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7章:只有一张床,咋睡?

作者:盛瑟王子    更新时间:2011-11-13 10:36:32    状态:已完结
“看什么看,难道你没见过啊……?”

温雪儿对这李云朗莞尔一笑,她的笑容妩媚动人,和平日里冰山冷艳的她完全不同,这让李云朗一度怀疑自己是在梦里。

“傻小子,看你那傻样!”

温雪儿故意在李云朗的眉心一点,她的表情似挑逗,似勾引,和平日里正儿八经的样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快说,我的身材好不好,像我这样的女人究竟能不能嫁个好老公?”

温雪儿完全把李云朗当成了蓝颜知己,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像刚遇到李云朗的时候充满敌意,更多了几分女性的柔媚。

挠了挠头,李云朗“嘿嘿”傻笑了两声,“温大明星,你让我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温雪儿瞪了李云朗一眼,“如果你敢说我嫁不出去,我就挠你痒痒!”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你嫁得出去,一定嫁得出去,不过……”

“不过什么?”温雪儿抬头看了李云朗一眼,她已经做好了挠痒的姿势。

李云朗故意拖长了腔,“不过……有胆量娶你的必定是一个没有痒痒肉的人,因为你挠痒痒的工夫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想我应该试着开发一下,把这个当成独门绝技来练!”

“咯咯咯……”

李云朗幽默的话逗得温雪儿笑的前仰后合,“李云朗,你真有趣,你和别的男人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李云朗反问了一句,刚才下身一顶一顶的感觉逐渐减轻点了。

“我从内到外包括生理构造都是一个纯爷们儿,你说说我如果真的和他们不一样,那就成了残疾人了……”

“哈哈哈……”

李云朗的话引发了温雪儿更大的笑声,她干脆从沙发笑到了床上,白白的身体随着笑声来回地颤抖,S形的迷人线条紧紧压在床垫上面。

一头长发从温雪儿的头顶垂落,因为摘帽子弄乱了几根头发,此时温雪儿的神态就像被“蹂躏”之后的风情放浪,很容易勾起男性的浮想联翩,更别提同处一室的李云朗了。

“啧啧啧……如果我是那张席梦思床垫该多好……”李云朗暗暗想到。

不过还没有等他想完,他扫视了一下房间,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这间客房里面怎么只有一张床?!”

李云朗错愕地看着温雪儿趴着的大床,这是专门为情侣准备的“鸳鸯床”,不仅大而且宽,上面用红色的床单铺在上面,还洒了一点特有催情香味的玫瑰水,就连灯光都特意调成了粉色。

“你看什么,难道傻了不成……?”

温雪儿抬头迎上了李云朗的视线,她这才发现了李云朗关注的焦点不是她,而是被她压在身下的这张床。

“羞死人了……这房间里怎么会只有一张床,而且还铺上了红色的床单,床头还有按摩安全套……”

温雪儿的脸“唰”的一下子红了,她又羞又囧,她这时候才后悔刚才为了整服务员故意开一间房。

“在李云朗的心目中,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特别开放、特别不自爱的女人?”

温雪儿心下打鼓,她想想刚才的所作所为,明摆着把身体往李云朗的怀里送嘛,如果让李云朗误会的话,那么更说不清楚了。

“怎么办呀,现在该怎么解释我不是那种女人,怎么解释我带他来这个房间只是想让他洗洗澡换身衣服休息一下、缓解缓解疲劳……”

温雪儿的小脸上已经浮上了两层酡红,大有再变红的趋势。

“……”

都是成年人了,又同时处在一间房间之内,这样的气氛必定让人想入非非,更何况是已经头脑发涨的温雪儿,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乱了。

“呼噜,呼噜……”

此时温雪儿突然听到类似打鼾的声音,她硬着头皮看向李云朗,映入眼帘的却是李云朗斜倚在沙发上不太优美的睡姿。

“原来已经睡着了,估计参加市长考核累了吧,还好还好……”

抚了抚胸口,温雪儿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她看着李云朗的睡姿笑了笑,看起来她选李云朗当自己的保镖没有白费,李云朗并不是一个好色的男人,他十分尊重女性,起码不会和别的男人一样临时起意占她的便宜,这让温雪儿感到从未有过的一丝好感。

可另一方面,李云朗却异常难熬,他当然是假寐!

不过……虽然闭着眼,李云朗的耳朵可敏锐着呢,他竖起耳朵捕捉着房间里每一点细微的响声。

这时候只听温雪儿娇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傻小子,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我现在要洗一个澡,天好热,满身的汗味……”

“洗澡?!”

李云朗的下半身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原本趴下去的东西也雄赳赳气昂昂地“翻身农奴把歌唱”,就差破“土”而出了。

“窸窸窣窣……”

温雪儿脱衣服的声音传了过来,李云朗能想象得到当衣服一件一件剥落的时候,那情形究竟有多么勾人。

只听‘啪嗒’一声,有细微的响声传过来。

“现在该是脱内衣了吧……”

李云朗稍稍弓了弓身子,把脸转到了右手边,他眯起眼睛露出了一条缝开始偷窥。

不过看了半天,李云朗只不过看到温雪儿脱下了一件抹胸和一条打底裤,里面还穿着一套相当保守的紧身内衣。

温雪儿并没有发觉别人偷窥她,她扯过了一条浴巾,急匆匆地进了浴室关上了门。

“原来女明星为了防止走光,在穿着上下了这么多工夫啊,真想看看她什么都没穿的样子……”李云朗喃喃自语道,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

