一般迎接李云朗,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加油助威的表情。

“朗哥,你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哦,我们青阳公司就指望着你撑门面呢,如果我们告诉外面我们公司有个人成功通过了市长考核成为了政协委员,这多有面子!”一个叫徐大壮的高个子保镖围了上来,崇拜地看着李云朗。

“是啊朗哥……你可是我们青阳的大英雄,不仅在剿灭风龙组织的事件中立了大功,而且还不负众望成功在K1比赛中为中国人露了脸,朗哥……你简直太他妈的给力了!”

一个小个子的保镖晃了晃手里的一叠报纸,都是A市媒体关于李云朗的报道,他是退伍军人,也是李云朗的超级粉丝,正是因为看了李云朗的报道,这才毅然决然地来到青阳成为了一名保镖。

“嘘……大伙儿淡定淡定,这些事儿小范围知道知道就行,不要搞的全宇宙都知道……如果我的光辉事迹传到了外星球,引来了外星人的挑战就不好了……”李云朗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的幽默风趣顿时逗乐了大家。

“哈哈哈……”

“朗哥,你别谦虚了,你就是未来的阿凡达……”徐大壮大笑道。

“算了吧,阿凡达的尾巴长在后面,我的长在前面!”李云朗继续发挥他的幽默,让众人绷不住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整个青阳保镖公司的气氛不禁异常活跃,考核之前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大家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起来。

不过放松不代表不关注,众淫男依旧很期待李云朗的表现,据说这次的市长考核不仅有专业的评委,而且为了防止中间环节出现作弊行为,还通过卫星实况在市内直播,整个A市几百万的人口都要亲眼见证这次“英雄考核”。

就在众人围着李云朗说说笑笑的时候,几个人从公司外面走了进来,这几人不是别人,分别是王力、龙强、许雨柔、袁海和刘百战,他们在昨天酒局散了之后都回家醒酒去了,所以今天才姗姗来迟。

李云朗停止了说笑,他在几人之中扫视了一圈,面容恢复了一贯的硬朗严肃。

“青姐呢,青姐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

李云朗的话让这几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龙强不禁反问道,“青姐昨晚不是和你一起从车库离开的吗?”

“我们这些人还真琢磨你和青姐的‘香艳事儿’呢,青姐可是个极其漂亮和迷人的女上司,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把持不住哦……”

“何况青姐对你又是特别‘器重’,昨夜在酒局上和你‘单独密谈’,朗哥的好艳福果真是羡煞旁人呐!”

龙强一边说一边开玩笑似的给李云朗抛了个“媚眼”,他的话暧昧至极,不禁让其他的男保镖开始起哄,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王力,此时的王力已经绷不住了,他心虚地后退了两步,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昨夜他因为想要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占有许雨柔,所以误让李云朗饮下了大剂量的媚药剂,对于男人来说,那种媚药的效果是女人的好几倍,如果昨晚李云朗和幕晓青真的发生点什么“香艳事儿”,那倒是不足为奇,可王力最担心的是最后查源头查到他的头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王力已经做了亏心事,当然害怕“睡之事”被败露,到时候他估计不仅泡不到许雨柔,可能连留在青阳公司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别胡说了,朗哥根本和青姐没什么,他们就是单纯的男女关系……”一旁的许雨柔听着不愿意了,忙走过来帮李云朗和幕晓青开脱,毕竟她是“光明正大”地恋慕着李云朗,自然毫不掩饰自己的醋意。

“咳咳咳……雨柔你别说了,这年头哪有单纯的男女关系啊,我看最单纯的就是床上关系,现代人压力那么大,那个多直接啊……”

袁海在一旁起哄道,但是此时没有一人笑出声来,大家都各怀心事,尤其是王力更是惴惴不安。

“好了好了,不要在朗哥参加市长考核之前开这种下流的黄段子,今天可是关键性的大日子,朗哥面临的实在是非同小可!”一旁的刘百战看不下去了,他自从大和参加完K1比赛之中就自动申请调转部门,从企划部调到了运营部,成为了李云朗得力的左膀右臂,所以当他看到这个场面,自然是出面维护李云朗的形象。

龙强道,“是啊,这场考核是要在全市市民面前直播的,倘若出现任何纰漏,都会被别有居心的人抓住小辫子,到时候不仅是朗哥,包括我们青阳保镖公司都将会面临‘名誉危机’!”

