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8章:两亿美金的好机会

作者:盛瑟王子    更新时间:2011-11-23 17:47:34    状态:已完结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人年纪不大,三十出头,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戴着黑墨镜的保镖。

“不好意思得罪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在监控器里都看到了,现在我就代表这几个冒失的员工,亲自向你们道歉。”

男人边说着边从货架上拿了几套过万的迷人蕾丝内衣,他递到了温雪儿和欧阳妃的手中。

“这两件内衣就当时送两位小姐的礼物了,你们别生气,有话都可以好好说、好好谈。”

“谁是小姐啊,你说话好听点,你算是哪根葱,叫你们最大的头头来!”温雪儿根本不买账。

“很抱歉,我就是这里的总经理,孟天扬。”

中年男子笑了一笑,他儒雅有风度的转向了李云朗,“不好意思,请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情要跟这位先生单独谈。”

“什么事还要单独谈?”

李云朗看着这个自称是总经理的人,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两分钟之后,李云朗跟着孟天扬进了一间十分气派豪华的办公室,里面非常整洁,一看就是派专人天天清洁打扫,连钢笔都被镀上了一层金,擦的闪闪发亮。

“妈的,资本家真腐败啊……”

李云朗不禁在心下暗道,他看孟天扬“咔嚓”一声关上了门,转过身之后,孟天扬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请坐!”

孟天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用了,我还是习惯站着说话。”

李云朗拒绝了孟天扬的好意,他一向不喜欢这种“摆有钱谱”的高富帅,更不喜欢这种像审犯人一样的气氛。

“好吧。”

“那李先生你先等一下,我让秘书给你端一杯咖啡。”孟天扬按了一下电话,“小高,端一杯从牙买加运来的纯正蓝山咖啡,要特浓的,不加糖。”

“你怎么知道我姓李?”

李云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陌生男人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印象。

“他究竟是什么目的,又想干什么?”,李云朗不禁在心下猜测道。

孟天扬笑道,“我不仅知道你姓李,而且还知道你曾经在警局立过功,而且去大和征战K1比赛的时候你成了英雄人物,你创造的记录无人打破。”

“看来你调查过我,你想怎么样?”

李云朗单刀直入,看来孟天扬已经“注意”他很久了。

“我想让你当我的保镖!”孟天扬开门见山地说道。

“刚才你和我雇佣的保安交手的时候,我就在监控室,你的动作很快,如果不是高手的话,根本就看不清楚你的套路,说实话,你很强,正是我需要的人才。”

“我马上就要去非洲谈一笔生意,非洲那边的合作公司正好是在沙漠干涸地区,那里有荷枪实弹的危险分子,我需要雇佣一个实力强劲的保镖,一口价,你和我出这一次任务,两亿美金。”

孟天扬说罢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支票本,在他的潜意识里面,李云朗根本不可能拒绝他。

这可是两亿美金啊,很多人一辈子做梦都没有见过!

孟天扬扯下一张支票刚想要写上数字,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李云朗一下子拦住了他。

“等一等,你的好意我收下,但钱和任务我拒绝!”李云朗说的很淡然。

“什么!”

孟天扬放了下笔,这种情况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你再仔细考虑考虑,两亿美金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这或许是一个你崭露头角的好机会!”

“听说你要成为市里的政协委员,如果你答应的话,我或许助你一臂之力,金钱,美女,只要你开口,任何都没有问题……”

孟天扬给李云朗开出了更高的条件。

李云朗淡然道,“孟经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出去了。”

“其实我跟你进来的目的很简单,我就是很想奉劝一下孟经理,请你增加一下你们员工的素质,这么高档的地方,‘狗仗人势’的工作态度根本就行不通!”

“另外,我已经有‘雇主’了,保镖的天职和责任不允许我半途而废!”

李云朗笑着看了一眼孟天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孟天扬僵在了座位上,半分钟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此时他手里的金笔已经被折成两截。

“小杨,进来一下。”他接通了助理的电话。

“怎么了,孟经理……?”

助理胆怯地走了进来,此时孟天扬黑着脸。

助理很少看到孟天扬如此失态的气愤表情,他暗道,“妈呀,看来这下要倒霉了,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孟总不会被他老婆抓住偷人了吧?”

孟天扬沉默了几分钟,这几分钟对于助理来说十分难熬。

终于,孟天扬咬牙切齿地开口道,“调查一下李云朗身边穿浴巾的女人的底细,我看那个妞挺正的,估计和那个小子有一腿。”

“孟总,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要好好地玩玩妞了,顺便再出出心里这口恶气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给我面子的保镖!”孟天扬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是是……我马上去办,保证让孟总您满意!”助理在一旁,他办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熟门熟路。

“等等!”

孟天扬拦住了助理。

“现在马上打开试衣间里事先安装的针孔摄像头,把那两个美丽小姐的‘脱衣秀’都给我录下来!”

“抽空把这两个视频放到网上,我倒要看看,这个硬骨头的保镖会怎么办!”