这时,“啊——”的一声尖叫,浴室里传来了温雪儿摔倒的声音……

“砰!”的一声踹开了门,李云朗冲进了浴室。

“啊——”

温雪儿狼狈地趴在地上,一见有人冲了进来,她很想支起身子。

没想到她不动还好,一动竟然一下子砸在了李云朗身上。

李云朗下意识的想要一躲,但是转念一向温雪儿摔倒在地上会很痛,硬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靠,当成人肉垫子就人肉垫子吧,为美女效劳也是我的荣幸。”

李云朗在心下思忖道,还没等他想完,温雪儿就压了上来,和李云朗双双栽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

李云朗紧握着两团柔软的东西,从触感来说,这应该是女人的前胸。

不过现在温雪儿是两腿夹着他的脑袋,这个姿势像极了69式。

“哎呀妈呀,不是前胸是屁股……!”

李云朗终于回过神来,不过这一回神不要紧,温雪儿紧接着从李云朗的身上爬了起来,她此时已经完全走光了,两腿间的好景色也都被李云朗看光光,春光乍泄叫人浮想联翩,不过……还没等李云朗仔细品味品味,温雪儿扯过一条浴巾披在了身上,她皱起眉头,小嘴一撅,只赏了李云朗两个字,“流氓!”

“咳咳咳……”

李云朗被温雪儿气势汹汹的架势噎到了,他不禁心下暗自想到,“真冤枉啊,这是她主动给我看的,我不想看,她硬分开腿的。而且我究竟流氓她哪里了,如果不是我垫在她的身子底下,她一定摔得不轻,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虽然心里很不满,不过李云朗表面上很沉默,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站了起来,他此时此刻非常佩服自己的心理素质。

“你还看什么看,快出去呀……”

温雪儿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的口气略带娇嗔,她刚才发怒只不过因为不好意思,哪个女孩子都不想还没有嫁人就被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看光光。

“那我出去了。”

李云朗挠了挠头,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趁早离开比较好。

不过还没等李云朗迈出房间,只听到温雪儿喊道,“等等!”

“怎么了温大明星?”重新转过身来,李云朗等待着温雪儿的下文。

李云朗发现善变是女人的通病,刚才还对他态度恶劣如同老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又恢复成了温顺小白兔的模样。

“这个地面很滑,我刚才扭脚了……”温雪儿的低下了头。

“别动,我帮你揉揉。”

李云朗绅士一般地靠了过去,他捏住了温雪儿的脚踝。

“伤的重吗?”温雪儿急急问道。

李云朗没有回答,而是指着温雪儿的身后,“你背后好像有一个湿答答的长发女人!”

“什么!”

温雪儿突然一惊,她因为本能反应一下子跳进李云朗的怀里。

等她转过身去,她的背后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温雪儿的身体已经贴住了李云朗,她胸口的两团紧紧地顶着他,姿势暧昧再次让她的脸红透了。

“好啊,你竟然故意吓唬我占我的便宜!”温雪儿往李云朗的身上一拧,她的粉拳如同雨点一样落了下来。

李云朗终于明白为什么文学作品中把女孩子的拳头形容成“粉拳”了,她们每捶你一下都让你心里甜丝丝的,一点都不疼,反而是加深两人感情的亲密表现。

“呵呵……你现在的脚还痛吗?”

“嗯?”

温雪儿停止了捶打李云朗,她蹲下身体摸了摸自己的脚。

“好奇怪,怎么不痛了?”

“刚才扭到的地方好像又重新疏通了一样,还有点热热的……”

李云朗笑了笑,“呵呵……流氓可不会帮你疏通筋骨,他们只会趁着这个机会占你便宜,所以,我不是流氓,我是正人君子。”

“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温雪儿知道李云朗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谁让你没经过别人的允许就闯进来呢!”

温雪儿反驳了一句,但此时她的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她被李云朗“看光了”,也是羞涩多过生气,和被别的男人看一点都不一样。

“好了,温大明星,你好好洗澡吧,我出去帮你守着门。”

李云朗绅士地松开了温雪儿,他刚想打开浴室的门走出去,没想到这时候,走廊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粗声粗气的命令。

“妈的,你们快TM的给我搜,一定把那个叫李云朗的男人搜出来!”

“是!”

“咚咚咚……”

“砰砰砰……”

整个旅馆里乱作一团,地板被震得咚咚作响。

这是郊区的小旅店,隔音效果非常差,时常能听见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咒骂。

“有人在找你,他们是谁?”

温雪儿警觉地探了探头,她刚想打开浴室的门确认一下,就在此时“砰——”的一声,他们房间的门被一脚踹开。

“有人在里面吗?”

罗阳带着几个彪行大汉冲了进来。

他的目光十分犀利,一眼就看到床上放着的蕾丝内衣。

“原来是小娘们儿住在这里,看这胸罩尺寸这小娘们儿的胸还挺大的呢……不知道能不能和她来个比翼双修……”

罗阳的脑海之中闪出了邪恶的念头,他抬头看看,又发现浴室的灯亮着,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没想到她还在洗澡,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罗阳顿生淫念,“你们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找找。”

罗阳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他命令几个彪形大汉守在门外,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房门。

男人最难控制的就是自己的下半身,何况罗阳平日里不务正业,对于寻花问柳的事情非常热衷,这年头女人都看开了,扔给她们点钱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种风气更助长了罗阳的色胆。

“砰砰砰。”罗阳敲了敲浴室的门。

“小姐,你在里面吗?”

