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章 天下父母心

作者:乱世暴君    更新时间:2011-09-26 19:34:33    状态:已完结
  两人相拥着落泪,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就这样互相依靠在一起,心灵无限的接近,尽管病房空间窄小,他们的心怀却仿佛正在无限的扩大,一切尽在心灵的包容之中。

  良久,陈霄才缓缓的开口:“开心些。”虽然声带已经修复,可是依然无法说出太多的话。

  但是花语嫣懂他。

  擦掉眼泪,花语嫣眨着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睛,破涕而笑,说道:“好哩,你现在是病人,你最大,我不哭了,嘻嘻。”说完,两人相互依偎,花语嫣仿佛自言自语般,喃喃细语:“哑巴,你还记得么?刚上大学那会,我身后总是围着一群男生,苍蝇一般怎么赶都赶不走。每次都是要靠你帮人家将他们打发走。那时候你还冷的好像一个冰块儿,就连人家跟你说话,你也都没什么表情呢。那时啊,我就在想,这个男生有残疾,还是个哑巴,到底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考上我们这所大学。”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你来我们这所大学,都是很有些委屈的呢。你知道的啦,我这个人有时候会很好奇很八婆的,我就到处打听,最后才知道,原来你是为了你的香凝妹妹,才来到我们这所学校的。不然凭你的成绩,起码也该保送上国内至少排名前三的名牌大学呢。这个时候,我对你更加的好奇,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花语嫣说到这里,冲着陈霄嫣然一笑,顿时仿佛无数的鲜花同时盛开一般,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就连陈霄都差点看呆了眼。

  见陈霄看自己都有些发呆,花语嫣脸色轻轻的红了一下,低下头去,接着说道:“后来我更是知道,原来你是一个养子,叔叔阿姨对你自是极好的,可是你也是很知道报恩,平时开销都是能省则省,他们都忙着上网打游戏谈恋爱,可是你却是几乎全部时间都用来学习,充实自己。这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无比上进的人,说起来,我们学校几乎所有的奖学金,你都拿到了呢,然后好像都用来给香凝妹妹买衣服,或者用来当自己的生活费了,自从上大学之后,你几乎就没让叔叔阿姨花过一分钱了,对不对?”

  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啊,呵呵。陈霄眼中满是宠溺,笑着点了点头。

  花语嫣见陈霄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开心的说道:“后来人家就觉得,虽然你有了一些残疾,可是你是一个好人,更是一个很热心的人。你有侠义心肠却又不迂腐,你可以对同学很关心,虽然你脸上表现不出来,但是内地里总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同时你又从来不会惧怕恶势力,对那些坏学生总是横眉冷对,就连我们学校名声最差的那个外号叫猴子的,也都很怕你呢,嘻嘻。”

  “这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渐渐的喜欢上你了。如果放在古代,你一定就会是行侠仗义的绝世高手,一代大侠,我想想哦,你至少也得是杨过、李寻欢那一级的。那时候我就在想哦,我未来的男朋友,很可能就是神雕大侠杨过转世呢。后来,我就总有意无意的接近你,找你陪我聊天。说来也是奇怪,每次和你聊天,虽然你不能说话,但是我的心情总是会很好很开心,你总是最懂我心里的想法,每次我有疑惑,一和你聊天之后,就全部都解开啦,嘻嘻。”

  看着在那里自说自话,语笑嫣然的花语嫣,陈霄心中那幸福的感觉,几乎快要溢了出来。

  多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这样守着她,静静的陪着她说话,听她仿佛快乐的小鸟儿一般倾吐心声?

  可是,那些,可能么?

  花语嫣回忆着往昔快乐的时光,接着说道:“那时候,在我心里,全学校全世界的男生,都比不上我的哑巴。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跟同学闹不愉快,我一时钻小心眼,心里就总觉得大家都对我不好,就算有些男生围着我转也都没安好心。还是你,只用了四个字就让我真正的想明白了。那时候,你在地上写下了‘难得糊涂’这四个字,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就亮起来了,那些乌云统统都消失不见啦。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生过气了,每天都过的很开心呢。”

  说着说着,花语嫣的声音渐渐的轻了下来,头缓缓靠在陈霄的肩膀上,仿佛那宽厚的肩膀,就是最安全的避风港:“那时候我就知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这一辈子都会很快乐,很充实,很……幸福。可是没想到,我刚体验到幸福的感觉,你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哑巴,我真的很害怕会失去你,你说,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

  一滴晶莹的泪花滴在陈霄的肩膀上,顿时让陈霄心如刀割,却又偏偏的,那般的无可奈何。

  ……

  银海酒楼,整个苏北市排名前十的酒楼之一。

  酒店毗邻横贯苏北的辽河,与苏北最大的喷泉广场一水之隔。

  双层架空设计的大厅,一盏大型水晶吊灯从天花板直线下挂,尽显富丽堂皇。

  当金副市长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十分。

  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腋下夹着一个鳄鱼的真皮夹,大约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笑起来很是平易近人的模样,略微有些发福的身材却不显半分的臃肿,让人只觉得他本就该这副样子。