“茜茜公主”内衣店之中,李云朗步伐轻盈地走回了店里,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女店员看李云朗回来了,态度刚才迥然不同。

“这位先生,您的两个女伴已经能换好衣服了,她们说让您去看看……来来来,您先喝一杯茶,然后再这边请……”

“茶就不用了,我去看看她们。”

李云朗淡淡地说道,他的目光看向了试衣间,突然试衣间上面的两个红点吸引住了他的目光,还没等他想明白,试衣间的门打开了……

当李云朗看过去的时候,他不禁愣住了……

最先出来的是欧阳妃,显然她里面的内衣已经换了,虽然看不清是什么款式,但她的丰满被勾勒地十分勾人,带蕾丝的胸罩边沿在通透的小连衣裙中若隐若现,依稀分辨地出这是很新潮的前胸搭扣装束,胸口被烘托了出来,撩人的圆润十分有吸引力。

再顺着欧阳妃的玉颈往上看,一根奢华的深海珍珠项链,中间缀着蓝宝石,和圆润的锁骨交相辉映。她的上身罩着一件白色的丝质小衫,贴身的款式剪裁十分讲究,更是把欧阳妃迷人的一面烘托了出来。

“咕嘟咕嘟……”

李云朗咽下了两口口水,他很像看看里面迷人内衣穿在欧阳妃身上是什么样子。

欧阳妃被李云朗看的有些害羞,她不知道为何,心里竟有些窃喜。

身为女警她的穿着一向简单朴素,但是她每次见李云朗都会选择最迷人的衣服穿,这和原来的她有很大的不同。

“我怎么见了这个傻小子连审美都变了?”欧阳妃心下暗道,这时,另一个更衣室的门被打开,温雪儿也走了出来。

此时的温雪儿穿的是一件桃红色的晚礼服,高贵而有略带低调的奢华,里面白色的蕾丝内衣隐隐看见晶莹的水晶托儿,将两抹波涛塑造地十分迷人,大有走红地毯的国际范儿,再看她的一头青丝已经被束起,露出了纤长的脖子,齐X小短裙露出了她两条光洁的大腿,腿部没有丝毫赘肉,在灯光的照射下,白白的并不骨感,但十分具有诱/惑力。

“哇塞,我今天终于明白极品尤物究竟是什么了!”李云朗在心下暗道。

“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个幸福,可以娶到像温大明星这么正点的美女……?”李云朗扭动了下身,他的“枪”又开始不安分了。

“傻小子!”

温雪儿发现了李云朗的眼神,她在心里甜丝丝的,“看来我的打扮把欧阳妃比了下去,她是上面露,我是上面下面一起露,哼,欧阳妃还想和我比艳比美,她还是太嫩了……”

想到这里,温雪儿摇了一下屁股,她似是故意道,“云朗呀,我美不美哦?”

“美的,美的,很美很美的……”

李云朗点点头,他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表情比钻石还真。

这时,李云朗突然发现身后一阵寒气,转过头去,欧阳妃正瞪着他,她气恼道,“你说她美,是不是我就不美了!”欧阳妃小嘴一嘟,双手插在腰间,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

“不不……欧阳组长你也很美的!”

李云朗边说边擦了擦冷汗,他在心里暗道,“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她真是不好对付的女上司,即使你打扮地像胡同里捡破烂的大妈,我也必须得夸你美啊……”

“你刚才偷偷念叨什么呢?”

欧阳妃像是会读心术,对李云朗不依不饶。

李云朗直摆手,“我哪里敢说美女的坏话啊,天上的嫦娥、七仙女、王母娘娘下凡都比不上你们两位美!”

“王母娘娘?”

欧阳妃拎起了李云朗的耳朵,“你说谁像王母娘娘?”

“我像我像……”李云朗忙求饶,他滑稽的样子逗得温雪儿和欧阳妃乐了起来。

“哈哈哈……”

两人笑的很大声,引起了其他顾客频频侧目。

不过很快欧阳妃又板起脸来。

“你太狡猾了,谁都不得罪,所以我们要惩罚你!”

“怎么惩罚?”李云朗有种不好的预感。

欧阳妃道,“既然你说我们都美的话,你就带着我们两个一起走出这个百货大楼,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我和雪儿谁都收到的‘回头率’高,谁就更美!”

李云朗心里暗道,“这算哪门子惩罚方式,我看这种方式得益的人只有我一个,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迷人美女,都说齐人有一妻一妾,我这算不算又有妻又有妾?”

李云朗在心下喜滋滋的,温雪儿欧阳妃双双都走了过来,她们伸出一条胳膊拉住了李云朗的臂膀。

腋下滑腻腻的两团一边一个,两缕不同的幽香直往李云朗的鼻子里面钻。

李云朗心下暗道,“靠,这简直就是艳遇啊,没想到买个衣服都能欲仙欲死,现在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都爱狂蜂浪蝶、黑丝、深V……这都是铁板钉钉的极品享受啊。”

“小姐,您都买完了吗,对我们的服务还满意吗?”

女店员看到三人要离开店里,她忙跑了过来。

“小姐,这些衣服付账,我们刚才脱下来的衣服打包!”欧阳妃道。

“是是是……小姐你还需要别的什么衣服吗?”女店员冲着欧阳妃点头哈腰。

欧阳妃略略想了想,道,“暂时不用了,不过……你现在去旁边的‘爵士欧情’给这位先生挑一套合身的衣服,价位在几十万就行。”

“是是是……”

女店员点点头,她心里暗道,“果然是有钱人,说几十万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这两个富婆美女和一个乞丐混混到底什么关系?”