“……”

浴室里没有一点动静,此时李云朗已经用手捂住了温雪儿的嘴。

温雪儿皱紧了眉头,她已经听出了是罗阳的声音。

“松开我,他们要抓你,我来帮你应付!”温雪儿皱眉看着李云朗,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就进去了!”罗阳拧了拧门把手,他准备“霸王硬上弓”。

“喀嚓喀嚓……”罗阳拧了半天都没拧动,看来浴室的门已经被反锁上了。

罗阳又拧了两声,紧接着“喀嚓”一声清脆,门终于打开了。

温雪儿用两块浴巾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她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顺便带上了门。

“请问你找谁……?”温雪儿对着罗阳一笑,她的脸本来就属于异常惊艳那种类型,现在她的头发已经被莲蓬头沾湿,更是闭花羞月如同仙女。

罗阳没有认出温雪儿,毕竟刚才她是带着墨镜和帽子,和现在完全不一个感觉。

罗阳搓了搓手,猥琐地暗想,“好一个美娇娘啊,真俊,今天她就是我的了,我要把她压在身下听她浪叫!”

“咳咳……”罗阳故作正经地咳嗽了两声,“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李云朗的人?”

“很抱歉,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你没看到只有一张床嘛……”

罗阳向身后扫视了一圈,“也是……的确只有一张床。”

“不过……美女你孤单不孤单啊,需要不需要人陪?”

“不用了!”温雪儿发现罗阳正色迷迷地看着自己,她知道他心存不轨。

她正色道,“既然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我劝你还是走吧,要不然我就报警了,控告你骚扰单身女子。”

“呦,我还没做什么呢你就那么辣,如果我真‘做’了什么,你还不辣的让我爽死啊……”罗阳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猥琐,他一步一步地逼近温雪儿,把她挤到了一个角落里。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面李云朗的手机“嘀嘀嘀”的响了起来……

“怎么?里面还有一个人?!”罗阳停下了脚步,心头警铃大作。

“没人,里面当然没有人!”

温雪儿双手一插腰,她冷冷地看着罗阳,看样子她要和罗阳耗下去了,她在心里忿忿道,“讨厌的死胖子,你仗着你是富二代就可以耀武扬威啊,我偏偏不认这个邪。”

罗阳上下打量了一下温雪儿,眉头皱成了一团,“既然没人的话,美女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啊?”

“紧张,真可笑,我为什么要紧张?你是眼瞎了还是脑子有问题!”温雪儿说话咄咄逼人,她私下已经心急如焚。

刚才她看到了罗阳的腰间还别着一把枪,这人绝对是来抓李云朗泄恨的。

“好啊,既然你不紧张,那么就让我进去看看浴室里面究竟有没有人?!”

罗阳耍起了无赖,他推开了温雪儿,拉开了门,一脚踩进了浴室。

“等等!”

“进去先给一个理由先,这是女人洗澡的地方,你进去像什么话!”温雪儿再一次拦在了罗阳面前。

“算你老公啊,美女,要不然,我先让你爽爽怎么样?”

罗阳把身体靠近了温雪儿,他猥琐地袭上了温雪儿的胸口,不过还没等他抓住那两团柔软,他只感觉眼前一黑,一记重拳朝他快速飞来,他没有看清楚,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妈的,你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打我!”

罗阳踉踉跄跄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呸”的一声吐出了一颗牙,他现出了吃痛的神情。

温雪儿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她知道李云朗就躲在她身后的某个角落,刚才就是他出的手。

温雪儿在心下想道,“不行,不能让罗阳知道李云朗在这里,他手里有枪,门口还有那么多的打手,云朗一出现,一定逃不过他们的追杀。”

想到这里,温雪儿扬起了下巴,“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还打你!”

“好好好,你还真的是个辣妞儿,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有挑战性,刺激!”

“你打死我我要尝尝鲜,我倒要看看小辣椒究竟能不能辣死人……”

罗阳猥琐地把猪嘴递到了温雪儿面前,不过……

还没有等到他的唇接触到温雪儿雪白的皮肤,又听“砰”的一声。

“乖乖,又来了!”

罗阳在心下暗道不好,他快速躲进温雪儿的怀里,刚才他就感觉不对留了个心眼,没想到真被他猜中了。

“这浴室里面果然有另外一个人!”

罗阳精明的小眼扫视这整间浴室,他这一次放慢了速度,不放过一丁点蛛丝马迹。

躲在浴室角落的李云朗已经感觉到罗阳越来越靠近他,他大吼一声,“看来你还没被打够嘛,真是找打!”

“嗖”的一声,李云朗直接从浴帘后面跳了出来。

罗阳恍然大悟,“好啊,原来你藏在这里,我认出你来了,你是刚才故意找茬的那个男人!”

“呵呵……”李云朗笑了笑,这个罗阳还真是猪脑子,他现在还不知道他就是如假包换的李云朗。

“你笑什么,等一下就有你哭的了,门外兄弟们,给我上!”

罗阳对外面大喊了一声,紧接着涌入七八个彪行大汉,他们见到李云朗的时候明显愣了一愣,其中有一个递过来一部手机,上面有一张照片。

“罗老大,刚才你伯父把我们要抓的人的照片发过来了,就是这个男人,他就是李云朗!”