  见到金副市长驾到,陈峰当即迎了上去,当先伸出手来:“哈哈,老同学,想请你来可不容易啊,今天这事,老同学你说什么也得帮我的忙。”

  金副市长笑呵呵的伸出手与陈峰相握,看了看周围,这才小心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力的,走,咱们里面说。”

  进了预订好的二零八房间,金副市长才放下皮夹,眉头深皱:“我说老陈啊,你儿子的这个娄子,捅的可真是不小啊。四条人命,虽然他们是罪有应得,但是这动静也实在是太大了。就算现在那黄局长是我一手带上来的,可是也不大清楚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一切还是得等他来之后亲自问问。”

  两人正说着,开门声响起,来人一头略微凌乱的头发,眼角还有些血丝,显然是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一身浅蓝色的警服,手中拿着个深黄色的皮包,正是黄局到了。

  黄局方一进屋,当先道歉:“金市长,实在抱歉,道上堵车,我倒是最后一个来的,呵呵。”说完看着坐在一旁明显属于普通市民的陈峰,小心的问道:“这位是……”

  无论怎么说,这黄局长也是金副市长一手带出来的,金副市长自然得临时充当主人的角色,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老同学,陈峰,陈霄的父亲。”

  老同学什么的黄局长倒未必在乎,倒是陈霄父亲这个身份顿时让他吓了一大跳,当即赶忙问道:“金市长,您今天叫我来这是……”

  金副市长让黄局长坐了,这才笑着说道:“今天我这老同学找我们来,就是为了他那养子的事情。”说完看着黄局长,说道:“黄局啊……”

  黄局长赶忙打断金副市长的话:“瞧您说的,还是叫我小黄吧,叫我黄局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金副市长也不客套,笑道:“那好,小黄,当时具体的情况怎么样的你来说说吧。我和我这老同学也只知道他的养子也就是陈霄杀了四个人,据说是四个人贩子,但是内部情况还是得你说。”

  那黄局看了看金副市长,又看了看陈峰,也知道面前这俩人关系应该不浅,也就没再顾忌,当即说道:“陈霄杀了四个人贩子这事肯定是没错的,问题出在手段上面。两位请看。”说完从随身带着的皮包里掏出一叠照片,递给金副市长和陈峰。

  金副市长和陈峰两人越看照片越是惊恐,看到最后,两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额头上面已经满是冷汗。

  将两人此时的状态看在眼里,黄局这才说道:“陈霄当时手段极其凶残,四名死者都已经做过尸体检查了,最后法医化验出的结果显示,这四名死者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是徒手造成的。”

  听得此话,金副市长当即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好一会才压低声音问道:“你是说,这将人肉都撕下来,胸骨砸的粉碎的伤,是徒手造成的?”

  黄局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肯定。就因为这件事情我已经两天晚上没睡好觉了。因为我怀疑,陈霄,就是近期传说中的觉醒者。”

  “觉醒者……”金副市长缓缓坐下,手指敲着桌面,方要说话,敲门声响起,随后却见侍者推着餐车将菜送了上来,当即笑道:“小黄啊,这位是我的老同学,以后你家侄子在他们那你就放一百个心,哈哈。”

  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黄局自然知道配合,起开一瓶五粮液给金副市长每人倒了半杯,举杯笑道:“那是那是,有陈老师照顾,小弟自然放心,来,先干为敬。”说完半杯五粮液一饮而尽。

  待得侍者推着餐车出了房间,金副市长这才小喝口酒,接着说道:“小黄,觉醒者的文件我也接到了,不过,你能肯定陈霄就是觉醒者?”

  黄局哭笑了笑,无奈的说道:“就是因为不能肯定所以我才睡不好觉啊。据到过现场的小刘所说,当时陈霄已经神智不清,见谁咬谁,这还是他妹妹,哦,也就是陈哥的女儿陈香凝也在,这才没酿成袭警致死的惨剧,否则那可是会被当场格杀的。”说完呼出口酒气,接着说道:“上面秘密发布的觉醒者文件,里面的觉醒者几乎都有一定的能力,有的可以控制冰,有的可以控制钢铁,或者有的可以召唤出覆盖全身的硬甲,听着很玄幻但是那些都是绝对的事实。唯独陈霄,据小刘说除了力量速度比常人大许多之外没显示出其他的任何能力。所以我才只是怀疑,还不敢肯定。金市长您想,如果是普通人,杀了人,等法院判决就是,若是觉醒者,那就秘密将事情抹平然后把他送到上面,也可以。偏偏他这没法确定,这样怎么处理就成了大问题。”

  黄局的话听的陈峰心下暗自着急,无论哪方面,陈霄的下场都不算好。

  尽管是养子,可是陈霄从小的表现陈峰就看在眼里,积极上进,为人虽然多少有些孤僻但是那也是因为说不了话的缘故,就算是一只猫一只狗养的时间长了还有感情,更何况是看着长大而且各方面无不突出的孩子?