在她眼里,李云朗已经晋升为“世界十大不可思议之一”,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美女为什么会好“这一口”。

看着女店员转身去了另一个店,李云朗对欧阳妃笑道,“欧阳组长,你送我几十万的衣服,这不太合适吧……”

虽然李云朗知道欧阳妃是“富三代”,但他无功不受禄,根本没有什么理由穿欧阳妃买的衣服。

欧阳妃努努嘴道,“衣服不是白送的,这是工作服,你出入在温雪儿的身边,这衣服大有用处!”

“也是……”李云朗点了点头,半开玩笑地色色说道,“我差点忘了我的‘秘密任务’,果然和美女在一起连记忆力都会下降,脑海里光记着你们的胸围,臀围,腰围,还有你们的‘致命’香水味……”

“你就贫嘴吧你,去死!”

两个小粉拳一起锤向了李云朗,温雪儿和欧阳妃此时脸红扑扑的,笑的人比花娇。

三分钟之后,对面男装店已经挑好了衣服送了过来,一身银灰色的西服十分笔挺,奢华的颜色令人联想到重金属的低调。

“好帅!”

欧阳妃和温雪儿不禁低声说道。

“云朗你快去试一试……”

两人迫不及待地把李云朗推进了女内衣店的试衣间,幸好里面没人,要不然李云朗这下可“闯祸”了。

“我要在女内衣店里试衣服……?”

李云朗指了指挂在自己头顶上的各色内衣,欧阳妃和温雪儿一看差点臊死,她们捂住脸“扑哧扑哧”直笑。

“试吧试吧,反正都拿过来了,省长已经在市政府等你了,就剩宝贵的20分钟,我们要快一点。”欧阳妃催促道。

欧阳妃边说着边把李云朗推进了女内衣试衣间……

两分钟分钟之后,李云朗从里面走了出来。

“哇塞,果然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周围的女店员发出了一阵唏嘘,她们在心里暗道,“没想到这个像乞丐的‘混混’打扮起来和贵公子一样,比起娱乐圈的男明星也毫不逊色。”

此时李云朗身穿剪裁合身的范思哲银色系高档西装,一条金利来金色领带,一双锃亮的名牌皮鞋,贵气十足而又简约帅气,把他挺拔的身材勾勒地恰到好处,又为他增加了一份英挺。

“没想到你还是衣服架子,这身衣服很难有人穿出味道,你还是第一个。”温雪儿轻抛了一个媚眼过来,她赞赏地看着李云朗。

“有那么夸张?”

李云朗幽默地摸了摸后脑勺,“穿上这身衣服,我是不是既有Rain的酷然傲气,又有梁朝伟的深情款款,让你们只想主动投怀送抱?”

“自恋!”

“臭美!”

两大美女被李云朗滑稽的样子逗笑了。

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欧阳妃道,“李大帅哥,现在可只有不到十五分钟了,如果再不去,我想省长可要发飙了……”

五分钟之后,三人已经走到了百货大楼门外。

“等等!”

李云朗还没走进停车场又倒了回来,他摸了摸头,“不好意思,两位极品迷人美女,我现在要上个厕所,你们先去停车场等我。”

“哎傻小子……”温雪儿在后面叫了一声,可这个时候李云朗连影子都没有了。

“怎么跑的这么快,算了,我们去车里等他吧!”

欧阳妃拉起了温雪儿的手,朝一辆加长林肯走去。

女内衣店里,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出现在里面,他们嚷嚷对店里的顾客道,“让开,让开!”

三五步来到了试衣间,其中一个领头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砰!”的一声踹开了门,几个大汉冲了进去。

“啊——”的几声尖叫,几个还在换衣服的贵妇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你们想干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妈的给我滚开,你这种老女人还是照照镜子吧,脸上的皱纹都快垂到脖子上了,想让我们劫色你TMD要倒贴给我们钱!”

几个大汉把里面的人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他们从口袋里拿出了拆卸针孔摄像机的工具。

“咦?”

“老大……我们找的东西怎么不见了?”其中一个大惊失色。

试衣间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他们的头顶突然传来一阵笑声。

“谁?!”

几个大汉有点毛了,他们的头顶就是天花板,这头顶传来的笑声从何而来。

不过还没等他们想明白,那个声音依旧在持续,“你们要找的是不是这个!?”,紧接着砰的一声,只见……

李云朗手中夹着一片小小的内存卡,出现在大汉们的面前!

几个大汉愣了一愣,他们在心下暗道,“这小子是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真TMD见鬼了!”

几个大汉心里很怕,但为了壮胆,他们还是嚷嚷道,“妈的,你竟然敢偷我们老总的东西,你难道不想活了!??”

李云朗淡然一笑,“我想活,当然想活啊!”

领头的大汉不耐道,“难道你以为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你还能从这里逃出?你应该知道这幢大楼有全国最先进的中德合资的防盗系统,红外线主控的侦查设备,说得简单点,即使一只蚊子飞进来,我们都能探测到,你只要不是孙悟空,只要不会七十二变,你就一定会丧命!”

“是不是孙悟空试试不就知道了嘛,不过哥们儿,你有没有烟?”李云朗淡定地笑道,他一手撑着通风口的边缘,半个身子摇摇欲坠。

“妈的,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难道是知道自己活不成了,抽一颗‘上路烟’?”一个黑膛红发的大汉不屑的笑了笑,这人身高至少两米以上,光是一双铁拳就足足有篮筐那么大。

“呵呵……”

“你给我不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嘛……”

李云朗不屑地翻了翻白眼,他心里骂道,“敢情这位脑子里装的都是猪浆糊……就是白痴一个!”