“妈的,差点就让他跑了!”罗阳拍了拍脑门,他咧咧道。

“不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都他妈地给我去抓,抓活的!”

“是!”

几个彪行大汉已经摩拳擦掌,他们作势下一秒就扑上来,这时候只见一人最先冲到了李云朗的面前,左右手开工,两只拳头像是钳子一样向李云朗的面部打去,李云朗闪身一躲,他的双拳一合,大汉的手“咔嚓”一声,全被李云朗的双掌包住,动弹不得,“好厉害”,大汉暗想,他用力抽出手,没想到他的手骨掉了一层皮,上面还有冰晶一样的东西。

“嗷嗷……”大汉惨叫了一声,他的手臂像是断掉一般垂了下来。

另外五个人见状一起上,他们使双截棍的使双截棍,拿刀的拿刀,一股脑涌了上来。

“快跑!”

拉住了温雪儿,李云朗并不恋战,毕竟现在温雪儿还在他的身边,他在降低温雪儿被掳为人质的几率。

“抓住他,不许让他跑了!”后面的几个大汉紧追其后。

“左转,你跑在我的前面,快!”李云朗对温雪儿命令道,后面的几人变成了疯狗一直跟着他们,甩都甩不掉。

“不行,我跑不动了……”

温雪儿气喘吁吁地停住了脚步,她的身体快软成了一滩泥,呼吸也变得非常急促。

李云朗也停了下来,这时候只听“砰砰!”两声,后面的人甩了李云朗两棍,方向是李云朗的背部,“好快”,李云朗心里“咯噔”一声,他知道他跑得再快也没有棍子落下的速度快,他干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就在众人以为李云朗必死无疑的时候,棍子竟然“咔嚓”一声断开,几个大汉像是见了鬼一样面面相觑,“不是吧,他竟然把钢管棍子给震断了!”

“高手啊……”

几个彪形大汉已经是面色发白,其中一个还不服气,直接拿着半米长的杀猪刀攻过来,李云朗利落一抬腿,他的身体侧仰,头向下低,不巧温雪儿正巧暴露在杀猪刀能攻击的范围内。

“我的妈呀,我不想死……”

温雪儿害怕的闭上了眼睛,这时候李云朗趁势一抓温雪儿的双臂,她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李云朗借力使力,一下子把拿杀猪刀的家伙铲飞。

几声惨叫响彻整个房间,这个人的体格相当大,把他周围的兄弟纷纷压到在地上。

“快跑,不能在逗留了!”

李云朗从地上把温雪儿拉了起来,她身上的浴巾差点滑下来,李云朗连忙脱下外套捂住了温雪儿的关键部位,横抱起她就往旅馆外面逃命。

左转,右转,跑走廊,下楼梯,李云朗的速度很快,整个逃命的路程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儿科,不过,就在李云朗马上要从旅店带温雪儿逃出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另一批打手已经集结在旅店外面,他们就等李云朗和温雪儿从里面逃出来!

“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对方亮了亮健硕的肌肉,看起来十分唬人。

“嘶……”

倒抽了一口凉气,李云朗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因为面前的人员太多,已经形成了“人墙”,除非长翅膀变成鸟人,要不然他根本就跑不出去。

“到了现在你就别跑了,我们老大找你有点事情要谈!”

对方一个满脸横肉地大声嚷嚷道。

“休想!”李云朗不屑地回道。

他伸腿一蹬刚想发力,只听哗啦一声,几十把黑社会用的长刀架在了李云朗的周围。

“别浪费时间了,你根本跑不掉的!”

对方冷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自己留下,而你和这个美妞一块儿留下!”

李云朗笑道,“我再加一个选择……!”

“什么?!”

“你们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李云朗淡定地笑了笑。

“妈的,你找死!”

对方被激怒了,数量过百的打手冲了上来,有些手里拿着武器,有些手里没拿武器,但无一例外都是气势汹汹,李云朗的胜算变得十分渺茫。

“不是吧……我是让你们凉快,没让你们这么快就进攻……”

李云朗乌拉大叫了一声,他抱着温雪儿闪身一躲,躲过了两把尖刀,没想到对方第三把尖刀又随之跟上。

“砰砰”两声,对方的刀刃切在了李云朗的后背,李云朗的后背没什么伤口,倒是对方手中的刀刃儿卷了。

“妈妈的,你是什么背,难道是钢做的,刀枪不入吗?”

对方看着卷了韧的刀傻眼了,这么厉害的“高手”他还是第一次见。

“后背好热!”

这是李云朗被刀切中的唯一感觉,刚才他的身体内部周游的内力全部移到了后背。

“看来,第五次小爆发已经出现了!”李云朗在心下暗暗想到。

“不过……我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爆发的,难道,我身体内的爆发开始自动进行了?”

李云朗百思不得其解,可他实在是来不及伸向,面对着一把接着一把的锋利长刀,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把后背递过去,不过这可不是办法,不多时,李云朗后背的衣服已经变成一条一条的了。

“靠,我不想穿这种露背装啊!”

李云朗大喊一声,他怀里的温雪儿已经笑的肚子痛。

温雪儿对李云朗的好感又进了一层,她抬头娇羞地看了李云朗一眼,发现战斗当中的他帅极了,她不禁暗自说道,“这家伙什么时候都这么幽默镇定,我喜欢!”

