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迟到十三年的一声妈妈

作者:乱世暴君    更新时间:2011-09-26 19:33:37    状态:已完结
  “我……我居然真的杀人了……不过他们该死,我决不后悔!”双眼定定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陈霄脸上却泛起了一丝无奈的微笑:“还剩三个,如果我这次侥幸不死,早晚我会让他们将欠给我的,百倍千倍的还回来!可是,我这一次杀了四个人,会有侥幸不死的机会么?可惜啊,爸爸妈妈养育我的恩情,怕是没机会还了……”

  这一次,估计是彻底的没希望了吧。他有些想哭,却又突然有些想笑。

  面对穷凶极恶的狐狸,能拣回一条命来,全身所有的伤势又神奇的痊愈,有什么理由不开心呢?只是无论怎样,自己毕竟是杀人的凶手,能躲的过去么?

  耳边响起细微的鼾声,还夹杂的一丝少女的体香。陈霄此时浑身伤势虽好,但是精神却虚弱至极,费了好大的劲才扭过头去,正见陈香凝胡乱披了一件衣服,原本充满光泽的发丝此时已经有些散乱,袖角轻轻挽起,将头枕在晶莹如玉的胳膊上,扒在陈霄的病床上,睡的正香。

  此时的陈香凝,如同一个最普通地女孩,哪还有一丝工大校花的那飞扬靓丽的样子。但是在陈霄的眼中,香凝妹妹依然是自己心中的那般可爱、漂亮。

  “香凝妹妹……”看着香凝那还略带着一些恐惧以及害怕的面容,眼睫毛还不时的抖动一下,陈霄苦笑着略微摇了摇头,不知不觉之中,一声妹妹脱口而出,只是声音嘶哑之极,一如大病初愈的重症病人,如果仔细倾听,陈霄此时的话音中,却又隐隐的有一些仿佛九幽魔王一般的低沉音色。

  低沉嘶哑的声音轻如蚊响,便连陈霄自己听了都不由得暗自摇头。看样子声带虽然愈合,但是自己现在的这个声音,还是少说话才好。

  本来陈霄也只是无意中叫出了那一声妹妹,却不想陈香凝浑身一僵,仿佛画面定格一般,随后猛的睁开眼,颤抖着抬起头来,凝神望去,正是陈霄那充满着宠溺的目光。

  因为连续两夜没有怎么睡好而导致近乎干裂的嘴唇嗫嚅着,陈香凝忽然疯了一般的扑进陈霄的怀里,“哑巴哥哥!呜呜——”将头狠狠的埋进陈霄的怀里,陈香凝泪落如雨,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哑巴哥哥,我以为……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呜呜……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散乱的长发,红肿的眼角,陈香凝这两天之内不知哭过多少次,此时她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以前那开心漂亮的模样?陈霄苦笑着扯了扯嘴角:“不哭。”

  “恩,不哭,香凝不哭,哑巴哥哥醒了就好。”陈香凝这才抬起头来,脸上尤自挂着泪痕,却是又笑了起来:“香凝听话,香凝不哭了。”说完看着陈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吃惊的叫道:“哑巴哥哥,你,你能说话了!”

  陈霄微笑着点了点头,挣扎着伸出左手,捏了捏香凝柔嫩的胳膊。

  “哑巴哥哥,你,你的手也能动了!太好了,我的哑巴哥哥的手好了,嘻嘻。”陈香凝仿佛一个突然之间找回了自己最珍贵宝物的孩子,欢呼着,雀跃着。那开心的样子,就连陈霄也收到感染,一时间因为杀人而带来的一切负面情绪全部消失不见。

  开门的声音响起,陈峰夫妇进了房来,张玉手中提着一个饭盒,语气竟是有些不满:“臭丫头,什么事大呼小叫的,吵到阿宵怎么办?”说完看着病床上已经睁开眼睛的陈霄,惊到:“阿霄,你,你醒过来了?”

  “恩,妈妈,我的哑巴哥哥他醒啦,他醒过来啦!”陈香凝兴奋的一下子跳下地来,两步跑到陈峰夫妇的身边,笑道:“哑巴哥哥没事啦,嘻嘻。”

  看着满面慈和却又带着一丝丝担忧的张玉,陈霄嘴唇微动,嗫嚅良久,才从嘴里缓缓的叫出了一声:“妈妈。”

  “啪嗒”一声,饭盒掉到地上,里面精心制作的饭菜撒了一地。

  “妈妈。”尽管声音嘶哑,每说一句话嗓子都撕裂般的疼痛,陈霄却不管不顾,再次叫出声来。

  张玉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定定的站在那里,双手不停的颤抖,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滴落。

  “妈妈!”

  这一声妈妈,迟到了整整十三年!

  在心中叫了无数遍的妈妈两字,直到这一刻,才真的亲口叫了出来!