“给!”

一个瘦小的人把烟盒扔给了李云朗,他实在好奇李云朗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呲啦……”

没想到烟盒刚到李云朗的手中,就见火星四射。

“妈的,不可能,他手里火都没有,烟盒是怎么烧着的?”几个壮汉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们就和看变戏法似的盯着李云朗的那双手。

“喂,别看了,要下雨了!”

李云朗抿嘴一笑,他单手一撑,整个身体快速进入通风口。

“妈的,追!”

黑膛大汉刚想去追,没想到消防系统的喷淋头瞬间启动,“哗啦”,这些大汉瞬间成了落汤鸡,又听到“铃……”的声音,整个大厦已经警报轰鸣,

“去,这小子竟然在太岁爷上动土,等一下我要把他皮扒了!”黑膛大汉仗着身高一把扯掉消防通道出口,他和一只黑猩猩一样“噌噌噌”上了消防通道,他拔出了腰间的电击棒,弓身向前追。

“噌噌噌”,又有几个身手利索的人追了上来,不过他们都拔出了枪,瞄准李云朗逃窜的方向“砰砰砰”的开了几枪,“啊——”的几声尖叫,上面传来了黑膛大汉的咒骂声。

“去你们手头准点,我在上面。”

黑膛大汉竖起耳朵仔细辨听,刚才他的同伙差点要了他的命,他气急败坏道,“头顶九点钟方向,他在那里!”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枪打空了,刚才李云朗还在的地方已经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对,他在你们身后!”黑膛大汉急忙说道。

“咚咚咚……”

快速的脚步声传入众人的耳中,风驰电掣的速度让几个人措手不及。

“老大,他究竟在哪里啊……?”几个人转身寻找,什么都没有,他们声音里带了哭腔。

他们瞄准了半天,不知道朝哪里射击。

这时传来了李云朗的声音,“小子,我哪里都没去,爷爷我和你们藏猫猫都找不到,像你们这样的白痴一群,我看还是下岗算了!”

“啊?”

众人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因为这声音源自他们刚才站的地方。

众人像傻子一样追回原处,他们这次傻眼了,那里根本就没人,只有一只手机,刚才李云朗的声音就在那只手机里面传出来的。

“不是吧……”

“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啊。”

“那是……我的手机!”

一个黄面健壮的汉子惊呼一声,他摸了摸口袋,里面已经空空荡荡,“我的手机什么时候被偷的,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就在众人惊得下巴合不上的时候,另一个汉子指向了大厅门口,“有人影,他在那边!”

等他们都追过去,一看正好是监控室的老李,他身上的工作服已经被扒了下来,只穿着一条平角裤。

“快快,有人抢了我的衣服,他跑到上面去了!”老李指着头顶上的通风口,通风扇是打开的,几个汉子连想都没想就蹿了上去。

这时候只见一个黑影从里面爬得飞快,众人二话不说就用电棍击晕了他,没想到这人不是李云朗,而是他们的头儿。

“奶奶的,竟然又被耍了!”

众人咬牙切齿追了出去,但李云朗已经连影子都见不到了……

五分钟之后,总经理办公室。

孟天扬板着脸坐在老板椅,“你们都是饭桶吗?”

“十几个人对付一个小小的保镖,竟然让他跑了,一人一个月5000的工资是都养膘了还是泡奶了!你们还有脸宣称自己是A市最厉害的安防,我看还不如街上1000块钱的卖菜大妈,看你们那熊样,都TMD的给我滚出去!”

“是是是……”

众人战战兢兢地点头,他们心下暗道,“真他妈倒霉,从业十几年来输的真不甘心,现在连李云朗怎么逃跑的都不知道……”

助理敲了敲门走进来,“孟总,监控调出来了。”

孟天扬道,“监视器芯片在什么地方?难道真被那个李云朗拿走了。”

“没错。”

助理点点头,“李云朗的动作很快,而且十分敏捷,他不仅在几秒钟毁了我们的针孔摄像机拿走了芯片,而且在几分钟之内在高度缜密的安防系统快速逃脱,他应该不是一般人!”

“妈的,我现在听的不是这些!”孟天扬冷冷地打断了助理。

“那您的意思是……”

“那张芯片上面有我三天前强暴女店员的证据,还有我和女明星的‘涉淫交易’的视频,我马上就要参选人大代表,有两个大企业董事帮我买‘票’,市委和省里也都打点好了,现在必须抓住李云朗,要不然他会毁了我的一切!”

“嘶……”助理倒抽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一次李云朗死定了。

“那我马上找人做了他。”助理建议道。

“那是当然,不过现在先别动手,查清他的路数,不管他是人,是鬼,还是神,以孟氏的财力都不在话下,我们要慢慢地‘整’死他,而不是痛快的杀掉他。”

助理恭敬道,“是”。

孟天扬脸上露出了狠色,“很好,下去吧。”

车库里,温雪儿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欧阳组长,已经快七分钟了,我记得厕所离这里很近,云朗怎么还没回来?”