李云朗发现了温雪儿的目光,他趁着又躲开了一把长刀的工夫,回温雪儿一个大大的笑容。

“温大明星你把浴巾捂好了,等一下可能我的动作幅度很大,得罪之处见谅了!”

李云朗尽量不去看温雪儿深深的沟沟和迷离的眼神,他心中暗想,“靠,千万别因为女色Hold不住了,女神就在我怀里好想让人犯罪……”

李云朗很佩服自己在如此激烈的打斗之中还能燃起原始的渴望,他一边躲一边逃,没想到短短的五分钟,他竟然跑出去1000米之多。

此时,李云朗已经来到一处高粱庄稼地,这里对他来说比较有利。

李云朗撂下温雪儿在几棵高粱里,没有了“女色”的束缚他一个人以一敌十,只听骨头折断和鬼哭狼嚎的惨叫,对手已经被“消灭”了大半。

“妈呀,他的拳头比龙卷风还厉害!”

对方一个领头的黑高个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屁滚尿流地往后撤,他看着李云朗像是一阵黑色的风,动作快的令人头晕目眩。

“砰砰砰!”

又是一阵激烈的打斗,李云朗的状态找回来了,他已经成功制服了将近50个打手,他们躺在地上伤的伤、骨折地骨折,此时李云朗嘴里叼着两把长刀,手上还拿着五把,再加上腿上夹得,胜负已经分的很明显了!

“啊——”的一声尖叫,高粱丛里面响起了温雪儿的喊声。

“咚咚咚……”快速跑过去,李云朗的心脏跳的很快。

“温大明星千万不能出事!”他在心里暗暗想到。

这时候只见两个壮汉一手擒住温雪儿的手臂,他们像是饿狼一样往两旁拉扯,温雪儿的浴巾马上就要掉下来,眼看着春光乍泄。

“松开她!”

李云朗冷冷地看着这两个壮汉,他把拳头放在身后,骨骼是“咔咔”作响的声音。

一个壮汉仰起头来,气势嚣张的说,“不放,你能……”

“拿我们怎么样”这几个字还没有出口,这个壮汉就已经瘫倒在地上,他的脑门上有一处淤青,被李云朗一拳打晕了。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索,李云朗没有多消耗半点力气!

另一个壮汉吓蒙了,刚才李云朗还站在离着他们有50米开外的地方,可是现在竟然攻到了他们的面前。

“好汉,你真是个好汉!”

这个壮汉赶忙松开了温雪儿,他刚想逃,没想到一下子磕在了旁边的大石头上,“砰”的一声昏了过去。

“哼,这么冒失还当打手学人家猥亵妇女,我呸!”温雪儿扯了扯浴巾重新把自己裹好,她又对着这两名壮汉踹了两脚才解气。

“云朗,谢谢你!”

温雪儿对李云朗笑的又娇又媚,“不过……刚才谁让你放下我的,我现在命令你,再抱着我,不许放下我了!”

李云朗心下哭笑不得,“我晕,放下她还是我的错了,我只不过是尊重她嘛,没想到竟然被这个小丫头倒打一耙。”

“你愣着干什么啊,快抱着我啊,我穿着浴巾一跑就走光!”

温雪儿娇嗔地发着嗲,她高耸的胸脯随着她说话一颤一颤的,十分勾人。

李云朗又抱起了温雪儿,不过这一次他明显地感觉到温雪儿主动了一些,她甚至勾起了他的脖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间接在暗示我?”李云朗心跳加速,他刚想看别处转移视线,这时候前方竟然黑压压地又出现了一群打手,数量在50个以上。

“妈的,还有完没完了!”

“云朗,怎么办啊,敌人又来了!”温雪儿的心里“砰砰”直跳,她可不想再一次被那些好色的打手性骚扰。

“放心吧,有我呢,你不用怕!”

李云朗目光炯炯地扫视了一圈,这时候已经有两个打手先攻了上来。

李云朗弓起身体,快速一撤,右脚发力,只听“嗖”的一声,一块石子快速飞了过去,打中了其中一个打手的眼睛,疼得他嗷嗷直叫。

另一个打手见同伴受了伤,这一次特别注意李云朗的双脚,尤其是右脚。

他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子冲了过来,目标是李云朗的右腿根儿,李云朗暗道“这个角色还有点头脑”,他故意做了一个假动作,让打手意味他想要向三点钟方向逃,就在打手变了攻击方向的那刻,李云朗趁势出左脚,打手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打得好!”温雪儿不禁在李云朗的怀里鼓掌。

李云朗的脸“唰”的一声红了,他低声道,“温大明星,你别动。”

温雪儿的屁股正好抵在李云朗“雄起”的部位上,随着她鼓掌身体颤动,两片屁股蛋子一直在他弟弟上摩擦着。有美女在怀,还是穿着浴巾的大美女,李云朗已经克制了再克制,如果温雪儿再“擦枪”的话,他马上就要“走火”了。

“哦……”

温雪儿小小声地回了一句,她的脸红的也快滴出血来。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屁股下面的一块硬物,这咯得她相当难受,她很想再扭动扭动身体,不过还是压下去了这种渴望。

如果在大和漫画里,这种场景应该被加上粉色的心形和泡泡,气氛相当暧昧!

“不好!敌人越来越多了!”