“嘶……这么严重……”

众保镖一听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一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现在经龙强和刘百战一点拨,他们才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的确很严重,这次考核绝非儿戏!”

众人顺着声音抬头一看,运营部的主管商宏涛倒背着手出现在那里,他是李云朗的顶头上司,同时又是老总钱平山的忠实走狗,一向喜欢给李云朗小鞋穿,这一次也不例外。

“如果李云朗无法成功通过市长考核,那么不仅不会成为政协委员,他连总组长的位子都保不住,不,应该说,他连保镖都做不成!”

“钱总已经发话了,这次市长考核关系着整个公司的荣辱,如果李云朗失败的话,不禁要承担‘破坏青阳保镖公司形象’的一切损失,而且罚扣半年的工资,并且让他自动离职!”

“嘶……”

众人闻听此言不禁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呀妈呀,这哪里是市长考核啊,完全就是背水一战、置人于死地啊……”

“就是就是,这样苛刻的条件要是换了我早甩手辞职了,真是不公平,哪有这样难为人的!”

众保镖在私下窃窃私语,都为李云朗打抱不平,原本钱平山就在员工之中没有什么威望,现在更是一落千丈,如此苛刻的条件任谁都接受不了。

这时只见龙强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尚总监,我感觉这个决定很不公平,毕竟青阳保镖公司在新建之初面临着种种困难和问题,不仅是人员的招聘还是市场的运营,若不是朗哥的突出战绩安定人心、鼓舞士气,吸引了大批的优秀保镖来青阳任职,青阳早就垮了,我们这些人都是朗哥带出来了,说到底都是冲着朗哥才在青阳留了那么久!”

“朗哥,要是你离职的话,我也不干了!”徐大壮打破了沉默,大声说道。

隔了几秒中的时间,其他的保镖也纷纷附和。

“我也是!”

“我也是!”

……

“我们都是!”刘百战他们也齐声说道。

这个场面顿时镇住了商宏涛,他根本没有想到李云朗在公司之中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护,这更增加了他嫉贤妒能的心态,他想要尽快把李云朗从公司里赶出去的念头更强烈了,虽然他知道钱平山已经在这次的市长考核之中动了手脚,李云朗的胜算小之又小,但是他还是想挫挫李云朗的锐气。

想到这里,商宏涛转头看向李云朗,冷道,“李云朗啊,你在我们青阳人气还真高呢,不过事在人为,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参加市长考核,面临一无所有的风险,而是主动放弃市长考核,保留现在的职务和薪资,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选择后者,毕竟在全市人民面前‘丢人现眼’这种事情我根本办不到,还是选择中庸之道为好……”

“谢谢商总监的好意!”李云朗坚定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倒背着手从众保镖身后走了出来,脸上有一种超然的王者气概。

“不过……我会选前者!”

“这次市长考核我去定了……!”

“好欸……朗哥太帅了,我们都看好你……!”青阳保镖公司的众保镖开始起哄,他们纷纷为李云朗的勇气鼓掌喝彩。

此时商宏涛的脸色极难看,他原本是想来拆李云朗的台,没想到却长了李云朗的威风,让他在众保镖之中的呼声更高了。

“哼,你小子算你牛,看你怎么过钱总给你设置的难关,我们考核赛场上见!”

商宏涛气呼呼地瞪视着李云朗,他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一挥手,一张叠好的文件便落入李云朗的手中。

“这是今天的考核题目,你可要看好了,如果你漏掉的什么重要环节,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我先走了,等一下考核的时候再见!”商宏涛臭着脸说道,他转过身的刹那,众保镖便开始起哄。

“不送啦呀,商总监……”

“走好啊,别在半路上发生车祸呀……”

商宏涛在众保镖的嘲讽声音中离去,他紧皱着眉头,恼怒的表情显示他的表情极度不爽,可是他一想到李云朗将要被钱平山代号为“一级迫害”的图谋暗算,他的心情就稍稍平复了一些。

咬牙切齿地往前走,商宏涛在心里恨恨地说道,“李云朗,他妈的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现在有这么多人拥护你,到时候这些人就要亲眼看着你躺在骨灰盒里下葬!”