  张玉缓缓走到陈霄床前,仔细看着陈霄充满泪水的双眼,之后一把将陈霄死死的搂进自己的怀里,落泪而笑:“阿霄,好孩子,我的好孩子!”双手不肯放松哪怕一丝一毫,唯恐稍一松手,陈霄便会消失一般。

  尽管身体已经发福,尽管眼角已经充满皱纹,但是在陈霄眼里,面前的这个女人,永远是自己的妈妈,最美的妈妈!

  好一会后,陈霄才微微的抬起头来,冲着陈峰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

  尽管已经接近五十的年龄,听到陈霄的这一声爸爸,陈峰依然眼角闪出泪花,摘下眼镜用手仔细的擦了擦眼角,笑道:“真是的,屋里空调开的太大了,都吹进眼睛里了……”

  话虽是这么说,陈峰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陈霄床头,轻声问道:“阿霄,还疼么?”

  陈霄此时浑身仿佛爬遍了蚂蚁一般的难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又赶紧的摇了摇头。

  陈峰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责道:“你呀,还是这么要强,唉。”说完轻轻推了下眼镜,皱眉想了想,才说道:“只是这次乱子闯的这么大,不好解决啊,这可怎么办?阿霄,我知道你无缘无故肯定不会这么干,那几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陈霄看着陈峰的眼睛,只说了两个字:“肩膀。”

  一家人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互相之间早已经了解的不能再了解,陈峰一听陈霄说的这两个字,哪里还不清楚陈霄的意思,喃喃道:“是他们把你的左肩砍断的吧?天杀的人渣,那么小的孩子都忍心下手,死的倒不冤。只是,就算那四个人罪有应得,但是也不好解决啊,毕竟是四条人命,唉。”

  此话一出,一时间房间内愁云惨淡。

  四条人命,无论怎样,这件事的动静都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上下打点,也是杯水车薪。

  倒是张玉记了起来,赶忙提醒道:“老头子,你那老同学以前不是公安局局长么?现在据说已经提到副市长了,要不找他帮忙试试?”

  “好多年没见,也不知道还行不行,”陈峰长长的叹了口气:“试试看吧,希望能有些帮助,也不知道电话号码变没变。”

  几人正说着,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淡淡的花香味道,飘远流长。

  门被轻轻的推开,不发出半丝声响,唯恐惊动了病房中休息的人。随后,花语嫣那张精雕玉琢、完美无瑕的俏脸探了进来:“叔叔,阿姨,陈霄,醒来了么?”

  陈霄随声望去,迎上的,正是花语嫣那仿佛九天星辰一般闪亮的双眼。

  今天的花语嫣穿了一件米黄色连衣长裙,紧身的衣衫将她那纤细玲珑的身材完美地显现出来,她那饱胀的双峰浑圆挺拔,看不出半点缺憾,尤其那淡淡的米黄色称上她晶莹如婴儿般的细嫩皮肤,更让本就如谪仙一般的她更显娇嫩,魅力无限。

  原本便仿佛杨柳一般柔弱的腰肢,在这条连衣长裙的陪衬下,更多了几分少女天生的那种让人直欲呵护的柔弱,却又稍稍的多了一种结实有力的感觉,当真是添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长裙下的双腿修长笔直,皮肤欺霜赛雪,并拢时更是不见半点缝隙,配合着裙时动魄惊心的臀部曲线,另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仿佛明亮的阳光一般,直欲晃花人的眼睛。

  如水般的秀发自然的垂在肩后,一些略微有些散乱的发丝非但不使她看起来慵懒,反而却让人直觉感到她在沉静温柔的外表下隐藏着的那一丝小小的俏皮。

  本就公认工大最美的花语嫣,因为会见到陈霄养父养母的缘故,今天更是可以的修饰一番,另本就已经无限接近完美的容颜,更增添了一分娇柔乖巧的模样,一时间竟是连陈峰夫妇都有些看呆了眼。

  不过无论怎么说,毕竟生活了大半辈子,心态早已经与年轻人不可同日而语,陈峰最先反应过来,看着俏生生站在哪里的花语嫣,笑着说道:“语嫣来啦,进来吧,我们家阿霄已经醒了。”说完冲着身边的妻子和女儿使了个眼色。

  张玉和陈香凝此时哪还不清楚陈峰的意思,当即站起身来,陈香凝当先往外面走,边走边笑道:“语嫣姐姐,知道你和我的哑巴哥哥有话要说,我就先出去了哦,嘻嘻。”