李云朗抬头一看,距离他和温雪儿不到百米的地方,哗啦哗啦跑出非常多的打手,他只能调转方向往庄稼的深处跑去。

五十米,二十米……

李云朗跑得虽快,但是他还抱着温雪儿,因为有束缚他根本就无法施展异能,只能拿出高中三年级跑百米冲刺的尽头。

“完了,这是一个高坡!”

随着温雪儿的一声尖叫,李云朗硬是停下了步子,他们在一个高达7、8米的陡坡前面停了下来。

“云朗,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无路可逃了!”温雪儿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她隐隐约约看到李云朗脚下石子“嗖嗖”往下落,身后的打手也越来越近。

“不要慌!”

李云朗冷静的想办法,身后的敌人越来越近。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辆行驶的拖拉机拉着一堆棉花往市中心行驶。

“突突突……”

眼看着这辆拖拉机马上就要开到高坡下面,李云朗他目测了一下土坡的高度,又掐算了一下时间。

“温大明星,闭上眼睛,我要跳了!”

“好。”

温雪儿顺从地闭上了眼睛,不过她的心紧跟着悬了起来。

“这么高,如果跳偏了就死定了!”

温雪儿在心下嘀咕道,还没等她再深想,她耳边传来的呼呼的风声,还有“呲啦”一声。

紧接着是李云朗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妈妈的,该死的打手,这下露背装变成小坎肩了……”

实在是忍不住了,温雪儿忘记了生死一线的危险,她突然很想笑,就在两人双双跳进拖拉机的时候,温雪儿止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朗,你怎么这么有喜剧天赋,即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你还能让我笑出声!”

温雪儿笑的浑身发颤,当然也包括她两团丰满的前胸,一颤一颤地像受惊的小白兔,等待爱护它们的人来抚摸。

李云朗摸摸后脑勺,“温大明星,你淑女一些,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

温雪儿止住了笑,两只如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李云朗。

李云朗附在温雪儿耳边说了一句话,温雪儿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

李云朗说的是,“要不然你就走光了……”

温雪儿低头一看,果然浴巾已经松开,马上就要滑下去,她丰满的前胸露出了大半个,十分迷人。

一分钟过去,拖拉机棉花推里气氛暧昧,两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

“温大明星……”李云朗最先打破了沉默。

“嗯?”温雪儿慢条斯理地回答道,她的声音有娇羞,也有甜滋滋的窃喜。

“我们俩这样像不像刚从野地里苟合完毕的狗男女……?”

“去死!”

温雪儿挥舞着小拳头落在了李云朗的脑门上,她的粉拳落了下来。

“哎呦……”一声,李云朗十分配合温雪儿,佯装疼痛到处打滚。

“哈哈哈……”温雪儿又笑了起来。

李云朗看到温雪儿笑,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看来刚才的追杀并没有对温雪儿造成心理阴影。

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镖,不仅要保护受保人身体上的安全,还要让他们的精神感到安全和放松,这才是保镖的职责所在。

好不容易温雪儿收住了笑,她转头道,“说正事啊李云朗,你真的好牛,竟然带着我从200多个打手里面死里逃生!”

温雪儿的口气中有一丝兴奋,刚才激烈的打斗堪称紧张刺激的武打片!

“不过……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李云朗边说着边指了指自己的“露背小坎肩”。

“去换身衣服!”

“哈哈哈……”

温雪儿看着那件滑稽的“露肩小坎肩”,又止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

等两人到了市里,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这个拖拉机的速度堪比乌龟,中途还在一家餐馆停了将近三个小时。

开拖拉机的司机吃饱喝足和同乡打完牌之后,才终于想起了他的交通工具,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车上的李云朗和温雪儿。

“吭哧吭哧……”

拖拉机又走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市中心,李云朗刚想找一个僻静的胡同抱温雪儿下车,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嘀嘀嘀”,他的手机响了。

“喂?”

手机那头半天都没有声音。

“说话,你那边倒是说话啊……”

李云朗有些不耐烦了,还没等他扣上电话,手机那头传来了欧阳妃慢悠悠的声音。

“我说李云朗,你究竟死哪里去了,市长考核结束之后连你的鬼影子都看不到,快说,是不是和小妞私奔了!”

欧阳妃的气势如牛,声音带着几分急切,她一边在心里骂“傻小子,我担心死你了……”一边对着话筒这边的李云朗巨吼。

“我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市政府,省长要见你!”

“省长要见我?”李云朗吃了一惊,还没等他再问清楚,里面已经传来“嘟嘟嘟嘟……”的忙音。

“乖乖,美女的更年期难道提前到了?不会啊……欧阳妃不是受电击重伤了吗,可说话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气性……”

李云朗喃喃自语地说道,他转头看了一看窝在他左手边迷人的温雪儿。

“怎么了,谁给你来的电话,难道是女的?”

温雪儿的声音明显带了一股醋意,她故意靠近了一下李云朗,一团前胸蹭在了他的手臂上,李云朗像是被电击中了一样,滑腻腻的感觉让他的一扫而光,他在心里暗道,“乖乖,她这个小妖女,是故意勾引我,还是无意的呀……?”

“怎么你不说话,刚才打电话的是不是女人?”温雪儿小嘴一嘟,明显一副“你不说实话就不饶你”的表情。

“额……”

李云朗知道这是温雪儿给他挖的一个陷阱,说男说女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温雪儿见李云朗吞吞吐吐,她直接发问,“你说——她美,还是我美?”