“你现在叫他……云朗?”欧阳妃心里的醋意上下翻飞。

“呵呵,欧阳姐姐不会是嫉妒了吧?”温雪儿妩媚一笑。

“也是,像你们这样一本正经的女警,李云朗又是你的下属,不能太和气当朋友,也不能用稍微亲昵的称呼,这很尴尬呀。”温雪儿的口气里带了一些玩笑。

“呵呵,你这个坏丫头。”欧阳妃生不起气来,她发现温雪儿的性格很可爱,她很欣赏这样没有明星架子的女星。

“要不然欧阳姐姐,我们一切分享李云朗怎么样,来个一男N女?”温雪儿像是故意的,

“咯咯咯……你这个坏丫头果然是找打了……”欧阳妃的小巴掌轻轻拍了温雪儿的头一下。

“嗷嗷好痛,姐姐你不会是害羞了吧?”温雪儿继续臊欧阳妃,“刚才云朗看我们换完衣服的样子眼神都直了,我看呢,云朗一定是中意我们其中的一个,或者是两个都中意。”

温雪儿越来越口无遮拦,她刚开始给人的感觉很冷,但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女人,妩媚而又可心,关键的是她非常聪慧善良。

“不跟你说了,你老是酸人家……”欧阳妃嘟起了小嘴儿,她女警官的强势彻底放下了,她已经把温雪儿当成了闺蜜。

这时候,李云朗出现在车前,“嘿嘿,两位大美女说什么,脸都红扑扑的!”

“没什么没什么……”温雪儿和欧阳妃羞涩地相识一笑,刚才的“私房话”可不能被李云朗知道。

“李云朗啊,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欧阳妃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慌慌”,又恢复了女警的一本正经。

“没事,可能市长考核太累了,坐在马桶上睡了一觉,现在我们走吧!”

李云朗跳上了车,他的心下一阵悸动。

他手里握着的是欧阳妃和温雪儿的“脱衣视频”,自从温雪儿和欧阳妃去更衣室换衣服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果然被他猜中了,孟天扬就是一个十足老色狼。

不过李云朗也是男人,他承认男人都很想看看美女一件一件地把衣服脱掉,然后再穿上迷人内衣摇摆着身体,不是故意的那种,而是类似于一种“偷窥”的刺激。可……孟天扬的手段太卑鄙,找个机会他一定会让孟天扬吃不了兜着走。

“这芯片该怎么处理……?”李云朗开始暗暗思考。

就在这时候,欧阳妃的手机响了。

“喂。”欧阳妃塞上耳机听电话,一开始还很正常,听到后面她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最后她直接停下了车,对着手机那头大声道,“什么!”

李云朗心里咯噔一声,他隐隐约约感觉这事可能和他有关,好不容易等到欧阳妃挂断电话。

他不禁转头道,“怎么了?”

“没什么。”欧阳妃神色奇怪地把头别过去。

李云朗不禁刨根问底,“欧阳组长,究竟有什么事呀,你的脸快变成苦瓜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没什么,这次换你来开车,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欧阳妃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完,刚才她还和温雪儿说说笑笑,现在神色凝重地窝在副驾驶座位上,一言不发。

“欧阳大美女,别这么愁眉苦脸的,你要是经常这个表情,抬头纹、鱼尾纹、嘴角纹、鼻翼纹……都会主动‘上门’找你的,到时候你一定嫁不出去,没办法只能我勉为其难收了你,多不好啊……”

李云朗做出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他伸开双掌向后一拉,摆出了一个滑稽的造型,“收了你不是不可以,但是最近市里短缺猪肉,我可不能借机‘囤积居奇’啊,毕竟你的肉是在是太贵了……”

“你这个坏小子!好啊,你竟然说我是猪!”欧阳妃稍稍恢复了正常,她的脸颊红润润的,羞上眉梢,一双漂亮的杏眼,她一拳锤在了李云朗的胸口,“找打!”

“哈哈哈……”

“咯咯咯……”

李云朗和温雪儿都被欧阳妃的“阴转晴”逗乐了。

“好了欧阳组长,快说说,刚才电话里究竟说了什么?”李云朗又回到了正题上,刚才那一通电话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如果说了,你可不许难过……”欧阳妃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她的态度又有些凝重。

李云朗在心里暗道,“果然刚才那通电话和我有关系,不过,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李云朗道,“放心吧我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欧阳组长你快说吧!”

“呼……”

深吸了一口气,欧阳妃像是在给自己加油鼓劲。

这可不符合她的一贯作风,往日她都是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现在吞吞吐吐到这个地步一定是事关重大。

一旁温雪儿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过来,她歪着脑袋,竖起耳朵侧耳倾听,生怕漏了一个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车厢里经过短暂而又可怕的沉默,欧阳妃终于开口了。

“云朗,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米书记,他说钱平山正式将你撤职开除,你现在已经不是保镖组长了!”

“什么!”

温雪儿急急打断欧阳妃,抢过话头去,“你的意思是……李云朗他失业了……!”

“没错。”欧阳妃点了点头,她的眼神里有一丝同情,“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最坏的消息是许雨柔医治无效,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去世了。钱平山利用了许雨柔的‘去世’指责李云朗‘渎职’,这才借机把云朗炒掉……”

“砰!”

欧阳妃的话音还没落,李云朗一拳重击在车门上,顿时一大块钢板陷了进去。

李云朗双手抱头,许雨柔的音容笑貌像过电影一样在他脑海中闪过。他根本没想到他的好同事、好队友、好属下许雨柔竟然不在了……

他还记得他们一起执行任务,许雨柔必定贴心照顾,她是整个团队的“护翼天使”,无论是作战、工作还是生活,她都细致温柔地对待,他们曾一起K歌,一起喝酒,一起畅想未来,更一起经历了很多出生入死,算是并肩作战的死党,可没想到……

“云朗你没事吧……?”