商宏涛很快走出了青阳保镖公司,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嘲讽声。

“嗷嗷嗷……瘟神终于离开了……”

“商宏涛那张脸和老子几天没洗的裆部一样,又臭又硬……”

“哈哈哈……”

众保镖在商宏涛的身后起哄,他们和这个“挂牌总监”对着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因为商宏涛在公司内和其他部门美女“桃色绯闻”很多,平日里光乱搞男女关系,处理事情又善恶好坏不分,关键时刻总是以执行总监的职务来压人,还经常去钱平山那里打小报告,可谓是钱平山的一条忠实的狗,所以公司里对他有意见的人颇多,私下里都叫他“商(上)茅坑”,特指他在其位不谋其政——“占着茅坑不拉屎”。

看着商宏涛已经离开,龙强凑了上来,好奇的盯着李云朗手里薄薄的一页纸。

“朗哥,你快打开这个考核明细表,不知道钱平山那个老狐狸究竟出了什么难题来为难你!”

“强哥你担心什么啊,我看你这次市长考核稳赢,‘上茅坑’和‘钱狐狸’他们即使找一个团的人来和朗哥交手,朗哥也有把他们打趴下的气势!”徐大壮不满龙强的催促,大声嚷嚷道。

“不,保险期间还是看看明细表为妙,也好提前做好应对措施!”刘百战在一旁开口了,他一向考虑事情比较周全,和李云朗的行事风格有些相近。

“嗨,你们还从这里磨叽什么啊,想打开就打开看看呗!”一旁的袁海沉不住气了,从李云朗的手里抽出了明细表,快速地打开扫视了一遍。

不过……

就在袁海看完整个考核细则,他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刚才的轻松变得荡然无存,表情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喉结也紧张地跟着一动一动的,不停地吞咽唾沫。

“海子,你怎么成了这副德行,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刘百战狐疑地看了袁海一眼,顺势接过了那张明细表……

刘百战看完了之后虽然反应没有袁海那么大,但也相当震惊,他张大了嘴巴,大的足足能够塞下一个鸡蛋……

龙强看到两人的反应下了一跳,“怎么了,这都是……?”

“这明细表里究竟写的什么?!”

刘百战抬头看了龙强一眼,沉默了大概五秒之后他才转向李云朗,心有余悸地说道。

“朗哥,这次不好了,钱平山这个老狐狸竟然出了这么刁钻的题目,这次的市长考核题目竟然是——真人CS‘VIP护送’!”

“咳咳咳……”

龙强听了这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以为是多难的题目嘛,不就是一个‘VIP护送’嘛,这对我们来说很有利,因为我们就有现成组队队员!”

“传统VIP护送一般需要三个人,我,朗哥,再加上百战,正好三个!”

听了龙强的话,刘百战的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样,“不不……我还没有说清楚野战要求……”

“这次市长考核之中的VIP护送只要求朗哥一个人参加,朗哥是护送营救队员,又同时是VIP,他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而对手的搜索队却足足有20个人!”

“什么!!!!”

龙强一听完全懵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此时此刻的震惊……

“妈的,这就是要朗哥的命啊,一比二十,他妈的钱平山果然是个孬种,他自己打不过我们朗哥,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龙强咬着牙说道,他一拳打在了墙上,看起来很是气愤。

徐大壮看到众人这个反应,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是CS野战‘VIP护送’?而那个一比二十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他妈笨啊,连这个都不知道,白痴!”袁海敲了一下徐大壮的脑袋,摆出了一副鄙夷的神情。

李云朗看到这一幕淡然地笑了笑,自始至终他的表情没有半点波澜,依旧是沉稳淡定。

“朗哥你看袁海他欺负我,你快帮我解围!”