温雪儿一双黑溜溜的葡萄紧紧地盯着李云朗,一双粉嫩嫩的小口嘟起来,李云朗很想轻啄一口。

“这哪是生气啊,分明是迷人犯罪嘛……”李云朗下身硬梆梆的冲锋枪已经蓄势待发,只想着找一个温暖的“家”,裤子已经顶起了一个大包,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你美,你美若天仙,赛貂蝉、西施、杨玉环、王昭君,比起大和的女演员还要美……”

“扑哧……”温雪儿一下子就笑了,不过她一扫李云朗,硬是又板起脸来。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如果是我美的话,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电话里和另一个女人打情骂俏?”

“反应?”

李云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很不明白温雪儿的“反应”指的是什么。

他在心里不禁暗道,“娘来,我现在只有生理反应,她的意思不会是让我表示点什么吧?”

李云朗边想着边向温雪儿靠近了一点,不过还没有等他有所动作,“嗷……”的一声惨叫,李云朗的腰部被人扭了一把。

“好冷……”

李云朗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

李云朗转头一看,欧阳妃就站在离着李云朗不足半米的地方。

“呀,这不是欧阳组长嘛,你刚才不是说还在市政府嘛,怎么……”

李云朗的话音没落,温雪儿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给你打电话的就是她呀!”温雪儿努努嘴,刚才的酸劲儿下去不少。

说实话,温雪儿还是挺亲欧阳妃的,毕竟她是保护她的女警,再加上两人都是姿色上乘,身材和容貌姣好,美女和美女之间有一种莫名的赞赏和敬佩,虽然不多说话,也能变得推心置腹。

“嗯。”

欧阳妃闷着头回了一句,她在心里直骂道,“果然被我猜中了,真是和小妞鬼混,衣冠不整,面容憔悴,真是气死我了……”

欧阳妃一边郁闷一边心里诧异,“咦,这是怎么回事,我和李云朗非亲非故又不是男女朋友,他泡妞和我并没有多少关系,为什么我心里极不舒服?”

“算了,不想了……”欧阳妃暗道,她发现她好像越来越在意这个傻小子了!

温雪儿看到欧阳妃板着脸,忙解释道,“欧阳组长你别误会,我和他很纯洁的,刚才云朗把我从200多个打手中救了出来,我那时候正在浴室里洗澡,所以才这么狼狈……”

“原来是这样。”欧阳妃的表情释然了一些,对温雪儿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完。

“雪儿啊,你穿这么少怎么能上街,这样吧,戴上我的墨镜,我给你和云朗买衣服去!”

欧阳妃爽快地拿出了钱包,晃了晃手里的卡。

“这张卡里少说有百万美金,我们就用这张卡吧。”

“啊?”

李云朗有些懵了,没想到欧阳妃不仅是官二代,而且还很有钱。

他之前就听说过欧阳妃的外公是一家商贸公司的董事长,垄断着大半个中国的服装出口,十分挣钱。

欧阳妃自小生长的环境就是豪车豪宅,明明可以娇生惯养、饭来张口,但她还是选择了读警官学校,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行动组女警组长,这让李云朗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佩服。

“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李云朗暗暗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

李云朗被温雪儿和欧阳妃硬拉下车,她们一人一手环住了李云朗的手臂,两个美女走在他的身旁,人比花娇,声音比水还柔,而且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穿着浴巾,引得马路上的人频频侧目。

很多女人都悄声议论,“这男人好艳遇,长的不咋的,但是却有两朵花陪衬的,估计是个富二代吧……”

很多男人都羡慕道,“如果我是这人该多好啊……”

李云朗虽然脸上生花,但心里却有些抽抽,“娘来,买衣服还要应付两个‘祖宗,看来这一次可要吃不消了……”

此时李云朗被两对前胸夹在中间,温雪儿和欧阳妃似乎故意在斗胸,她们的罩杯都是36DF,这种丰盈的SIZE让李云朗不安分地扭了扭下身,下身的大包已经越来越大,走路的姿势难看极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李云朗不由得找话题,他转头道,“你买什么呀,欧阳组长。”

“内衣。”

欧阳妃说出了两个字,李云朗的脑海中立马出现了欧阳妃身穿通透小T裤和蕾丝小吊带的样子。

他的身体不由得往欧阳妃的方向倾了倾,温雪儿见状不乐意了,她像是争风吃醋一般地说道,“我也是!先买内衣。”

李云朗脸部的肌肉抽动了抽动,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陪着两个大小姐买内衣,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三人很快就进了一幢金碧辉煌的百货大楼,这里属于A市高档商业街,听说是一个名叫“周天扬”的海外投资商花几个亿建的,里面容扩了香奈儿,LV,迪奥等一批世界名牌,整个百货大楼是依傍着市中心而建,气势宏大,逛了一圈,三人走进了一家名叫“茜茜公主”的内衣专卖店。

“请问你们需要什么服务?”服务生小姐热情地出来招呼。

当她看到李云朗这个大男人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愣……

“我不需要服务,我只需要两套内衣。”

李云朗抬头对着服务员笑了笑。

服务员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她从来没有见男人带着两个美女逛内衣店的。

何况在她印象里,逛得起这种内衣店的人一定是有钱人,可现在看看这个男人,长的黑乎乎的,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猥琐,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好人。

还有最关键的是,此时李云朗的衣服后面已经全成了布条,是典型的“露背坎肩”,还没有街上的乞丐穿的好。

“这三人,分明就是野兽和美女的组合嘛……”服装店的小姐暗暗思忖道,“他们一看就是乡巴佬,一看就没有钱,我们店里都是高档货,他们估计都穿不起的!”