温雪儿和欧阳妃都有些担心,毕竟是一条性命,就这样活生生地陨落不见了,用“红颜多薄命”这几个字最恰当不过了。

“让我静一静。”

李云朗半晌没有说话,失业并没有对他产生多少影响,钱平山无论让不让他辞职,他都会离开青阳公司,可……许雨柔的死对他造成的打击是很大的!

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同事,还是一个心仪他、爱慕他的纯真女孩,这个女孩像是一阵春风在他的生命力吹过,来的悄悄无声,走的也非常突然,根本来不及让他回味。

欧阳妃无不惋惜地叹了一口气,道,“云朗,我看你这个状态还是别去见省长了,这一次省长来永海是谈零度被国际猎头收购的事项,有一个大型的商业座谈在市中心举行,钱平山也在,现在你过去的话,我怕……”

“既然省长要见我,我一定要去。”

李云朗打断了欧阳妃的话,他冷静了一下。

“你们难道没有发觉雨柔的去世很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我听说雨柔从实战丛林被你救出来的时候就不行了……”欧阳妃难过道。

“没错!”李云朗点了点头。

“但是我把她实战丛林救出来她还活着,她是异能操控者,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能进行‘自我疗伤’,除非有人故意动手脚……”

“你的意思是,某个人杀了许雨柔栽赃在你头上,逼着你在青阳保镖无立足之地!”欧阳妃猜测道。

“是的。”李云朗点点头,“这个人很明显对我不满,估计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

“那你接下来想怎么做?”温雪儿插了一句。

李云朗道,“我准备彻查雨柔的死因,别人对付我没有关系,但是伤害到我身边的人,就别怪我不给他留活路了!”李云朗握紧了拳头,骨节被捏的“喀喀喀”作响。

欧阳妃的神色一黯,道,“很抱歉云朗,我要说的第三个事情就是——雨柔的尸体在一天前就已经被火化,一切线索都断了,想查也没那么容易了!”

“没关系,那人的目标是我,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伟东帝国大厦的东临“洪都大楼”,大型商业座谈会前展厅。这里是永海一处高档的大型会议场所,一栋醒目的白色喷漆大楼,下面有巨大的人像喷水池,还有两幢较低的红色建筑,这里先后接待了五六个国家近十几个企业机构的商业洽谈,其中包括省长市长的会晤考察、莅临参观都是在这个会议厅,是餐饮、娱乐、休闲、宴会的高档场所,在整个S省都相当有名。

厅里,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被一群人围着,他长相白净干练,金丝边的眼镜,儒雅的身材没有一般官员的啤酒肚,双眼炯炯有神,透着一股精睿。

“那就是省长,姓牛,名同海,旁边围着他的都是省里市里大大小小的官员。”欧阳妃指着那个人,对李云朗道。

“等一下等人少的时候我们过去,省长嘱咐我父亲想要你私下聊聊,最好在吃完午饭之后。”

“嗯。”李云朗点点头,他心里暗道,“这省长看起来长的尖嘴猴腮,不,更像是一只老狐狸,确切的说是熬成‘精’的狐仙,怎么看怎么别扭。估计很难对付!”

此时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全身一袭黑衣,胸口还挂着一个黑色骷髅头,他奇胖无比,远处一看还以为是一辆正在行驶的坦克呢。

他一见欧阳妃和温雪儿就露出了色色的表情,尤其是看到温雪儿穿着迷人的齐X小短裙、戴着墨镜、ru沟轻颤的时候,他更禁不住擦了擦口水靠了上去。

“呦,都说A市的特产就是美女,果然是这样,两个美女一站十分养眼。”停顿了一下,男人大有敌意地指了指李云朗,“不过……这位‘衰哥’是谁??站在两位美女身边好像不大协调啊……”

男人故意把“帅哥”说成“衰哥”,他嘲讽李云朗的意图很明显。

刚才他就看着两个美女亲昵地和李云朗“拉拉扯扯”,他心里泛酸,看着李云朗偷偷骂道,“妈的,这是个屁角色,要长相没长相,要身份没身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卒!”

“衰哥?”

李云朗听出了对方的敌意,他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去,“谢谢你的‘夸奖’。第一次见面,你好,我叫李云朗。”

出于礼节男人也伸出了手,可他的手刚被李云朗的手握住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痛,骨节仿佛是被冰封住了一样,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去,这小子竟然是练家子,不过这寒气是怎么一回事,妈妈的,疼死老子了!”男人连连抽气,不过鉴于两位迷人美女在场,他只能强忍着,心下骂娘、小腿疼得也直哆嗦。

男人的手足足被李云朗握了有十秒钟,李云朗充分发挥了他接人待物的“热情”,当他松开男人的时候,这位已经脸色惨白,手指连分都分不开了。

李云朗对那个男人“客气”地笑了笑,他投过去一个眼神,仿佛在说“别打我身边女人的主意!”

“去,这小子找死!”男人紧皱眉头,他的手已经滑向了腰间的手机,准备叫他的人来对付李云朗,帮他出这一口恶气。

这一幕被欧阳妃看在眼里,她忙上前一步打圆场,“云朗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牛省长的公子,名叫牛凡腾。同时他也是‘郑达科技’的老总兼首席董事。郑达科技是市里第一个上市公司,很有实力的。”

“哦……原来省长的公子的名字叫‘牛饭桶’啊,幸会幸会。”李云朗表面上客气地说道,语调中故意咬字不清,把“饭桶”和“凡腾”混为一谈。

“扑哧扑哧……”

温雪儿和欧阳妃实在是憋不住笑了,她们极力捂住了嘴巴,“饭桶”这两个字实在太适合牛凡腾了!