众保镖闻听此言,眼神都齐刷刷地看向李云朗,只见李云朗双手倒背在身后,正义和勇气在他身上散发出来,让人不敢逼视。

“呵呵……”李云朗看着徐大壮和袁海两人笑了笑,脸上是一片轻松,根本看不出有半点慌乱。”

“朗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笑,他们听了这个什么‘威屁’之后反应都那么大,这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很难?”徐大壮从袁海的拳头底下跑到了李云朗面前,急急问道。

“大壮,其实这VIP护送解释起来很简单……”

“一般真人CS之中的VIP护送,需要由三名领队协同完成,首先将双方分为搜索与营救两方,营救方先选出三名队员组成一个小队由一名领队带入丛林,三名队员中必须有一名为VIP,当他们进行丛林隐藏好后游戏即开始。搜索队所有队员由一名领队带领从起始点出发进行搜索,搜索队出发后五分钟营救队由另一名领队带领出发。营救队的目的是找到那三名队员中的VIP,并把VIP带回起始点即可获胜。而搜索队的目的是找到并消灭营救方的VIP,只是VIP死亡搜索方即可获胜。”

“可是这次市长考核的VIP护送却加大了难度,我是护送方,同时又是VIP,不能带一个队友,对方是营救方,有20个队友,这就相当于我同时和二十个人战斗,按照CS真人实战的游戏规则“中枪死”即为游戏失败,所以大家看到考核明细的时候才那么震惊……!”

“没错!”

旁边的许雨柔走了过来,继续补充道,“所以这次市长考核的试题对朗哥来说,就如同把头放在铡刀上,只等铡刀落下的那一刻!”

“朗哥的胜算只有二十分之一,而且这二十分之一还是在他和对手一对一相遇的时候,倘若搜索队N个人集结,那么朗哥的胜算将会变成二十分之一的N次方,用最简单的话来解释,朗哥这一次胜出希望十分渺茫!”

“嘶……”徐大壮闻听许雨柔的话惊得目瞪口呆,他根本没有想到所谓的VIP护送竟然这么贱人。

“妈的,钱平山那个老狐狸根本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明明就是在针对朗哥,摆明了给朗哥小鞋穿,这种超出常规野战难度增加了数十倍的考核,根本就是作弊!”徐大壮气的跳脚说道。

“是啊是啊,朗哥,我们跟着你一块去CS实战丛林,找那个钱狐狸说理去!”袁海气呼呼地骂着,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李云朗依旧是淡然地笑了笑,他扫视了一下众保镖,“行啊,你们可以跟我去实战丛林,但是不是去说理,而是去……观战!”

“如果大家准备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众人一听纷纷错愕地睁大了双眼,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李云朗竟然有此等魄力,临危不惧的勇气常人根本无法比拟!

不过……

任谁都不禁为李云朗捏一把冷汗,这种苛刻的考核细则根本就是在强人所难,普通人如果遇上了这样刁钻的题目绝对会怯场。

可是反观李云朗,他不禁没有丝毫畏惧,双眼之中还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斗志,此时的李云朗很像一只将要凌空跃起的雄狮,他似是在等待时机,等待将身体之中的潜能全部爆发出来的时机……

看到这样的李云朗,众保镖突然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不再说什么,带好了该带的东西,跟着李云朗坐上公司大巴,往市长考核的实战丛林赶去……

不过……

此时还有更大的危机在等着李云朗,因为昨夜沈涛扔在车库门前的“杀人证据”,已经被警方找到了……

川江明月饭店,地下车库。

唐勇和查鹏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因为爆炸损毁的车库里弥漫着烟尘和火灾留下的灰烬,消防队员抬出了五具被烧的不成人样的尸体,法医在现场做最后的勘察鉴定。

“怎么样,有没有线索?”唐勇拉住了一名法医,他皱眉问道。

“昨夜这里爆炸之后消防队员就来到了现场,最先到场的人发现的是一把手枪,枪已经拿到鉴定科化验,估计现在结果报告已经出来了。”法医答道。

“那还有其他什么线索没有?”唐勇有些焦灼地问道,想想昨夜他刚接到报案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场景着实让他吓了一跳,大火弥漫,还有爆炸遗留下的火药味。唐勇在这里已经连续工作了近十个小时,他和消防队员合力发现了这五具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

法医低头做了最后一遍确认,过了几秒钟这才说道,“昨夜爆炸一共发现五具尸体,四个人系被手枪射杀,子弹分别嵌进人体之中的关键骨骼,看来杀人凶手是一个用枪高手。”

“子弹的型号和车库门口发现的那把手枪相匹配,也就是说,我们昨晚发现的那把手枪就是现场作案凶器。”

“等等!”