  听得黄局说的那两条哪还不急,当下连忙给黄局倒酒,陪着小心的说道:“黄局,您看,您能不能帮帮忙,我们阿霄虽然是我的养子,但是这孩子从小就听话,当年更是保送福旦,为了保护我们家凝凝才自愿去了工大,今天出了这事,可该怎么办才好。黄局,求求您了,无论如何您也得想办法呀,只要有什么需要,您只管开口就是。”

  看着自己这从小硬气义气的老同学为了一个养子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金副市长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怜天下父母心!

  陈峰跟自己可以说是穿开裆裤长大的,虽然因为自己升职而多年没怎么联系,但是他的性格自己还是最清楚的,那是无论自己怎么样都从不开口求人的硬汉。如今为了养子竟然这般低声下气,唉,看着就连自己心里也是不好受。

  见黄局还有些犹豫,金副市长开口道:“小黄,我的这老同学一辈子没求过人,今天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多少卖个面子吧。你看这事,可有没有什么转圜余地,尤其是死的那四个人可以说是罪有应得。”

  黄局自然也明白,这件事其实说白了,可大可小,就看怎么操作,不过他依然心有顾虑。毕竟四条人命,一个不好可是要丢乌纱帽的事情。

  金副市长能干到苏北副市长这个位置,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差,见了黄局的样子,哪还不明白原因,当即打铁趁热:“小黄啊,我知道你有顾虑,我也理解,要不你看看这样如何?先叫陈霄多少吃点苦,到苏北监狱里待上几天,观察一段时间,对外你就宣布是你们破获了这个贩卖人口的团伙,只是他们暴力拒捕这才不得已将他们当场击毙,这样如何?”

  其实黄局心里明镜似的,这就是面前的金副市长给自己一个台阶,事情可以解决,又不丢警察局的面子,反而自己还能得到一次破获重大拐卖人口团伙的业绩,事绝对是好事,而且人家也说了,叫陈霄先到监狱里呆几天观察观察,最后还不是没发现什么直接放人?

  事还是这么个事,但是经他这副市长点头同意,自己暗中再稍微封锁下消息上下通下气,这事基本就是铁板钉钉,好处也没少。

  看来自己当初封锁消息的选择绝对明智,那可是四条人命,天大的面子,好处自己也得了,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当即一举酒杯,说道:“来,金市长,小弟敬您一杯,当初可是受了您不少的照顾啊,呵呵。”

  话以至此,不需多说,三人当即杯来盏往,喝酒吃菜,陈峰眼见话已说的差不多,自然竭力讨好,一顿饭倒也吃的风声水起。

  出了银海酒楼,送走黄局之后,本已摇摇欲坠的金副市长突然间抹了把嘴,仿佛换了个人一般,拍了拍陈峰的肩膀,笑道:“老陈啊,我能帮的忙就这么多了,你可别怪我,就凭你老陈能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我就不能不帮,呵呵。”

  身为教师的陈峰自然明白,官场出身的这老同学那可是千杯不醉,刚才有那黄局在场很多话不好说,现下四处没人,虽然自己已经有些喝高了,但是总也得把话说通说透,当即回道:“今天可多谢你了,哈哈,走,想起来可好些年没好好跟你喝过酒了,你家孩子上大学也不说叫我一声,咱俩再去喝点。”

  两人从小可以说穿开裆裤长大的交情,若不是因为登上副市长位置需要避嫌,两人哪会像现在这样多少年不联系?借着酒劲,也是老朋友见面分外亲切,金副市长边打着酒嗝边无奈的说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没办法啊。你就说吧,越是大城市,权利越是错综复杂,我这个位置不知多少人盯着,我哪敢因为孩子念大学大办酒席?那不是给纪检委话柄么?就算是和平时的一些熟人接触,那也得绷着脸,否则有人因为我熟人的关系联系我,我总归是不好拒绝,不拒绝就得往我头上扣贪污受贿的帽子。现在这年头,没办法啊。走,今天咱哥俩难得见面,怎么也得再去喝点。可先说好啊,你请。”

  两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位穿着朴素,文质彬彬;一位一丝不苟,气场出众,两人就这样坐在路边大排档边,喝口啤酒,吃口烧烤,边说边笑,偶尔还偷偷擦下眼泪,直到深夜。



温馨提示:
乱世血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乱世血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乱世血皇全文阅读和乱世血皇txt全集下载。乱世血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乱世血皇 第七章 天下父母心 两人相拥着落泪,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就这样互相依靠在一起,心灵无限的接近,尽管病房空间窄小,他们的心怀却仿佛正在无限的扩大,一切尽在心灵的包容之中。 良久,陈霄才缓缓的开口:“开心些。”虽然声 2011-09-26 19:34: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