“气死老子了,这个无名小卒竟然公然挑衅!”牛凡腾心里十分不爽,他发誓一定要报仇!

“欧阳组长,你还没帮我介绍介绍,这位是……”牛凡腾皱了皱眉头,他心下暗道,“靠,我今天一定要搞清你的底细,让你吃不过了兜着走。”

“他呀,是我们平安的守护神!”

温雪儿插话道,她一只胳膊勾在了李云朗的臂弯里,她的“波涛汹涌”顶的李云朗好不难受。

“守护神?这是什么东西!”牛凡腾有些懵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古怪的职业。

“不好意思我纠正一下,守护神不是什么东西,正如牛公子不能用‘东西’两个字来形容,因为牛公子‘根本不是东西’!”

李云朗笑了笑,他一语双关,说的牛凡腾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你你你……你说谁不是东西呢!”牛凡腾急了,他拽起李云朗的领子就要动手,周围参加商谈会的宾客纷纷闻声转过头来。

“牛公子我只是做个比喻,请你注意一下你的公众形象,你是省长的儿子,又是郑达公司的老总,在公共场合打人有些不妥吧!”

李云朗说的不慌不忙,他手指一抬,轻松地拨开了牛凡腾的拳头,不费吹灰之力。

牛凡腾心里咯噔一下,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被李云朗拨开的拳头已经完全伸不开了,像是在冷库里被冻住一样!

现在牛凡腾的一只手呈握手巴掌状,另一只手呈拳头状,姿势诡异地垂在身侧,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这时,钱平山的声音响了起来,“呦,这不是李云朗嘛,我不是已经通知人事部把你从青阳除名了嘛,你怎么还来参加商谈会,难道……你是来自取其辱的?”

钱平山走了过来,他旁边站的是穿的相当暴露的封莉莉。

牛凡腾此时恍然大悟,他心下暗道,“哼,妈妈的,原来李云朗就是一个被公司除名的小保镖,竟然还说自己是什么‘守护神’,牛气什么,真笑死人了!我看看你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牛凡腾哼哼了两声,有了钱平山的加入,他的气势又开始嚣张起来。

“啧啧啧……原来是失业的混混青年啊,我说怎么长的这么猥琐呢,教养也有待提高……!”牛凡腾不冷不热地呛李云朗,他的话里充满鄙夷。

“你!”

李云朗心里正为许雨柔的去世感到不爽,牛凡腾的挑衅就是间接找死。

他刚想发作,但被欧阳妃拦住了。

“牛公子,今天你来不是要和鲁南制药谈前期合作和投资的事情嘛,制药厂的刘总已经到了,刚才还问我你在什么地方呢……”

“是吗?”牛凡腾精明的小眼眨了眨,他当然知道欧阳妃是在帮李云朗解围。

“这样吧……我不知道刘厂长在哪里,欧阳小姐陪我一起去吧。”

牛凡腾看在美女的面子上没有发作,他的眼神色色地在欧阳妃的下体打转,欧阳妃后面的小屁屁让他的眼都直了。

欧阳妃忍下心中的恶心,暗地忿道,“这人就是一个十足的老色狼,专门看女人的下体,连胸都省略了。”

“不好意思牛公子,我等会儿还要去见您的父亲,会场的工作人员会把您带过去的。”

欧阳妃轻轻一笑,在这种高级的交际场所,她极力不让自己的反感流露出来。

牛凡腾色迷迷地看了欧阳妃一眼,他“恋恋不舍”地走了,他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看李云朗,他的眼神似乎写着,“哼,小子,我们下次见面再一决高下,你给我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好歹送走了牛凡腾这尊神,欧阳妃终于松了一口气。

“真是一个仗势欺人的色鬼!”温雪儿厌恶地评价道。

欧阳妃不由得笑了笑,“呵呵,雪儿你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这种色鬼你见得应该很多了吧?”

“多是多,可是刚才你看那个‘牛饭桶’竟然偷瞄你下体,赤条条的全是猥琐,我看他此生最大的追求就是女人的两腿之间!”

“我也很讨厌他,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登徒浪子!”欧阳妃边说着边表情一黯,她也很厌恶牛凡腾的眼神,尤其刚才还当着李云朗的面被“目淫”。

欧阳妃为了不让自己继续尴尬,于是岔开了话题。

“对了雪儿,为什么你一进会议厅,没有一个人认出你是一线女明星呢?就连刚才那个色鬼牛凡腾也没敢骚扰你……”

“我也不知道,感觉有些奇怪。”温雪儿皱了皱眉,这和原来她被“众星拱月”的排场相差甚远。

她们正说着,一声嗲音从餐桌旁响起,“雪儿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李云朗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张清纯无辜的脸出现在眼前,“哎呀妈呀”,他心里直叹不好……

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出现在会议厅的?!

李云朗很想找一个地洞藏起来,“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李云朗心里暗吼。

不过……

事情并没有按他想象的发展,女孩儿看来已经注意到了他,她小跑了几步,拦在了李云朗面前。

“你往哪里去,那一夜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一个交代呢!”