闻听此言,唐勇皱眉略微思考了一下,“那一具尸体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他死亡的原因!”

“唐队,他身上所有的皮肤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我只能确定他不是被子弹所射杀,而是另有其他死亡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还需要解剖尸体才行!”

“解剖尸体?你在开什么玩笑,现在这具尸体已经变成了黑炭,很难找到死亡原因了!”一旁的查鹏急急说道,他扫视了那具尸首一眼,胃里面开始翻江倒海。

这几具尸体已经烧的没有了人样,任由法医再厉害,也不可能再做进一步的全身复原,只能靠剩下的身体组织和骨骼来争取一下。

“查鹏,你又不是法医鉴定科的人,别多说话!”

唐勇打断了的查鹏的话,他低头看了看这五具面目全非的尸体,眯起眼睛开始凝神思考。

这场案子看起来很奇怪,因为爆炸和大火原因,地下车库里的摄像头已经遭到了破坏,监控室唯一能拿到的影像资料是一辆宝马车在车库之中发动离开。可疑的是,这辆宝马车是最后一辆从车库之中离开的车,而且当唐勇看到这个车的时候,他不禁有些似曾相识,好像从哪里见过,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紧接着便是五具尸体,这五具尸体四具是死于手枪射杀,第五具死亡原因不明,这看起来并没有多少疑点,可最关键的是那把手枪,凶手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作案证据留在案发现场最显眼的地方,这怎么想都感觉可疑。

正当唐勇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名法医匆匆跑了过来,他的神情焦急,步履也有些凌乱。

“唐队不好了,刚才我们已经将那把手枪上的指纹鉴定出来了,唯一和这指纹相匹配的人也已经找出来了!”

“是谁?”不知为何,唐勇心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青阳保镖组长,也就是原定于今天参加市长考核的——李云朗!”

“什么!”

唐勇闻听此言大吃一惊,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此时他已经想起那辆宝马车在哪里见过了,那是青阳保镖公司幕晓青的车,而幕晓青曾是青兽组织的“一姐”,而李云朗是她的旧部。

这么一想,所有的线索全部串联起来了,一切不利的证据都指向的李云朗!

“怎么可能是云朗,他根本没有作案的动机,况且如果真是他做的话,他怎么可能将第一证物落在案发现场,这根本不可能!!”查鹏理智地推测道,无论是出于职业的判断力,还是出于私下里对李云朗的了解,查鹏断定此次案件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唐勇闻听此言,忙说道,“查鹏你先别激动,我知道你和李云朗私下关系不错,不过我们查案是讲究证据的,既然现在有证据来证明李云朗是杀人凶手,那么我们就要找到与之相对立的证据才行!”

沉吟了两秒钟,查鹏点头,“没错,我们要抓紧找到推翻这个不利证据的其他证据才行,而且我们必须要赶在市长考核结果出来之前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才不会让云朗耽误正事,这次市长考核对他来说关系重大,我们可不能因为一个疑点颇多的案子,就毁了他的事业!”

“好的,查鹏你冷静点,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唐勇点头道,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不相信云朗是杀人犯,别急,我们一点一点地查,不怕查不出来……”

“嗯,唐队我信你!”查鹏回唐勇一个信任的眼神,这让唐勇稍稍轻松了一些。

唐勇紧锁的眉头稍稍舒展开,他转向站在一旁的法医道,“高法医,你快和徐法医查查这五名死者的身份,我要最准确的结果,还有这件事情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王局和青阳保镖公司的人,我需要你高度保密地完成这次法医鉴定任务!”

“这……”

高法医皱了皱眉头,他有些为难地看着唐勇,还没等他开口说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王局的声音。

“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搞的这样神神秘秘的……?!”