  一句话顿时将花语嫣弄了个大红脸。

  待得陈峰一家三口人出了病房,花语嫣才紧走两步来到陈霄窗前,轻轻坐下,对于陈霄身上的味道却是半点也不在意,倒是带过来一阵淡淡的兰花香气,好闻之极。

  两人注视着彼此的眼睛,谁也不先说话,千言万语尽在眼神交流,气氛却是逐渐的微妙起来。

  他不说话。

  她也不说话。

  可是他懂她,她亦懂他。

  就是这般的对视良久,倒是让病房外好奇的将耳朵帖在门上的陈香凝沉不住气了,喃喃道:“他们俩居然谁也没说话呢,好奇怪哦。”

  陈峰夫妻微笑着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的摇了摇头。

  病房里,两人心里都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可是当真正的见了面之后,却又突然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不愿打破这美好的感觉。

  眼神可以交流出很多的感情,不过毕竟还是有很多事情,只靠眼神是表达不出来的。两人沉默良久,花语嫣方才轻声说道:“哑巴,你,你这次怎么如此的不小心,你的事情我都听香凝说了,这次可该怎么办。”

  四条人命,饶是花语嫣心中无比清楚那几人罪该万死,却也知道,人命官司不是那么容易摆平,此话一出,顿时眼角禽泪,转眼之间,已经是语带呜咽。

  轻轻的抬起左手擦掉花语嫣眼角的泪珠,陈霄心中的千言万语,最后只汇成了两个字:“语嫣……”

  一个简单的动作,一声轻轻的呼唤,却是让花语嫣如召雷殛,瞬间怔怔的定在那里,好半响,可能是几秒,亦可能是几分钟,花语嫣这才娇躯巨颤,惊喜的说道:“哑巴,你,你能说话了!还有你的手……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尽管陈霄的声音嘶哑中带着一些仿佛来自深渊的混沌,但是听在花语嫣的耳中,却绝对不啻于聆听仙乐!

  待得花语嫣开心过后,心情平静了一些之后,陈霄才轻轻抚摸着花语嫣柔顺的秀发,轻声说道:“他们该死。”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一个眼神,花语嫣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瞬间便明白了陈霄话中的全部含义,怜惜的用手指颤抖着摸上陈霄左臂上面的刀伤位置,随后又紧紧拉住他的手,柔声道:“是他们让你成为了哑巴,左臂残废的,是吗?”

  陈霄眼中无尽的疯狂和暴虐一闪而过,却又瞬间的平静了下来,微微有些喘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他们,真的是该死呢。”花语嫣缓缓抚摸着陈霄已经有些散乱的头发,轻轻摇头:“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还是尽快想办法吧,我知道,我的哑巴以后一切会好起来的,因为你说过的啦,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了,我以后,还可以管你叫哑巴么?”

  陈霄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花语嫣哭中带笑的双眼,满是怜惜。

  花语嫣将头轻轻伏在陈霄胸前,却又默默的流起泪来,边流泪边说道:“哑巴,你知道么?我刚听说你出事的时候,我的天都仿佛塌下来了。整个世界只有你最懂我,也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对我好。那时候我甚至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当时我就来看过你,可是外面全部都是刑警,他们手里都拿着枪——我一下子就懵了,好怕我的哑巴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后来,可能是上面下了命令,那些刑警的守卫才不那么严格,也终于能让我进来看看你。”

  说完,花语嫣轻轻的呜咽着,肩膀微微耸动,想哭,却又不敢尽情的发泄,唯恐惊到方才醒来的陈霄,好一会才压抑住情绪,接着说道:“当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你的时候,你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接着好多的管子,偏偏医生还对我们说,你身体上的伤已经没有事情,但是你的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他还说……他还说,你很可能以后都会变成植物人……”

  轻轻的拍着花语嫣的后背,陈霄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苦涩,轻声说道:“哭吧。”

  这两天的担忧、受怕,这些时日因为陈霄残疾而带来的心碎,在陈霄的这两个字说出来之后,终于山崩地裂一般的发泄出来,花语嫣伏在陈霄胸前,嚎啕大哭,哽咽的几乎要窒息。

  哭吧,哭吧,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哭更加痛快的事情么?陈霄眼角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自己,该有十四年没流过眼泪了吧……

  自从毒蛇砍断自己的肩膀,灌下哑药,自己……早已经忘记了哭泣,是什么样的感觉。

  语嫣,这个柔弱的女孩,为了自己,不知背负了多少压力,也不知这样的恩情,自己这一生,到底能不能还的完。

  泪如雨下。



温馨提示:
乱世血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乱世血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乱世血皇全文阅读和乱世血皇txt全集下载。乱世血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乱世血皇 第六章 迟到十三年的一声妈妈 “我……我居然真的杀人了……不过他们该死,我决不后悔!”双眼定定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陈霄脸上却泛起了一丝无奈的微笑:“还剩三个,如果我这次侥幸不死,早晚我会让他们将欠给我的,百倍千倍的还回来!可是 2011-09-26 19:33:3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