“你们认识?!”温雪儿闻听此言不禁一愣。

李云朗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妈呀,这个祖宗怎么来了,那天晚上我和她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哪有这样死缠着不放的!”

李云朗暗暗叫苦,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和他有一夜身体纠缠的周浅悠,那个古画豪商的挂名养女。

“悠悠,你刚才说一夜,什么一夜呀?”

温雪儿拉住了周浅悠的手,她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好奇。

周浅悠是温雪儿在A市最好的朋友,两人都算得上是顶级美女,一个有巨星的风范,另一个有小家碧玉的多情婉约,当然,前胸罩杯也旗鼓相当,这个李云朗各自也都见识过了。

“千万别说,千万别说,只要周浅悠说了,温雪儿铁定不理我了……”李云朗心如擂鼓。

周浅悠见李云朗神色窘迫,她故意拖长了腔,“其实呢……那一夜……”

“来了来了……”李云朗的心跌进了谷底。

“那一夜……没什么,我认错人了。”

周浅悠扬起嘴角偷笑了偷笑,她用眼角斜睨着窘迫的李云朗,得意暗道,“哼,让你刚才只顾和美女聊天不鸟我,这是对你的惩罚……”

温雪儿看看周浅悠,又顺着她的视线看看李云朗,她感觉没那么简单。

“不是吧,认错人也不会说什么‘一夜一夜’的,难道我们悠悠长大了,有什么相好的人了?”

“雪儿姐姐你别笑我,人家脸都红了。”周浅悠摸了摸发烧的脸蛋,她又想起几天之前李云朗在床上“持久霸道”的表现。

“这个坏小子,那一夜那么折腾人家,看我不惩罚惩罚你。”周浅悠又羞又娇地暗道,她干脆趁人不注意在李云朗的后腰扭了一把。

李云朗咧了咧嘴依旧强颜欢笑,他的五官纠结了纠结,硬是压了下去。

“算了,忍了忍了,不过……可不可以捏的轻点,那可是男人的‘蓄精穴’,捏坏了可就不举了……”

“咦?”

温雪儿发现了李云朗脸上的不自然,她脑海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悠悠,你说的那一夜不会和他有关吧?”温雪儿悄悄指了指李云朗。

“嗖——”李云朗的心又提了上去,他发现温雪儿非常有当私家侦探的潜力。

“完了完了,这下坏事了。”李云朗再一次紧张地看向了周浅悠,生怕她说漏了嘴。

“……”

周浅悠故意买起了关子,她不点头也不摇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李云朗的煎熬。

“不是吧……难道你们真的认识……?”

温雪儿脑海里出现了黄黄的不良镜头,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突然酸酸的,像是在吃醋,又像是在嫉妒。她之前还从未因为某个男人而这么失态过。

周浅悠坏笑地看了李云朗一眼,一脸无辜地转向了温雪儿。

“雪儿姐姐,这个猥琐的大叔是谁啊,我一点都不认识!”

“有一夜我回家的时候被一只大黄狗咬了一口,那个大黄狗的主人长的很像这个猥琐大叔!”

“呼……”

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周浅悠故意称他为“猥琐大叔”,虽然周浅悠故意影射李云朗是“狗”,但李云朗的警报暂时解除,起码暂时不会被温雪儿当成贱人色魔了。

李云朗刚想回周浅悠一个“感谢”的眼神,没想到周浅悠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雪儿姐姐你也别理这种男人,他看起来就像流氓色魔,还像那种……下半身思考的种马!”

“啊?”

李云朗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小妮子绝对是故意的!

“咯咯咯……”温雪儿笑道,“看来我们悠悠什么都懂了,连‘下半身’都能没羞没臊的说出来,是时候找一个小伙子了……”

“雪儿姐姐……你又笑话人家了。”

周浅悠揉捏着衣角,狠狠地在李云朗后背上扭了一把,这才扭着挺翘圆润的屁股往“伦昊书画”的展台走去。

“雪儿姐姐我先走了,父亲今天要和法国一家公司谈一个大项目,如果谈下来还会请雪儿姐姐当品牌代言哦,上一次的反响非常好,公司的广告带来的隐形利益就增长了百分之二点三呢。雪儿姐姐,下一次别忘了多带一个助理来,签约之后,你的工作量会大幅度增加的。”

“好的悠悠,我推掉档期和通告,争取和你父亲合作。”温雪儿明媚一笑。

“拜拜,雪儿姐姐……”周浅悠摆了摆手,她又转向李云朗道,“拜拜,猥琐大叔……”

“汗……”

李云朗揉了揉太阳穴,看来这个小丫头是彻底“记恨”上他了!

“咔嚓咔嚓……”

这时,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晚报记者端着相机围了过来。

这人长的一副斯文相,瘦瘦弱弱的好像风一吹就变成纸片飞走,说实话,他还没他手里相机的存在感强。

“请问,您是美女明星温雪儿?”

他递过来话筒,口气里有一丝不耐,好像这个采访他是被人逼迫,很不心甘情愿似得。

“没错,我是温雪儿。”温雪儿有些气愤,她还第一次遭遇媒体这样的“冷遇”。



温馨提示: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全文阅读和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txt全集下载。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第38章:两亿美金的好机会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这人年纪不大,三十出头,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戴着黑墨镜的保镖。 “不好意思得罪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我在监控器里都看到了,现在我就代表这几个冒失的员工,亲自向你们道歉。 2011-11-23 17:47: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