“王局……?!”唐勇和查鹏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转过身来,只见公安局局长王局倒背着手站在他们身后,他的表情有一种凝重。

王局今早一上班就接到了这个案子的消息,凭着王局多年的办案经验,他嗅到了一种极其危险的讯息。

这一段时间A市频频出乱子,光是永海区一个区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很多重大案件,先是有杀人分尸“鬼绝三”要挟女明星的案子,再是风龙组织的地宫绑架杀人案,紧接着又是发生在国际猎头詹姆斯安迪身上的“机场蓄意谋杀狙击案”,再加上这一次的车库爆炸杀人案,这一系列的案件已经让王局焦头烂额……

种种迹象表明A市的安全刑侦方面还存在着重大的漏洞,尤其是永海区首当其冲,这让身为区公安局一把手的王局实在是坐不住了,他此时的处境就如同站在悬崖边上,退一步是峡谷,进一步是深渊,只能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挣扎,而那根救命稻草不是别的,就是快速侦破眼前这个案子。

想到这里,原本脸色不善的王局更是心如火焚,他走到唐勇、查鹏和法医的面前,疾言厉色地问道。“说吧,是不是昨天这件恶性杀人和爆炸事件已经有了眉目?”

“告诉我,那把手枪上的指纹究竟是谁的?”

“王局,这……”唐勇和查鹏脸上面露难色,他们实在不知道怎么来回答这个敏感的问题,只能拼命向一旁的法医使眼色,希望他能守口如瓶,不要在关键的时刻将李云朗供出来。

“……”

“怎么了,你们办案这么多年,其他的没有学会,倒是学会了欺上瞒下了!”王局的口气又重了几分,因为这件案子牵涉重大,他渐渐有些不耐烦。

“唐勇,你来告诉我,调查结果究竟是什么……!”

“我……”唐勇实在是不愿意说出“李云朗”三个字,所以只能对王局敷衍道,“王局你再给我们一点时间,现在证据还不足,我们在没有充分把握的情况下,不想公布调查结果……”

“胡说!”

“唐勇你在重案组待得不是一天两天了,你难道想把这个重案组组长的位子让给别人!”王局恼怒地打断了唐勇的话,虽说平日里他比较器重和倚重唐勇,但是因为A市屡屡发生的恶性案件,他对下属也没有了耐心,只想早点破案。

“唐勇,我再重申一遍我的要求,这件案子必须在一周之内侦破,要不然我就……

还没等着王局的话音落下,就听见他的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王局,不用一个星期,我现在就能侦破……!”

众人顺着说话之人的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站在那里,他长相斯文白净,一般这样的男子都会让人感到儒雅干练,可却他不然,一副金丝框眼镜戴在精明的小眼之上,鼻梁不算高挺,中间鼓出的一块骨头异常明显,一般鼻梁上生出异骨的人都有比较不错的仕途,因为这种人诡谲善变,除了善于阿谀奉承之外,还喜欢使用权术。再往下看去,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嘴上两撇醒目的小胡子,现在很少人会留如此造型的胡须,这不禁又为他的精明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待王局和看清这人的长相,不禁喊道,“岳秘书,你怎么来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市长面前最为吃香得意的市长秘书,名叫岳群,英国镀金归来的海归派,虽然这个年头海归(海龟)也变海待(海带)了,但是岳群凭借他老子在市里的人脉关系,刚从英国硕士毕业归来,就安安稳稳地进了市委工作,最后成为了罗加诚面前的“红人”,在一定程度上,他的出现就代表罗加诚的出现,如此年纪轻轻就这样顺风顺水,不知是多亏了他鼻子上那块异骨,还是他老子的“打点”。

市长秘书岳群的出现让一旁的唐勇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因为这表示市长已经开始关注这个案子,只要市长以插手,那么李云朗绝对会倒霉。

“岳秘书,是哪一阵风把您给吹来了?”王局上前走了两步,虽说他的年纪比岳群大不少,但是说话依然很客气,谁让岳群现在是市长面前的红人呢。

“呵呵……”岳群看着王局不说话,略显僵硬地笑了笑,不过他这一笑不要紧,直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阴冷和寒意。

“王局真是说笑了,大夏天的哪有什么风啊,要有也只会有‘暴风雨’和‘电闪雷鸣’吧……”岳群话中有话地说道,他的话让王局也听出些端倪。

“岳秘书,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又得到什么风声了?”