“这里现在先不营业,我们要关门了!”女店员警惕地看着这三个人,下了“逐客令”。

“现在才几点,你们这么快就要关门了!”温雪儿努努嘴巴,她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试衣间,上面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你看看,你们店里还有人在试衣服,既然有人还在,那我们也可以试一试。”

“不行!”

服务员双手叉腰,把温雪儿拦在了门口。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

温雪儿有些急了,她是美女明星,在各个地方出入都是众星捧月、前呼后应,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难缠的女服务员。

“我说不行就不行,弄脏了我们的高档内衣你们赔的起吗,我们的每套内衣可都在几千块钱以上的,碰碰摸摸弄脏了怎么办?!”

女服务员狗眼看人低,她的话里充满了轻蔑和不屑,“所以你们快点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女服务员边说着边对着内衣店门外的保安使了一个眼色,旁边的两个保安见状上前一步,他们围住了温雪儿。

“小姐,请你出去!”

“我不会出去的,叫你们老板出来,我要他给我个说法,你们店是怎么做生意的,真是岂有此理!”

温雪儿脾气又急又倔,她干脆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气呼呼地看着不讲理的店员和保安。

这两个保安十分没耐心,他们见温雪儿“不配合”,直接动起了粗,“小姐,既然你们不出去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话间,一个保安就开始对温雪儿动手手脚,不过他的手还没有落在温雪儿的肩膀上,只见一阵风刮过,那个保安的手骨咔嚓一声,竟然断掉了。

“哎呀妈呀,痛死我了……”

保安的脸色变成了惨绿,他的额头上流下了大滴的汗珠子,但是当他抬头的时候,前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李云朗和欧阳妃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欧阳妃心中惊呼了一下,她转头不动声色地看着李云朗,“这小子的功夫好像又有长进了,刚才他出手我竟然都没有看清楚……”

“……”

眨巴了眨巴小眼,李云朗对着欧阳妃使了一个眼色,那表情仿佛是在说,“别告诉他们是我出的手。”

欧阳妃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黑金卡,递到了女店员的面前。

“你现在看看,我们够不够格在你们这里买衣服?”

女店员的眼神看向了那张卡,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种黑金卡是全球至富阶级所拥有的特权信用卡,里面的金额没有上限,随便刷。

“够了够了……”

女店员点头如同小鸡啄食,她的表情立马和刚才不一样了。

“你们进来吧,里面的内衣随便挑随便选……”

“等等!”

一个像是领班的人走了过来,这个女人大概四十多岁左右,双眼之中带着一抹精明,因为下垂的大奶十分惊人,堪称“奶牛”。

她拿过了女店员手里的那张黑金卡,对着欧阳妃笑道,“听说现在小偷和骗子很多,这一张黑金卡,我们先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你!”

欧阳妃皱紧了眉头,不仅是店员难缠,看来这个领班也是个喜欢为难别人的势利眼。

欧阳妃极力压下了心口的一团怒火,不慌不忙地说道,“好,我叫欧阳妃,这张卡是用我的身份证办的,如果你们查出了这张卡在我名下,我要让你们的总经理亲自向我们道歉……”

女领班不屑地冷道,“哼,衣服穿的挺低廉,口气倒也不小!”

“刚才从你们还没进大楼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们了,你们明明是从一辆拖拉机上下来的,这年头有钱人再怎么落魄,也不可能把拖拉机当专车吧!”

“哈哈哈哈……”

周围的保安和店员都讥讽地笑了起来。

“你……”欧阳妃这下是真没话说了,她在心里忿忿道,“和这种人讲理,简直就是白费口舌,对牛弹琴,不对,是对‘奶牛’弹琴!”

五分钟过后,另一个女店员的脸色苍白地跑了过来,她战战兢兢地拿着黑金卡,低声对女领班说了两句话。

“不是吧……”

女领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对对对对……不起……刚才我是我没有分寸得罪了您,您们几位往这边请。”

女领班的气势明显弱了下去,她连正眼都不敢看欧阳妃了。

她不禁在心里暗想,“哎呀,没想到有钱人都是这么‘另类’,放着豪车不坐坐拖拉机,放着好衣服不穿穿乞丐服,这算哪门子潮流……?”

“……”

欧阳妃闻听此言并没有动,此时温雪儿倒是上前一步,她红着小脸怒道。

“哼,你现在请我们我们也不去了!”

“刚才你答应过我们,如果这张卡是我朋友的,就把你们的经理叫过来对我们赔礼道歉!”

“这……”

女领班面露难色,她一想到总经理那张严肃的脸,她就忍不住害怕心虚,“哎呀,没想到捅了马蜂窝,惹了不该惹的人……这可怎么办啊?”



温馨提示: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全文阅读和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txt全集下载。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第37章:只有一张床,咋睡? “看什么看,难道你没见过啊……?” 温雪儿对这李云朗莞尔一笑,她的笑容妩媚动人,和平日里冰山冷艳的她完全不同,这让李云朗一度怀疑自己是在梦里。 “傻小子,看你那傻样!” 温雪儿故意在李云朗的眉心一点, 2011-11-13 10:36:3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