“我们永海区可需要岳秘书提携一下啊,最近实在是多事之秋,我们区公安局有什么做的不够完美的地方,还需要您和罗市长‘敲打敲打’。”

“呵呵呵,王局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咱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接省掉这些客套话直奔主题了,其实市长今天派我来是为了这件恶性‘车库爆炸杀人案’……”

“没想到罗市长的消息这么快……”王局客套地笑着,但是他心里却“咯噔”一下,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他这边还没有向市长汇报,就有人先他一步了。

“呵呵,那当人,罗市长不禁知道了这个案子,而且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什么!”

王局闻听此言不禁大惊失色……

“岳秘书你可别开玩笑了,连我都只是在五分钟之前刚赶到这里,现在都没弄清楚这凶手是谁,罗市长怎么可能知道?!”

“是啊岳秘书,你可别唬我们,我们重案组经过昨晚一夜才刚把死亡的五具尸体清理出来,现在案件才刚有一点进展和头绪,罗市长即使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会未卜先知吧?”唐勇也上前一步说道。

“我怎么可能唬骗你们,不信的话,我的手上有举报匿名信!”

岳群边说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他递给了王局,

“你看看吧,有人举报今天参加市长考核的李云朗,就是这次地下车库爆炸杀人案的元凶主谋!”

闻听此言,王局结结实实地愣住了,“我没听错吧,你是说……李云朗?”

“你当然没有听错,这一次的主犯元凶就是李云朗,你看看吧,举报信上面白纸黑字都写着呢!”

岳群有些不耐烦地在原地踱了两步,他似是对王局的质疑感到有些不满。

王局快速扫了一眼举报信,果然上面有“目击证人”提供的案发时的一些细节,包括李云朗在昨夜如何杀人,都描写地相当详细,另外这封信里面还透露了第五个死亡不明尸体的死因,上面清楚明白地写着,“系用匕首割喉致死”。

看完了这封举报信,王局大惊失色,“岳秘书,你从哪里弄到的这封举报信,里面描写的一些场景,就如同亲临现场一样!”

“这是今天早上在市长亲民信箱中发现的,罗市长和其他领导还以为是恶作剧呢,没想到很快就接到了电话汇报,说这里发生了恶性的车库爆炸案件!”

“所以罗市长派我来弄清楚,究竟爆炸杀人现场和信中的描写吻合不吻合,倘若吻合的话,那么李云朗杀人爆炸的嫌疑就坐实了!”

岳群边说着边收回了举报信,他还没等王局开口说话,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命令道,“王局,既然我在这里已经得到了核实,那么现在你可以批捕抓人了!”

“今天是李云朗参加市长考核的日子,估计现在他已经到了野外的实战丛林,我劝你最好速去速回,以免危及到罗市长和其他领导的生命安全,李云朗是个危险分子,必须先把他抓起来再说!”

岳群放下这几句话就想要离开,可……还没等他转身,就被唐勇拦住了。

“等等!”

“我要看看刚才那封举报信!”

闻听此言,岳群停下了脚步。

“哦……?”

“你是谁?!凭什么要看这封举报信?!”

岳群转过头去轻蔑地看了唐勇一眼,似乎是在报复他刚才“出言不逊”。

“我叫唐勇,是永海区公安局重案组的组长,也是查办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所以我有权利请您配合我的工作,所以,请您把那封举报信给我,我需要笔迹鉴定专家看一看。”

“原来是王局的一个小跟班啊,我以为是什么副局长呢,刚才说话的口气那么大……”岳群不依不饶的说道,他这种“官场小人”一向以背景和职位来衡量别人,趋炎附势的嘴脸不禁让人生厌。

听到这句话,唐勇不禁在心下忿忿道,“还真是什么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属下……罗市长一向喜欢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他的秘书也和他一样狗眼看人低……”

在心里骂完这一句,唐勇脸上倒是很平静,他上前一步笑道,“岳秘书真是说笑了,我是个粗人,不和您似的这样斯文有学问,不过有一句话我要先说清楚,如果您不给我那份举报信,又强迫施压让王局抓人,那么我可以以干涉司法执行来向上级公安部门汇报,到时候我想罗市长那边……”

“哼,我现在给你不就得了!”岳群打断了唐勇的话,他知道他即使权利再大,也没有资格对这个案子指手画脚,所以只能悻悻掏出举报信递给了唐勇。

唐勇皱眉看完了全部内容,才发现这张纸上的字并不是举报人亲自手写,而是用A4小四号的铅字打印上去的,上面没有落款,信封和信纸上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举报信里的措辞十分严谨,细节也叙述地相当细致,看起来举报人昨夜确实是在案发现场,任何一个人看到这封信,都会相信此案件的主谋就是李云朗。

看完了这封信,唐勇皱紧了眉头,他深知这件案子已经惊动了市里,再加上罗加诚和米荣峰和内斗、以及罗加诚之前对李云朗的成见和偏见,想要按下这个案子绝非易事,他现在必须想一个折衷的办法才行。

想到这里,唐勇不禁对岳群莞尔一笑。

“岳秘书,我看这封举报信没什么问题,我现在就和你一起去野外的实战丛林将李云朗抓起来!”

“什么!”

一旁的查鹏闻听此言大惊失色,他连忙拉住唐勇的袖子说道,“唐队,这个案子疑点重重,况且这封举报信根本证明不了什么,这样就将云朗抓起来,实在是太武断了吧!”

唐勇没有说话,而是对查鹏使了一个“别乱说话,我自有办法”的眼色……

查鹏意识到唐勇和岳群一起去实战丛林另有打算,他的心内稍稍舒了一口气,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作为李云朗的朋友和曾经的合作同事,不论是唐勇还是查鹏,他们都不相信这起案子的主谋元凶就是李云朗……

听到唐勇的要求,岳群略微沉思了一下,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早‘结案立功’,那么我就带你走一趟!”

此时岳群表面上装的一本正经、公事公办,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毕竟他是罗市长的“忠实走狗”,罗市长有多么想扳倒市委书记米荣峰,他就有多么想陷害李云朗。

不过令岳群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们在市长考核上对李云朗“下手”,李云朗就等不及“主动犯事”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这件恶性凶案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两方势力相争的“政治角逐”。

五分钟之后,唐勇、王局、查鹏和岳群都上了车,他们朝着野外的实战丛林驶去,每个人心里面都心事重重,唯独岳群面露得意之色……

而此时就在野外的实战丛林,李云朗和青阳公司的众保镖已经到了,他踌躇满志要拿下市长考核的“全面胜利”,但此时的李云朗并没有想到,他要面临地不单单是一场艰难的市长考核,还有比考核还要严重的“凶案风波”……

野外实战丛林。

“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李云朗被众保镖簇拥着往考核基地走去,这个地方依照地势、山势还有水势,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绿色丛林,这个丛林经由CS真人野战的游戏投资方打造,已经变成了相当具有规模实战基地,让一些职业玩家和非职业玩家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像是从CS之中搬下来的一样,就连深巷和壕沟掩体都做的惟妙惟肖,这不禁勾起了李云朗的斗志,他的身体也已经进入了比较良好的备战状态。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昨晚他和周浅悠上床之后,因为异能的附力转移,李云朗的身体之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最明显的表现是曾经炽热内力的“灼烧感”不见了,内力运行全身的时候,出现了如同清风拂面一般的感觉。

李云朗曾经听一个练武师傅说过,人的身体里始终周元着两种不同的力量,一热一凉,就和阴阳两脉一样,如果这两种力量中和平衡,就能感到一种徐徐凉风拂面而来,和“心静自然凉”的感觉非常相似,但又不尽相同。

只要这种感觉一出现,就说明武者身体里的级别修为又要精进一步,起码会比起之前大有提高,但这时候也是最容易出问题,如果武者调和不好身体内的这些相反相斥的力量,就会引起紊乱,导致肌肉群和骨骼无法发挥原有的爆发力,无论是抗性和攻击性都会大打折扣。

所以李云朗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平心静气,尽量不能有情绪上的波动,要不然在周浅悠身上转移过来的异能会很快消失,李云朗就会重新恢复到力不从心的“瓶颈阶段”。



温馨提示: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全文阅读和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txt全集下载。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第30章:让杀人毒蛇颜面扫地 “没想到我一来组织就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看来你们这边并不乐观啊……” “听说因为你们狙击任务失败,现在詹姆斯安迪平安无恙地活着,我们风龙收购零度的计划将面临破产……” “我看远东地区被传的最神乎其神的 2011-11-06 21:59: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